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二百六十七章 大魏使节(求票票,第二更)

第二百六十七章 大魏使节(求票票,第二更)

  玄女天功。勿乞念叨着这门神通功法的名字,慢悠悠的架着云头回到了蒙家堡。

  回到蒙家堡时,天色已经大亮,阳光普照大地,屈平驱策的那些山鬼阴神,全部藏匿在了深深的地下,蒙家堡上空,总算是露出了一片青天白云。勿乞走进蒙家堡城门时,注意到好几个面生的精悍将领,正手按剑柄,遥遥的打量着自己。

  这些将领的容貌和大燕的子民不甚相同,他们的眉骨和鼻梁格外的高耸一些,身材更大的高大,但是略显瘦削,倒是和白起、王翦等人的体型相似。勿乞想起来了,这几个人,就是吕不韦在秦军当中的内应,就是他们负责的秦军斥候回报一切如常,将嬴政引入了那个要命的埋伏圈。

  这些人都有着元婴期的修为,因为吕不韦的关系,显然他们不可能和自己成为朋友。

  晒然一笑,勿乞远远的朝他们抱拳行了一礼。那几个将领冷冷一笑,深深的望了勿乞一眼,然后转身向身边的几个长袍高冠的老者说话去了。勿乞的瞳孔骤然缩成了针尖般大小,这几个老者,他认得分明,领头的一个就是天灵宗的台上祖师天灵上人——大燕朝符箓之道修为最精湛的元婴巅峰地仙。

  勾搭得真够快的,勿乞对吕不韦在某些方面的能耐,简直是叹为观止。他似乎来到蒙家堡没几天,居然就直接和天灵上人拉上了关系。如今勿乞最直接最要命的两大敌人勾结上了,勿乞未来的曰子肯定不会轻松到哪里去。和吕不韦的权势以及天灵上人的实力相比较,勿乞如今在各方面,都还太薄弱了一些。

  皱起了眉头,勿乞摇摇头,径直朝城守府方向走去。

  猛不丁的,斜刺里一条小巷中几个牛高马大的将领突然大步冲了过来。其中一人有意无意的横起肘子,重重的一肘子轰向了勿乞右侧软肋。这将领肘子破风,带起‘啪啪’巨响。勿乞心头一阵,脚下一滑,骤然向前飞射了数十丈远,那一肘子几乎是擦着他的软肋轰了过去。

  一声闷响,肘风破空,将勿乞方才身体左侧的一堵墙壁轰得粉碎。烟尘弥漫四周,那几个身躯壮硕的将领嘻嘻哈哈的好似没事人一样朝勿乞看了看,也没说一句话,转身就顺着大道离开。

  勿乞悚然一惊,他突然响起了那曰大殿上,宫宴之时,乐毅向他发出的威胁——身为军人,他不问对错,只管生死。他不由得在心里哀嚎,乐毅老人家,你就算要配合燕丹演戏,也不要演得这么逼真成不?大街上派遣大燕将领当街杀人,这种事情,做得多了,会让勿乞有心理阴影的。

  刚才那将领修炼的不坏门大地金刚不坏之躯的功法,起码也是金丹巅峰的修为。这一身皮肉强硬至极,就算是寻常元婴修士,被专门锻体的他猛不丁的这么一砸,法体都会受到些许伤害,何况仅仅是一个‘金丹初期’的勿乞呢?一个正常的金丹初期的人仙,被他轰上这么一肘子,绝对是骨断筋裂重伤不起的下场。

  远处的那几个投靠过来的秦军将领,还有天灵上人等几个修士惊讶的看着勿乞在大街上被人袭杀的一幕,他们不无惊喜的交换了一个眼神。勿乞愤愤的看了他们一眼,转身就往蒙家堡外走。蒙家堡内如今呆不得了,反而是裂天剑宗负责驻守的那些山头更加安全一些。

  刚刚回头走了没几步,后方城守府大门内就急匆匆的走出了一队内侍太监。领头的正是燕丹身边的心腹内丞相,大燕朝禁军总统领马义。看到勿乞,马义急忙叫道:“天运公,你去哪里了?快,快,陛下正好你呢。来人,带天运公进去见陛下,公公我还要去别处传旨,一群混账东西,还不加紧点?”

  几个身穿红衣的内侍太监急忙殷勤的跑了过来,团团围住了勿乞,点头哈腰的请他赶快进去城守府见燕丹。勿乞微微一愣,他看了一眼行色匆匆的马义,确定马义不可能参加计算他的事情里面来,这才放心的跟着几个内侍太监走进了城守府。

  绕过几道回廊,来到了后院议事的大殿,勿乞就看到大殿正中,燕丹、屈平正高踞其上,大燕、大楚的众多文臣武将,正分列左右,分别按照地位高低依次而立。卢乘风身为大燕西方行营都总管,也正站在文臣队列中,正昂着脖子朝门口看了过来。

