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三百二十章 杀人夺宝(求推荐,月票!)

第三百二十章 杀人夺宝(求推荐,月票!)

  会仙坊外十里,勿乞被乙宣道人、雨凇和五个道装男子团团围住。

  乙宣道人摆出了一副宗师气度,双手背在身后,仰面望天,看灰蒙蒙的天空大片乌云翻卷不定,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雨凇和那五个道装男子则是目不转睛的望着勿乞,宛如一群见了肥肉的饿狼,眼里都带着浓浓的贪婪**。

  轻咳一声,雨凇向勿乞笑道:“贪狼道友,还请报出你的师门出身,尊师是哪位仙长?若是和我龙黄门交好的,道友可以自由离开,万万不可自误,还请道友速速报上出身来历才是正经。”

  勿乞阴沉着一张脸,冷冷的看着围住自己的这群人。

  乙宣道人有着元神中品的修为,另外五个道装男子,除了两个元婴中品,加上雨凇在内,全部是金丹境界的人仙。乙宣道人站在十丈开外,摆出一副前辈高人的模样,浑身上下松松垮垮一点儿防范之意都没有。他甚至将神识内敛,只是用肉眼观望头顶云雾变幻,端的是一派高人气相。

  两个元婴中品修为的地仙也是面带微笑,近乎不屑的看着勿乞,没把勿乞当做一回事情。小小一个金丹中品的人仙,哪里需要他们小心防范?他们也和乙宣道人一样,做出了一副十足十的高人风范。倒是雨凇和另外三个金丹境界的道人,他们死死的盯着勿乞,全部注意力也都放在了勿乞身上,身边一道精光含而不吐,做出了随时攻击的姿态。

  摇摇头,勿乞正要说话,百丈外突然传来一点细不可闻的响动。勿乞耳朵一动,他扭头看向了会仙坊的方向,冷声喝道:“风百灵大掌柜么?既然来了,就出面一谈吧!”

  一声尴尬的轻咳响起,风百灵背着双手从空气中显出了身形。他看着勿乞点头笑道:“贪狼道友不要误会,老夫来此,只是想要得知道友的师门来历罢了。毕竟……”

  眼珠一转,风百灵轻笑道:“三个月前,我们集宝楼库房有一批灵石失窃,总数高达七百余万上品灵石,这是我们风家、雨家多少年的苦心积蓄,如此损失,实在是令人惋惜。今曰道友突然出现,以金丹修为豪掷三百万上品灵石购买金丹修士完全不可能驾驭的星舟,实在是令人惊异!”

  勿乞颔首道:“所以,是我偷窃了你们集宝楼的灵石?”

  风百灵微微一笑,回头看了看十里外的会仙坊,淡然道:“不是没这个可能。雨凇贤侄,不要在这里动手,惊动了坊市里的人,对我们集宝楼名声有害。”

  勿乞缓缓点头,他淡然道:“哦,本来我只是想太太平平的购买星舟后去救人,既然你们非要给我找点麻烦出来,我就不介意浪费点点时间,给你们风家和雨家一个教训。看这雨凇的为人,看得出你们两家的家教如何。一丘之貉,真是一群男盗女娼的狗贱种!”

  勿乞骂得难听,风百灵的脸色骤然阴沉了下来,他冷哼一声,正要说话,勿乞却哪里给他们说话的机会?一道紫光从勿乞左手腕上喷出,禁灵索带着丝丝摄人心魄的怪啸声,凌空席卷而出,化为四条粗大的光龙,近乎瞬移般扑到了乙宣道人、风百灵和两个元婴地仙的身上。

  正在做高人状的乙宣道人猛不丁的被禁灵索凑到身上,还不等他反应过来,禁灵索已经牢牢捆住了他全身,乙宣道人浑身一麻,双眼发直的硬在了当场。比乙宣道人修为更弱了一等的风百灵,以及两个元婴地仙更是不堪。禁灵索捆在他们身上,风百灵还好,只是僵硬在了原地,两个元婴修士则是承受不住禁灵索上释放的可怕气息,两人元婴当场崩解。

  贪狼剑带起一声凄厉的狼啸声飞出,一溜儿黑光穿透了两个元婴地仙的身体,将他们崩解的元婴精气连同浑身精血吸得干干净净。贪狼剑光芒大盛,七颗狼头骤然显现,分化成两条黑光一左一右的射穿了乙宣道人和风百灵的眉心识海。

  两人的元神被剑光击穿,化为庞大的魂魄粒子和精纯的真元精气崩解,贪狼剑发出一丝丝欢畅的狼啸声,疯狂的吸收着两个元神修士全部的精气神。贪狼剑还是第一次品尝到元神修士精血的鲜美,这柄被勿乞用秘法淬炼的宝剑,突然喷出了大片黑色光晕,原本分化出的七颗狼头骤然向内一凝,然后向外迅速扩张,虚空中赫然有十四颗狼头凌空飞舞。

  贪狼剑和勿乞的心神联系变得紧密了许多,勿乞可以清楚的感知到贪狼剑的欢喜和雀跃。欣然一笑,勿乞明白,贪狼剑吞噬了两个元神修士的全部精气神,骤然间已经进化了一等,真正凝结出了一丝属于贪狼剑的灵姓,真正变成了一柄灵器。

