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二百六十九章 狮子开口(第一更,求推荐月票)

第二百六十九章 狮子开口(第一更,求推荐月票)

  满殿死寂,无人能预知,龙阳君身为大魏使臣,和燕丹、屈平商议三国结盟的条件时,居然会提出这么一条附加条款。他和勿乞有私仇?是人都知道这是托词。和勿乞有私仇的,不可能是龙阳君,只能是大殿中某位和龙阳君有交情的人。

  众人一起看向了吕不韦。神情自若的吕不韦手持茶盏,慢条斯理的摇头晃脑的品尝茶水,没有半点儿的不自然不自在。燕丹的表情顿时变得无比的难看,他看看吕不韦,再看看勿乞,半晌都没吭声。

  勿乞在心中长叹了一口气。吕不韦,天灵宗,加上半真半假的乐毅、秦舞阳,这蓟都,他是没办法待下去了。甚至,他不能留在卢乘风身边,否则卢乘风都会被他牵连。哪怕卢乘风如今在大燕朝堂上有了些许的根基,和吕不韦、天灵宗、乐毅、秦舞阳这些人比起来,哪怕乐毅、秦舞阳只是半真半假的做戏,他们联手发难,都会给卢乘风带来倾覆之灾。

  站起身来,斜睨了妖娆倾国的龙阳君一眼,勿乞心头突然一阵腻味,你们都一个个两三千岁的老人了,和自己这么一个小人物计较什么呢?心头一阵恶火涌上来,勿乞冷声道:“都几千岁的老妖怪了,还打扮得和青楼里的红牌大姑娘一样,莫非真的是卖屁股卖得上瘾了?”

  ‘咔嚓’一声,吕不韦手中茶盏粉碎,所有茶水都化为蒸汽蒸发。他惊骇的看向了勿乞,再看看‘花容惨淡’的龙阳君,似乎还没弄明白,这话果然是从勿乞的嘴里冒出来的?这话,这么恶毒,完全,完全破坏了吕不韦对政治、对礼法的认知,简直彻底颠覆了吕不韦这些人的世界观和人生观。

  三国高层汇聚的场所,怎能有这么恶劣不知所谓的人出现?怎么能有这么恶毒无聊甚至下流的话出现?哪怕龙阳君的的确确就是勿乞所说的那样,但是,这话也不能这么说!能够和龙阳君春风一度,那是何等高雅的妙事,怎么在勿乞嘴里,就变了味呢?

  勿乞阴沉着脸,再也不看花容惨淡的龙阳君,径直上前向燕丹行了一礼。

  “陛下,臣勿乞有一事相求。”勿乞冷声道:“稍后斩杀了龙阳君门人后,勿乞请去东方大洋之滨建城立国,用勿乞如今名下的封地,交换大燕朝廷对臣建国的支持。”

  有了吕不韦等人在蓟都,勿乞未来的处境会越发的尴尬。加上蓟都内还有一个惦记着勿乞‘男色’的玉芊芊,怎么看蓟都也已经变成了一个是非之地。与其在那里受到不断的攻击,还不如主动离开,跳离大燕本土这个水潭子,去别的地方,建立一片属于勿乞自己的基业。

  正西,有源阳国,有蒙家堡,有小蒙城,未来在正东,勿乞如果能建立一个新的诸侯国,加上叶紫蔸的紫叶城,还有叶紫蔸背后的裂天剑宗的势力。几方力量加起来,勿乞也有了足够的自保之力。在蓟都,想要养点私兵还要借助天下第一武道馆的名义,但是在自己的国土上,养多少兵都是理所当然的,只要勿乞出得起那个钱,有那个钱财养兵就是。

  至于说财源,东方大洋之滨虽然危险,可是那边有龙伯国,有羽人国,龙伯国的战士抓来,可以驯服后加入百灵战天大阵。羽人国的奴隶,贩卖到大燕朝内部,还是很受欢迎的。东方大洋内,还特产各种宝珠、各种稀奇古怪的珍贵材料。勿乞准备让海云天在四海集建立属于他勿乞的私人商会,专门出售各种东方大洋特产的珍宝。

  勿乞心中还有一整套完整的计划,他几乎有信心,彻底垄断东方大洋的各种出产。垄断带来的,就是高额利润。高额利润带来的,就是无穷无尽的钱财。有了钱财就能养兵,有了足够的士卒,就能发掘足够资质的修炼者,慢慢的蓄养自己的力量。

  离开蓟都城,刻不容缓。留在蓟都,只能被动的挨打。离开蓟都,虽然看似风险大了一些,但是依仗勿乞身上层出不穷的底牌,只要不是元神境界的修士两人以上联手攻击,勿乞就不会畏惧任何人。

  所以,勿乞向燕丹深深的叩拜行礼:“臣勿乞,自愿请求,拿臣名下的封地、封城交换朝堂的支持,让勿乞带领一批子民,去东方大洋之滨,择地建城开国,为大燕开疆辟土。”

