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二百八十五章 大喜大悲(第四更,求票票)

第二百八十五章 大喜大悲(第四更,求票票)

  “杀!杀!杀!杀!”

  黑羽炎君、炎火灵君、白鬼仙、鬼娘子齐声大吼,用尽所有的手段向下飞射而来。刚才围攻墨城之时,他们已经在眞木天君和寒宵仙人不知不觉中达成了秘密协议——联手诛杀两人,两门分享这颗宝星。

  同为离元星域邪道仙门的祖师,这四位平曰里往来频繁,交情可比眞木天君和寒宵仙人要强得多。在他们看来,并没有什么门人需要供养的两位散修,完全就是在从他们的宗门身上割肉。这颗宝星价值无算,一半的好处,怎么也不该留给两个散修啊!所以他们很快达成了协议,干掉眞木天君和寒宵仙人,其他两门均分这颗宝星上的所有利益。

  四打二,而且是背后偷袭,必胜无疑。

  眞木天君、寒宵仙人果然被他们一击得手,身受重伤。眞木天君修炼的是木属姓功法,被黑羽炎君、炎火灵君本命真火侵入体内,五脏六腑都差点燃烧了起来。他体内仙力,瞬间被外界侵入的火力焚烧了五成左右,如今的实力最多只有平曰的五成,已经和其他人的修为拉平。

  寒宵仙人更是被森森鬼气侵入身体,不断的掠夺吞噬他的本命精气。同样身受重伤,他的修为被削弱了三成左右。但是寒宵仙人的修为远不如眞木天君,被削弱了三成修为,他的实力根本连白鬼仙或者鬼娘子任何一人都对付不了。

  望着头顶飞扑下来的四个前合作盟友,寒宵仙人厉声喝道:“眞木老鬼,拼命啦,否则就真会死在这里!”嘴一张,寒宵仙人气急败坏的将他紫竹丝百花蓝吐了出去,无数五彩花瓣凌空飞舞,花篮飞射而上,骤然在黑羽炎君四人当中爆炸。

  这件百花篮是一件下品仙器,为了逃命,寒宵仙人毅然自爆仙器。他蕴藏在百花蓝中的一缕元神被毁,元神立刻受到重创,七窍中同时喷出大片黑色血液。强光一闪,虚空中同时出现了数百朵巨大的鲜花光影,庞大的仙力一阵奔涌,无数锋利如刀的五彩光晕牢牢的裹住了黑羽炎君四人一同胡乱绞杀。

  黑羽炎君四大邪仙同时口吐鲜血,身上被自爆的仙器炸得骨头都露了出来。寒宵仙人情急自爆随身仙器,这威力可是非同小可。饶是四人在偷袭之前已经做好了防范准备,依旧被炸得伤痕累累元气大伤。

  鬼娘子的修为最弱,她更是被炸飞了一截手臂,形如美女的那半片身体,胸脯都被炸飞,露出了大片白骨,和另外半边身体的皑皑白骨相映成趣,那情景简直凄厉到了极点。怒极而狂的鬼娘子尖叫一声,身边九条若隐若现的女子幽灵突然变得清晰起来,那分明是九头绿毛红眼生得狰狞可怖的恶鬼。

  随手朝寒宵仙人一指,鬼娘子怒啸道:“宰了他!撕碎了他!吞了他所有的精元!”

  九条恶鬼飞扑直下,鬼娘子更是团身扑上,双手利爪弹出来有三尺多长,乱杂杂的抓向了寒宵仙人。

  寒宵仙人吐了一口血,自爆仙器给自己争取了短短一个刹那的喘息之机后,他身形一晃就要瞬移逃走。可是他还没来得及逃窜,眞木天君已经怪眼一翻,眉心竖目喷出一道粘稠的绿光重重的轰在了寒宵仙人后心。寒宵仙人浑身一震,身体骤然变成了惨绿色。眞木天君一把抓起寒宵仙人的脖子,随手将他朝天空急扑而下的四大邪仙、九条恶鬼丢了出去。

  眞木天君厉声吼道:“寒宵老弟,今曰只能委屈你为老木争夺一线生机!你留一线真灵转世,未来老木一定会找到你的转世之身,渡你入门继续修仙。你若转世为男,老木收你为义子,若你转世为女,老木就娶你为侍妾,一定不会委屈了你!”

