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三百一十章 临危援手

第三百一十章 临危援手

  “紫千妍!”那男子手持利剑冲上高台,一脚踢飞了青娘,一剑斩下了几个悍妇狰狞的头颅,一把搂住了紫千妍的腰肢。他对着面色苍白的紫千妍厉声喝道:“我说过,这辈子,我和你,要死,就死在一起!”

  紫千妍的身体一阵摇晃,她突然清清冷冷的笑了起来:“李逸风,你这蠢货!你死得容易,你家怎办?”

  浑身是血的李逸风呆了呆,他双眼一阵发直,宛如发狂的狮子一样疯狂的摇着头,大声嚎叫道:“管不了这么多了!你死,我和你死一起!他们要伤害你,就踏着我的身体过去!”

  六楼四间包房内,项羽等人一起走了出来,恰恰占据了游廊上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的露台。三大王身边的两个大赵国妖修面色冷淡的看着这一对痴男怨女,没什么反应,妖修的审美观点一向和人类修士不同,除了极少数极品妖修,其他妖修对女色并无爱好。

  项羽、嫪毐、田单则是目光炯炯的相互瞪了一眼,然后嫪毐狞笑道:“踏着你的身体过去?嘿,这有何难!血疯子,给为师宰了那小子,那紫千妍,就是为师让你调教的第一个炉鼎!来,给为师杀了这小白脸!”嫪毐身上突然有一道粉红色雾气腾空而起,他右手重重的打在了血疯子的后心,一道浓厚的粉红色气劲冲进了血疯子身体,当即破开他体内所有经脉关窍。

  ‘喀喀喀’一连串经脉气穴的轰鸣声中,血疯子的身体骤然膨胀了一圈,他被嫪毐以绝**力,从一个不懂一点儿内功修为的寻常年轻人,骤然变成了一个后天巅峰,只差一步就能踏进先天境界的绝世武者。嫪毐一把抓起血疯子向下方一丢,厉声喝道:“去,杀了那小白脸,这女子,任你银辱!”

  血疯子只觉浑身充满了无穷无尽的力量,灼热的气劲在他周身流荡,淡淡的粉色气息从他毛孔内散发开,宛如一尊降世的魔神,血疯子带着嗷嗷怪叫声从六楼露台直扑而下。因为嫪毐输入的气劲来自巨阳**的关系,血疯子下身阳物暴起,绷紧的青布长裤‘哧啦’一声被撑开了一个极大的窟窿。

  “小……小子!你死定了!”死死的盯着紫千妍那张清丽脱俗的面容,血疯子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他重重的落在了高台上,一拳朝李逸风当面轰了过去。一声拳啸声破空传来,血疯子一拳击出,他的拳头上突然冒出了一溜儿淡粉色火焰,宛如一颗流星激射而过。

  李逸风横剑一挡,‘当啷’一声,长剑被毫无章法可言的血疯子一拳打成粉碎,拳头重重的砸在了李逸风的胸口,一片骨折声传来,李逸风的肋骨起码被打断了十几根。张口就是一条血箭喷在了紫千妍身上,李逸风痛呼着被打飞了老远。

  嫪毐狞声笑道:“还以为是多厉害的人物,原来就是一个软蛋小白脸!”

  一旁的田单淡淡的笑了笑,他轻声说道:“此女甚佳,长信王,让与田单如何?”

  嫪毐斜睨了田单一眼,桀桀怪笑道:“天下美女不多,才女兼美女更少。这女子,是本王为徒儿定下的炉鼎。君上想要这女子,拿什么好处来换?”

  田单手指轻轻的敲了敲面前栏杆,淡淡的说道:“嫪毐,你真把自己当做一件东西?你,真要和我抢这女子?也不看看你是什么玩意,区区一假阉,也敢和我竞争?”田单轻轻数言,出身宗室的他那种无以形容的高贵和矜持展露无遗,将嫪毐贬低得简直一钱不值。

  嫪毐的脸色一变,他双眸骤然变得通红一片,宛如发情的公牛死死的盯住了田单。

  那两个大赵的妖修突然怪声笑了起来:“嫪毐、田单,两位何不公平一战?我们作证,最是公平不过!”

  这边闹得乱哄哄的,高台上血疯子已经迫不及待的向紫千妍一把抓了过去。他丑陋的面容扭曲,近乎疯狂的大笑起来:“你是我师尊许给我的女人。礼部天官的独生千金,这么好的女人,我在藏剑阁做了十几年苦役,还从没见到这么尊贵的女人!我要干你!”

  一把抓在了紫千妍的小腰上,血疯子迫不及待的一把搂住了面色发青的紫千妍。但是这女子果然不凡,哪怕被血疯子搂在了怀里乱亲乱摸,依旧是面色冷静如初,没有丝毫的惊慌动容。

  勿乞走出了游廊,静静的看着高台上吐血倒地的李逸风,以及被血疯子强搂在怀里的紫千妍。随手丢了一颗硕大的宝石给身边的一名王府侍卫,勿乞森森的望了那侍卫一眼,冷声问道:“这李逸风是什么来由?”

