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三百零七章 三王聚首(第一更)

第三百零七章 三王聚首(第一更)

  粉色的灯光让人心中舒适,若有若无的熏香,令得人的骨头都快酥掉。在一众侍女的温言软笑下,勿乞和她们嘻嘻哈哈的斗着乐子,上好的酒席被糟践得不成样子,他也不知不觉的喝下去了好几坛美酒。

  青楼的美酒向来如此,香洌浓郁,却不会有太高的度数。这也是应有之理,若是客人们都喝醉了,那晚上还怎么成就好事?青楼的美酒,只是助兴的玩意,就和青楼的姑娘一样,温柔甜美香气浓郁,却当不得真的。

  喝了几坛美酒,勿乞也不逼出酒气,就半醉半醒的坐在包房中,和一众侍女嘻嘻哈哈的说笑。说到高兴处,勿乞就胡编乱造一通自己莫须有的老爹是多么的豪富,拥有多少车马行多少商行之类的消息,然后给这些侍女大把大把的发赏金。黄金锭也不知道丢了多少,后来勿乞就开始给她们丢珍珠、宝石和美玉。

  藏剑阁的主事人倒也光棍得很。当勿乞丢出去的黄金和珠宝达到大概价值五万金的数额时,几个生得比勿乞身边的侍女又要美上几分的少女飘然进了包房,盛情邀请勿乞到了五楼的一间陈设越发华美,面积也比下方的包房大了一倍的厢房内。

  这里已经备好了另外一席上好的酒菜,无论是酒菜的材料还是刀功、火候,都比下方的酒席又要强了一截。不仅如此,这里伺候的侍女,也都是达到了半个祸水的级别,放在外面,也是足以倾倒半座城池的妖娆。在屋子一侧的轻纱帷幕后面,还有几个线条柔美的女子坐在后面,细细的吹奏着丝竹乐器,包房内回荡着若有若无轻柔的乐音,一如春夜女子低低的呻吟。

  可惜这藏剑阁精心设计的温柔阵仗,在勿乞这里就变了味道。

  一听到那若有若无的春情浓郁的乐曲,勿乞就本能的想到了蒙家堡、春夜中,熊青兄弟一伙野熊精声嘶力竭的和那些大母熊袒露搏杀的场面。无数毛茸茸黑漆漆的**在勿乞面前骤然显现,勿乞激灵灵一个寒战,酒意顿时醒了大半。他摇摇头,随手抓住一大把珍珠、翡翠珠儿之类的珍宝丢给了身边一个侍女,长叹道:“来,陪大爷我划拳取乐子。”

  藏剑阁的侍女都受过精心训练,琴棋书画样样来得,但是这种江湖豪客才擅长的划拳技术,对她们而言可就难到了极点。十几个妖娆娇美的侍女,被勿乞一通乱拳放翻,每个人都被灌下了一坛子美酒后,翻着白眼倒在了地毯上。勿乞发出恶劣的笑声,干脆一只脚踩在了软凳上,哼着小调自酌自饮,说不出的悠闲自在。

  后面又有一群侍女赶来,七手八脚的把那些被灌倒的侍女扶起,可是勿乞一声令下,这些侍女没奈何,只能将被灌倒的侍女一字儿排开,在包房的地毯上排成了一排,看上去煞是壮观。

  勿乞‘呵呵’大笑,一边看看那些面色诡异的站在身边伺候的侍女,一边看看地上酒气冲天睡成一排的绝色,一边自酌自饮,其中乐趣,也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一通胡闹,外面天色早就昏暗了下来。越来越多的客人涌入了藏剑阁,更多花枝招展的大姑娘涌入了包房陪客。在美色和美酒的陶醉下,越来越多靠谱不靠谱的风言风语也就从那些客人嘴里冒了出来,其中就包括了今天中午八大王府上甲士被人当街诛杀的事情。

  据说八大王听到自家心腹甲士被人诛杀一事后,怒气冲冲的亲自领着大队人马冲去了胡大爷家里报复,结果刚进门没多久,八大王就面如死灰的退了出来,一声不吭灰溜溜的逃回了府中。

  勿乞静静的窃听着这些有的没的风言风语,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容。

  步伐声响起,大队身穿紫红色锦袍的彪形大汉顺着楼梯走了上来,在四处游廊上布上了密集的岗哨。随后几个气度不凡的男子缓步走了上来,一直顺着楼梯走上了勿乞楼上的最高一层最大的那间正北方的包房。从勿乞的这个方位,正好能看到那个包房门前一个特别宽大的露台。

  藏剑阁内一时间变得静悄悄的。有认出那几个男子的客人在低声的咕哝着什么。勿乞也就听出了,那几个男子中,气度最是不凡的男子,就是古泰皇朝的三大王,他主管了古泰皇朝的军部军令这一块大权,在军中的根基根深蒂固,古泰皇朝四方边军,有一半向他效忠。

  在几个王爷中,只有统辖了古泰皇朝泰城以及周边几座城池驻军的八大王,才有足够的军力和三大王对抗。这两位也是冲突得最激烈的两位王爷,据说在泰城东北边的一座城池郊外,曾经有人见到两只同样打着古泰皇朝旗帜的大军交战厮杀,战况惨烈无比,死伤人数数以千计,据说就是这两位王爷的心腹军队在交手。

  三大王是一个面容苍白,面孔瘦削的中年人。他看似柔弱无神,宛如一个文生士子,只有勿乞才能看到他体表隐隐飘荡的丝丝白气。这是白云仙门弟子特有的征兆,真元云化,幻化出祥云雾霭盘旋四周,修为越深厚的人,体外的云霞就越发的醒目。像江云老祖,天仙级的修为,身边的云雾已经隐隐和天地相合,所在之处,就是一片汪洋云海。

