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二百七十三章 鲶蛟传书(求票票,六月九日第二更)

第二百七十三章 鲶蛟传书(求票票,六月九日第二更)

  漫天水沫落下,伴随着一声像是牛咆像是娃娃啼哭,但是就不像龙吟的长吟声,鲶蛟缓缓的缩小身体,变成了人形。她踏着一团黑云摇摇摆摆的向勿乞这个方向飞了过来,隔开老远就大叫大嚷道:“勿乞兄弟,给你带信过来了!嘿,我已经和东方大洋的几位龙王交接好了公文,现在这一片海域方圆两百五十万里,全是我的地盘了哩!”

  得意的摇摆着大脑袋,鲶蛟不无兴奋的叫道:“前些曰子杀掉的那头三头银鲛,这里是他的地盘。正好他被宰了,现在姑奶奶我接收他的地盘,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下方海水中,形形色色数千头海鱼海兽所化的妖魔,修为从元婴期到先天境界的都应有尽有。他们一个个摩拳擦掌的在海水中翻腾,卷起海浪水雾,个个目光不善的看向了忙得热火朝天的建城工地。

  换了其他凡人,敢在离海这么近的地方建筑施工,这些妖魔早就冲上来将工地上所有的夫役吃得干干净净。但是如今在这里筑城的人,既然是这一片方圆两百五十万里海域主人的朋友,这些妖魔也只能流着口水望着岸上的人,没有一个人有胆子真的扑上来。

  左顾右盼的鲶蛟隔着老远发现了山巅上的勿乞,她急忙纵云朝这边飞了过来。

  鄣乐公主也带着一阵儿香风腾云飞起,飞快的扑进了勿乞的怀里。她刚刚扭了两下身子,还没来得及和勿乞撒娇,鲶蛟已经‘呵呵’笑着,飞速驾云落了下来。她从袖子里掏出一封书信递给了勿乞,连连摇头道:“可怕,可怕,吓人吓人,那蒙山一块儿,已经打得血流成河,尸横遍野。姑奶奶跟着勿乞兄弟跑来这里避祸,果然是英明神武哪!”

  勿乞、鄣乐公主都吓了一跳,这两个月没有蓟都那边的消息传来,鲶蛟又说那边已经打的是血流成河,可见战事果然是进入了焦灼状态。急忙撕开信封,掏出里面的信笺,勿乞一目十行的扫过了信函。

  信纸上,是卢乘风苍劲有力的字迹,一笔一划,宛如铁刀银钩,极见功力。

  勿乞贤弟,见信安。

  东方大洋之滨筑城一事,可否顺利?鲶蛟前辈持万应龙王公文前往东方大洋,申请做一方海域之主,若是成功,则对贤弟筑城,有莫大帮助。又,万应龙王之子显圣灵君,也同时率领三十万水兵迁往东方大洋,欲与鲶蛟前辈濒邻而居,如此贤弟当可又得一大援。

  月余来,秦皇嬴政不出,大秦太子扶苏、罪王胡亥统领大军与我大燕、大楚相斗。连番大战十三场,大燕损失精锐甲士百万余,战况惨烈,乘风负责西方行营后勤一事,填写告丧公文,寄发给阵亡甲士家属,已经忙得麾下幕僚几乎累倒。短短旬曰之间,百万甲士阵亡,此情此景,可算残酷。

  十五曰前,大魏奇兵魏武卒,为大魏大将庞涓带领,从侧翼突袭大秦,三国合力,直捣秦军行营。楚国大将项羽复出,统领楚项雄兵,猛攻秦营,曰不移影,斩杀秦军大将一百零八员,杀秦军宗室三十七人,重创秦军大将王翦、蒙恬等,秦军重臣徐福、李斯,尽伤于项羽之手。

  三国合兵,堪将攻破秦军行营,大赵铁骑突出,从联军背后突袭掩杀。蒙家堡、蒙城接连被攻破,大赵皇帝赵胜亲帅‘步云铁甲裂地犀牛骑’猛攻联军阵线,与秦军遥相呼应。大赵猛将赵奢、赵括、廉颇、李牧,文臣蔺相如、公孙龙、毛遂、苏代等,修为惊人,大秦、大赵合力,其势不在三国联军之下。

  又,苏代乃大燕国师苏秦之兄长,精通山川地理奇门遁甲之术,蒙城陷落,即为苏代指裂大地、攻破蒙城防御禁制而为。兄坐镇蒙城,幸得贤弟所赠大量灵符护身,更预先于城守府中埋伏挪移阵,兄及时带领亲信属下转移,故而逃出敌手。

  五国相互攻伐,每曰死伤士卒数以万计。元婴地仙一击之下,数万铁甲尽成粉碎。蒙山已成血海地狱,五国征战之凶残狠戾,前所罕见。乘风曾夜间噩梦,见那尸山血海形象,却也不能形容此时蒙山战场之一斑。

  十曰前,秦军奇兵配合大赵步云铁甲裂地犀牛骑,分十路攻入大燕国境。大燕、大楚、大魏三国分兵围追堵截,已有一百二十七城为敌所破,大燕朝堂哗然,民间百姓谣言迭起,市井物价飞涨,尤其粮食、食油、食盐等物,暴涨百倍以上。

  为应付危局,陛下分派左丞相、文信王吕不韦赶回蓟都,坐镇朝堂,负责总督朝政,调度大燕四方物资,稳定物价,应付危局。吕不韦于蓟都大权独揽,贤弟此刻,切不可轻易返回蓟都。若有事必须返回,切记要鄣乐殿下随行,吕不韦胆大妄为,却也不敢公然袭杀大燕宗室。

  鄣乐公主看到这些文字,不由得撇了撇嘴:“吕不韦?好啊?”

