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三百零八章 嫪毐收徒

第三百零八章 嫪毐收徒

  藏剑阁内鼓乐滔天,数千客人尽情欢饮。勿乞斜靠在软凳上,神识轻轻巧巧的穿透了楼上几间包房外低劣的禁制,偷听包房内的谈话。只可惜包房内也是一阵的莺声燕语,三位王爷连同他们身边的人都没有说什么正经的东西,勿乞听了一会,觉得很没意思,摇摇头将神识收了回来。

  长宽百丈的巨型天井,正中平台上,有一队杂耍艺人开始表演各种稀奇古怪的杂耍节目。勿乞拎着一坛酒出了包房,站在游廊上,居高临下的俯瞰这些杂耍艺人的表演。各种手抛火球、抛软绳索、耍飞刀之类的玩意层出不穷,勿乞也看的是津津有味不断叫好。

  四周游廊上,也有客人搂着花花绿绿的美貌女子在那里欣赏演出,饮酒作乐。看到好处时,那些客人纷纷丢出大量金光闪闪的金片和银光闪烁的银钱,高台上的那些艺人越发卖力的表演各种惊险刺激的把戏,高台上火光四射、烟雾缭绕,简直有如妖魔出世煞是精彩。

  勿乞也呵呵大笑着,掏出了几块金锭丢了下去。他人身处五楼,本来地势就高,沉甸甸的金块丢下去,砸在一楼天井的石板上‘咚咚’作响,吓得那些拎着笸箩捡拾银钱的仆役抱头鼠窜。四周都有人用诧异的目光看了过来,勿乞尴尬的‘呵呵’傻笑了几声,眼角余光朝六楼那三间包房看了一眼,心中暗自下了决定。

  不管这几位王爷是好是好,只要是和六国中人有勾结的,一个都不能让他们成为古泰皇朝的皇帝。这个皇帝,必须是他勿乞看上眼的,而他看上眼的前提就是——这个皇帝只能忠于他勿乞!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勿乞咕哝了一声,摇摇头,掏出一大把红蓝宝石,随手丢了下去。这些东西在万仙星东海之下车载斗量,好些海底峡谷都被这种宝石原矿填满,勿乞实在来得容易,也没把这玩意当做钱看待。修道之人,只看重灵石、灵丹和各色法宝,金银俗物,根本不当回事。

  一大把红蓝宝石带着熠熠光辉洒了下去,顿时四周更多异样的目光投了过来。勿乞嘻嘻哈哈的笑着,摆出了一副合格的纨绔败家子的嘴脸,搂着身边的侍女一通乱抓乱摸,一对贼兮兮的眼睛四处乱扫。

  那些人看了勿乞一阵,发现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败家子,顿时也不以为意的挪向了他方。只有六楼三个包房内,好几道审视的目光盯着勿乞打量了好一阵子,这才缓缓挪开。

  嬉闹了一阵,那些杂耍艺人气喘吁吁的走下台去。随后一个身穿淡青色宫裙,雍容华贵宛如禁宫后妃的美貌妇人缓缓上了高台,温柔款款的向四周依次行礼致意。这妇人笑着向四周扫了一眼,目光如水,居然一个不拉的和所有人都对了一眼,让人都感觉到——这个美人儿在专门看我了!

  勿乞暗自点头,这也是门好功夫,不会得罪任何一个客人,反而让所有客人都觉得自己受到了重视,这门功夫的难度,不亚于修士中的一些**魔眼之类的魔功妙法。

  轻轻一声笑,这美妇人柔声道:“诸位客官,青娘在此有礼了。”扭动着纤长的腰肢在高台上行走了几步,青娘指着台上放着的五个直径三尺的车轮笑道:“各位也都看到了,说我们藏剑阁在这里放五个车轮作甚?青娘这里可有话说,这五个车轮,若是哪位客人能用阳物穿起它转动的,都有天大的好处呢!”

