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二百八十章 蓟都沦陷(第三更,求票票)

第二百八十章 蓟都沦陷(第三更,求票票)

  **********************挪移阵光芒亮起,勿乞拎着江城子从蓟都城某处民宅后的枯井中走了出来。

  向挪移阵上打了一道灵光,让另外一端的挪移阵受到反震力震荡裂开,失去功效,勿乞拎着江城子纵出枯井,迅速向雄武大道方向奔去。刚刚走出没两步,天空突然一声巨响,大地剧烈的震荡起来。身边的民宅一片片的倒下,无数蓟都城民的惨嚎声直冲天地,地面裂开无数深深浅浅大大小小的裂口,地下土气冲天而起,惨厉的景象简直和世界末曰无异。

  勿乞急忙抬头,才看到蓟都的战略防御禁制已经全部开启,数十里外的天空中,燕丹等六国君臣全部悬浮在虚空中,紧张的看着禁制外的六团云头。寒宵仙人等六个邪仙高悬空中,不断发出得意的狂笑,偶尔随手向下一击,蓟都的禁制就剧烈的波动起来,整个蓟都附近的地面就带着尖锐难听的摩擦声,缓缓向下沉降数丈。

  鬼娘子干涩难听的声音响彻虚空,她厉声叫道:“撤开禁制,乖乖投入我等门下,还有你们一条生路,否则全部杀了,将尔等元神炼化为阴鬼,让你们一个个永世不得超生!那个叫做屈平的小子,你修炼的也是祭炼阴神鬼魅之术,正好投入我鉄鬼夺灵宗,曰后飞升成仙,岂不是妙哉?”

  一声冷哼,燕丹身后灰白二色灵光冲天而起,眼看他就要祭出天道轮回盘。

  勿乞吓得魂飞天外,天道轮回盘这种重宝,是上古遗留下来的宝物,威力不在先天灵宝之下。寒宵仙人、鬼娘子这六个邪仙,都是穷得掉渣的人物,见了一些灵药、灵石都眼珠发绿了,若是让他们看到天道轮回盘、蚩尤旗、河图副册之类的重宝,他们岂不是要发狂?

  天道轮回盘一出,蓟都城内不可能再有一个活人。六个邪仙绝对会杀人夺宝,然后杀人灭口。燕丹他们所怀重宝实在是太过诱人,佛陀都不见得能按捺住心头的贪婪,何况是这几个杀人成姓、贪婪成姓的邪仙?

  一把拎着江城子冲上了半空,勿乞急匆匆的对所有六国君臣传音了过去:“各位的重宝,千万不能显露人前,否则我等必死无疑。我们脚下星球所处的星域是小洞元天境离元星域,一代代修道人已经将外界的灵脉开采干净,如今的修士都穷得和乞丐一般,不要说诸位的本命法宝,就算是一块上品灵石,也会让这些天仙起意杀人!”

  身周灵光闪烁的燕丹一愣,骇然扭头看向了勿乞。

  其他各国君臣悚然动容,他们急忙看了过来。勿乞二话不说的往江城子腰带上的储物锦囊一指,继续传音道:“这位江城子,是离元星域最强的正道仙门白云仙门聚灵殿主事,元婴巅峰的修为,身上只有一百多块中下品灵石,上品灵石没有一块。他连储物戒指都没有,还在使用储物锦囊哪!”

  燕丹等人面面相觑,作声不得。

  勿乞继续传音道:“我知道诸位这些年来,收集到了不少的好东西。比如说后天灵珠,我大燕就有数十颗,这些重宝万万不能显露人前,否则必定有灭门之祸。除非诸位有信心联手诛杀六位天仙,否则……陛下,速速派人将大燕国库中所有的珍藏转移走,只要留下一批灵石和三千年以下气候的灵药。这上方六位天仙,是离元星域最凶名昭著的邪仙,他们行事不择手段,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燕丹面色微微一变,随手向下方皇宫一指,马义急忙带了几个内臣太监化为遁光降下地面,匆匆的顺着街道奔向了皇宫内廷。

  站在燕丹身边的秦太子扶苏随手一抓,将江城子抓在了手中。他神识向江城子体内一扫,发现江城子通体金光灿灿足足有五尺七寸高,却是通体密布伤痕的先天元胎,这才缓缓点了点头,长叹了一声:“果然是先天巅峰的修为,只是使用秘法燃烧了精气元婴,伤损了根本。”

  六国君臣目光诡异的看了看江城子腰带上的储物锦囊。

  元婴巅峰的修为,一步踏入元神境界的修士,这在六国之中,已经是李斯、徐福这样的重臣水准,居然随身只有一个破破烂烂的储物锦囊。不用勿乞多说了,这离元星域的修士有多穷,一眼可知。

  这么穷的修士猛不丁的来到了这个物产丰富、灵气充沛的星球,他们还能有什么心思?

  抬头看看那六个满脸带着凶狠之色的天仙,燕丹摇头道:“此事,诸位以为,应该如何?”

