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二百七十五章 见物心喜(求月票推荐,第一更)

第二百七十五章 见物心喜(求月票推荐,第一更)

  仙威,仙人特有的神识威压。

  仙人非人,渡过天仙雷劫飞升成仙后,仙人开始接触天地的真实面目,开始掌握天地真正的力量。他们的仙魂也逐渐带上一丝天地真理的气息。这一点点微不足道的气息,对于一切仙人境界以下的修士而言,都宛如老鼠碰到了老虎一样,会受到全方位的精神压制。

  凡人无法感受仙人的仙威,因为凡人就犹如污浊深水潭中的虫子,根本看不到污水潭外有什么。

  修士则能清晰的感受到仙人的仙威,因为修士就是清澈泉水中的游鱼。他们透过清澈的泉水,能够看到一星半点世界的真实面目,看到天地的组成机理和运行法则,他们有那个能力感受到仙人的可怕,故而所有修士都会直面仙威的威压。

  换了那些品行纯和良善的仙人,他们会时刻收敛自己的仙威,最多让仙威气息盘旋在身周数丈之内。一则可以驱散邪魔,二则可以驱散蚊虫蚁兽,三可洁净身体不受尘埃污染。只有御敌之时,这些仙人才会将仙威释放出来,从精神层面对敌人进行攻击。而寒宵,显然不是这样品行善良的仙人,他一冲进这颗星球的大气层,就肆无忌惮的将自己所有的仙威释放出来,仙威气息几乎瞬间笼罩了整个星球。所有修为在先天境界以上的生灵,都感受到了这股可怕威压的降临。

  寒宵化身一道彩光,紧随着云影星舟从勿乞等人头顶掠过。庞大的仙威让勿乞等人身体一个踉跄,差点没摔倒在地。当寒宵飞过时,天地灵气都骤然凝固,勿乞等人无法从外界吸收到半点儿灵气,体内真元更是宛如水突然凝结成冰,完全不受他们的控制。

  所有先天境界以上的修士中,只有勿乞双臂七玄盗天脉中的先天五行真罡,完全不受仙威的影响,依旧活泼自如的在经脉中运转。勿乞也是唯一一个还能挺直了身体,目送两道强光从头顶掠过的人。

  用力拍了一下鄣乐公主,勿乞嘶声大吼道:“带着所有人通过挪移阵逃回蓟都,藏在第一武道馆隔壁的民宅不要出门,千万不要去皇宫,那里禁制森严,反而容易引人瞩目。切记切记,带着所有女官、禁军,用最快的速度离开。这些夫役,勒令他们在这里驻守就是。”

  手掌重重的拍了拍鲶蛟的脑袋,勿乞大声喝道:“紫璇就托付给你了,一定小心照顾她,不许她撒娇胡闹,回到蓟都了,不许到处乱走,等我的消息!”

  鲶蛟黑漆漆的鲶鱼脑袋因为那庞大的仙威吓得面色发白,听了勿乞的话,她忙不迭的点头道:“姑奶奶懂了,懂了,逃回蓟都,那边安全,然后是不要去皇宫,不要去那些引人注意的地方,躲在民宅内不要出门。唉,为什么会有天仙出现呢?刚才那个人,是天仙,是不是,他是仙人?历代祖先在上,为什么会有天仙来这里?多少万年,没听说过这里有天仙出入了?”

  胆小的鲶蛟被突如其来的外来仙人吓得魂飞魄散,说话也有点颠三倒四不清不楚。

  勿乞搂住了不断跺脚的鄣乐公主,用力的在她嘴上亲了一口,这才厉声喝道:“紫璇,不许任姓。这些女官、禁军可是我们未来发家的本钱,不许在这里折损了,赶快带她们回去蓟都躲藏起来。我留在这里看看那天仙到底是什么来头,为什么来自己。”

  鄣乐公主直愣愣的瞪着勿乞大吼道:“太危险,不许留在这里。”

  话音未落,百多里外一道五彩强光从高空落下,数十片五彩斑斓的花瓣急速旋转着轰下地面,将一座高有十里的大山连同附近的几条小支脉瞬间粉碎。剧烈的灵气波动从百里外呼啸袭来,宛如一个巨大的海啸浪头,将勿乞等人整个卷起,远远的向后抛了出去。

  看到不依不饶的鄣乐公主,勿乞再一次狠狠的亲吻了她,凑到她耳朵边急促的说道:“放心,放心,我还有一颗替魂傀儡护身,想杀我没这么容易。这天仙来路古怪,不查清他的来头,实在是让人不安心。我速去速回,你放心就是。你相公我打架不行,逃命的功夫可是一等一的!”

  随手一招,育灵指环喷出一片白光,一百个龙伯国人纷纷化为灵光遁回戒指。

  鄣乐公主娇嗔的横了勿乞一样,低声说道:“你若死了,鄣乐一定为你报仇……哼,谁说你就一定是我相公了?哎呀,你这人说话,实在是。”狠狠的跺了跺脚,鄣乐公主化为一团五彩强光激射而出,随后她清脆的声音响彻方圆百里之地:“所有人给本宫听着,所有内廷女官、禁军听令,向最近的挪移阵集中,返回蓟都,不许胡言乱语乱人心神,违令者斩。”

  随着鄣乐公主的喝令声,四方正在忙碌的女官和禁军,急忙丢下手头事情,将身边的重要物事收集了起来,不顾那些苦役惊慌的喊叫声,迅速向最近的挪移阵集合。苦役们渐渐的搔动起来,但是勿乞没有转移他们的意思。堂堂一个天仙,哪怕是品行再恶劣的天仙,也不会找这些普通凡人的麻烦,这些苦役如今反而是最安全的人。

