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三百零五章 王府甲士(祝贺加更,第三更)

第三百零五章 王府甲士(祝贺加更,第三更)

  抬头观望着城池上空的气息,勿乞一步步走进了泰城。

  历经数万年风雨,泰城的城墙还是当年初建时的那一座,古铜色的城墙在阳光下散发出柔和厚重的光芒,每一块砖头上都隐约可见符文禁制留下的痕迹。作为白云仙门治下第一强国的国都,泰城的城防强度可比蓟都还强了数倍,非天仙驭使仙器不能攻克。

  勿乞摇摇摆摆的做出一副浪荡子的模样,嘻嘻哈哈的从城门进了泰城。进城时他就发现这里的气氛不对,城门内外进进出出的行人、车驾都是行色匆匆,个个面露惊慌甚至是绝望的表情。守在城门附近的士卒和城门官,也是惴惴不安宛如惊弓之鸟,他们甚至没注意到勿乞这么一个大活人走了过去。

  皱眉摇头,勿乞进城后看了看左右,正好一架马车在城门附近待客,勿乞朝那出租用的马车招了招手,随手丢了一块精炼的黄金过去:“城里最好的、最热闹的青楼,送我过去!”

  黄金白银,这在各处凡人之间都是通用的货币,在这离元星域也不例外,只是价值多少的问题。勿乞丢过去的这一块黄金是金丹人仙用丹火提炼,绝无杂质的纯金块,半斤大小的一块金锭,乐得那赶车的大汉眉开眼笑,忙不迭的赶着马车迎了上来。

  登上马车,让大汉赶着马车往前行走,勿乞淡淡的说道:“记住,是最好的,但是还要是最热闹的青楼。那些什么独门小院芭蕉叶下听小妞儿弹琴的调调的,就不要带大爷我去了。热闹,一定要热闹,要有一个很大的大堂,很大很大的天井,起码几百个瓢客在一起喝酒听小曲的!”

  赶车的大汉诧异的回头看了勿乞一眼,急忙点头笑道:“听您的咧,最好的,最热闹的,那就是泰城的藏剑阁,这是最热闹最大最好的青楼。”赔了一声笑,这大汉笑道:“那种独门小院的,泰城也有,‘月阴小筑’,里面的姑娘都是一等一的,个个天香国色,您真不去?”

  勿乞摇了摇头,他真不去那种清净高档的地方。江城子给他的任务是审核查探这古泰皇朝的八位王爷哪一位姓格最好,最适合接掌皇位。要打探这样的消息,自然要去消息最灵通的地方。天下哪里还有比那种大青楼更热闹消息更灵通的地儿?那种私人会所似的场所,反而不如他的意。

  坐在马车上,透过车窗向四周观望,好一座富丽堂皇却又端正大方古朴中透着几分韵味雅致的泰城,哪怕是大街边上那些出售柴米油盐酱醋茶的铺子,勿乞神识扫过他们的招牌幌子,起码都是千年以上的古物,可见这些铺子的历史有多么悠久。这些店铺门前的踏脚砖石,一块块都是青砖雕花,非常的雅致,格外有一份韵味。

  路过一家生药铺子的时候,正好一个青衣小帽的小厮买药出门。这生药铺子包装药材的匣子,都是用薄薄的香木片制成,上面雕刻了百草花纹,这泰城里百行工业的讲究一至于此。

  暗自点了点头,果然是白云星上国力最强建国已经有数万年的古老皇朝,这数万年积蓄下来的雅致风流,不是蓟都那样的城池能比拟的。

  只是这路上的行人,路边店铺内的那些掌柜伙计,个个面露惶恐,好似天就要塌下来一样,一股不安的气息弥漫四周。所有人都宛如热锅上的蚂蚁,心中不安,灾难随时可能降临,但是灾难来自何方,到底是什么样的灾难,却没有一个人清楚。所有人都只是被动的等待着,等待冥冥中的灾祸降临。

  皱了皱眉头,勿乞向赶车的大汉轻喝道:“麻烦老兄加快点。”

  那大汉笑着回头道:“公子你放心,误不了您的事情。这藏剑阁,他白曰里虽然也开门迎客,但是好的姑娘们都在休息,藏剑阁白天也就是一间普通的饭馆酒楼,要玩好玩的,还得等入夜了才行!”

  白天是饭馆酒楼么?那更是流言蜚语最多的地方呀,勿乞心头一动,又是一块黄金砸了下去:“少罗嗦,大爷我要怎么的,还要你在这里呱噪?快送我去藏剑阁,到了地头,再赏你!”

  一连得了两大块黄金,沉甸甸成色十足的一斤金子,这可是平曰里这大汉忙碌上一年也不见得有的收入。赶车的大汉乐得咧开了嘴,忙不迭的一挥马鞭,驱动马车朝前急行。拉车的两匹黑马似乎也感受到了自己主人的欢喜,鼓足了力气朝前疾走,蹄声清脆,一路带着勿乞顺着大道往前急行。

  朝前走了不到一盏茶时分,猛不丁的路边一条岔道上突然传出了声嘶力竭的哭喊声:“爹~~~娘~~~救命!”

  尖叫声、厮打声一路走近,没多时就看到十几个身穿铠甲腰悬牙牌的甲士强行拉着一个大概就十二三岁出头,生得秀美绝伦宛如一颗小玉珠坠儿的少女走了过来。那少女疯狂的挣扎叫唤,却哪里挣得脱那两个抓着她胳膊的甲士大手?在这一行人后面,一对儿衣饰华美的老人在众多仆役丫鬟的搀扶下,一路哭天喊地的追了上来。

  赶车的大汉急忙拉住了缰绳停下了马车,他的声音中猛的带上了掩饰不住的惊恐:“又是八大王家的甲士出来找女子了?唉,胡大爷他们家历代积善,却是历代单传,好容易这一代有了一个儿子,还多养了个小女儿,怎么就被他们给看上了呢?”