  随着眞木天君近乎无耻的大叫声,寒宵仙人气急败坏的被丢起来老高。眞木天君眉心那颗竖目中不断喷出绿色强光注入寒宵仙人体内,骤然间寒宵仙人的身体膨胀开来,膨胀得好似一颗圆球,体内喷出了浓浓的绿色光芒,更有大量气息刺鼻的绿色浓烟喷出。

  燕丹等人纷纷架起遁光向远处逃窜,他们神色复杂的看着这些突然窝里反的天仙。打吧,努力的打下去,你们都死光了,这是最好不过的。用尽全速逃出了数百里,燕丹等人回望被强光笼罩的墨城,这才突然惊醒,想要集中六国之力和天仙对抗,这是多么幼稚的想法。

  天仙,非人力所能抗拒。只有天仙,才能对抗天仙!六国君臣的目光,顿时看向了各国内最有希望在短时间内突破为天仙的元神巅峰修为的修士和妖王。

  墨城上空,寒宵仙人的身体突然爆炸开,一道青气冲天而起,无数绿色浓烟带着刺鼻的草木气息,化为无数极细的游丝在青光中向高空激射,打得措手不及的黑羽炎君四人浑身都被穿透了无数细密宛如筛子的小孔。这些小孔不足以让天仙殒命,但是足够削弱他们大量的仙力,让他们的本命精元受到极大的损失。

  尤其是那九头恶鬼,她们的身体被绿色光丝打得千疮百孔,骤然化为九团浓烟炸开,纷纷返回鬼娘子体内。鬼娘子气得怒号出声,随手向下一挥,无数白骨凝聚的长枪飞刀纷纷向下飞射。

  眞木天君身体一个踉跄,又是一口熊熊燃烧着的血水喷出。他怒视了一眼逆着青光飞射而下的四大邪仙,狞笑道:“想要杀了老木独占好处,也要你们有那个命才行!嘿嘿,寒宵老弟,一路好走!让你们这群混账东西看看,老木祭炼了三万七千多年的青木夺灵魔光眼的厉害!嘿嘿,为了这颗宝星,老木豁出去了!”

  眞木天君的眉心竖目突然炸开,彻彻底底的炸裂开,一点儿痕迹都没剩下。眞木天君惨嚎一声,身体上下突然宛如老树掉皮一样裂开无数的伤口,大量鲜血喷洒了出来。那顶天立地的青色光柱骤然向内一缩,牢牢的裹住了四大邪仙,宛如茧子裹住了蚕虫一样,牢牢的将他们裹在了光球核心。

  光球表面,依稀可以看到寒宵仙人惊恐绝望的身影,但是这条影子只是在光球中晃了几下,就骤然化为一团青气融入了光球中。眞木天君竖目爆炸后流出的鲜血,纷纷飞射而起融入了光球,鬼娘子射出的飞刀飞枪打得光球表面不断荡起大片强光,却死活不能将光球击穿。

  其他三人也拼命的攻击这颗光球,但是光球是眞木天君祭炼了三万余年的魔眼连同寒宵仙人全部精血所化,他们一时哪里这么容易攻破这光球?眞木天君狞笑着,双手急速掐动印诀,慢慢的一柄通体青光闪烁,造型古朴厚重的奇形木刀从他眉心缓缓飞出。

  木刀一出,眞木天君的身体就迅速干瘪了下去,浑身精血好似都被木刀吸空了一般。眞木天君望着光球中疯狂挣扎嘶吼的四大邪仙狂笑道:“舍弃七成精血,豁出去让修为跌落回三十六品天仙门槛上的代价,老木不惜动用这柄用万年食人木灵心制成的仙刀,也要斩杀了你等!”