  禁灵索慢吞吞的化为紫色光晕缩回勿乞的手腕。一道清晰的灵识传回了勿乞识海——禁灵索可以帮勿乞对付乙宣道人和风百灵,可以勉为其难的扯下面皮帮勿乞对付两个元婴境界的倒霉蛋。但是要禁灵索堂堂仙器帮勿乞对付雨凇等金丹修士,哪怕勿乞将禁灵索给拆碎了,他也绝对不会做这么没皮没脸的事情。

  耸耸肩膀,勿乞召回了贪狼剑,一道黑光带着十四颗同样释放出森森黑色寒光的狼头在勿乞身边急速飞舞。四条被贪狼剑吸得精干的干尸重重倒地,沉闷的撞击声这才惊醒了目瞪口呆的雨凇和三个道人。不等勿乞开口,雨凇连同三个道人已经双膝一软,重重的跪在了地上磕头如蒜:“前辈,我们错了,是我们错了,我们有眼无珠冒犯了前辈,前辈饶命啊!”

  雨凇的哭喊声格外的凄厉,格外的凄惨,宛如就要被人强暴的小姑娘,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不等勿乞开口训话,他和三个道人已经抬起头,重重的抽打起自己的面孔。一记耳光接着一记耳光,每一记耳光都是沉甸甸的无比清脆。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四个人的面孔就肿胀了起来,随后面皮破裂,嘴角绽开,大片鲜血不断从嘴角滴了下来。

  勿乞冷笑一声,他走到乙宣道人身边,伸手在乙宣道人身上掏摸了一阵,将乙宣道人身上所有遗留下来的物事全部抓了出来。两颗储物戒指,一套上品法宝级的道袍,两个内刻了主动防御禁制法阵的玉佩,以及一柄藏在识海中,正不断跳动的尺许短剑。

  这柄莹白如玉的短剑灵气十足,隐隐然已经诞生了自己的一缕灵姓。主人身死,这短剑居然隐隐有化虹飞去的势头。勿乞急忙抓起短剑,随手将贪狼剑内一塞。贪狼剑上一道黑光闪出,将这柄灵气十足的短剑瞬间吞噬,只有一些无用的金属粉末缓缓飘落。

  将乙宣道人、风百灵和两个元婴地仙身上的所有财物搜刮干净,勿乞缴获了两个储物戒指和两个储物袋——和当年的江城子一样,这两个元婴地仙,随身居然也只佩戴了储物袋!除了勿乞刚才购买星舟付账的三百万上品灵石,两个元神修士、两个元婴修士身上加起来只搜刮出了两万四千多上品灵石!

  穷,穷得叮当响的穷。堂堂元神修士咧!

  勿乞摇摇头,将所有财物都转移到了黑龙灵戒中,然后取了一条天蚕丝,学着当年的老样子,将两颗储物戒指穿在一起挂在了脖子上。随后他一声不吭的一剑劈出,四颗头颅飞起,雨凇等四人被一剑刺穿了丹田,金丹彻底粉碎。贪狼剑十四颗狼头飞涌而上,将金丹元气连同四人的魂魄吞噬一空,剑身黑光隐隐又亮了几分。

  抬头眺望了会仙坊一眼,勿乞一不做二不休,当即化身一道黑光,全速冲向了会仙坊。

  不等集宝楼中的人反应过来,不等他们开启集宝楼的防护大阵,勿乞一剑劈出,一道黑光将集宝楼从中破开,楼内的禁制大阵顿时碎了一大片。眉心紫光裂开,冷电镜无声无息的劈出数百道雷霆,集宝楼内冲天飞起的数十修士惨嚎着被雷光劈中,纷纷化为齑粉飘散。

  勿乞冲进集宝楼,从一楼大堂一直到三楼密室暗格,将所有能找到的灵石、法器等全部搜刮一空,就连三楼大厅四个角落里,用灵玉雕成的香炉都没放过,全部卷入了黑龙灵戒里。

  等到勿乞将集宝楼内可以搜刮的物品全部卷走,集宝楼才在刺耳的‘嘎吱’声中突然左右分开,两片大楼重重的砸在了隔壁的两件商号屋顶,激发了那商号的防护大阵,大片强光喷出,将集宝楼的残垣断壁轰成了粉碎。

  冷哼一声,勿乞掏出了玄乌星舟,一口本命精血吐在了玄武星舟上,迅速将一缕神识烙印在了星舟上。大量艹控星舟的手印灵符涌入勿乞识海,勿乞急忙用元神将这些诶手印灵符牢牢记住。

  一口真元吐在星舟上,乌金色泽的星舟凌空膨胀到十丈长短,勿乞纵身到了星舟上,一道乌金色泽强光带着刺耳的裂空声骤然直窜云空,眨眼就冲起来近百里高,眼看就要冲出黒芒星的大气层。

  斜刺里突然有几条人影瞬移而来,其中一人厉声喝道:“何方贼子,胆敢动我集宝楼?受死罢!”

  一股属于元神中期修士的强大精神威压当头压下,几个元神修士同时出手,剑光凌空倒卷,重重的劈向了玄乌星舟。另有一个元神巅峰修士更是直接挡在了玄乌星舟的正前方,双手握住一团刺目的雷光,慎重其事的缓缓的向下打了出来。

  青色雷光照耀天地,伴随着巨大的响声,直径百丈的青色狂雷当头朝玄乌星舟轰下。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