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二百七十章 飘然离去

第二百七十章 飘然离去

  一声巨响,龙阳君派出的金丹巅峰实力的美貌剑修,被勿乞用后天灵土珠配合一百零八章大威力雷符秒杀。实实在在的秒杀,没有留给那个妖娆的美貌剑修半点儿挣扎的机会。勿乞甚至还没弄清那个美丽异常的剑修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那人就在大片强光中化为乌有。

  对此结果,燕丹等人并不惊讶,皇宫校场一战,勿乞已经展示了他足以杀死金丹巅峰人仙的实力。后天灵珠运用得当,甚至可以威胁元婴地仙的姓命。一百零八章大威力雷符,只是勿乞彻底抹杀了那个美貌剑修逃生的可能,让他一缕残魂都没有逃出。

  吕不韦显然是很吃了一惊。韦氏商会在蓟都的势力被连根拔起,这让他并没有得到和勿乞有关的最新情报。

  龙阳君的面色没有丝毫变化,看不出他对自己这随行剑修的死到底是作何感想。他依旧是笑吟吟的和燕丹、屈平商议三国结盟之事,只是不时的对吕不韦笑着抛一个媚眼。面对龙阳君的这等言行,吕不韦只是耷拉着头,好似一个行将就木的死老头子,没有半点儿精神,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动些什么脑筋。

  但是这些和勿乞已经没有半点儿关系。被晋升为大燕玉印紫绶公爵,勿乞在爵位上已经是大燕的一等公爵,身份算得极其显贵。加之西方行营的都总管是卢乘风,故而勿乞只花费了极少的时间,就将手上所有的公务交卸一空。

  前方大殿,正在为三国结盟的详细条款商讨得如火如荼,一小条一小条的条件,都要斤斤计较。燕丹、屈平带着两国最精明的臣子,正和龙阳君几乎是一寸一寸的争夺着各种各样的好处。

  而在大殿一侧的办公大堂中,卢乘风正手持大印,在勿乞签署的公文上,郑重的盖下了一个赤红色的印章。经他的手盖下这个印玺后,勿乞就正式和大燕朝西方行营脱离了关系,他不再是西方行营的幕僚,而是一个自由自在的,并无职务约束的大燕公爵。

  卢乘风抓起文书,对着赤红色的印章吹了两口气,然后将公文卷了卷,递给了身边的卢曲渊。他背起双手,看着勿乞低声叹道:“吕不韦,天灵宗,还有一个玉芊芊。我记下他们了。有机会的时候,我会尽量给他们找点麻烦。尤其是……”

  勿乞看着很是认真的卢乘风,不由得笑了起来:“尤其是玉芊芊,派人盯死他们,不要放过任何的蛛丝马迹,但是千万不要贸然的接近他们。我怀疑,这次用符箓击伤万应龙王,让张仪等人逃走,让张仪得以派人给秦军送信的人,可能就是玉芊芊。”

  回想那天雪夜用法弩击杀玉文德的一幕,玉芊芊也是使用一张威力绝大的金色符箓,挡住了本来足以杀死玉芊芊和玉文德的弩箭。那符箓不仅防御力惊人,更是拥有极强的反击力量。那张符箓,似乎同样是天仙级别的存在亲手制作的仙符。打伤万应龙王父子两和众多巨妖的符箓,也是同档次的仙符。

  压低了声音,将自己的怀疑飞快的向卢乘风说了一遍。卢乘风不断点头,将勿乞的话牢牢的记在了心中。按照勿乞的说法,玉芊芊父女两,乃至整个玉家,还真的是居心叵测,不知道他们到底要做什么。

  放出仙符的人,可是将大燕、大楚联军的埋伏阵图都给泄露给了秦军。只是最后胡亥用他疯狂的手段逼迫燕丹放人,若是胡亥不出,秦军循着那阵图攻击大燕、大楚埋伏圈的弱点,也许秦军普通士卒会死伤殆尽,但是嬴政不见得没有逃走的机会。

  “想不到,大燕朝内,还有这样的蠹虫。”卢乘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勿乞用力拍了拍卢乘风的肩膀,他笑道:“这,就要交给你去对付了。反正,这天下是大燕天下,你似的大燕宗室,不管大燕出了什么问题,你都跑不了的。”

  用力捏了捏卢乘风的肩膀,勿乞沉声道:“眼看诸国交兵,天下就要大乱。我们这点修为,这点实力,只能在其中挣扎求存。这次我去东方大洋开辟新城,不仅仅是避开吕不韦他们,更是为了给我们兄弟留一条后路。”

  古怪的一笑,勿乞低声咕哝道:“就算大燕溃败,从大燕最西方溃败到最东方,也要好几年的功夫吧?有了这个时间缓冲,我们兄弟往哪里逃不成?这么大的一方天地,实在不成,我们可以逃去龙伯国,逃去羽人国,逃去其他地方。天下之大,何处不能容身?”

  卢乘风白了他一眼,气恼的说道:“怎么还没败阵,就想着逃跑?此刻看来,是我大燕、大楚联军占了上风,秦军吃了好几个大亏呢。”教训了勿乞两句,卢乘风才突然面露尴尬的笑容,低声说道:“万一实在扛不住了,再逃也不迟。在这里,我们兄弟也有这么多的利益,丢不开呢。小蒙城,蒙家堡,可都是我们起家的基业呀!”

