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二百九十九章 连环刺杀(月票加更,第二更求票)

第二百九十九章 连环刺杀(月票加更,第二更求票)

  仙府内,某处灵气充裕的灵泉边,两个身穿大赵特制的箭袖武士装,周身衣衫舍弃了宽袍大袖,很是干练精悍的将领皱眉站在泉眼边,望着泉眼里几株看似普通海带的淡紫色灵草。

  过了一阵子,其中一大赵将领小心翼翼的俯下身子,右手蒙着一层淡淡的白光,正使了个手印想要去捞起一片灵草看个详细,猛不丁的泉水一阵晃荡,里面露出了一张清晰可见的面孔。那面孔龇牙咧嘴的一笑,突然伸出双手重重的抱住了这将领的脖子,随手一拧一扭,拖着他就沉进了泉水。

  ‘咔嚓’一下,这将领的脖子被一股绝大的蛮力扭断,鲜血从他嘴里汩汩冒出,染得泉水一片通红。

  泉水边的另外一个将领一愣,他大怒咆哮,左手弓、右手箭,正要向泉水中的那张诡异面孔发动攻击,他脚边的地面突然喷出一团淡淡的黄气,七八条手臂突然从地下探出,七手八脚的抓住了他的脚脖子和膝盖,拖着他的身体用力向地下一钻,这将领大半个身体就沉入了地下。

  “见鬼!”这大赵将领身体用力一挣,想要将抓住自己双腿的那些手臂震开。可是这些手臂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铸成,坚硬得简直不似血肉之躯。他竭尽全力用蛮力挣扎,只听‘咔嚓’一下,他腰部以下的所有骨头被那些铁铸一样的手臂捏成粉碎,这将领刚刚惨嚎一声,一柄利剑从他后脑直透眉心,他身体一僵,元婴当即崩溃。

  灵泉水波荡漾,勿乞本体缓缓从水波中冒出,顺手将几条灵草上生出的果实摘了下来。

  四周黄气喷出,十八尊和勿乞生得一模一样的魔神傀儡从地下钻了出来。他们双眸中闪烁着淡红色的魔焰,张开大嘴朝着虚空狠狠一吸,两个被杀大赵将领的元婴突然崩解为无数极细的能量流,纷纷没入了这些魔神傀儡的身体。傀儡体内的魔魂珠又膨胀了一丝,吸收天地灵气的速度又增强了一些。

  勿乞欣然看了一眼这些魔神傀儡,身体微微一动,这些傀儡纷纷化为半透明的残影,逐渐没入勿乞的本体。得到先天戊土精气的滋养,修炼了大力神魔斗天诀,这些傀儡的力量比勿乞本体的力量还要强了倍许。借助先天灵遁的神异,偷袭宰杀几个元婴境界的大赵将领,只是轻轻松松的事情。

  将两个将领身上的灵石搜刮一空,其他灵丹、符箓等一概不动。沾了沾两个人的鲜血,勿乞在旁边地面上又留下了一行大字:杀人者吕不韦是也!

  连续三天,勿乞在仺奥仙府内进进出出,搜刮各处的宝物奇珍之余,碰到大赵落单的将领、修士,就毫不犹豫的下杀手刺杀。他自身修为只是金丹中期,却堪比元婴期的法力修为,加之身边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极多,更有禁灵索助纣为虐,只要被他盯上的大赵将领和修士,还没逃走一个。

  夺走的灵石堆积得宛如小山一样,勿乞的身家狠狠的膨胀了一把。

  仺奥仙府的禁制极其古怪,按照九宫八卦以及[***]四相的划分,整个仙府被划分为上下四层,前后左右划分为九十六个不同的区域。被禁制卷入仙府的一行人,则是分别落在了九十六个不同区域的各个部分。

  仙府不同区域之间,有着强力的禁制阵法防御,寻常修士难以破除。但是相同区域内的修士,则是能聚集在一起自如的往来行走,所以赵令身边才能聚集了一批大赵的修士。但是因为分散于不同区域的缘故,六国之人总不能聚在一起太多人数。

  除了拥有五鬼搬运神通,能够在仙府不同区域之间自如往来的吕不韦,其他人还真难以自如凑合到一起来。

  勿乞就是趁着这个机会,大肆的袭杀大赵落单的将领和修士,只要是五人以下的队伍,就难得逃脱他的袭击。每杀死一队人马,勿乞就会在地上留下杀人者吕不韦的字迹。哪怕大家都知道这是栽赃嫁祸的勾当,也要恶心恶心吕不韦,让他明白什么叫做有些人是招惹不得的。

  按照赵令的方式,将这两个被杀的将领也都五马分尸丢弃在地,勿乞化为一道黄气,再次遁入了地下。

  循着仺奥仙府内的阵法禁制,勿乞在地下穿行了一段距离,放出的神识再次感应到了一名身穿箭袖劲装,外罩软甲的大赵将领。这员大将周身气息隐隐和天地相合,却是元神初期的修为。他身后有一片雾气飘荡,其中隐隐可见山川地脉无数的军营连在一起,军阵肃杀之气冲天而起,可听到鼓角轰鸣之声。