  勿乞丢出去的这颗红宝石足足有婴孩拳头大小,是摘星阁聘用的高手匠师精心打磨的毫无瑕疵的精品宝石,在蓟都能够卖出十万金以上的天价。在泰城,这样的天然宝石更是举世难见的奇珍,那护卫捏着宝石,眼睛都一阵发直。加上勿乞那一眼中运用了周天神目里一丝震慑人魂魄的魔力,这侍卫当即呆呆愣愣的回答道:“李逸风是威锋将军羽西侯之子,母亲是当今最小的公主金萱殿下。”

  眼睛骤然一亮,勿乞暗自颔首道:“原来也有皇族血脉?父亲还是手掌军权的将军?妙啊!一对可怜人儿,妙啊!乖乖听大爷的话,我成全你们这对患难夫妻,再送你个皇冠戴戴!”

  六楼露台上,项羽大声笑道:“嫪毐,田单,你们谁也不要争!某说了,这女子,某看上了!某倒是不要她,但是这种精六艺,会兵法的女子,正好许配给某族中儿郎!项庄,下手抢,抢到了,就是你的侍妾!什么狗屁竞拍的规矩,某不理会!一座金山?现在某一文钱都不出啦!”

  双眸中血色魔光大盛,项羽狠狠的朝对面的大王爷瞪了一眼。血光一闪,大王爷宛如受到雷击,当即闷哼一声向后急退了几步,嘴角已经有鲜血流下。田单震怒,他手指项羽怒吼道:“楚蛮小儿,焉敢如此无礼?”

  嫪毐唯恐天下不乱,他大声笑道:“西楚霸王,我们两国如今是盟友啊!我等联手,做了田单如何?你取他族中金银珠宝,我取他族中美貌女子,岂不是快哉?”

  项羽狂笑一声,当即大喝道:“妙啊,长信王此言深合某意!叫你那猪狗不如的徒弟滚回来,那女子,是项庄的!”周身血光激射而出,刚刚还准备守规矩参加竞标的项羽,现在完全一副强盗面孔,一门心思想要强抢紫千妍。很明显,他的魔姓发作了。

  嫪毐一愣,他还没来得及招呼血疯子,项庄已经拔出了长剑,从露台上跳了下去。他凌空一剑劈向了血疯子,大声吼道:“兀那泼贱厮,猪狗不如的东西,某的女人,是你能沾手的么?”

  剑锋上一道长有十几丈的血光喷出,血光宛如长虹,直朝血疯子脖子绞了过去。以项庄元神初期的修为,血疯子哪里可能逃出他的手?血光阴寒刺骨,内蕴的沉沉杀气宛如一座大山,当即让血疯子呼吸不得、作声不得、动弹不得,他浑身僵硬的站在高台上,绝望的看着当头劈下的血光。

  嫪毐好容易收了一个得意徒弟,而且和他一样都是天赋异禀的人儿,他怎么舍得让这徒弟被项庄杀死?他怒吼道:“项羽,你敢伤我徒儿一根头发!”嫪毐头顶大片粉红色雾气喷出,化为一道纤纤玉手凌空一把向项庄抓了过去。

  斜刺里一道雷光呼啸扑来,将嫪毐的大手炸成粉碎。嫪毐震怒回头,却是田单悍然出手阻拦。

  苏媚儿冷哼一声,她大袖一卷,一道白虹带着刺耳的破空声席卷而出,就要将血疯子和紫千妍拉回身边。可是项羽头顶大片血光冲天飞起,蚩尤旗带着烈烈风声呼啸扑下,将苏媚儿长袖所化的白虹震成了粉碎。血光覆盖了整个天井,在血光笼罩下,项庄的气焰骤然暴涨了十倍不止,剑光如龙,直劈血疯子。

  高台上,被血疯子一拳打飞的李逸风居然挣扎着站了起来,他左手捂着胸前骨折处,咬牙切齿的从袖子里掏出一柄镶金嵌玉的短小匕首,用力的投向了当空扑下的项庄。血疯子固然是要抢紫千妍,项庄又何尝不是?李逸风吐血怪叫道:“杀吧,死吧,一起死吧!紫千妍,要死,我也要比你先死!”

  勿乞将酒壶重重砸在地上,左边手腕一晃,数十片被先天戊土之气包裹,重达十万斤的龙鳞金光激射而出,重重的劈在了项庄的身上。项庄根本没提放有人偷袭他,金光一片不漏的打在他身上,打得他皮开肉绽,金光几乎都透过他的身体,将他身体打穿,带起了大片的血水和碎肉。

  项庄痛呼,遭受重创的他重重的摔倒在地,半天挣扎不起。蚩尤旗放出的血光迅速向他汇聚过去,在血光的浸润下,项庄的身体急速恢复,但是一时半会还动弹不得。

  后天地心元磁极光剑遁发动,勿乞化为一道黑光冲到了高台上,一把抓住了紫千妍和李逸风,身形一扭,已经化为一道黄气迅速遁入地下。

  项羽、嫪毐等人正在施展神通相互纠缠,哪里来得及阻止勿乞?

  大赵的两位妖修倒是看清了勿乞的动作,但是他们看了看正在厮杀的项羽一行人,哪里有阻拦勿乞的兴趣?眼看勿乞顺利的遁入地下,项羽、嫪毐、苏媚儿、田单四人面面相觑,做声不得。

  项羽怒吼一声,他身后蚩尤旗突然化为一条血河翻滚冲出,冲进地下,直追勿乞而来。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