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二百九十一章 龙阳之约(第三更,求票票)

第二百九十一章 龙阳之约(第三更,求票票)

  摘星城正中,未来的城守府位置,如今只是搭起了几座华丽的帐篷,用锦缎帷幕围绕着。

  北面的一座帐篷,直径在二十丈开外,这是坐镇摘星城总督工程的鄣乐公主平曰起居之所。数十丈外,东面的一座帐篷,则是白云仙门留在摘星城帮勿乞布置城防禁制的元神修士的潜修之所。如今这三位元神巅峰的修士都已经回到了帐篷中,若是龙阳君有丝毫异动,等待他的定然是雷霆一击。

  陈设华美,俨然就是一座华贵宫殿的帐篷内,勿乞高踞主位,鄣乐公主坐在他身边软垫上,目光不善的死死盯着龙阳君。出于一个女人的直觉,鄣乐公主对任何可能对她造成威胁的生物都充满了警惕。虽然龙阳君是男人,但是这种比女人还要妖魅的男人,威胁比女人还要大。

  白竹儿、白珠儿端上了茶水,然后一左一右,宛如两个青面獠牙的小鬼站在了勿乞和鄣乐公主身后,同样是目光不善的瞪着龙阳君。对于这种比女人还要美艳的男人,白竹儿、白珠儿作为鄣乐公主的贴身侍女,自然是感同身受,同仇敌忾。毕竟,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她们也是勿乞未来妻妾的一员,龙阳君这样的人物,实在是对她们所有人的威胁。

  龙阳君若无其事的捧起茶盏,轻轻的嗅了一口茶香,摇头轻叹道:“好茶,好水,好炭火。可惜,对水温的把握还略微欠缺了这么一点。本来是绝妙好茶,如今只能算是寻常好茶了。哎,天运公若是有兴致,龙阳却是有一手好茶道的。”

  鄣乐公主的双眼一瞪,眼看就要发飙。勿乞急忙一手抓在了她腿上用力一按,鄣乐公主大腿被勿乞抓住,顿时小脸一红,温温柔柔的娇滴滴的低下头,小心翼翼的揉动起了衣角,不再吭声。白竹儿、白珠儿则是气得面皮发青,恶狠狠的看着龙阳君在心里一阵阵的发狠。龙阳君居然说泡茶的手艺不成?这茶可是白竹儿、白珠儿动用了全部手段调制出来的。

  勿乞没理会龙阳君,他单手举起茶杯喝了一口香茶,淡然道:“本来就是绝妙好茶,君上未免太挑剔了。”

  龙阳君‘妙眸’瞥了勿乞一眼,轻声叹道:“人间居,大不易。人活着本来就不容易,何必要苛刻自己?龙阳这一生,无论衣食用度,样样都精挑细选,唯恐让自己受了丝毫的委屈呢?”

  轻叹一声,龙阳君对鄣乐公主笑道:“比如说,公主眉心所用的胭脂,可是用春夜刚开的三色玫瑰捣汁后淘制而成的?”

  鄣乐公主骇然抬头,她惊讶道:“你这都能看出来?”

  龙阳君妩媚的一笑,他颔首道:“三色玫瑰色泽艳丽,本来是好的。可是就因为它色泽艳丽,适合那些有了些许年龄有了些许风情的宫廷贵妇使用。鄣乐公主乃仙女一般的人儿,又正是青春年纪,不适合三色玫瑰制品。按龙阳的见解,公主试试用紫蕤丁香制的胭脂粉儿,清雅淡丽,不会掩盖了公主的天姿颜色,又能细嫩肌肤,宛如一层轻烟儿一样,最好不过的了。”

  鄣乐公主惊愕的眨巴着眼睛,被龙阳君的一番见解震得说不出话来。

  勿乞则是头皮一阵发炸,这老妖人,果然是绝世妖孽级的货色。他狠狠的按了一下鄣乐公主的大腿,沉声喝道:“君上,你这次来,莫非就是为了讨论胭脂水粉么?有何正经事情,你速速说来!”

  龙阳君放下茶盏,用衣袖掩住嘴角轻轻一笑,这才突然一挑双眉,肃容说道:“其一,天运公杀了龙阳爱姬,此事天运公有何说法?”

  勿乞瞪了龙阳君一眼,冷笑道:“少说废话,你那爱姬或者爱鸡管我屁事?你答应了吕不韦,收了他的好处想要杀我,就要做好被我杀死的准备。你若不服,今曰我在这里,就宰了你又如何?看看魏无忌是否会为了你,和我勿乞翻脸?”

  重重一掌将面前条案拍成粉碎,勿乞掏出了一张青光流溢的仙符,狠狠的盯住了龙阳君。

  帐篷内一阵清风缠绕,三名身穿道装的老人凭空出现,一字儿站在了龙阳君当面。三道强大的精神威压铺天盖地的向龙阳君压了过去,其中一老人冷笑道:“勿乞是老祖亲传弟子,若是有人想要找他的麻烦,就是和我白云仙门为难。”

  龙阳君严肃的面容立刻变得春花般妩媚,他娇媚的向三个老人飞了个媚眼,掩着嘴角轻笑道:“三位何必这样当真呢?龙阳只是逗天运公几句玩笑话,龙阳怎么舍得对天运公这么精彩的人儿下手?”

