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二百七十四章 天外来客(求票票,六月九日第三更)

第二百七十四章 天外来客(求票票,六月九日第三更)

  一条长不过一丈,宽四尺有余的星舟内,欲哭无泪的江城子声嘶力竭的叫骂着:“寒宵老鬼,你也是一代宗师,居然不顾脸面,背后偷袭我一个后生晚辈,你,你……”

  身高八尺,身穿青色道袍,生得面如冠玉风度翩翩的江城子,如今狼狈得好似被一千条色狼蹂躏过的可怜少女。他左臂碎裂,白生生的骨骼渣滓喷得满身都是,右胸裂开了一个碗口大小的窟窿,透过这个透明的窟窿,能够看到江城子粉红色的肺脏正在急速蠕动。

  身受重创的江城子手持一面小小的灵幡,不断打出一道道灵光注入所处的星舟,控制着星舟在茫茫虚空中急速前行。苦修两千余年,江城子已经有了元婴巅峰的修为,距离突破元神境界,也是水到渠成须臾可待的事情。故而他得到师门长辈赏赐了这条可以让天仙以下的修士横跨星空的星舟,作为代步的工具。

  星舟,能够横跨星空,从一颗星球飞行到另外一颗星球。而星球之间的距离,动辄就是数亿数十亿里之巨,故而星舟的飞行速度百倍于普通遁光。炼制一条星舟,不仅需要大师级的炼器手段,更是要耗费大量的珍贵材料,在这小洞元天境最荒僻的离元星域,往往一个宗门,也只有二十条不到的星舟。

  若非江城子擅长识别各种灵药灵草,常年奔波在外为宗门找到了大量的灵药炼制丹药,哪怕他就凝聚元神,也轮不到他享用这条小小的‘云影星舟’。这可是江城子所在的‘白云仙门’,速度排在前五之列的星舟,以前都执掌在宗门长老的手中。

  “寒宵老鬼,你老而无耻,活该你……断子绝孙,满门死绝!”云影星舟再次剧烈的波动了一下,数十重防御禁制被身后铺天盖地涌来的五彩花朵炸得支离破碎,眨眼间就碎裂了一大半。江城子喘息了一声,急忙将体内最后一点真元注入了手上灵幡,催动星舟加速朝前飞去。

  在云影星舟后面百里之遥,一条朦胧的淡青色人影正高速追击而来。这人影居然在茫茫星空中,以身体御气飞行,遁光速度比起云影星舟,也只是略微慢了这么一丝。能够以自身法力飞行于茫茫星空,这是天仙才能有的神通。而遁光速度能够追得上星舟,这也一定然是天仙中的厉害角色。

  追杀一段距离,青色人影掌心突然喷出大片五彩强光,无数色彩斑斓的花瓣高速旋转着急速射出。这些花瓣迅速追上了星舟,猛烈的爆炸开来。花瓣爆炸产生的强光有道道棱光急速旋转,宛如刀轮一样疯狂的撕扯着星舟上的防御禁制。云影星舟骤然一荡,飞行的速度猛的下降了一截,然后才再次提升速度,继续朝前方狼狈逃窜。

  但是就是这一慢的功夫,青色人影已经朝前迫近了十几里地,距离云影星舟只有不到百里。

  江城子‘哇’的一口血喷出,他狼狈的回头看了一眼后方的青影,怒吼道:“寒宵老鬼,你就不怕本门祖师找你算账?你,你,你虽然是三十六品天仙中的顶尖强者,但是本门祖师,已经快要突破为三十五品天仙,法力深厚何止是你的十倍?你真敢往死里得罪我白云仙门?”

  那青影阴恻恻的笑了起来:“少废话。宰了你毁尸灭迹,谁知道是老夫做的?白云仙门敢杀老夫独生爱子,就应该有被老夫报复的觉悟。嘿,嘿,这些年来,你们白云仙门死在老夫手中的门人,起码有一百开外,多你一个,又算得了什么?”

  江城子大惊,他怒道:“这些年来,我白云仙门出门在外陨落的弟子,全部是你下的手?”

  青影冷声道:“是老夫,又怎样?可怜我那孩儿,只不过是看上了你白云仙门一个刚入门的女弟子,将她掳去做了炉鼎采补了三天而已,就被你白云仙门的人悍然斩杀!老夫恨,恨哪!老夫没有门人弟子,只有这一个独子,自幼宠爱胜于姓命。你们杀我独子,我就一定要灭你白云仙门为我爱子出气!”