  青娘缓声说道:“这是一位贵客立下的规矩,我们藏剑阁的东家觉得有趣,就依法设置了。能够穿起木车轮转动的客人,以后来我们藏剑阁一应开销,都是八折哩,更能点名让我们藏剑阁的红姑娘相陪,这可是多少客人想有而没有的待遇。”

  藏剑阁内众多宾客同时倒抽了一口冷气,然后就有人笑骂起来。用那玩意顶着一个车轮旋转,哪怕是木车轮,那也有上百斤的分量,这寻常人一不小心,岂不是那玩意都要被拉扯断么?

  青娘‘嘻嘻’笑着,在无数人的起哄声中将石质车轮的好处也说了出来,一旦能顶起石质车轮旋转,就能在藏剑阁享受七折的待遇,而且还能去藏剑阁后园消费,享受最最风流无边的温柔阵仗。

  能够顶起铁轮的客人,就能享受五折的待遇,而且能直接到藏剑阁后园的藏剑雅阁,和藏剑阁最有名的十位金牌姑娘做尽宵之欢。

  能顶起银轮和金轮的客人,除了前面的所有好处,还能得到那个贵客额外提供的天大好处。

  藏剑阁内众多客人顿时集体收声,一个个暗自低头思忖起来。藏剑阁背后的东家,泰城的人都知道是大王爷府中的某位主管。说白了,藏剑阁就是大王爷的生意,只是堂堂一个王爷开设青楼,名声不好听,所以挂在了某个王府主管的名下。

  能够被藏剑阁背后的东家称之为贵客的客人,那就是实实在在的贵人。他额外提供的好处?是什么?直接封侯拜相或者其他的好处?都有可能,一切都有可能!大王爷的贵客,他许诺的好处,岂是非同小可的?

  勿乞居高临下俯瞰下方逐层游廊上人心涌动的宾客,不由得摇头冷笑。

  猛不丁的,从一个包房前传来了一阵哄堂大笑。一个身高马大,内力大概有四十年境修为的彪形大汉纵身从游廊上直接蹦到了高台上,他一边宽衣解带一边狂笑道:“大爷们来这里消遣,就是求一个乐子!嘿,露出家伙让大家看看,也不是什么丑事。哎,大爷我能顶起这轮子,证明大爷我天赋异禀,以后姑娘们见了大爷,还不得刮目相看么?”

  那青娘用袖子掩住了小嘴,‘嗤嗤’的柔声笑道:“这位大爷说得是,大爷您只要能随意顶起一个轮子,那就是风流场上绝对的勇士豪杰,以后青娘的女儿们,还不爱死了大爷您?这可是扬名立万的好勾当,大爷一定要努力,多顶起几个轮子才是!”

  勿乞深吸了一口气,还真有人跳上去玩这勾当?对修士而言,这种事情算不得什么,修士的肉身曰夜受灵气淬炼,早就超出常人许多。但是对普通人而言,用那玩意转车轮,难度太大,太大!勿乞神识扫过那五个车轮,发现这些车轮都是特制的货色,最轻的那个木车轮,也有三百斤的分量!最重的那个金轮,更是重达三千六百斤!

  这彪形大汉当着数千客人和姑娘的面,雄赳赳气昂昂的脱下了下身衣裳,用力鼓起真气,催动下身,然后一把拎起了那三尺木轮,套在了自己的下身,用力一拨,顿时车轮缓缓旋转起来。

  四周无数客人、姑娘齐声叫好,纷纷故障不迭。

  勿乞看到嫪毐和苏媚儿走出了包房,正在游廊上审视这大汉。嫪毐的目光专一而专注,宛如正在做学问的老学究,正比比划划的向身边的苏媚儿评点这大汉的下身的色泽、体积、长度、青筋的纹路等等。无数专业姓的词语从嫪毐嘴里冒出来,勿乞听得叹为观止。

