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二百九十三章 蛮人首领(推荐,月票,第二更)

第二百九十三章 蛮人首领(推荐,月票,第二更)

  送走了鄣乐公主,安顿了摘星城一切事务,顺利扩容了育灵指环,将一万名龙伯国人随身携带。勿乞施施然孤身一人,从摘星城经过挪移阵,回到了蒙家堡。然后又从蒙家堡通过挪移阵,来到了位于大魏和大赵接壤处,一座规模不下于蒙山,险峻雄浑犹有过之的大山——赫山之中!

  赫山核心处,是一片方圆千里的汪洋湖泊。直径千里的大湖,深却有两万七千多里,这根本就好似一口深井,天地造化也难以造出这么不合情理的存在,只可能是人工制成的奇迹。

  两万七千里的深度,深水处的水压已经到了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步,除非元婴巅峰以上修为的地仙,仗着上好的护身法宝,全力支撑着,才能在这里宛如凡人一样自如的行走呼吸。但是想要厮杀争斗,比拼法术,相互飞剑刺杀,则非要元神境界的修士才饶有余力。

  在湖泊的最深处,这里的水已经不再是水,而是粘稠如胶,漆黑如墨,姓质比水银还要沉重数百倍的后天癸水精华。这样的癸水精华在外界是难得的天地珍奇,是拿来炼制法宝的极好材料,但是在这无名湖泊的深处,积蓄了足足方圆千里,厚有十里以上的一大片。

  湖泊正中,一块方圆百里的银色光斑若隐若现,这块光斑是从湖泊底部,仺奥仙府门前笔直射出的一道银光,原本只不过方圆数丈的银光到了湖泊表面就广达百里。顺着银色光斑向下,一路直下两万七千里,经过一百多道庞大复杂的禁制,就是仺奥仙府的入口。

  如今大湖边一块方圆数百亩的草地上,六国帝皇旗在城池上空飘荡。在六国帝皇旗的上方,是代表了白云仙门和清净离垢门的一面素色白云旗和一面素色青莲旗。两面大旗居然也是上品法宝级别的宝物,但是它们并没有任何的防御和攻击力,唯一的效果就是放出强光祥云,让这两面大旗在数万里外都能清晰入目,哪怕是一个凡人在数万里外,也能清楚的看到这两面旗帜。

  这是仙门应有的排场,站在土城里挪移阵上方,大量四周风景的勿乞也不以为意。

  勿乞分明就是六国之中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小人物,按说不应该有太多的人注意到他。但是他刚刚从挪移阵中走出来,就有大量不善的目光扫了过来,其中一些人更是毫不掩饰他们目光中的杀机杀意,看情形这座土城中,起码有上千人恨不得一拥而上将他碾成粉碎。

  尤其是刚刚带着一队精锐士卒,驾着青铜战车从城外呼啸冲进城池,车厢里放着大堆大堆血淋淋猎物的项他、项庄两位楚项将领,一看到勿乞,顿时眼珠子都泛红了。两人对视了一眼,在四周无数幸灾乐祸的目光注释下,突然拨转战车,迅速朝勿乞冲了过来。

  勿乞冷眼看着驭车急冲向自己的项他、项庄,突然从黑龙灵戒中掏出了一张青光流溢的仙符,轻轻的用手指弹了弹符箓的一支角。庞大的仙威从仙符表面四溢而出,拉车的犀牛骤然停下了狂冲的势头,畏畏缩缩的四蹄跪倒在地上。任凭项庄气急败坏的举起鞭子朝那犀牛一通狂抽,那犀牛却死活不肯站起来。

  被打得痛了,这头已经结成了妖丹的犀牛气急败坏的回过头去,对着项庄咆哮道:“项庄将军,我族族人助你大楚征战,那是我族始祖和你们大楚皇帝陛下签署了协约的,可不是白白送死的!那小子手上是仙符,是天仙制造的符箓,要送死,你们去!老牛看在我们合作了这么多年的份上,待会帮你们收尸!”

  项他、项庄气得面色发青,远远近近的一些人突然一齐发出了讥嘲的笑声。

  在这么多嘲笑二人的人当中,身躯肥胖,坐在城墙上一张躺椅中,享受李乐嫣轻柔按摩的黄歇,笑声更加的刺耳高亢。肥胖的黄歇用力的拍打着自己的肚皮,按捺不住的大笑道:“二位将军,怎么不动手了?哎,本君还以为,你们会不惜粉身碎骨,也要为你们名义上的主公主妇雪耻哩!”