  而刚刚伴随着三大王身边走上来的那几个人当中,有两位勿乞是比较眼熟的。如果勿乞没记错的话,他曾经在大赵的君臣当中见过这两个人。他们不是人,而是妖修,和熊万灵他们一样,也是大赵国礼聘的国师,元神修为的妖修。但是他们具体叫什么,是什么修为,勿乞就有点记不清了。

  不多时,又是一队锦袍大汉涌了上来,他们熟门熟路的来到三大王的随行护卫身边,和这些护卫肩并肩的,扼守住了上下楼的各处要害之地。前后两拨锦袍大汉,显然很是有点不对路,他们肩并肩的站在一起,肩膀相互撞击用力,一时间藏剑阁内尽是**相互撞击的‘啪啪’声响,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这里起码有上百对男女正在肉搏。

  紧接着,又是几个气度不凡的男子走了上来。勿乞的眼睛骤然一亮,这几个人中,可就有他的老熟人,大楚的项他、项庄,赫然在这些人中。从四周客人的窃窃私语中可以听到,这些人当中领头的,就是古泰皇朝的八大王,和他并肩行走的那个身躯雄壮,气宇非凡的大汉,不是项羽是谁?

  看到项羽,勿乞本能的缩了缩脖子,这个凶神可不好对付。若是他发现自己在这里,怕是会直接拔剑冲杀上来吧?小心翼翼的摸了摸黑龙灵戒,将几件随身的法宝都准备妥当了,又将江云老祖赏赐的灵符放在了最顺手的地方,勿乞这才松了一口气,安心的坐在了包厢里看热闹。

  不多时,又是一群护卫冲了上来,他们同样扼守住了藏剑阁主楼四周的要害之处。于是藏剑阁内**撞击的‘啪啪’声越发的响亮,三方侍卫相互运暗劲撞击对方,差一点就要拔出刀枪火并。

  这一次上了六楼的,是古泰皇朝的六大王,跟在他身边的,有一个风情万千的女子,勿乞认得她——**宫主苏媚儿。搂着苏媚儿的腰肢,并肩和六大王一起上楼的,不是嫪毐这妖人又是谁?

  轻叹了一口气,勿乞摇了摇头。苏媚儿和嫪毐果然是勾结在了一起,也对,歼夫银妇,**,他们两个不凑合成一对儿才怪了。他们二人的功法,简直就是天作之合,他们理应是一对儿。

  只是苏媚儿夺了嬴政的元气,这时候已经无限逼近天仙境界。一旦苏媚儿飞升成仙,嫪毐的这座靠山,可就更加的牢固,嫪毐这人,属于那种得意就猖狂的货色,一旦苏媚儿飞升成仙,嫪毐可就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说道飞升,勿乞突然眉头一皱,大是不解的摇了摇头——白云仙门和清净离垢门有十二位元神巅峰的门人渡过了雷劫,已经成就了天仙正果,这件事情六国君臣不知道,勿乞却是清楚的。但是这十二位新晋的天仙,怎么没有飞升呢?但是他们怎么飞升?飞升去什么地方?江云老祖他们,也是天仙呀!

  沉吟片刻,勿乞摇头道:“其中定有玄虚,曰后自然有分解!”

  他不怀好意的看着苏媚儿,若是苏媚儿渡过雷劫后,一不小心飞离此处,然后许久回不来,嫪毐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损兵,赔大发了么?

  正在这里恶意的祝福嫪毐鸡飞蛋打,那六大王也已经在六楼一个包厢落座。

  整个藏剑阁主楼鸦雀无声,从一楼到六楼的众多客人,没一个敢吭声的。最近闹得古泰皇朝沸沸扬扬的八位王爷中,有三位同时出现在藏剑阁,这一个不小心,就是倾家灭族之祸。

  大队藏剑阁的侍女宛如穿花蝴蝶一样在游廊中奔走,各色山珍海味珍奇美酒流水一样送入了三间包房。

  猛不丁的,八大王所在的那个包房中,一个沙哑低沉宛如金铁撞击的声音响起:“两位王兄今曰来此,不知有何贵干?莫非也要和本王争夺这次拍卖的美人不成?”

  三大王包房内,一个软绵绵带着几分阴柔气息的声音响起:“两位随意,本王只是来看看热闹。”

  六大王包房内,一个不阴不阳听了让人挺难受的声音传来:“老八,哥哥我也看上了那位紫家小姐。这种绝色才女,大家谁不想要?价高者得,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八大王冷笑一声,正要开口,三大王软绵绵阴柔无比的声音再次传来:“两位听好,这里是大哥的地盘,有大哥定下来的规矩。我们给大哥几分面子,就按照规矩来,价高者得,那紫家小姐,不仅两位能出手,其他人只要看上的,也能出价呀!”

  六大王、八大王不再吭声。三大王‘嗤嗤’一笑,淡然说道:“诸位,按照大哥的规矩,进了藏剑阁,大家都是身份相当的客人,大家尽情欢乐,且等待今夜的盛事罢!前礼部天官的独生爱女沦入风尘被拍卖,紫家小姐可是我古泰皇朝有名的才女,哪位身家丰厚的,只管带她回家,本王联手大哥保证,事后无人能报复你们。”

  随着三大王一言,藏剑阁内顿时一阵轰动,叫好声、划拳声再次响起,差点掀飞了屋顶。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