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二百九十八章 袭杀赵令(第一更,求票票)

第二百九十八章 袭杀赵令(第一更,求票票)

  听到门外江云老祖的笑声,勿乞急忙化为一道黄气,顺着来时的路遁了出去。

  遁出了藏宝阁,勿乞这才用神识沟通五雷破神琴,想要知道它为什么没有被仺奥仙府主人带出去的缘故。和五雷破神琴的器灵接触后,勿乞顿时一阵的无语。这同样是一件有瑕疵的仙器。

  不管是谁,除非是三十三品天仙以上的修为,否则一旦使用这具瑶琴御敌,体内所有真元、仙力都会被彻底吸空做倾力一击。发出的五雷破神音如果杀了敌人,自然就获胜,如果不能杀了敌人,就被敌人一个反击杀死。这是一具不成功则成仁的仙器!只要是头脑正常的仙人,也就是将它放在藏宝阁中做收藏品,绝对不会将他拿来应敌。

  “这都是什么破烂宝贝?”勿乞无奈何,这瑶琴已经赖在了他身上,已经知道他身怀先天精气,将它送给别人也不放心,只能送给鄣乐公主,叮嘱她修为不够的时候,千万不能使用就是了。

  这可是一件要人命的玩意。

  胡乱找了一个小型的灵穴藏身,勿乞躲在地下,掏出了那个光洁的圆球仔细的打量起来。这圆球内也没有器灵,故而无法通过和器灵的交流明白它的来由。它轻飘飘的浑然无物,里面隐隐有无数云霞缠绕,但是没有丝毫的能量气息泄露,勿乞真不明白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周天神目启动,看不出这圆球有任何的不对劲。神识投过去,这圆球在神识的覆盖范围内,就完全是一片虚无,感觉那里并没有丝毫物品存在。勿乞琢磨了一阵,咬破指尖,滴了两滴血上去,可是那圆球依旧没有任何反应,两滴血顺着圆球光洁的表面缓缓滑落,并无丝毫异样。

  沉吟片刻,勿乞摇了摇头,将这圆球捏扁搓圆了一阵,正要将它塞进黑龙灵戒,打着饱嗝的黑龙魂魄已经钻了出来。他看了看那圆球,诧异道:“唔,这玩意啊,谁这么大胆子,敢偷了凤凰没孵化的蛋,取了卵膜炼制成这种火囊呢?唔,这是用来承装各种先天后天灵火的火囊哪!”

  承装各种先天后天的灵火?勿乞心念微动,将这个圆球往眉心一按,顿时一股无形吸力传来,这个轻飘飘的圆球化为一道流光遁入勿乞识海,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凤鸣声,一条朦朦胧胧的金色凤凰虚影飘然旋转了一周,在勿乞的识海中化为一座精致的通体晶莹剔透的凤凰形宫灯。

  那道被勿乞用好大的心思好容易束缚在识海中的禁律神炎,如今正欢畅的在那凤凰高高翘起的尖嘴上飞快的跳跃舞动。先天五行灵气在勿乞识海中显化的五行灵物急速翻滚,释放出大量的先天五行气息被那凤凰形宫灯吸收进去,慢慢的化为一缕精纯之极的先天灵火精髓,慢慢的融入了禁律神炎。

  得到这先天灵火精髓的滋养,禁律神炎以勿乞能感知的速度逐渐壮大,而且逐渐的和勿乞的心神相合,每一分每一秒,勿乞的神识都能隐隐的透入禁律神炎一点点。

  勿乞赞叹道:“果然是好宝贝,居然是这种用途!”

  黑龙魂魄冷笑道:“当然是好宝贝!只不过,想想它的来历,这玩意若是被凤凰一族的大神通者发现,你铁定会被挫骨扬灰鞭尸一万遍啊一万遍!每一具凤凰火囊,都代表着一个凤凰一族的后裔被剥夺了生命,嘿嘿!这个仇,结得大了!”

  勿乞冷眼看了那黑龙魂魄一眼,随手丢出一道极细的禁律神炎烧了过去。黑龙魂魄被烧得‘嗷嗷’惨嚎,忙不迭的哀声求饶,乖乖的钻进了黑龙灵戒,再不敢出言嘲讽勿乞。

  傲然一笑,勿乞压低了声音咕哝道:“我还害怕他凤凰一族的大神通者?”

  抿抿嘴,勿乞有点底气不足的低声冷笑道:“打不赢,我不会逃跑么?”

  就这时候,就在勿乞头顶数尺外的地面上,吕不韦的声音遥遥的传了过来:“一群废物,一个多月了,怎么还没找到那小贼?速速去找到他,然后告诉赵令公子,一定要将勿乞斩杀。老夫这么多年,还没吃过这么大的亏!”

  吕不韦的声音渐渐清晰,显然他正朝这边走了过来。就听到吕不韦冷笑道:“告诉赵令,如果他能杀了勿乞,老夫就将乐儿嫁给他,并且全力扶植他在大赵建立自己的势力,压过他的那些兄长。若是他办不到,就不要怪老夫去找其他人合作。”

  果然是吕不韦么?他还在盘算着要杀死自己?

