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二百八十九章 月夜私语(第一更,求票票)

第二百八十九章 月夜私语(第一更,求票票)

  将聂药女和聂白虹用过的茶杯收起,勿乞和卢乘风对坐在石桌边。两人自酌自饮,伴着头顶细微小雨,身边微微凉风,倒是格外有一份山野情趣。虽然四周隐隐有血腥味传了过来,刚才聂药女的门徒已经将山上山下所有忠于燕蠡的人斩杀一空,两人却完全不以为意。

  “矿山总管,这是什么职位?”卢乘风看着勿乞,有点不解。

  像白云仙门这样的大仙门,一个门户控制一颗星球,下辖数十乃至数百个大小国家。治理国家,自然有凡俗间的帝王艹心。可是星球上所有的修道资源,所有的灵药灵草、所有的灵石灵矿、所有的妖兽出产的材料,都有专门的门下弟子进行统一的管理。

  矿山总管,就是专门负责白云仙门下辖星球上所有灵石矿、珍稀金属矿产的开采、提炼、储存和调拨分配。勿乞为卢乘风争取这个职位,只是略微向江云老祖提了提,就得到了江云老祖的许可。

  勿乞坦白的告诉江云老祖,让卢乘风担任矿山总管,就是为了给自己和自己身边人多谋取一点好处。以勿乞献上了一颗宝星的天大功劳,卢乘风出任矿山总管这点小事,又算得了什么呢?哪怕卢乘风卯足劲了贪污,他一年能贪污多少灵石?勿乞就算拿灵石当饭吃吧,他一年又能耗费几颗灵石?

  所以江云老祖很干脆的就答应让卢乘风担任矿山总管一职,专门负责大燕朝所在的这颗星球上,白云仙门拥有的所有灵矿的开采工作。但是,江云老祖也坦白的告诉勿乞,为了卢乘风好,也为了勿乞好,卢乘风担任这个职位的时间,不能超过三百年!三百年,白云仙门上下谁也没话说,如果卢乘风担任这个职位超过三百年,有人眼红起来,就是江云老祖也不好弹压。

  类似这种负责门派战略资源开采工作的重要职位,在白云仙门中,向来三十年一轮换。一个人捞足了好处,总要让出位置让其他的同门也来沾点便宜,所谓天下之事,不患寡而患不均,就是这个道理。卢乘风出任这个职位三百年,捞取的灵石和各种灵矿,足够让勿乞等人胡乱花销数千年,就应该让出位置让白云仙门的核心门徒分润分润。

  勿乞和卢乘风低声商讨着关于这个矿山总管的所有细节。勿乞的意见就是,不惜一切代价,进行破坏姓的开采,除了每年提交给白云仙门的灵石,能扣留多少好处,就扣留多少好处。小洞元天境和离元星域的修道资源,经过无数年的开发,已经近乎干涸,如今只能依靠天地灵脉自动的回复,每年恢复一点点可怜巴巴的灵石。为了未来勿乞等人的修炼,卢乘风必须在这三百年内,弄到足够的灵石。

  近乎耳提面命的给卢乘风传授了各种贪污舞弊的技巧后,口干舌燥的勿乞抓起茶杯,一连灌了好几口茶水下去。他向卢乘风笑道:“除了这个矿山主管的职位,该怎么发展的,我们继续那样发展下去。无论是蒙家堡、小蒙城,还是我在东方大洋上的城池,都要好生谋算一番。”

  哪怕大燕朝投靠了白云仙门,他依旧是大燕朝,无非是失去了对领地内一些灵石矿脉和金属矿脉的开采权而已。在大燕朝内,拥有自己的领地和一部分秘密力量,依旧是很重要的,这是勿乞等人立足的根基。

  两人密谈了许久,等得东方天色蒙蒙亮的时候,两人终于尽兴的长叹了一口气。

  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勿乞眯着眼笑问道:“对了,这些天,那些人是怎么说我的?”

  卢乘风同样眯起眼笑了起来,他举起茶杯,就好像和勿乞饮酒干杯一样,笑吟吟的喝了一口茶,这才说道:“怎么说的?还能怎么样?你带着江城子突然在他们眼皮下消失,突然带着两大仙门众多天仙和修士赶到,明显又已经成为了白云仙门天仙老祖的心腹门人,他们还能说什么?”

  赞叹了几声,卢乘风拊掌赞叹道:“一步妙棋,绝妙的好棋。为兄还在担忧,三国结盟后,我们可谓是满地皆敌,无论吕不韦、嫪毐,或者龙阳君、项羽,都是我们招惹不起的人物,以后真的是步步惊心,一个不慎就有倾覆之祸。哪怕勿乞你远避东方大洋,为兄也认为,只是勉强在拖延时间罢了。”

  勿乞仰天长叹道:“去东方大洋开辟新城,的确只是在勉强拖延时间。对头,太强大了。”摇摇头,勿乞苦笑道:“我为大燕,招惹了这些强敌。但是等这些强敌和大燕合盟,或者干脆成为大燕的国师、重臣时,大燕却不能庇护与我。”

  双眸寒光一闪,勿乞冷声道:“那就怪不得我,只要有些许机会,我就给他来一个天翻地覆,给他弄一个鸡飞蛋打,谁也别想捞到好处!哼,在大燕朝,我是大燕朝微不足道的一个臣子,谁都可以看我不顺眼,用力踏上一脚。可是如今在白云仙门,我是江云老祖的亲传门人,只要我们小心行事,我看谁还敢对我们下手?”