  勿乞和卢乘风相互看了一眼,然后同时伸出双手,重重握住了对方的手掌。

  两人重重握手,然后勿乞抽手转身离开了大堂。卢乘风看着勿乞的背影,他翻开手掌,掌心多了一枚储物戒指,这是勿乞留给他的储物戒指。里面有勿乞从张仪身上搜刮出来的大批灵石、妖丹等物,还有三桶数百斤龙元精血,足够卢乘风一路修炼到元婴境界而不用发愁没有足够的辅助宝物。

  将储物戒指戴在手指上,卢乘风沉声道:“东方大洋凶险无比,勿乞,一路小心!”

  勿乞回头摆了摆手,嘻嘻哈哈不以为然的走出了大堂。卢乘风没送他出门,他也没有让卢乘风送他。勿乞此刻心中充满了豪情万丈,充满了万般激情。跳出蓟都这一滩浑水,他如今已经有资格,去谋取更大的力量、更大的利益。

  但是刚刚走出大堂,斜刺里一阵香风扑来,气势汹汹的鄣乐公主已经飞扑而来,一把掐住了勿乞的耳朵死死的一旋。鄣乐公主低声骂道:“你有出息了啊?嗯?辞掉西方行营副都总管的好差事不做,你要去东方大洋之滨那种鬼地方去开辟新城?哎,你还敲诈了皇爷爷一大笔钱财?你可真有出息了!”

  咬牙切齿的扭着勿乞的耳朵折腾了许久,鄣乐公主才低声咆哮道:“你跑这么远做什么?嗯?你跑这么远去东方大洋做什么?你以后不在蓟都,谁陪本宫,谁和本宫说话?你当着这么多人亲了本宫,你,你,你现在跑去这么远的地方,你是什么意思?”

  好容易挣脱了鄣乐公主的爪子,勿乞狼狈的弯腰向前窜了几步,他惊诧的回头看着鄣乐公主,低声喝道:“你就不会跟着我一起去么?我去开辟新城,你就是新城的副城主,或者大总管,或者城主夫人,你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你我联手,自己建立一个国家,岂不是好?”

  鄣乐公主一愣,俏脸突然晕红一片。

  狠狠的跺了跺脚,刚刚还怒气冲冲的鄣乐公主面露甜蜜的笑容,翻着白眼挑着下巴轻笑道:“谁,谁要做你的城主夫人?除非你能建立大燕最强大的诸侯国,否则,本宫绝对不会嫁给你!”

  扳动小手指,鄣乐公主歪着头一一计算道:“要娶本宫,一定要是大燕朝除了皇爷爷和父王之外,最有权势的男人。必须是除了皇爷爷和父王之外,最强大的男人。哎,如果是天仙修为的,那就最好了!而且要用世上最华贵的车驾,在无数人的欢呼中,驾着七彩祥云来娶我。”

  翻着白眼,鄣乐公主继续数落道:“本宫的婚礼,仪仗队起码也要百万人的规模吧?陪嫁的宫女侍女,怎么也要十万人?唔,个个都要天姿国色的美人,否则岂不是丢尽了本宫的脸面?所有的器具呢,唔,如果说所有的器具,包括梳子、鞋袜之类,都要是上品法宝,会不是太奢侈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鄣乐公主眯着眼睛笑道:“当然了,出嫁的婚车,驭车的兽力可不能太差。如果能用九条真正的天龙拉车,那我可就真的心满意足了。”

  看着已经神游天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鄣乐公主,勿乞不由得摇了摇头。让她继续想下去,也许她待会就要说,在她婚礼上的司仪,也要大罗金仙吧?天可怜见的,九条真正的天龙拉车?不要说真正的天龙,你让龙元江的那条老龙王给你拉车试试?他保证掀起大水,直接攻向蓟都,绝对不会和你说半点儿闲话。

  搂着鄣乐公主的小腰,勿乞长叹道:“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面包会有的,牛奶会有的,天龙拉拽的婚车,也会有的。只要我们两人联手,努力的发展我们自己的城池,自己的国家,一切都会有的。”在勿乞打马虎眼的糊弄言语中,鄣乐公主傻笑着,一路盘算着她出嫁所需的各种器具,跟着勿乞踏入了通往蓟都的挪移阵。

  卢乘风站在大堂门前,笑呵呵的看着勿乞和鄣乐公主远去的背影。

  “兄弟,一路顺风!我在蓟都,不会让他们肆意的来打扰你。”卢乘风微笑着,瞳孔中露出了一丝森冷的寒光。在勿乞真正的离开他的身边,卢乘风好似又回到了他少年时,一个人孤零零的,在溧阳卢氏的府邸中挣扎求存。前所未有的斗志,在卢乘风的心中熊熊燃烧。

  勿乞离开了交战正酣的蒙山,离开了这个巨大的是非漩涡。

  他顺路将鄣乐公主拐带走,两人一起奔赴东方大洋,建立二人心目中属于他们自己的城池和国度。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