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三百一十一章 荒山故人(求推荐,第二更)

第三百一十一章 荒山故人(求推荐,第二更)

  月朗星稀,荒山之中,四下长草浮动,荒寂无人。

  先天戊土灵遁玄妙无方,并没有留下丝毫蛛丝马迹。蚩尤旗在背后追了勿乞十几里路,就丢失了他的气息,只能化为一片血海在地下乱窜,却再也无法追踪上来。

  勿乞拎着李逸风和紫千妍从地下钻了出来,随手将两人往地上一丢。紫千妍还好,只是被摔了一下,李逸风则是闷哼一声,断骨擦伤了内脏,他嘴一张又是一口血吐了出来。紫千妍轻呼一声,挣扎着扑到了李逸风身边,用袖子仔仔细细的擦拭着李逸风满是血迹的脸庞,柔声问道:“逸风,你可安好?”

  李逸风抬起眼睛,朝勿乞看了一眼。

  紫千妍急忙站起身来,颤巍巍的向勿乞跪倒在地磕头谢道:“难女紫千妍,叩谢仙师大恩大德。难女斗胆,还请仙师施展法力,救回逸风,此恩此德今生无以回报,难女下辈子……”

  勿乞急忙打断了紫千妍的话:“别,不要说什么下辈子做牲口做奴隶报答的话!我不缺奴隶,也不缺坐骑,我现在就缺几个帮我办事的人!救人,很简单!”掏出一丸白云仙门秘制的治伤灵丹,勿乞偷偷的灌注了一丝先天青木灵气在灵丹中递给了紫千妍。

  深深叩拜谢过了勿乞,紫千妍接过灵丹,小心翼翼的喂给了李逸风。

  灵丹本来就是白云仙门秘制的强力疗伤药,效力很是强大,加上勿乞注入的一丝先天青木灵气蕴藏极强的先天生命气息,灵丹一入腹就化为一道清流四处流转,李逸风浑身喷散出淡淡的清香,一团肉眼可见的青气裹住了他身体。他塌陷的胸口逐渐恢复原样,破裂的骨骼、肌肉自动的对准愈合,李逸风伤口发痒,不由得哼哼了几声。

  短短半刻钟的功夫,李逸风就变得生龙活虎,比闯入藏剑阁时还要精神了几分。他也急忙跪倒在地,向勿乞叩拜道:“晚辈李逸风,叩谢仙师大恩大德。若非仙师慈悲,怕是……”说到动情处,李逸风已经忍不住的抽泣起来,他抬头看着紫千妍,泪水朦胧,弄得他一张脸花花斑斑的好不难看。

  紫千妍也跪倒在地,随着李逸风一起叩拜,看到李逸风如此动情,一直表现的冷静无比的紫千妍也不由得眼圈一红。但是她的自控力显然比李逸风高出了何止百倍,她依旧是一颗眼泪都没滴下,只是不断的向勿乞磕头不已。

  好一对儿痴男怨女,这女子坚强得好似男人,这男人却多情得好似女人。勿乞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这紫千妍果然是一个绝妙女子。只可惜他原本想要将紫千妍弄回万仙星送给卢乘风或者其他的几位兄弟的,这下看来,又没戏了。这一对儿,分明是郎情妾意已经有了那等意思,他何必插一手?

  轻咳一声,勿乞袖子一动,一道无形的柔和力量将两人扶起。神识向李逸风和紫千妍的身体一探,勿乞惊讶的发现,这一对儿男女,居然都有着不俗的修炼禀赋,虽然不如白云仙门内的那些精挑细选的内门弟子那样的天才根基,但是如果用足够数量的灵石和灵药去不惜代价的培养,他们还是有希望突破到元神境界。

  沉吟片刻,勿乞颔首笑道:“李逸风不许说话,哭哭啼啼的,还算什么大老爷们?紫千妍,我看你们两口子,以后也是你当家做主的,有话我就只管问你!”

  李逸风被勿乞弄了个大红脸,他低着头,急忙揉干了眼泪,不敢吭声废话。紫千妍则是大大方方的向勿乞深深一礼,轻声说道:“仙师只管问,只要是难女知道的,定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勿乞颔首,他冷声道:“你满门被杀的前因后果,到底为何?”

  紫千妍干脆的说道:“难女父亲不懂左右迎合之道,又不听难女之劝,同时恶了八位王爷,故而被扣了谋反的罪名,已经在半月之前被满门抄斩。难女因为颇有几分姿色,好些王公大臣对难女有窥觑之心,故而被送入官记坊,后来被大王爷动用职权送去了藏剑阁。”

  缓缓点头,勿乞问道:“你不伤心?”

  紫千妍再次跪倒在地,向勿乞磕头道:“身为人女,满门被灭,怎能不伤心?只是伤心有何用?若难女不死,就一心一意复仇则可,却是没伤心的力气和时间。”

  “好!”勿乞拊掌笑道:“好一个叮当作响的奇女子。”

  伸手扶起紫千妍,勿乞朝李逸风指了指,笑道:“至于你……晒,我何必问你?你那点勾当,还用问么?不自量力的公子哥,为了女人不惜一条小命冒险闯入龙潭虎穴,自以为能惊天地泣鬼神感动苍天救助,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实力什么身份,就这么冒冒失失闯了去!”

