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三百零六章 青楼五轮

第三百零六章 青楼五轮

  “胡大爷家世代积善积德,这次也是仙人开恩,否则这场泼天大祸,他们怎么躲得过去?”一路上,赶车的大汉就絮絮叨叨的描述着刚才那些甲士头颅被射穿,血浆脑浆乱射的场景。他更是不落口的夸奖那些仙人是多么的大仁大义,多么的慈善为怀,帮助了胡大爷一家善人,实在是积德积福的好事。

  勿乞懒洋洋的翘着二郎腿,淡淡的说道:“这么说来,那八位大王岂不是更加积善积德的好人?他们还拜入了白云仙门,修炼了一身不弱的神通道法仗之以欺压百姓,这也是他们的福报么?”

  赶车的大汉闭上了嘴,不敢接勿乞的这个话茬儿。他可没胆量评价当今古泰皇朝权势最盛的八位王爷。

  勿乞淡淡一笑,摇了摇头。这就是凡人当中的想法,那些高高在上的仙人心血来潮了,随手施救一下碰巧遇见的遭劫遭难的凡人,那就是积善行德的大好事,要被这些凡人称颂不知道多少年。他们却忘记了,也许造成他们多苦多难的根源,就是这些仙人呢?

  最少,如果不是八大王都有着元婴初期的修为,都有着足够为恶的实力,他们能这样肆无忌惮的祸害百姓?大白天的破门而入强掠民女,这已经不是正常人能做出来得事情了。

  赶车大汉沉默不语,马车向前缓缓行走,勿乞皱着眉头琢磨着这古泰皇朝八大王的背景来历。

  他们就是古泰皇朝快要死掉的老皇帝仅有的八个儿子,全部拜入了白云仙门,习练了一身的道法神通。但是他们的根基禀赋都有限,花费了将近两千年的苦修,还不能突破元婴初期的境界,显然大道无期,只能返回皇朝,争夺皇位,不能成就天仙正果,起码也要在皇朝的龙椅上坐上千把年,好好的过一过当皇帝的瘾头不是?

  正好他们的父皇,同样是元婴初期修为的元德皇阳寿将近,重病不起,眼看就要一命呜呼了,八位王爷立刻仗着自己的修为法力,拉起杆子大肆结构党羽,乱杂杂的要抢夺皇位。八人修为相差不大,在白云仙门得到的支持力度也相差放佛,故而谁也不能占据绝对的上风,闹得整个皇朝人心惶惶。

  这八位在古泰皇朝都有正式的封号,诸如护国亲王、卫国亲王之类的正式名号。但是古泰皇朝的百姓按照习惯,依照他们的年龄大小,从大到小排出了大大王,二大王一直到八大王的排位。

  今曰勿乞碰到的八大王府上的甲士,当街强掠民女,而且似乎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勿乞毫不犹豫的就给他排上了黑名单,这样的人还想做皇帝?勿乞不介意砍掉他的脑袋,让他去阴间做平顶鬼王。

  翘着二郎腿,一路哼着乐小白记忆中的十八摸之类的银荡小调,勿乞哼哼唧唧的来到了藏剑阁门前。赶车的大汉皱着眉头回头向勿乞笑道:“公子,藏剑阁到了!”大汉的眸子深处,有一丝强行掩饰的鄙夷,身穿华服,容貌俊朗,大中午的往青楼跑,一路还哼唱这种下三滥的小调,这不是纨绔败家子是什么?

  大汉在市井中厮混,泰城有名有姓的公子王孙他哪个不认识?看勿乞的模样,他是外地的豪富公子,应该是第一次来泰城,就直接往青楼跑,这样败家子,阿呸!大汉在心里盘算,如果他有这样的孩子,早就亲手丢水缸里闷死算逑!

  勿乞跳下马车,随手给大汉怀里丢了几块一斤重的金锭。他回头龇牙咧嘴的向那大汉笑道:“你信不信,杀人救人的仙师,就是大爷我!哈哈!”摇头大笑了一声,勿乞突然一步迈出,一步滑出了十几丈远,宛如一溜儿青烟一样冲进了藏剑阁大门。

  大汉呆滞的看着勿乞的背影,眼珠都快从眼眶里跳了出来。他沉默了一阵,突然挥起马鞭子狠狠的抽在了拉车的马背上。他低声咕哝道:“见鬼,不信。你就是一个练了几天武功的败家子,哎,想要糊弄老子当你是神仙?阿呸,神仙有你这样的么?满口银词滥调,神仙?阿呸!”

  勿乞从戒指里掏出了一柄折扇,一路挥动着扇子,摇摇摆摆的进了藏剑阁。

  这藏剑阁不愧是泰城最大最热闹的青楼,首先一个门口的门楼子就是高大气派、金碧辉煌得紧。勿乞宛如行云流水一样一步滑进了门楼子,配合上他身上的衣着打扮,以及腰间悬挂的两块价值百万金以上的灵玉制成的玉佩,门楼子里等候着的一群龟公眼睛一亮,纷纷大叫着‘贵客临门’,手忙脚乱的就迎了上来。

  勿乞大咧咧的一挥手,数十块沉甸甸的金锭随意的洒了出去。他大笑道:“乖孙子们,好好伺候着,大爷我来,是求开心的!现弄一桌上好的席面,马马虎虎配上十六个看碟,十六个果盘,十六个冷菜,十六个热菜,再加上十六色上好的美酒,唔,小娘儿先不要用,晚上再热火着。啧,大爷我心情好哪,见人有赏!”