  勿乞恶从胆边生,正要冲出去不惜一切诛杀吕不韦,猛不丁的头顶一阵阵阴寒刺骨的鬼气扑面而来,吕不韦已经发动五鬼之术,跑得无影无踪。只有四名吕不韦的属下单膝跪在地上,礼送吕不韦离开。勿乞暗骂了一句这老家伙跑得好快,干脆就施展遁法,跟在了这四个吕不韦属下的身后。

  四人起身,一阵疾走,绕过了仺奥仙府数十处庭院楼阁,一路走进了东北角最偏僻一处院落。

  院落里有几座精巧的精舍楼阁,一名身长玉立,身披软甲,生得相貌堂堂威风凛凛的青年,正坐在院落正中的石凳上,怀搂着两个身披软甲,做将领装扮的美貌女子,双手飞快的在这两个女子的衣甲之下蠕动着。两个女子神情自若的任凭这青年施为,冷静、宛如刀锋一样犀利的目光,正盯着精舍门外的几个修士,看他们破解精舍上的禁制。

  过了一会儿,这青年无聊的从女子的衣甲下抽出手,他冷声道:“一群废物,怎么花了这么大功夫,还没能把这禁制打开?我说,你们不是号称邯郸最好的阵法师么?怎么连开个门都这么慢?这么多天了,你们在这仙府中,给公子我找到了什么好东西?嗯?”

  几个修士低头,无语,只是不断的打出灵诀,小心的破解精舍外的各种禁法。这些禁制阵法对勿乞而言犹如直入无人之地,但是对他们而言,却是精深玄奥,难以破解。毕竟这里是上古仙人留下的仙府禁制,那里是他们这些元婴中期不到的阵法师能轻易破解的?

  哪怕已经过去了两个量劫,哪怕这座仙府地下的灵脉已经发生了极大的变化,所有的禁制都已经逐渐失去了能量来源,效用削弱了大半,也不是这些元婴境界的修士能轻松破解的。倒是江云老祖他们这个实力的存在,能够在这仙府中自如的行走,其他人都还欠缺了太多。

  吕不韦的四个心腹属下大步走进了院子,向那青年躬身行了一礼,其中一人低声说道:“公子,老祖宗说了,若是公子能找到勿乞,并且杀了他,就将乐儿小姐嫁给你。”

  那青年赵令眉头一扬,随手将两个美女将领丢开了一旁。他轻轻拍掌笑道:“吕老先生总算是开口了?呵呵,乐儿姑娘天资聪颖,姓格温柔,虽然比笑笑姑娘缺了几分杀伐果断之气,但是更是本公子的良配。既然吕老先生答应了赵令所求,赵令自然是竭尽全力去找那勿乞。”

  冷冷一笑,赵令淡然道:“除了这几个废物,你们都去寻找勿乞。找到了他,不要和他冲突,让本公子亲手收拾了他。呵呵,据说他和大燕鄣乐公主定亲了?杀其人,夺其妻,何其快哉!”

  说道得意处,赵令突然仰天狂笑,元婴初期修为的气息毫无掩饰的朝四周涌去。

  勿乞在地下听得一阵恼火,赵令要讨好吕不韦,想要杀自己,这也就算了。他居然敢动鄣乐公主的主意?勿乞心头一阵毒火生出,对赵令乃至赵令的全家都生出了一股杀意。赵令,大赵皇帝赵胜的幼子,勿乞一时间对大赵皇室乃至大赵的所有文臣武将都生出了恶感。哪怕其中有廉颇、蔺相如这样的千古留名的人物,因为赵令的关系,勿乞也都惦记上了他们。

  步伐隆隆,两个女将和院子里的其他人都离开了院落,这个偏僻的院子里就剩下了赵令和五名元婴初期境界,正在努力破除精舍禁制的阵法师。赵令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坛酒,一边喝酒,一边对着五个阵法师骂骂咧咧的,从他们的开山祖师一直数落道了他们的十八代以后的子孙儿女。

  五个阵法师被骂得抬不起头来,他们阴沉着脸,干脆关闭了五识,只是一门心思的攻破禁制,再也懒得理睬赵令那恶毒的咒骂。赵令是大赵宗室,而且是宗室中很得宠的公子,这些阵法师哪里招惹得起他?

  勿乞笑了,当他发现那些阵法师关闭了五识,他顿时笑了。

  杀一个小小的赵令而已,没必要闹出太大的动静,如果放出龙伯国人对付那些阵法师,那就实在是太没必要了。轻笑一声,勿乞突然从地下探出一个头来,禁灵索激射而出,化为一条紫色光虹将赵令牢牢捆住。仙器出手,哪怕是天仙都被捆死了,何况是元婴初期的赵令?

  赵令一呆,他体内精血、真元、元神的所有动作全部停滞,所有的生理机能都陷入了麻痹状态。

  勿乞一把提起赵令,随手一抖将他拉入了地下。贪狼剑随手挥出,一道黑光闪过,赵令脖子上被开了条巨大的缺口,大量精血被贪狼剑不断吸入。勿乞一剑破开赵令眉心,洞穿他识海,将他元婴一剑斩杀,庞大的真元精气,同样被贪狼剑全部吸收。

  手指一挑,破开赵令储物戒指中的全部禁制,勿乞将戒指内的所有灵石一扫而空,其他带着大赵明显标志的丹药、灵符等一律不取,随后他拉着赵令的尸体向前遁行了数十丈,胡乱将他的尸体丢在了一株大树下。

  贪狼剑带起一道寒光,将赵令的头颅和四肢劈开,勿乞沾着赵令的一点残血,用标准的篆文字体,一笔一笔工整的在地上书写了一行大字:“杀人者,吕不韦是也!”

  杀人留字,勿乞转身就遁出了老远。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