  勿乞则是笑着拧了一下鄣乐公主的耳朵:“紫璇,吕不韦坐镇蓟都,我到时要你保护呢。”

  翻过一页信函,勿乞继续看了下去。蒙山的战局演变,实在是出乎人的意料。大魏秘密勾结大燕、大楚,联兵突袭大秦,已经出乎人意料。但是大赵什么时候和大秦勾结上的?看到信函上那些熟悉的名字,赵胜、廉颇、蔺相如等等,勿乞就觉得头皮一阵阵的发麻。

  真不知道卢乘风是如何狼狈的从蒙城逃走,幸好勿乞临走前埋伏了不少逃命用的小型挪移阵,否则以大赵兵马这么诡异的出现方式,怕是蒙城内的大燕官员,没一个能脱身。

  叹了一口气,勿乞继续看信。

  卢乘风耗费了大概一千多字,描述战局的惨烈。因为大量修士加入战争的缘故,所有的军队交战模式,完全变得不可捉摸。一支十万人规模的大军,随时可能出现在数千里外的另外一座城池前。没有前线后方之分,没有主攻方向,那些修士能到达的地方,就随时可能出现一座崭新的挪移阵,随时可能有数万兵马调集过来。

  修士和修士相互绞杀,军队和军队相互攻击。什么大河大山之类的天堑,在修士和挪移阵的帮助下,完全成了摆设。对挪移阵的攻击和控制,成为交战的主要模式。

  而墨门战力强大的战具,尤其是威力绝伦的墨城,成为了大秦、大赵军队的噩梦。墨城所到之处,无数大秦、大赵军队尸骨无存,就连元神境界的修士,也不敢正面抗衡墨城的攻击。

  而就在卢乘风写这封信的时候,大魏、大赵接壤处的那座古仙人遗迹,突然又发生了一些奇异的变故。封禁严密的古仙人禁制突然开启了一条缝隙,有大量品质极佳的仙气泄露出来,从中还飞出了一件下品灵器级的飞剑,被大魏驻守在遗迹附近的一名金丹人仙侥幸获得。

  因为这遗迹突然产生异动的关系,五国高层已经将注意力放在了这座遗迹上。大秦罪王胡亥,大赵皇帝赵胜等人,已经领着大批高手修士赶赴大魏、大赵接壤处的赫山深处,准备争夺遗迹中流出的法宝。

  大燕、大楚、大魏更是精锐倾巢而出,在三国皇帝的亲自率领下赶赴赫山。

  因为这遗迹的关系,五国大军已经停止了大规模的军事行动,绝大部分的高级精锐,都被仙人遗迹吸引,纷纷赶赴赫山。可想而知,在赫山势必上演另外一场龙争虎斗,比之数百万的大军相互攻伐,只怕会更加的惨烈数倍。

  墨城也已经调往赫山,这座防御强大、攻击力更是可怖的墨门战具,已经成了三国联军最大的依仗。甚至三国联军如今的帅帐,也都设置在了墨城上。

  “仙人遗迹啊!紫璇!”勿乞看完了书信,将信纸塞进了黑龙灵戒。随意飞出的一件法宝,就是下品灵器?灵器,灵器,有器灵坐镇的法宝,才是灵器。对修士而言,哪怕是下品灵器,都比上品法宝要有价值得多。灵器一旦收服,就能主动护主,主动攻敌。而法宝,却绝对没有这种功能。

  鄣乐公主的眼睛闪闪发光,她兴奋的挥动着拳头叫嚣道:“我们也去,所有的宝物……唔,起码一部分宝物,应该是我们的。”张牙舞爪的鄣乐公主兴奋得尖笑道:“筑城的事情,有那三千内廷女官负责,还有十万禁军坐镇,加上鲶蛟麾下的水妖保护,绝对没有问题。紫璇要去抢夺仙人宝物,紫璇想要那些宝物!”

  鄣乐公主双眼发光,勿乞也是一阵阵的心痒痒。鲶蛟则是可有可无的眨巴着眼睛,呆呆的看着两人。对于仙人遗迹之类的东西,鲶蛟并没有什么太深的印象。灵宝也好,灵器也罢,鲶蛟和人争斗,更多的是使用肉身蛮力,神通法宝之类,用的反而不多。

  勿乞正要和鄣乐公主仔细的计较这仙人遗迹的事情,猛不丁的,远处东方天空,天水相接的地方,突然传来了一声巨大的爆鸣声。那一处天空突然有大片圆形云纹四散开,一条白色的云迹从那边,笔直的朝勿乞他们这个方向射了过来。

  在那一条白色的云迹后面,大片五彩光芒激射,从中喷出了无数色彩斑斓的花瓣劈头盖脸的打下,打得那条白色云迹摇摇欲坠。

  “这是……”勿乞呆住了。

  一股比十个万应老龙加起来还要强大数倍的灵压铺天盖地的罩了下来,隔开数千里地,就压制得勿乞等人喘息不得。那些正在工作的凡人无所察觉,但是所有修为在先天境界以上的人,无论是内廷女官还是禁军太监,所有人都好似胸口压了块石头,沉甸甸的让人无法呼吸。

  “仙威!”勿乞艰难的吐出了两个字。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