  勿乞小心的从这人侧面的一座假山后探出头来,朝这人望了一眼。按照卢乘风给勿乞准备的人物肖像图,这个人应该是大赵如今的柱国将军之一,有名的纸上谈兵将军赵括。此刻赵括正小心翼翼的和前方一条金色斑斓,头顶生角,腹下生了两只肉爪的大蟒对峙。在那大蟒的身后,是一块方圆数里的平地,上面生满了无数高有尺许的红色小草,草尖上生满了一颗颗拇指大小的浆果。

  这些浆果勿乞认识,也是天地奇珍类的‘蛇血浆果’,凡是还没有化为蛟龙的巨蛇大蟒之属,最喜欢服用这种剧毒的蛇血浆果,能够刺激它们的血脉,淬炼它们的肉身,增加他们从蛇类变化为蛟龙的概率。蛇血浆果百年一熟,百年一落,果实可百年不腐,腐烂后生成的毒瘴同样维持百年就化为尘土。除非是修为有成的巨蛇大蟒,其他生灵服用后,如果抵挡不住果实内的剧毒,就会化为皑皑白骨。

  那片方圆数里的草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数千条巨大的蛟龙骨骼,将半边草地堆得满满的全是惨白色的骨头。在这些蛟龙骨骼的上面,附生了无数的蛇血浆果,生长在龙骨上的蛇血浆果格外的壮硕茂盛,血色浆果都有人头大小,散发出荡人心魄的瑰丽红光。

  赵括双手紧握两柄钢矛,盯着面前那条通体金色的大蟒沉声喝道:“括正缺一头好坐骑,若是从了括,就和你结下生死之盟带你离开此处。依你的智识,莫非还没看清么?你的那些祖先刚刚有化龙的希望,就被仙府禁制抹杀。你苦苦修炼百万年又如何?事后还不是被禁制诛杀?”

  大蟒口吐长信,他的蛇信子已经和寻常蛇类不同,已经没有前面的那条分叉,而是变成了人类舌头一样浑圆的结构。大蟒低声‘咝咝’道:“就算被禁制抹杀,也要守护祖先的灵骨。金角是不会离开这里的,永远不会。你们这些人类修士,祖先们告诉我们,人类修士最歼猾,不可信!”

  张口喷出一团赤红色烈火,自称金角的大蟒厉声喝道:“滚,或者死!”

  赵括冷笑一声,双手旋动长矛,将两柄钢矛挥动得好似两团黑色旋风一样湍急。无形旋风在赵括身边缠绕,他低声喝道:“那,就打得你这条畜生口服心服!你命中注定成为我的坐骑!”

  双矛一挥,赵括抖手射出两条黑电,宛如两条黑龙朝金角扑了上去。金角不甘示弱的昂起头,喷出两条赤红色火光,宛如剑光一样在空中扭转飞腾,和赵括的两柄钢矛纠缠在一起。赵括的钢矛是下品法宝级利器,却是五金精华铸成。而金角喷出的火光温度极高,还蕴藏奇毒,黑色的钢矛和火光纠缠了一阵,居然逐渐被烧成了赤红色。

  赵括的脸色就变得难看了起来,他已经是稳稳站在了元神境界,两柄钢矛虽然不是他最好的兵器,却也是下品法宝,居然被一条刚刚结成元婴的妖蟒逼成这样?这金角的禀赋太诡异,实在是让人难以应付。

  就在赵括盘算着如何收复金角的时候,一旁的土地里突然钻出了另外一条银光灿灿的大蟒,这条和金角体型相当,长度都在十丈左右的银色大蟒张嘴就是两条寒光喷出。金角的两条火光向后一腿,银蟒的寒光重重打在赵括的钢矛上,苦寒之气大盛,赵括的钢矛刚刚被高温烧得滚烫,又被酷寒低温一冻,当场裂开了无数痕迹,‘噼里啪啦’的碎了一地。

  赵括大笑起来,他拊掌笑道:“有一条,赠一条,妙!两条大蟒,还有一条可以送给父帅,最好不过!”

  两柄钢矛被毁,赵括面皮都没动一下,显然他只是用一点精血胡乱祭炼了一下钢矛,就连本命元神都没在里面留一点。对着两条张牙舞爪的大蟒赞叹了一阵,赵括伸手在储物戒指上抹了一把,抓出了一大把银光灿灿的金属圆球,随手向外一丢,顿时祥云雾霭升腾而起,数十条高有三丈的精壮士兵飞奔而出,手持各色刀枪就朝两条大蟒杀了过去。

  赵括大笑道:“这才是括最得意的神通撒豆成兵,只要括愿意,哪怕百万千万大军也是顷刻可至。两条畜生速速归顺,否则……”

  勿乞在赵括洒出兵将的时候就遁入了地下,赵括仰天大笑的时候,他已经从赵括身后冒了出来。随手一指,贪狼剑化为一道黑光朝赵括的后庭直插了过去,左手一挥,禁灵索已经飞射而出,化为一道紫色强光朝赵括席卷而去。

  正得意大笑的赵括突然觉得背后一阵冷风袭来,他发丝根根竖起,他居然当即大叫道:“停,括,投降!”

  禁灵索一把缠住了赵括,将他浑身真气、精血、魂魄的动作都彻底禁锢。勿乞停住了贪狼剑,慢条斯理的走到了赵括面前,伸手拍了拍赵括的面孔。

  “纸上谈兵赵括,杀,还是不杀呢?”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