  李逸风双眼一翻,望着勿乞说道:“仙师救了逸风,难道不是苍天被感动,故而降下了仙师救逸风和千妍于水火之中?”李逸风向勿乞跪倒,无比虔诚的磕头道:“这是苍天有灵,不愿让千妍遭逢那等屈辱!”

  勿乞默然,和这一根筋的小子,他还真无言以对。摇摇头,勿乞手指微动,将金角和银角释放了出来。两兄弟的肚皮撑得好似一个圆球,嘴角和挂着几根白惨惨的骨头,正脑袋靠脑袋的在一起打着呼噜。被勿乞从育灵指环中丢出来,两兄弟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带着一副人畜无害的慵懒笑容,向勿乞点了点头,然后又陷入了沉睡。

  李逸风和紫千妍呆住了,他们怔怔的看着一金一银两条大蟒,他们头生龙角,腹下有双爪,这分明是传说中的蛟龙啊。只是这两条蛟龙看上去更像是两个皮球,一点都没有传说中的蛟龙那样的矫健灵动、神异强大。

  看着李逸风和紫千妍呆滞的表情,勿乞皱眉跳了起来,狠狠的给金角银角兄弟两分别来了一脚。金角银角‘嗷嗷’叫着跳了起来,在地上飞快的扭动爬行了一阵,他们肚皮一阵蠕动,满肚皮的上好肉食迅速消化,肚皮眼看着就瘪了下去。兄弟两吐掉嘴里的骨头,盘起了蛇阵,高高的昂起头,一本正经的向勿乞叫道:“主人,大哥,您叫兄弟两做什么?”

  无语的望着这两条好吃懒做,在育灵指环中养了三年肥膘的‘蛟龙’,勿乞冷声道:“给你们一个好差事,从今天开始,贴身保护李逸风和紫千妍两人。在我让李逸风成为古泰皇朝皇帝之前……”

  李逸风发出一声惨嚎,他怔怔的望着勿乞叫道:“什么?我?古泰皇朝的皇帝?怎可能?我娘虽然是当今陛下的亲生女儿,但是……”

  紫千妍则是眼睛一亮,她低声说道:“若是仙师愿意出手相助,李伯父他手中也有数十万兵马,如果趁着八位大王相互征战厮杀的时机起事,倒也有事成的机会。”说到最后,紫千妍的面色越来越冷,逐渐冷得像一块儿万年玄冰,显然她已经想到了一旦李逸风真的登基做了皇帝,一些人就要倒霉了。

  勿乞瞪了李逸风一眼,这家伙果然不成器,远不如紫千妍来得冷静可靠。

  他淡淡的说道:“那就这么定下来了,你们两个跪下磕头吧,我收你们为徒,以后你们就是我的开山大弟子。古泰皇朝,既然大家都要插上一手,我干嘛做不得?”

  李逸风二话不说就跪倒在地,磕头如蒜的大叫‘师尊’不迭。

  紫千妍则是望着勿乞问道:“不知仙师出身何门何派?白云星所有国朝,都是白云仙门的属国。”紫千妍的话委婉,但是含义很明显——如果勿乞是外来的修士,想要在白云星兴风作浪,那么哪怕紫千妍有家仇在身,也是不能拜他为师的。这里是白云仙门的领地,任何外来修士想要做点什么,下场都是不怎么妙的呢。

  勿乞看了一眼冷静自如的紫千妍,再看看磕头如蒜的李逸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掏出了代表自己身份的戒律殿令牌晃了晃。他指着紫千妍说道:“从今天起,你是大师姐,他是二师弟,没事不要让为师见到他,整个蠢得和石头疙瘩一样!”

  看到勿乞的令牌,紫千妍看了一眼愣在那里的李逸风,这才颤巍巍跪倒在地,向勿乞磕了几个响头,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师尊!”

  勿乞欣然大笑,他看了看新收的两个徒弟,满意的点点头。他掏出一个储物戒指递给了紫千妍,然后丢了个破破烂烂的储物袋给李逸风;他拿出几件上品法器递给了紫千妍,掏出一柄下品法器级的破烂飞剑丢给了李逸风;他拿出了大量上佳的元婴地仙制造的灵符递给了紫千妍,胡乱掏了一大把先天修士炼制的爆炎苻丢给了李逸风。

  李逸风再蠢也看出了自己这个新鲜出炉的师尊对自己和紫千妍的差别待遇,但是他想想自己今天给勿乞留下的印象,也只能绿着一张脸作声不得。他看着紫千妍手上珠光宝气的一大把好东西,口水都差点流了下来。他可是最喜欢用剑的,紫千妍手上那柄上品法器的飞剑,怎么看就比他手上的飞剑强了十倍不止?

  勿乞狠狠的瞪了一眼李逸风,正要取出白云仙门秘传的归元秘功传授给两人,远处突然传来一阵雷鸣声。勿乞急忙扭头看去,就看到三十几里外,一群身穿青衣的人正急速朝这边逃窜过来,在他们身后,两名元婴境界的妖修,正放出道道妖雷狂劈而下。

  勿乞周天神目可以看出千里远近,区区三十里地简直就犹如掌上观纹看得清清楚楚。

  那些青衣人中,被人背在背上,不断吐血的倒霉蛋,不是燕不归是谁?

  勿乞大声叫嚷道:“金角银角,去救人!快!”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