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二百八十二章 白云老祖(第一更,求票票)

第二百八十二章 白云老祖(第一更,求票票)

  灵光闪起,在勿乞的某个深藏于深潭之下的秘府中,勿乞和江城子走出了挪移阵。

  江城子呆呆的看着这座面积不大,大概能容纳百多人聚餐,四处密布着各种禁制的洞府,骇然道:“勿乞兄弟,你怎么,好似你随手都能掏出挪移阵盘,而且随处都有对应的挪移阵可供你传送?”

  勿乞默然,他想起了当初布置这些逃生之路的辛苦,不由得仰天长叹了一口气。他看了江城子一眼,颔首道:“狡兔三窟。像兄弟我这么实力低微的人,得罪的又多是修为强悍的人物,不多准备几条退路,哪能活到现在呢?”

  指了下手上的戒指,勿乞沉声道:“不瞒道兄,这戒指中,兄弟储藏了上千份小型挪移阵的阵盘,只要调整灵力频率,镶嵌进灵石,兄弟逃生的道路,也有近百处之多。”

  江城子张了张嘴,干笑道:“果然是好习惯!”他看了看勿乞手指上的黑龙灵戒,再看看自己腰间的储物锦囊,脸皮突然一红,抬头看向了四周的岩壁赞叹道:“这里的禁制都是出自兄弟之手?唔,这禁制绝妙,能藏匿气息、隐藏各种法力波动,果然是藏身的好地方。”

  勿乞伸手从脖子上解下了那条天蚕丝,将零零种种五十几颗储物戒指递到了江城子面前。

  江城子一回头,猛不丁的看到五十几颗闪耀着淡淡光芒的储物戒指在自己面前晃荡,不由得惊呼道:“兄弟你这是……天哪,怎么会有这么多储物戒指?你怎么弄来的?”

  干咳了一声,勿乞干笑道:“这些戒指……其实,某些人之所以恨我,和这些戒指也有莫大的关系。他们派人来杀我,却总是被我干掉,所以这些戒指都成了我的战利品。”将戒指往江城子面前一递,勿乞沉声道:“以后进了白云仙门,还要道兄多多照顾,这些储物戒指,正好让道兄拿去孝敬同门长辈,也是勿乞一番心意。多一些长辈照拂,勿乞也多一份机会。”

  江城子摇头,叹息,然后将一大串储物戒指接了过去。他苦笑道:“储物戒指串起来送人,这等事情,真是,真是……贫道堂堂一殿主事,也不过是一个上品储物锦囊而已。实在是,太奢侈了。”

  勿乞‘呵呵’一笑,他一块块的掏出阵盘,在地上建起了一个直径三十丈左右的挪移阵。这个挪移阵面积不大,但是勿乞在阵盘上镶嵌了数十块三尺高的破空灵金,又将近千块上品灵石填在了阵盘上。

  几手灵诀打出,挪移阵盘上亮起了丝丝光芒,瞬间在阵盘上空勾勒出了三重立体的符箓光纹。勿乞掏出大量灵石,小心的镶嵌在了这些立体的符箓光纹上。无形的禁制力量让这些灵石悬浮在空气中,大量灵力从灵石中涌出,瞬间让整座大阵爆发出夺目的光芒。

  所有的破空灵金都发出了‘嗡嗡’的脆响,不断的颤抖起来,荡起了大量的时空波纹,在挪移阵上空激荡起了一片肉眼可见的朦胧光晕。勿乞喘了口气,向江城子说道:“可有白云仙门挪移阵的定位符箓?”

  江城子呆呆的看着勿乞架起的大阵,盯着那些块头巨大的破空灵金,话都不会说了。

  听到勿乞的问题,他茫然的从储物锦囊中掏出了一张金光闪闪的符箓递给了勿乞,这才干涩的说道:“破空灵金,这么多破空灵金,天哪,你们发现了一条破空灵金的矿脉么?你知不知道,这么大的一块破空灵金,三十年前,在离元星域最大的聚宝阁拍卖过一次,足足十三万上品灵石,十三万哪!”

  勿乞接过那张金色符箓的手都不由得颤抖了起来,十三万上品灵石?就为了一块破空灵金?离元星域的物产,要匮乏到了什么程度,才能把破空灵金炒到这个价码?

  摇摇头,掐了一个灵诀,激荡符箓射出一道金光打在了挪移阵上。挪移阵内发出隐隐的风雷咆哮声,无数符箓急速的调整位置,一些灵石的方位也发生了微调。渐渐的,两人都能清楚的察觉到,眼前这座挪移阵,已经和极其遥远的地方某处挪移阵发生了共鸣。

  “走吧!勿乞兄弟,我带你去见本门老祖!”江城子看着勿乞说道:“这里的一切事情,你向老祖亲口述说,这样的功劳,更大。老祖向来有功必赏,你可以直接向老祖提出你的要求,老祖定然会依从的!”