  咬着牙,勿乞冷声道:“吕不韦?他还敢在战场上派遣死士杀手算计我?龙阳君?他还敢用门下剑士挑战我?项羽……唔……”勿乞有点头痛的皱起了眉头。老歼巨猾的吕不韦和龙阳君,他们自然不会在没弄清楚白云仙门的底细之前,贸贸然的对勿乞下杀手。但是项羽,尤其是入魔后的项羽,天知道他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卢乘风也皱起了眉头,他不解的问道:“为兄一直不明白,为什么那虞姬要找上你。”

  勿乞茫然摇头,他也弄不清其中的缘故。如果是为了激怒或者报复项羽,虞姬随便找一个走卒屠夫,也许会让项羽更加痛苦数倍,实在是没必要巴巴的找上勿乞。勿乞皱着眉头,仔细的回顾了他和虞姬之间发生的事情,但是他所知道的资讯太少,以他继承了乐小白那种变态的智商,也根本无法计算出其中的各种前因后果。

  暴躁的将茶杯丢出去老远,勿乞一骨碌的蹦跳了起来,他咬牙切齿的仰天咆哮道:“去他娘的。我这就去东方大洋,先把那些龙伯国人给拾掇干净了!”双眸中闪烁着危险的凶光,勿乞准备先让那九千九百龙伯国人服用返祖淬体溯血汤,只要他们都结成了金丹,组成的万人规模百灵战天大阵足以困住元神修士,大不了将项羽和虞姬全给干掉,一了百了省得心烦。

  卢乘风也从心中生出一丝杀气,他咬牙道:“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取出未来三年所有的灵石收益,勿乞你偷偷去白云仙门内,找江城子求他的父、祖出面,把项羽给灭杀了罢!”

  勿乞双眼一动,这也是个好主意。以白云仙门上下穷得叮当响的德行,拿一大笔灵石出去,还真能买了项羽的姓命。什么同门不许相残的规矩,如今三国刚刚投靠白云仙门,白云仙门的那些资深修士,怕是根本没把项羽当做同门,杀了,也就杀了!

  正要和卢乘风合计这里的详细步骤,不远处的山石后,一条白蒙蒙的影子走了出来。

  勿乞猛的抬头,随手一指,贪狼剑带着一溜儿黑光已经到了那人咽喉前。他盯着那白色身影厉声喝道:“玉芊芊,你怎么到这里的?你……”勿乞心头一阵震动,玉芊芊都已经到了他和卢乘风身边,他居然没发现玉芊芊是如何出现的,这怎么可能?

  正装打扮,头戴高冠,身穿白袍,腰间挂着几件古朴玉器的玉芊芊手掌一翻,露出了一张闪烁着淡淡金光的符箓。她淡然道:“有灵符护身,不要说你,就算元神巅峰的修士,也休想发现芊芊的行迹。”

  缓步走到勿乞面前,玉芊芊冷笑道:“天运公,燕乐公,二位好大的胆子。居然在这里谋算陷害盟国大将,你们这等行为,将大燕的律法放在何处?”

  “大燕的律法?”勿乞好似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他连连摇头道:“大燕的律法?可管得住江云老祖的亲传门人?若是勿乞今曰还将大燕的律法放在眼里,早就跑去报告陛下,说燕蠡被人一剑给宰了!”

  冷眼望着玉芊芊,勿乞傲然道:“如今勿乞和陛下一样,都是江云老祖的亲传门人……既然勿乞和陛下身份相当,大燕的律法,还管得了我?什么盟国的大将,杀了,也就杀了!”

  玉芊芊沉吟片刻,颔首道:“说得有理。勿乞啊,勿乞,芊芊和父亲,还是小看了你。想不到六国豪杰,居然被你一人玩弄于手掌之上。妙极,妙极,你冒着杀身之祸救了江城子,就是为了引入白云仙门,打破如今六国现有的戒律格局?好啊,好得很,如此一来,你就是飞龙在天,你在大燕结下的所有仇敌,都拿你没有半点儿办法了!”

  勿乞淡然一笑道:“可以说我是飞龙在天,也可以说我是狗急跳墙,不惜一切的赌上一把!很幸运,我赌赢了!两大仙门如今拥有了这里的一切,我是江云老祖的亲传门人,我的那些仇人,再也拿我没办法,我可以安心度曰了!”

  玉芊芊颔首赞道:“果然如此,好计算,好巧思。而且最难得的,是你有这么一股子拼命的劲头。如果没人能提前扼杀了你,也许你的成就,会超出所有人的想象呢?”

  死死的盯着勿乞,玉芊芊沉声道:“勿乞,芊芊知道你和鄣乐已经定下了婚约。但是芊芊不在意和鄣乐分享你。如果你和芊芊同样定下婚约,玉门学宫所有的人力物力,都可以为你所用!”

  勿乞骇然,卢乘风呆在了原地。

  猛不丁的,勿乞凑到玉芊芊面前,突然一个大耳光重重的抽在了玉芊芊脸上,随后勿乞狂笑飞身而起,一把拉住了卢乘风,两人迅速化光飞逝。勿乞狂笑道:“玉芊芊,老子不喜欢比老子大的老太婆!哈哈哈,要勿乞娶你?做你的美梦吧!”

  玉芊芊猛不丁的被勿乞一耳光打得原地转了三圈,呆在了那里半晌动弹不得。

  过了足足半刻钟,玉芊芊突然古怪的狞笑了起来:“很好,勿乞,这样一来,你我就是死敌了!呵呵,你能想出妙招,用六国为筹码投身白云仙门,让你占尽了先机,但是,玉芊芊岂是这么容易对付的?”

  狠狠一跺脚,玉芊芊昂起头,转身化为一团清风飘散。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