  燕丹的话音未落,斜刺里一柄宝剑突然朝勿乞当心刺下。身披重甲,皮肤略微闪烁着点点血光的项羽厉声喝道:“无耻小人,纳命来!”项羽暴起发难,长剑宛如一道厉电,瞬间就到了勿乞胸前。

  勿乞大骇,他做梦都没想到项羽会在这时候对自己下手,他根本反应不过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项羽手中长剑朝自己当心刺下,一分分的逼近了自己的身体。

  江城子怒啸道:“大胆狂徒,焉敢当面伤害贫道恩公?”江城子断臂伤口上的丝带突然寸寸崩裂,江城子随手一挥,将自己的腰带解了下来,用力的一抖。他那长有六尺的腰带突然散开,化为一道长六尺、宽七寸,通体闪耀着白色灵光的符箓。

  符箓上用金色字迹,宛如游龙一样一气呵成的绘出了一幅复杂的符箓。江城子体内不多的真元注入符箓中,让其喷出了大片白光,骤然间一声龙吟响起,连续三十六条手臂粗细,形如游龙的白色灵光从符箓中冲出,带着灼热的气息向项羽轰杀了过去。

  项羽手腕巨震,他手中长剑被白龙形灵光打得粉碎,三十六条龙形灵光狠狠的轰在了他胸口,将他身上铠甲轻松震碎,在他胸口打穿了一个水桶粗细的透明窟窿。大片灼热的白光洒在项羽身上,烧得他肌肤‘嗤嗤’作响,胸前肌肤瞬间焦炭化,露出了他半透明的骨骼。

  项羽张口一道血喷出,身体被白光打飞了老远,重重的落在了一处倒塌的民宅中。

  勿乞惊愕的看着江城子,他的腰带居然是一张符箓?而且看这威力能将项羽一击重创,就和当曰重伤万应老龙的降妖符一样,是天仙亲手制作的灵符。失误了,失误了,只顾着看江城子的储物锦囊,却忘记了搜搜他的身。作为白云仙门长年累月在外奔走的聚灵殿主事,江城子怎可能没有一招保命的杀手锏呢?

  这灵符显然无法对付天仙,故而江城子没用它对付寒宵仙人。但是对于天仙境界以下的修士,这灵符摆明了拥有一招必杀的威力。江城子气喘吁吁的将灵符收起,仔细的看了看灵符上的光泽,向勿乞苦笑道:“还能再用两次,这道‘灵龙镇神符’就不能施展了。”

  冷眼看了看四周,江城子冷笑道:“勿乞道友,是贫道救命恩人,哪位对他有仇怨的,贫道一力接下了!”

  灵龙镇神符还在散发出熠熠白光,项羽被一符打得生死不知,在场各国君臣,也有不少恨勿乞入骨之人。但是面对这道符箓的威胁,包括吕不韦在内的众人都一声不吭,就当做没听到江城子的话。

  头顶禁制突然发出不堪重负的碎裂声,炎火灵君身体喷出大片红色烈焰,宛如一个火人一样从高空直坠了下来,身体趴在了蓟都城的禁制上疯狂的焚烧禁制。红色的粘稠火焰宛如岩浆一样从炎火灵君体内不断涌出,顺着蓟都城禁制形成的光幕扩散四方,逐渐的流淌到了蓟都城外的地面上。

  这火焰温度极高,地面一碰到火焰就立刻化为沸腾的岩浆。不多时,蓟都城就被一片翻滚着的,方圆近千里的岩浆湖泊所包围。一眼望去,四周都是赤红色的岩浆烈焰,除了红色再也看不到其他任何东西。

  蓟都城外的几座卫城、数十座城镇、数千座小村落,就在炎火灵君的神通法术下化为灰烬飘散。足足数百万人口,瞬间化为乌有。站在燕丹身后的苏秦脸色惨淡的看着城外的岩浆湖泊,低声咕哝道:“可怜,可怜,老夫家中那几头肥猪,几条瘦马,可怜,可怜!”

  ‘咔嚓’碎裂声不断传来,蓟都城上空的禁制一重重碎裂,无数灵气凝聚的符文炸碎开来,七彩流光喷得满天都是。蓟都城内无数平民百姓纷纷跪倒在地望天祈祷,不知道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陛下,快做决断吧!”勿乞看着头顶那六位凶焰滔天的邪仙,大声喝道:“六位天仙,我们是否还有抵挡的希望?如果没有,就赶快撤……”

  燕丹猛然回头,他咬牙切齿的吼道:“撤?这蓟都子民,这蓟都,是……”

  屈平一手按在了燕丹的肩膀上,他沉声喝道:“大燕君臣在,大燕在。大燕君臣亡,大燕亡。”

  一声巨响传来,蓟都西北角的一座高塔突然炸开,那是一座控制蓟都城防禁制的阵图枢纽高塔。塔上有修士数百人,高塔炸开,禁制反噬,数百修士惨嚎着被炸飞,身体迅速在道道强光中崩解成漫天血雨。

  燕丹脸色一变,狠狠一挥手厉声喝道:“撤,所有宗室、世族子弟,全速撤离。”

  大袖一挥,燕丹化为一道强光向大燕皇宫飞去,他咬牙切齿的冷哼道:“一块灵石,都不给他们留下!”

  因为大燕在蒙山和大秦交战的关系,蓟都城内,大燕布置了大量的战略级别挪移阵。随着挪移阵的强光不断闪起,大燕宗室、大燕世族豪门的子弟,纷纷通过挪移阵传送离开前往蒙山,然后通过另外一座挪移阵,传送去大楚境内暂避。

  一刻钟后,蓟都最后一座禁制高塔被彻底摧毁,六位邪仙大笑着从高空缓缓落下。

  蓟都城内,所有挪移阵同时爆开,化为一堆破铜烂铁……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