  勿乞深吸了几口气,心脏剧烈的跳动了几下。江城子描述的白云仙门的情况,也只是江城子的一家之言。谁也不知道白云仙门到底是什么情况,是否它真的是一个堂堂正正的名门正派。但是事已至此,宁可冒一点小风险,也总比让这个星球、让六国的修士落入那六个邪仙手中来得好。

  勿乞能预感到,如果六个邪仙占据了这个星球,以他们的秉姓,只要某位对他勿乞有仇的修士随意说一句,怕是勿乞就要被打得粉身碎骨。与其注定被人粉身碎骨,不如冒险赌一次。

  若成功,他勿乞在白云仙门中的地位,显然无人能和他相比。若失败,他也能带着鄣乐公主、卢乘风等心腹逃走——他之所以要架设虚空挪移阵,就是为了这个。刚才那张符箓激发后,他已经记下了符箓中的挪移阵对应的波动、坐标等信息,他随时可以架设新的挪移阵,通往外界。

  这半个月和江城子朝夕相处,勿乞也明白了这颗星球所处的位置,居然是离元星域人人闻风丧胆的赤炎狱海之中。这其中的玄虚,值得琢磨,但是勿乞没有将心事花费在这里。既然外面还有这么大的星域,勿乞只要能自如的架设挪移阵,他就进可攻、退可守,再无什么可畏惧的了。

  等挪移阵的法力波动稳固之后,勿乞和江城子手挽手的走进了挪移阵。江城子掏出了一张灵符激发,一道光幕护住了二人。他元婴境界的修为,勉强能抵挡虚空挪移阵庞大的压力,而勿乞金丹期的修为,那种压力对金丹人仙的威胁,还是很大的。

  四周强光变换,一条明显的彩光甬道环绕着两人,他们在甬道中急速向前飞射。

  大概过了半刻钟,两人身体骤然一轻,眼前光明乍现,他们已经站在了一座高峰之上。

  四周都是茫茫云海,这座高峰突出云海,方圆在三里左右,峰顶平坦如砥,正中就是一座巨大的挪移阵,四周则生满了茂密的花树草木。头顶是一水儿青蓝色的天空,因为高峰突出云层的关系,头顶不见丝毫云彩,光照极其强烈。大群白鹤正拍动着翅膀从高空飞过,清脆的鹤啼声不时传来。

  勿乞刚刚来到这里,就察觉到这里的灵气,比起大燕所处的那颗星球,稀薄了数倍,只有大燕朝灵气的三分之一左右。

  高峰上,有近百名身穿白色道袍的道人驻守,看到江城子和勿乞行了出来,这些道人纷纷稽首行礼道:“师伯回来了?师伯安好!”一名显然是负责人的中年道人急匆匆的走了过来,严肃的向江城子稽首道:“师伯回来了?师祖前几曰听说,在毒龙星有一株千年细羽金孽龙涎果出世,数千修士群起争夺此物,死伤惨重,师祖担心您是否也去了毒龙星,刚刚派了好几位师伯、师叔前去毒龙星找您呢。”

  江城子微微一愣,他讶然道:“千年细羽金孽龙涎果?啊呀,我怎么不知道这消息。”

  刚刚大叫了一声,江城子突然又是一个愣神,他不好意思的向勿乞看了一眼,苦笑道:“让勿乞兄弟见笑了。只是习惯,习惯,这千年细羽金孽龙涎果,已经有万余年没有千年火候的出世了。贫道身为聚灵殿主事,平曰里负责的就是收集各处珍稀灵药一事。”

  勿乞笑着点头道:“勿乞明白,道兄毋庸多说,正经事要紧。”

  江城子急忙点头,拉着勿乞就走:“正经事要紧,正经事要紧!快,快!”

  勿乞周天神目飞快的扫过高峰之巅的那座挪移阵,将挪移阵内的各种细微变化都记在了心底。白云仙门的这座挪移阵,居然沟通了数千个不同的挪移阵,这让勿乞很是惊喜。也就是说,他可以选择数千个不同的退路,这对他而言,价值太大了。

  将一切谨记在心,勿乞跟着江城子驾起遁光,迅速朝远处另外一座高出云海近百里的高峰飞去。

  在那高峰之巅,一座精巧的木质宫殿门外,勿乞看到一个身穿白色道袍,面白长须,生得慈眉善目的老道,正懒洋洋的斜靠在一头梅花鹿的身上,慢慢的剥着松子喂肩膀上停着的一只绿皮鹦鹉。

  这老道躺在那里,身边隐隐有白云水雾缠绕,似乎已经和下方的无垠云海连成了一体。

  江城子拉着勿乞飞到了高峰上,一眼看到那老道,江城子急忙笑着上去,大礼参拜了下去:“小孙孙江城子,见过老祖宗,老祖宗仙福永享,万寿无疆。这次,小孙孙有极其紧要的事情求老祖宗出手。”

  白云仙门开山祖师江云老祖诧异的扫了勿乞一眼,然后笑着看向了江城子:“有何事情,需要老道出手啊?”

  勿乞懒得让江城子在那里浪费口水,他大步上前,一骨碌的将三百六十颗不完全品的先天一气太白破虚珠掏了出来,整整齐齐的码放在了江云老祖面前,码成了一座金字塔的形状。

  江云老祖骇然,一骨碌的跳了起来,他惊声叫道:“先天庚金至宝?哎?似乎还没彻底凝聚成形?但是,也是难得的至宝!这是哪里得来的?哎,这位小友,你是何人啊?”

  江云老祖的目光扫过了三百六十颗宝珠,目光只是微微一凝,然后就毫不眷恋的移开目光,看向了勿乞。

  勿乞顿时心头一松,这江云老祖,不是一个贪婪的、心地不正的人。此人,可信,可交。他松了一口气,将眉心喷薄待发的银莲花和禁律神炎,重新收回了识海。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