  这大汉在嫪毐的评点中,只是九品阳物中最下品的独头龙,算不得什么好东西,但是比之常人,也算是不错的好宝贝。他能顶起三百斤的木车轮,更重要的是他有四十年的内力修为,否则他想要转动车轮,也还是比较困难的。

  果然,这大汉在后面尝试重达六百斤的石车轮时彻底失败,差点没把他自己下身弄得撕裂伤。狼狈的捂着下身,这大汉在众多客人的啧啧赞叹声中,嘻嘻哈哈的讪笑着回到了自己一众朋友所在的包房。

  随后,陆续又有数十名自以为天赋不凡的客人纷纷上台,结果有的成功顶起了木轮,有的则是连木轮都无法顶起。那些顶起木轮的客人都得到了四周一切人的鼓掌欢呼,那些木轮都无法顶起的客人,则被无数人当场嘲笑,一个个掩面冲出了藏剑阁。

  风流场上的人,哪个经得住外人在这方面的嘲笑?

  天井内的气氛达到了顶点,当一个俊俏的白面书生顺利的顶起了石轮快速旋转时,在场的所有人都兴奋的鼓掌欢呼,就连勿乞都嘻嘻哈哈的笑骂了起来:“简直就是一头牲口,这货看起来白白净净的是个小白脸,想不到还真是一头驴子的好行货!”

  当这个白面书生走下高台时,好几个藏剑阁的红姑娘带着一溜儿香风迎了上去,七手八脚的拉着他去到了四楼的一间包房。这书生的成功,让现场的气氛达到了沸腾的地步,更多的风流老手上场尝试,结果大多数人都是铩羽而归,能顶起木轮的都没有几个。

  在众多客人、姑娘的大叫大笑声中,一个身穿杂役服色,生得身躯高大,但是面容丑陋的青衣小厮小心翼翼的走上了高台。四周顿时一阵死寂,高台上的青娘看着那青衣小厮厉声骂道:“你这找死的泼货疯子,谁让你上来的?”

  那青衣小厮吓得向后倒退了几步,他死死的盯了一眼青娘高耸的胸部,哆哆嗦嗦的说道:“小,小的,试试……试试……”带着一丝说不出的疯狂之色,这青衣小厮咬牙道:“小的,想试试,若是成了,那位贵客也要给小的好处不是?”

  勿乞皱起了眉头,这青衣小厮的面容丑陋不提,眉目中的那一缕疯狂之气,更是让人心中不喜。

  青娘正要呵斥那小厮,猛不丁的嫪毐厉声喝道:“让他试!小子,你能顶起金轮,本王收你为徒!”

  四周一阵死寂,大家都认出了嫪毐是随着六王爷一起进来,和六大王肩并肩行走的贵人。他开口发话了,那青娘毕恭毕敬的退到了一旁。青衣小厮咬着牙,解下了自己的腰带,露出了一团累赘大物。

  嫪毐眉头一挑,大笑起来:“九龙抱玉茎,妙哉,想不到天下居然还有和本王一样的好宝物!”

  勿乞抬起头看了嫪毐一眼,轻轻的摇了摇头。这老妖人,还真会在这里找到一个徒弟不成?

  那小厮却已经大吼一声,勉力将那金轮抬了起来,然后套在了自己的下身上,用力的旋转金轮,让金轮缓缓转动起来。这小厮没有修炼一点儿内力功法,完全就是一身天生的神力,加上一条天赋异禀的好物件,让他完成了众多武者都无法达成的奇迹。

  勿乞看得嘴角一阵抽搐,这小厮,果然厉害到了极点。

  嫪毐放声欢笑,他看着那小厮大笑道:“你叫什么名字?以后,你就是本王唯一的亲传门人!”

  那小厮哆嗦着将金轮放在了高台上,就在高台上跪倒磕头:“小的姓血,从小无名,因为打架不要命,他们都叫小的疯子!”

  血疯子,勿乞若有所思的看了这小厮一眼,然后抬头看了一眼嫪毐。

  勿乞指头曲起,就要一指射杀血疯子。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