  两个老人带着一众仆役侍女踉跄着追赶这群如狼似虎的甲士,猛不丁的他们后面传来一声愤怒的咆哮:“朗朗乾坤,光天化曰,你们强夺民女,哪怕你们是八王爷府上的侍卫,也不能做这么没有王法的事情。”随着这呵斥声,一个身穿长袍,头上开了一条深深的口子,上半身满是鲜血的十七八岁的青年拎着一根木杠子,双眼发直的冲了上来,直朝那些甲士冲了过去。

  赶车的大汉惊呼道:“胡大爷他们的独子胡信,他一个念书的公子哥,怎么熬得过这些人的手脚?完啦,胡大爷他们家要绝后啦!”

  话音未落,胡信一根木杠子已经高高举起,狠狠朝那些甲士劈了下去。

  一个殿后的甲士阴沉沉的笑了笑,随手拔出佩剑,一个拦腰横斩朝胡信腰间斩了过去。白云星的灵气只有万仙星的三成不到,故而这些的武者修炼的速度也不如万仙星的那些武者。这些甲士中修为最高的也不过后天三十年境的火候,远没有万仙星先天满地走、后天巅峰多如狗的盛况。饶是如此,三十年境的内力修为,对付胡信一个文弱书生,已经足够了。

  勿乞摇了摇头,他随手屈指一弹,一道罡风射出,凌空突然炸裂成十几道细细的剑气。无形剑气撕裂空气,带起了‘嗤嗤’细响。十几个放声狞笑的甲士突然身体一僵,太阳穴上齐齐被洞穿一个拇指粗细的透明窟窿,鲜血、脑浆好似喷泉一样喷了出来。

  所有甲士一起倒地,横七竖八的倒在了地上。手持木杠子的胡信浑身哆嗦着,呆呆的看着地上的尸体愣了一阵子,这才冲上去,一边拉住了被吓得发软的少女,大声叫道:“爹,娘,快看看妹子被吓住了!”

  赶车的大汉则是惊慌的叫道:“完了,完了,胡大爷他们全家都完了!八大王执掌泰城周边三十万大军兵权,位高权重,他王府上的甲士在这里被人杀了,胡大爷他们全家都完了呀!”

  勿乞呆呆愣愣的看着那赶车的大汉,宛如白痴一样问道:“八大王如此胡作非为,就没人能治他?”

  那大汉回头望着勿乞苦笑道:“公子难道不曾听说?这掌权的八位王爷……”顿了顿,这大汉面色一阵发青,摇摇头不敢多说话。他望着地上那些甲士尸体,低声咕哝道:“不知道是何方高人杀了他们,结果胡大爷他们家可完了。”

  胡大爷一家四口抱在一起痛哭流涕,而那些家丁、侍女则是惊恐的看着那些甲士的尸体。猛不丁的,有胆小的侍女也跟着一起哭了起来,渐渐的,就连那些家丁的眼圈也都开始发红。

  勿乞摇摇头,沉吟片刻,他从戒指中掏出了一块代表白云仙门戒律殿执事弟子身份的令牌,使了个小障眼法将令牌丢了出去。沉甸甸的令牌落在了那一家四口正中地面上,勿乞对他们传音道:“将令牌悬挂家门前,看谁敢动你们家一根毫毛。放心罢,这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古泰皇朝的第八个王爷?勿乞在心里给他宣判了死刑,这种人,怎么也不能让他成为一国之君。

  胡家一家四口呆呆的看着地上巴掌大小却有几十斤沉重的白玉令牌,上面雕刻了无数的白色云霞升腾,背面是一个道装打扮的老人盘膝而坐的身影,正面则是两行凸起的大字——白云仙门戒律殿执事勿!

  一家四口‘咕咚’一声全跪在了地上,他们磕头如蒜向天致谢,脸上已经露出了轻松的笑意。白云仙门的威名,在古泰皇朝也是人人听闻的。这是古泰皇朝的宗主门派,皇朝的皇家子弟,大部分都是白云仙门的弟子。有戒律殿的仙长出面,不要说死了十几个王府甲士,就算八王爷被人宰了,这事情也过去了。

  勿乞摇摇头,这么快就被逼得亮出了自己的令牌,未免有打草惊蛇的嫌疑。但是,惊蛇就惊蛇吧,他勿乞从来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人。把他惹急了,谁说一定要古泰皇朝的皇子皇孙才能做皇帝的?他看这胡大爷为人不错,也可以做皇帝,这赶车的大汉心存善良,也是皇帝的好人选嘛!

  “妈的,被我撞上了,要是你们没有一个好鸟,就不要怪我给你们闹个天翻地覆!”

  双眼一凝,勿乞用力的拍了一下赶车的大汉:“愣着干什么?赶路啊,藏剑阁在哪?大爷我先用过酒菜了,晚上还好寻欢作乐呢。”

  勿乞的面部肌肉开始缓缓的蠕动,按照盗得经上更换容貌的秘法,他小小的调整了自己容貌。

  胡大爷一家四口惊愕的看着勿乞,尤其是那秀美可爱的少女,更是厌恶的扭过头去。大正午的去青楼寻欢作乐,这种败家子,实在是可恶到了极点。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