  随手一指,又是大片五彩强光喷出,打得云影星舟骤然震荡,江城子一口血喷出,差点没在星舟内晕倒。

  长叹一声,江城子苦笑一声,骤然扭头看向了前方一片散发出不祥的赤红色云光的星空。那边,是小洞元天境离元星域最凶名昭著的死地‘赤炎狱海’。这一片赤红色云光,内蕴后天赤阳绝气,修道之人绝对无法吸收赤阳绝气,一旦被赤阳绝气渗入体内,就好似凡人喝下一桶火油后再吞下一口烈焰,整个身体都会迅速燃烧起来化为灰烬。

  赤炎狱海中,更时不时的会喷出威力极大的逆转三阳散魂天火,温度能熔金化铁,就算是上好的护身法宝被散魂天火一卷,都会立刻化为灰烬而亡。更加可怖的就是,散魂天火最能扑灭修道之人的元神,哪怕是修为精湛有移星换斗之能的金仙不小心被散魂天火沾染到,也是魂飞魄散陨落当场的下场。

  加上赤阳绝气能隔绝修道之人的神识探查,就算是天仙进入赤阳绝气后,神识扩散的范围也不超过十里之地。在这片浩浩汤汤几乎占据了离元星域一半星空的赤炎狱海中,十里的神识探查范围,根本相当于睁眼瞎,一个不小心就会在这无边无际的绝阳之气中丢失方向,彻底的迷失在内。

  望着这离元星域中所有的修士都谈虎色变的绝地,被寒宵逼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江城子,咬紧牙关,‘嗷嗷’怪叫着驱动云影星舟一头撞了进去。‘哗啦’一声巨响,大片绝阳之气宛如水波一样溅起,云影星舟骤然间被赤红色云光吞没,消失得无影无踪。

  寒宵所化的青色光影呆了呆,他突然怒道:“哪怕今曰你遁入九幽地狱,老夫也一定要将你斩杀!赤炎狱海,老夫岂会惧怕他?哈哈哈,老夫八百年前,幸运得到了一滴先天极渊重水,今曰正好用上。”

  一点晶莹剔透的蓝色光点从寒宵嘴里喷出,瞬间化为一道厚重的蓝色光晕覆盖他全身,刺骨的寒气翻滚而出,将前方大片绝阳之气冻成了冰块状气团。寒宵冷哼一声,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块八卦形状的星路定星盘,咬咬牙也一头撞进了赤炎狱海。

  冲进了赤炎狱海不到三里地,正手忙脚乱掏出丹药服用治伤的江城子听到后方传来的巨大声响,猛地抬头,就看到一团蓝光裹住寒宵直追了进来。江城子吓得失声狂叫,急忙挥动灵幡,慌不择路的驱动云影星舟急速启动,迅速化为一条白色的云迹朝前激射。

  江城子做梦都没想到,寒宵居然真的追了进来,真的追进了这离元星域有名的凶险绝地。他张口吞下几颗补充真元的仙丹,大呼小叫着驱动星舟朝前狂奔:“寒宵老鬼,你,你真的为了杀我,不惜自陷绝境?好,好,江城子豁出去了,我们一起死在这里面罢!”

  横下一条心,江城子大吼大叫着驱动星舟一路狂奔。他施展白云仙门秘传法门,燃烧自身精血和元婴,化为强大的真元注入星舟。原本就飞行绝迹的云影星舟得到真元补充,速度越发的快了起来。寒宵并没有星舟随身,他和江城子之间原本不足三里的距离,逐渐又被拉开。

  江城子的元婴已经被一团白茫茫的火焰笼罩,他的修为逐渐下降,从元婴巅峰到元婴晚期,从元婴晚期到元婴中期,逐渐的降了下去。江城子欲哭无泪仰面看天,自己辛辛苦苦两千多年苦修,这元婴巅峰的修为,就这么硬生生以师门秘法‘白云焚天遁法’给烧空了。

  但是得到燃烧元婴和精血所化的强大真元,云影星舟前进的速度骤然暴涨数倍,很快就将寒宵丢在了后方。一路笔直的向前飞射,江城子的神识在绝阳之气中也失去了效用,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总之就是这样一路疯狂的逃窜了过去。

  等得江城子的修为从元婴巅峰,硬生生的回落到元婴初期,甚至差点就元婴溃散衰落到金丹境界时,前方绝阳之气突然一空,露出了一片由十几颗恒星和数十颗行星组成的小小星域。

  其他的那些行星都是寸草不生的荒漠星球,唯独一颗巨恒星旁边,有一颗体型极其巨大的,比别的行星体积大上了数万倍的星球,上面有浓密的大气层,有平原陆地,有海洋湖泊,是一颗生气勃勃的行星。

  已经神智恍惚的江城子驱动云影星舟,一头朝那颗星球撞了过去,很快就冲进了这颗行星的大气层。

  后方绝阳之气一阵波动,周身蓝光缠绕寒气袭人的寒宵冲杀而出,一股劲的追了上来。

  二人一前一后,迅速的撞进了这颗星球,云影星舟,更是在大气之中拉出了一条长有数百里的细细的白痕。寒宵紧跟在星舟后,不断喷出大片彩光攻击星舟,打得星舟一阵摇摆不定。

  星舟急速掠过长空,恰恰在勿乞等人头顶掠过。

  寒宵毫不掩饰的庞大仙威,已经惊动了这块大洋、这块大陆上所有先天境界以上的修士和妖魔。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