  看到鄣乐公主带着几个侍女护卫第一个踏入挪移阵返回蓟都,勿乞急忙身体一晃,化为一道黄气钻进了地里。他用尽最快的速度,迅速朝空中白色云迹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

  刚刚追出了百多里,勿乞就来到了刚才被寒宵随手一击化为灰烬的大山边。原地只有一个深有数十里的深坑,深坑地步已经开始积水,刚才那一击,已经打穿了地下的地脉。深坑内干干净净什么碍眼的东西都没留下,只有一股浓烈的妖兽气息残留在空气中。

  勿乞迅速分析出了刚才的事情。两个人一追一逃,路过这座大山的时候,一头强大的妖兽因为承受不了仙威的刺激,故而对天空路过的天仙发动了挑衅的叫声。结果那天仙就好像拍死一只苍蝇一样,随手将那妖兽灭杀,顺便还将一座大山打成了乌有。

  空气中残留的妖气浓烈而纯粹,起码也是一头元婴境界的妖兽。元婴境界的妖兽啊,居然被人随手抹杀。

  咬咬牙,勿乞继续向前急追,先天土灵遁法速度极快,借着地下地脉的波动,一个震荡就能遁出数百里,勿乞几个腾身,就已经到了万里之外。他刚刚钻出一条地下的金属矿脉,头顶突然传来一声天崩地裂般巨响。勿乞急忙收敛全身气息,从一座小山头上的山林中探出头来,就看到那条白色云迹中一条奇形小舟被一团五颜六色汇聚的花瓣轰得翻滚落地,一条人影刚刚从小舟中飞出,就被后面那条青色人影一把掐住了脖子拖了起来。

  “小辈,你逃了这么远,甚至不惜冒险带老夫遁入赤炎狱海,结果呢?”寒宵仰天狂笑,用力抓着江城子的脖子把他往地上砸了十几下。江城子就好像一个稻草人,完全没有反抗之力的被寒宵用力抡起,身体重重的砸在了坚硬的山岩上,摔得他浑身骨骼寸寸碎裂。

  江城子师门传承的功法,更注重对真元、元神的运用,对肉身的淬炼可谓是可有可无。白云仙门的元婴地仙的肉身,比起其他元婴地仙的**,甚至还要更弱了一等。白云仙门的优势,并不在肉身上。被寒宵这么死死捏着乱打乱砸了一通,江城子浑身骨骼断裂,痛得他眼泪水都本能的喷了出来。

  一手掐着江城子的脖子,寒宵‘桀桀’怪笑道:“流眼泪了?小辈,方才你咒老夫断子绝孙之时,不是很有勇气么?不是很有骨气么?怎么现在流眼泪了?嘿,跪下求老夫放过你,也许老夫,老夫会……他妈的,这是什么?”

  寒宵仙人,身高九尺开外,生得就和秦清水一样,瘦得宛如一条竹竿。他身穿白色道袍,周身寒气森森,就好像玄冰制成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他的一张脸生得颧骨极高,鼻梁极薄,嘴唇也是薄得宛如刀片一样。看得出,这是个姓格阴森执拗、刻薄无情的人。

  原本他想要一把掐死江城子作数,但是他的目光,迅速被身边五丈外一株白毫龙甲松上附生的一朵浅绿色兰芝吸引。这一团淡绿色兰芝,生有芝肉芝叶九片,从芝肉中心部位,吐出了一条极细的绿色藤萝,上面生了几片浅紫绿色叶片,几朵小孩子拳头大小的半透明钟形兰花盏儿,正在那藤萝上摇摇摆摆。这些兰花盏儿不时放出幽幽碧光,不断的吞吐四周的天地灵气,凝聚成点点灵液,被那藤萝吸收后注入芝肉芝叶。

  勿乞扫了一眼那芝兰,只是蒙山深处随处可见的异种肉芝‘九叶绿蕴兰芝’,看火候也就是千多年的样子。蒙山中的那些妖魔,都不会采摘这种‘幼年期’的兰芝服用,他们只会争夺万年火候以上的兰芝,借助它的药力提纯妖力,淬炼元神,提升自身的法力道行。

  可是在寒宵仙人的动作却是出乎了勿乞的意料,他居然随手把江城子一丢,连蹦带跳的冲了过去,无比贪婪的伸出手,宛如色鬼抚摸最心爱的小妾娇柔的肌肤一样,手指哆哆嗦嗦的磨蹭起芝兰的花朵。

  “天哪,起码是一千五百年火候的九叶绿蕴兰芝……江城子,你们白云仙门最擅长炼制丹药,你们,你们可见过一千五百年火候的九叶绿蕴兰芝?这种灵草,如今怕是连八百年火候的都难找了吧?”寒宵仙人的嘴角,都已经有晶亮的口水流了出来。

  浑身骨骼粉碎的江城子,勉强的抬起头,死死的盯着那一朵九叶绿蕴兰芝,无比鄙视的朝寒宵仙人冷笑道:“八百年?我们白云仙门这万年来,发现的火候最老的一朵九叶绿蕴兰芝,也不过五百年的火候。为了那朵兰芝,两位师叔还和育灵门的人大打一场,一位师叔丢了一条胳膊,才抢回了那朵兰芝。”

  勿乞的心顿时一沉,这两个显然来自天外的人……他们就穷成了这样?

  一千五百年的兰芝就让他们如此激动,那,蒙山深处,那些巨妖大妖当饭啃的那些数千年、上万年气候的药草,会让他们变成什么样子?

  勿乞正在这里嘀咕着,寒宵仙人猛不丁的又尖叫了起来。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