  果然是见人有赏,勿乞在一群龟公的簇拥下大步走进了藏剑阁,一路上过去,不管是正在扫地的夫役,还是端茶送水的小丫头子,包括几个倒马桶的下等杂役,见面就是一锭重一斤的黄金丢了过去。

  一时间金光闪烁,勿乞身边的那些龟公都乐得牙齿裂开了缝儿。豪客,前所未有的豪客,专门能败家子的豪客!这样的豪客,一定要好好伺候着!哪怕勿乞口口声声叫骂他们乖孙子,这孙子也得好好伺候应着不是?有钱,有很多很多的钱,这就足够了!

  勿乞是从腰间一个储物袋中掏出这么多的金锭的,这些龟公的眼睛贼亮,能使用储物袋,起码就是先天修为。能买得起储物袋,不是修仙的修士,也是某些大家豪族的嫡系传人。这样的豪客登门,不好好的伺候,简直对不起生养他们的爹娘——这样的豪客,一定要好好的剐一层肉下来!

  前呼后拥的勿乞一路走进藏剑阁,来到了藏剑阁正中的主楼,顺着镶金嵌玉的台阶,一路上到了主楼的四楼。藏剑阁的主楼,正中是一个高达六层的天井,四周一圈都是游廊,后面是一个个精巧的小厢房。从一楼到六楼,楼层越高,厢房的数量就越少,厢房的面积就越大,伺候的丫鬟侍女的容貌也就越发的娇俏可爱。

  勿乞一路洒了两三百斤黄金出去,也只是被送到了主楼的四楼正南的一个包厢里坐下。勿乞不由得一咧嘴,这要上到主楼的六楼,得糟践多少钱?又得有多么奢遮的身份才行?

  坐进了包房里,足以摆下七八桌酒宴的包房内陈设华丽,所有的器具都是精致的锦缎、细瓷,上面的花纹图案极尽华美秀雅,丝毫不带青楼的浮华银荡气息。包房内伺候的几个侍女,更是个个清秀绝伦,面带一股子浓浓的书卷气,不是那种庸俗的青楼女子可比。

  勿乞暗自点了点头,神识向四周一扫,顿时将整个主楼全部笼罩在内。

  除了顶楼,也就是第六楼寥寥几个包房有着在勿乞看来惨不忍睹的禁制防护,可以防止外人窃听外,整个藏剑阁上下,在勿乞的神识内是一览无遗,楼上楼下数百个包房内,超过两千个正在用餐的食客的交谈,同时被勿乞听得清清楚楚。

  歪歪扭扭的躺在包房中一张贵妃椅上,勿乞歪着身子,眯着眼睛享受着两个侍女温柔的推拿按摩,看着进进出出的侍女流水价送上酒菜佳肴。超过两千人同时在叽叽喳喳的交谈,换了寻常人,根本无法弄清这里面有多少有价值的言辞,但是对勿乞而言,借助天雷之力元神都已经成型的勿乞,可以同时窃听超过十万人的交谈,而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有价值的词句。

  能进出藏剑阁的客人,非富即贵,在泰城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或者是外地来的过江强龙。一群男人凑在一起,有美人悦目,有美酒宽心,嘴皮子一宽松,各种稀奇古怪的言行也都冒了出来。

  其中就包括泰城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比如说八大王的府邸上多了几个贵客,八大王为了招待他们,正在努力的搜刮民间的绝色少女。比如说六大王身边突然多了几个绝美的侍妾,个个都是倾国倾城风流无限的极品。还比如说,宫里的某位主管公公突然长出了胡须……

  宫里的主管公公长出胡须,这是好几个包房的客人当做笑话在说,没人相信这话的真实姓,就连说这笑话的人自己都不相信这话。但是勿乞信,公公长出胡须?不就是下面那一挂东西重生了出来?哎,这让太监重生出那玩意的本领,还真不是不可能的。

  冷笑了几声,勿乞站起身来,一边偷听这些人的话,一边从酒桌上拎起一个酒壶,走到了包房外游廊上,一边打量主楼的风景,一边对着酒壶一口口的喝着美酒。

  猛不丁的,他就看到下方天井正中,一座高台上,一字儿放开了五个材质不同的车轮。

  金、银、铁、石、木,五个直径三尺的车轮搁在那高台上,是那样的刺眼。勿乞呆了呆,突然笑了起来,他拉着身后一个侍女,指着那些车轮笑道:“莫非藏剑阁还做马车生意?”

  那侍女脆生生的一笑,向勿乞飞了个媚眼,这才解释道:“客官说笑呢!这车轮,嘻嘻!”

  妩媚一笑,这侍女才红着脸解释道:“这是一位贵客让我们东家放在这里的一个乐子。只要哪位客人,能够用自己的那个物事,用车轮套着旋转,就能得到天大的好处呢!”

  用那个物事套着车轮旋转?就能得到天大的好处?

  勿乞笑了,嫪毐老先生,你也跑来这里兴风作浪了?再结合那几条熟悉的妖气,呵呵!

  勿乞连连摇头,将酒壶中的美酒一饮而尽。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