  项他浑身肌肉坟起,却还能维持一线清醒。

  项庄则是怒号一声,当场拔剑,带起一道血光就朝勿乞的心口刺了过来。右手持剑极刺,项庄左手握紧拳头,狠力的向勿乞眉心一拳轰下。拳罡凛冽,在空气中炸出了大片红色罡劲,摆明了要一拳打碎勿乞的脑袋。

  勿乞双眸一寒,他正要发动仙符当场诛杀项庄,猛不丁的一道白光激射而来,只听一声刺耳的金铁撞击声响起,项庄右手宝剑粉碎,身上铠甲突然被贯通了一个前后通透的窟窿,一道拳头粗细的白虹,赫然项庄的身上刺出了一个巨大的贯穿伤。

  项庄惨嚎一声,身体喷血,向后飞退。他胸口的贯穿伤附近血肉急速的蠕动,极快的修复伤势。但是一丝极其锐利的太白杀生之气潜藏在他伤口附近,阻挠着他伤口的修复。项庄浴血倒地,向后滑行了数百丈,一头撞在了一根青铜浇铸的旗杆上,这才稳下了身形。

  白虹消散,荆轲从中显出身形,他冷冷的看着拔剑的项他,淡然道:“大楚、大燕,已经是盟友关系。二位将军若是不想挑起两国纷争,最好保持克制。令,你我两国陛下都已经是白云仙门弟子,两位将军对同为白云仙门弟子的本国天运公突下杀手,算不算欺师灭祖背叛师门?难不成,两位将军想要让屈平陛下应了入门时的誓言,魂飞魄散不成?”

  暴怒欲狂的项庄挣扎而起,正要配合项他继续冲杀过来。猛不丁的听到荆轲的呵斥声,两人相互看了一眼,额头上突然渗出了大片冷汗。斜刺里一道肥胖的身影闪过,肥胖的黄歇也凌空站在了勿乞身前,他笑呵呵的对项他、项庄喝道:“荆轲将军所言极是,天运公如今是江云老祖亲传门人,你们悍然袭杀天运公,莫非是要置陛下于不义之地?有意让陛下背誓而亡么?”

  黄歇的出现,让项他项庄再也没有了办法,两人闷哼一声,项他搀扶着重伤的项庄,觅地养伤去了。

  黄歇笑呵呵向勿乞点了点头,回头看了看站在城墙上的李乐嫣,转身又挪移到了李乐嫣身边,沉甸甸的坐在了躺椅上。勿乞同样回头,深深的看了一眼李乐嫣,眸子里露出了一丝不可察的冷笑。也许,更换了容貌,别人认不出你,但是勿乞又怎会认不出你身上的气味?

  一个合格的贼,自然是连最细微的气息,也不能放过的。

  荆轲向勿乞招呼了一声,他低声说道:“那是大楚的……这个女人的身份,很复杂,没事,不要招惹她。她应该是,大楚如今丞相李园的妹妹,春申国主黄歇的……”撇撇嘴,荆轲用了个很市井的称呼来形容李乐嫣:“老姘头。”

  勿乞晒然一笑,他摇摇头,跟着荆轲走向了土城正中的议事大殿。

  勿乞走进议事大殿时,大殿内的众多六国君臣都还诧异的回头望了他一眼,然后有几个对勿乞心怀仇怨的人,甚至还要开口呵斥他——区区一个大燕朝的天运公,在朝中也没有什么实际权力,哪里有资格出入这种重要场所?六国君臣议事,哪里有他出席的资格?

  勿乞感受到了这些人目光中的不善,他晒然一笑,缓步走到了江云老祖身边,磕头行礼道:“师尊,弟子摘星城的事务有三位师兄援手,进行得很顺利。弟子手头所有的事务都已经交接清楚,可以常伴师尊左右听从师尊教诲。”

  江云老祖欣然点头,他招手道:“徒儿起来。你修为低微,曰后要多多向为师请教才是,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随时找为师询问。唔,这些曰子,你就常伴为师身边,嗯~”最后一声轻哼,江云老祖猛的释放出了庞大的仙威,顿时大殿内众多君臣齐齐悚然——他们这才突然想起,勿乞虽然是大燕的臣子,但是他如今,更是白云仙门老祖师的亲信门徒,受宠的程度,还远在众人之上!

  那些不善的目光迅速消失不见,勿乞微微一笑,大步走到了江云祖师等六位天仙身后,侍立在了一旁。他有意无意的看向了吕不韦,他却只是面带微笑神色如常的看着勿乞,看不出有丝毫的不对劲。

  甚至,吕不韦看勿乞的目光中还带着几丝慈善,就好像慈爱的老祖父看自己的乖孙子一样的慈善。

  勿乞心中一阵恶寒,这老歼贼果然不是好对付的。换了个心智鲁莽点的,还真被他糊弄过去了。

  死死的盯了吕不韦一眼,勿乞这才看向了大殿正中跪倒在地,身上被符文禁锢动弹不得的那些人。这些人看面容都极其的老朽,老得已经皮包骨头,呼吸之时好似随时可能断气。但是他们的魂魄气息却是极其的强大,他们身后隐隐有各色兽魂飘荡,这些兽魂当中,最强大的一头兽魂是一条背生双翼的白马,居然隐隐有突破元婴巅峰的征兆。

  一名清净离垢门的元神巅峰修士在一旁向六位天仙稽首一礼,就听得他说道:“六位祖师,这里一百三十五人,是赫山、蒙山七十二个最强大蛮人部族的族长和祭司。祖师们有何问题,可以尽管向他们询问。”

  勿乞双眸精光闪烁,惊讶的看了一眼这些老得离谱的老人。

  他们,是这赫山、蒙山内的蛮人,所有最强大的部族的首领么?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