  燕丹眼角余光扫过端端正正坐在那里纹丝不动的吕不韦,心中已经有了决算。他沉声道:“准了!只要你能击败龙阳君的门人,就立刻收拾东西,去东方大洋吧。你在大燕本土的封地,依旧是你的,丹从优给你补助,帮你顺利建城就是。唔,因为你这次的功劳,丹曾经许诺,封你为大燕玉印紫绶公爵,这可是大燕最高一级的公爵之位。”

  勿乞轻叹了一声,看燕丹的这样子,在自己和吕不韦之间,他彻底的倾向了吕不韦。

  不过,勿乞觉得,如果他是燕丹,他也要这么选择。吕不韦手中掌握的资源,可比他勿乞多了太多,对大燕的助力,更加的巨大。起码一个,依靠韦氏商会的力量,大燕如今在各国都有不知多少间谍歼细,而其他各国如今对大燕的渗透,可以说还是一张白纸。吕不韦代表的战略力量太强大,而他勿乞,能有什么?

  “幸好,我对你大燕,对你燕丹,从来没有任何的忠诚可言!”勿乞在心里暗笑,幸好他对燕丹、对大燕,都从来没有太多好感。他从来只是好奇一个荆轲,对荆轲一人有好感而已。

  再次向燕丹行了一礼,勿乞沉声道:“如此,臣就斗胆请陛下支援勿乞雄兵二十万,子民五千万,以帮助勿乞在东方大洋之滨建城。二十万雄兵,臣要去自行挑选,他们所有的家属,都要让臣带去那边,所有人都必须发誓效忠于臣。那五千万子民,则是任凭臣在天下诸侯国中挑选。其他粮草、物资、各种军械、法器、符箓等,还请陛下从优补助……最好,能支撑臣建城之后百年发展所需,那是最好不过。”

  大楚国众多臣子一言不发,这是大燕的事情。

  大燕众多文臣武将则是齐声惊呼,吕不韦则是突然大笑起来,他放声笑道:“天运公此言荒谬。老夫精研大燕历年朝政,凡率领子民去远方开辟新城的臣子,麾下最多百万子民,更没有随行护卫的士卒,最多有家族派遣的数千随身护卫罢了。天运公何德何能,胆敢提出这样的要求?”

  重重的一敲面前条案,吕不韦沉声喝道:“五千万良民百姓,就因为天运公一言而离弃家园,去东方大洋之滨那等蛮荒凶险所在挣扎求存。天运公可知,上天有好生之德,你这等胡乱施为,岂不是有违天理人伦?让五千万百姓冒着九死一生的风险跟随天运公开辟新城,天运公,你好狠辣的心肠!”

  勿乞冷眼看了吕不韦一言,他沉声道:“这五千万子民只是第一批人,未来,臣还要求陛下给予勿乞更多的援助。可能,勿乞要从其他诸侯国抽调上亿的子民,归于勿乞新建的城池之下。”

  勿乞一言既出,满堂惊骇,新建城池,开辟国土,这在大燕不稀罕,很多被流放的贵族子弟,就是这样带着众多子民护卫去开辟属于他们自己的基业。但是正如吕不韦所言,哪怕是那些大家族大豪门的庶出子弟,他们最多一次带出去开辟新城的,也不过是百万人众。而那些倒霉的小家族的庶出子弟,甚至就有人带着寥寥千八百人离开家族,出去开辟自己未来的疆土。

  但是在这里,勿乞要求的是第一批子民就要五千万,还要大燕出动二十万雄兵听从他的命令。

  这简直是狮子大开口,把燕丹当做冤大头宰了。五千万子民,二十万雄兵,这还只是第一批人手,他未来还要多少增援?还有配套的各种物资,各种粮草、钱财等物,百年的发展所需,更是一个巨大的天文数字。大燕朝出得起这笔人力物力,但是凭什么给你勿乞?

  众目睽睽之下,勿乞从张仪的储物戒指中,掏出了一本本闪耀着刺目禁制符文的典籍手抄本。

  一共是四百多本不同的典籍整整齐齐的堆放在勿乞的面前,勿乞沉声道:“臣侥幸,万应龙王重创大秦重臣张仪,臣从张仪手上,抢来了这枚储物戒指,里面有大秦众多将领、豪族修炼的功法典籍。”

  燕丹、屈平几乎是同时跳了起来,一旁的龙阳君更是一阵的‘花容变色’,无比‘幽怨’的白了吕不韦一眼。果然勿乞说道:“这些典籍,想必能让陛下答允臣的请求。有了它们,哪怕不能彻底克制大秦众多猛将的神通秘法,起码事先有所了解,也许……”

  燕丹随手一挥,将所有典籍收入袖中。他沉声喝道:“准了。勿乞于东方大洋开城,谁敢从中阻扰,丹决不轻饶。一应事务,不管勿乞卿家需要什么,只管找国宗虞玄就是。”

  勿乞笑了,找国宗燕虞玄来办理这事?这,就等于在大燕的国库上开了一个大口子呀!

  欣然一笑,勿乞站起身来,冷脸看向了龙阳君:“这位使臣姑娘,你门下剑士何在?”

  场中众人,再次脸色急变。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