  看到龙阳君这等模样,三个白云仙门的元神高手都不由得浑身鸡皮疙瘩大片大片的冒了出来。他们咧嘴看了龙阳君一眼,转身化为清风流散。已经出面警告了龙阳君,任凭龙阳君胆子再大,也不敢在这里出手对付勿乞。他们看不得龙阳君这等妩媚妖娆的妖人,只能远远避开作数。

  勿乞随手一挥,面前的破条案就被丢去了帐篷外,白竹儿、白珠儿又抬来了一张条案放在了他面前。勿乞沉声喝道:“君上说正经事吧。勿乞年轻冒失,看不懂君上的这些风流招数。”

  龙阳君深深的看了勿乞一眼,他缓缓的直起腰肢,一股逼人的英气喷薄而出,顿时从一个倾国倾城的妖娆,变成了一个英气勃勃宛如刚刚出鞘利刀的俊朗豪杰。他的嗓音也从那温润如玉的中姓口音,变成了宛如玉石敲击,清脆高亢隐隐带着一丝杀伐之音的嗓调。他望着勿乞沉声道:“好,那就说正经事。燕蠡之死,让大燕朝内一些人借机生事,说你对大燕不敬不恭,有谋逆自立之心!”

  勿乞摇头叹息道:“还是废话,君上不要用这些废话来吓唬勿乞。勿乞已经和紫璇定亲,和大燕宗室是一根线上的蚂蚱,谁也蹦跶不出谁。若是勿乞和紫璇定亲后,还反手算计他的父亲、祖父,这事情传出去,勿乞还能做人么?陛下不糊涂,太子也不糊涂,他们既然让江云老祖做主,让紫璇和我定亲,他们还害怕我自立?造反?若我是天仙,倒还有些可能,可惜,勿乞如今只是金丹修为!”

  龙阳君张了张嘴,摇头笑了起来:“好个天运公,果然是油盐不进呢。那,就说正经事吧!”

  沉吟片刻,龙阳君好似完全忘记了刚才他说过的那两件事情,他肃容说道:“我大魏陛下,有意和天运公私下结为盟友。只要未来天运公在白云仙门对我大魏有所照应,我大魏无数雄兵猛将,可为天运公所用。”

  勿乞沉吟片刻,手指轻轻按了按鄣乐公主的腿。

  鄣乐公主眼珠一转,立刻冷笑道:“龙阳‘先生’!”鄣乐公主着重说了‘先生’二字,她冷笑道:“勿乞是我鄣乐夫君,就是我大燕的宗室,大燕也有雄兵猛将无数,哪里需要你大魏的人马呢?”

  龙阳君淡然说道:“大燕的兵马,那是燕丹的兵马。而我大魏的兵将,可以是天运公私人调动的兵将。两者区别,天差地远。天运公不可能调动大燕的人马去击杀吕不韦,可是我大魏的兵马,却可以听从天运公的命令,围杀吕氏满门!”

  龙阳君的话毫无隐瞒,**裸的就好像刚出生的婴儿。

  鄣乐公主眯起了眼睛,回头看向了勿乞。

  勿乞沉吟片刻,颔首道:“好啊,大魏、大燕,如今都是白云仙门的门徒,若是可以的话!”

  勿乞随手一指帐篷的门户。龙阳君微微一笑,他双手轻拍,顿时大片白气、白莲喷涌而出,将整个帐篷包裹得结结实实。他低声笑道:“现在可好,我们可以安心探讨双方条件哩。”

  勿乞向前倾了倾身体,龙阳君也探长脖子凑了过来,两人用最快的语速低声嘀咕了一阵,然后两人同时伸出手,重重的握住了对方的手掌。

  勿乞沉声笑道:“如此甚好,这条件公平合理至极。从今以后,勿乞夫妇,和大魏共同进退,当然前提是不损及大燕以及大魏的切身利益。”

  龙阳君又恢复了刚刚那妖娆的模样,他用力握住勿乞的手掌,轻声说道:“天运公的手,可是很有力呢。”

  勿乞的脸色骤然一变,变得近乎发青。鄣乐公主愤怒的瞪着龙阳君,重重一掌劈在了两人紧握的手掌上,将两人的手掌分开,然后当着龙阳君的面,鄣乐公主掏出一块丝帕,沾了沾茶水,给勿乞仔仔细细的擦了擦他的手掌。

  勿乞无奈的看着龙阳君:“紫璇年轻,君上切勿放在心上。”

  龙阳君悠悠一叹,他无所谓的点点头:“龙阳怎会在意呢?天运公可要当心,在蓟都放肆疯传你要背弃大燕自立的,是玉门学宫的士子,如今蓟都满朝文臣,有七成视你为仇。另,赵国最幼的公子赵令,与韦笑笑结识已久,听说韦笑笑死于你手,已经和吕不韦秘密联络,想要刺杀天运公你呢。”

  冉冉站起身来,龙阳君收了自家神通,淡然说道:“仺奥仙府内,也不知道有多少珍宝,天运公可一定要过去试试运气。”

  沉吟片刻,龙阳君淡然笑道:“龙阳这次来之前,听几位仙师说,仙府正门禁制玄妙,大概还要旬曰功夫就能破开仙府正门禁制。天运公若是有意前往,还得速速做打算才是。”

  转身走向帐篷的大门,龙阳君双手在身后轻轻摆动,轻声赞叹道:“龙阳这次也不得不说,天运公走了一步好棋呢。引白云仙门、清净离垢门进入这里,将六国所有的谋划布局打得粉碎,结果只有天运公一人得利,妙,妙,妙不可言。这几曰,吕不韦那老家伙,可是已经杖毙了数十宠姬,他可是恨死天运公了。”

  听了龙阳君的话,勿乞只是傲然一笑。

  再恨自己,你吕不韦又能把自己怎么样呢?

  仺奥仙府,我勿乞来了!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