  向卢乘风微微颔首,示意自己没有任何的差错,勿乞大步走进大殿,向燕丹和屈平分别行了一礼。

  屈平不以为意的颔首示意,大燕朝的一个公爵,一个鱼饵一般的人物,还不值得他大楚的皇帝太在乎。他随手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个黑色的人偶,微笑着递给了身边的内侍:“是天运公勿乞啊,这次虽然没能诛杀了嬴政,但是天运公冒险深入敌境诱敌,按照事先的约定,这件上古魔神像,就是天运公的了。”

  身穿青衣的大楚内侍太监小心的捧着那人偶,将它递到了勿乞手中。勿乞小心的接过人偶,这就是屈平许诺的要给勿乞的重宝了。人偶入手极重,起码有千多斤的分量,若非勿乞的基础打得好,又修炼了龙变经上功法,**也得到了很好的淬炼,这人偶拿在手中还真会有点吃力。

  人偶造型古怪,是一个牛头人身的魔神造型。身披重甲的人偶手持一柄双刃大斧,周身散发出森森冷气。屈平微笑道:“以精血祭炼,可以将一缕魂魄融入其中,形成身外化身。若是修为足够,这魔神像最强能形成和本体修为相当,最强为天仙的分身。这魔神像,是屈平无意中在一上古洞府中得来,只是些许小玩意儿,就送给天运公护体吧。”

  看得出来,不仅是屈平,就连大楚的其他臣子大将都没把这魔神像放在心上。其一,可能大楚拥有不少这种魔神像。其二,大楚拥有强大的山野鬼神无数,区区一个类似于分身的魔神像并不看在他们眼里。这宝贝说好是好,但是要分出一部分魂魄控制,这无形就削弱了本体的魂魄力量。

  天仙以下的修士,只嫌自己的修为不够强,只怕自己的元神、魂魄不够稳固,哪里会分化魂魄,去祭炼这种身外之物?分身千万、化身万千,这是真正的天仙才有兴趣做玩的把戏。

  重宝的确是重宝,却是鸡肋一样的重宝。若是勿乞现在有元神修为,这魔像就能立刻摇身一变化为一尊元神境界的分身,何止增强了一倍的实力?可是让一个金丹初期的修士去祭炼这魔神像,哪怕是数十尊魔神像,数十个金丹修士又有什么用?元婴地仙依旧可以一掌将他全部灭杀。而且为了祭炼这魔神像,消耗的精血和魂魄,足以让金丹修士的修为进度拖延数倍。

  但是勿乞可不这么看,精血魂魄之类,他来得容易,倒也不把这些当做一回事。

  这魔神像古朴厚重,内蕴奇光,应该是一件不错的宝物。而且能寄托分神化为分身的宝物,对勿乞而言价值极大。未来他可就不怕分身乏术了,配合盗得经上各种奇异秘法,他辗转腾挪起来,就轻松如意了许多。双手紧握着这魔神像,勿乞不落口的谢过了屈平,这宝物,的确是合乎他的心意。

  因为这魔神像实在是合乎勿乞的心意,所以,勿乞道谢之时,那谢意实在是诚挚得狠。

  倒是屈平被勿乞弄得有点不好意思,他看了勿乞一眼,又看看燕丹,突然大笑起来:“罢了,罢了,屈平倒是太小家子气了。唔……”伸手在袖子里掏摸了一阵,屈平又掏出了另外十七个生得一般无二的小小魔神像递给了身边内侍。他仰天笑道:“这些上古魔神像,屈平放在手中参悟了许久,还不知道他是如何制成的。去休,去休,全部送给天运公罢,屈平一心一意修炼,这些身外之物,倒是懒得再碰了。”

  十七个沉甸甸的魔神像落在勿乞手中,恰好凑齐了刀枪剑戟、斧鞭槊矛等十八般兵器魔神像。勿乞大喜,他急忙再次向屈平郑重致谢,然后将十八尊小小的魔偶全部塞进了黑龙灵戒。

  沉吟片刻,勿乞正要向燕丹禀告他从张仪身上缴获的秦军众多大将文臣修炼典籍的事情,身躯肥胖的吕不韦已经摇摇摆摆的从外面走了进来,大咧咧的朝燕丹、屈平点了点头。

  燕丹急忙站起身来,向吕不韦笑道:“老师来了?不知有何事务?”

  吕不韦冷冷的看了勿乞一眼,淡淡的说道:“通往其他诸国的挪移阵已经架设完成。大魏使节,已经等候在外……大魏如今正和大赵刀兵相见,老臣以为,能从大魏身上得到多少好处,就千万不要放过他们。”

  勿乞闭上嘴,退到了众多大燕的文臣武将班列中。他深深的看着吕不韦,这个老家伙,就是依靠他修炼的天鬼**四处奔走,在各国都建立了韦氏商会。如今借助他的力量,倒是迅速的架起了从大燕通往其他各国的挪移阵。大魏的使节,居然就在这个微妙关头赶来了这里。

  屈平笑了起来,他轻声问道:“不知大魏的使臣是?”

  吕不韦轻咳了一声,干巴巴的说道:“也算是大家的老熟人了……龙阳公,如今总督大魏朝政哩。”

  勿乞脚脖子一歪,好悬没摔倒在地上。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