  眞木天君厉声喝道:“只要有了这颗宝星,一切都是值得的!老木可以在这里开宗立派,可以在这里为所欲为。借助这颗宝星的力量,老木金仙有望!哈哈哈,一旦成就了金仙,哈哈哈!”

  手舞足蹈的眞木天君手持木刀,狠狠一刀将自己的左臂和两条腿都给砍了下来。这柄诡异的木刀将他的断臂、断腿吸得干干净净,就连一点儿灰烬都没剩下,眞木天君狞笑一声,望着惊慌失措的四大邪仙狞笑道:“你们只知道老木修为一只脚踏入了三十五品天仙的境界,却不知道老木和你们几乎同时飞升成天仙,为何修为比你们快了这么多?”

  挥了挥手上木刀,眞木天君冷笑道:“这就是答案,老木侥幸,得到了上古陨落的一位同样修炼木属姓功法妖仙的衣钵,这是那位十八品妖仙用万年食人木灵心制成的‘夺魄妖刀’,嘿嘿,十八品妖仙啊!”

  随手一刀挥出,木刀化为一道惨厉的绿光激射而出,重重的轰在了光球上。光球宛如水晶制成一般,伴随着刺耳的炸裂声粉碎。光球中包裹着得四大邪仙惨嚎一声,他们的身体差点没被粉碎的光球撕成碎片,他们身上骨骼断了无数,浑身肌肉也全部粉碎,大量鲜血不断喷出。

  木刀呼啸着,一刀刺穿了黑羽炎君的眉心,从他后脑勺上洞穿而出。夺魄妖刀粉碎了黑羽炎君的仙魂,将他彻底斩杀。黑羽炎君的身体急速干瘪萎缩,一身精血被吸得干干净净。

  随后是炎火灵君,不等他施展仙法遁走,木刀也激射而来,将他的头颅射穿。

  随后刀光再起,白鬼仙的四肢被绿色刀芒斩断,他的身躯重重的摔倒在地,鲜血洒了满地都是。眞木天君吐了一口血,身形踉跄着向倒在地上动弹不得的鬼娘子飘了过去。他狞笑道:“鬼娘子,不要弄这幅鬼样子吓人。我知道你能逆转功法,让你血肉重生。来,变成美女的模样,老木今曰要拿你做炉鼎疗伤!”

  一把抓起了半人半鬼的鬼娘子,眞木天君狂笑道:“老木,今曰要当着白鬼仙的面,那你做炉鼎好生虐玩!嘿嘿,你们居然敢对老木起歪心?可是你们没想到,老木居然还有这么一手……”

  一声惨嚎传来,一青二白三条剑光激射而来,洞穿了眞木天君的眉心、心口和丹田。隐藏在剑光中的先天一气太白破虚珠高频震荡着,带起了细密的空间裂痕,将眞木天君的仙魂撕成了粉碎。

  一声磬鸣响起,大片白云平地涌出,白云仙门、清净离垢门近千修士,纷纷踏云而来。

  鬼娘子和白鬼仙,顿时发出了无比绝望的惨笑。

  强光急闪,两人居然同时自爆。江云老祖反应极快,手中白云遮天旗化为无边云海翻滚而出,将两人自爆产生的巨大冲击力牢牢包裹,迅速送上了高空让其在高空爆发。

  巨响传来,强光铺天盖地的洒落,脚下的星球都骤然跳动了好几下。

  六大邪仙死得灰都不剩一颗,江云老祖望着远处的六国君臣,颔首笑道:“诸位道友,可否与贫道一谈?白云仙门、清净离垢门,有意在此开立山门,诸位有何想法?”

  六国君臣相视无语,同时在心里暗叹了一口气。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