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三百二十三章 疯的女人(第二更)

第三百二十三章 疯的女人(第二更)

  长发披散,面容扭曲狰狞宛如恶鬼的林秋罗高高的飞在空中,右手梭子形的一团雷光闪烁,动辄就是一道粗有丈许的雷光呼啸轰下,将下方恒古不化的玄冰层炸开一个个深达数里方圆百丈的大坑。

  巨大的爆炸声让宁静的雪原变得沸腾起来,远近无数的兽群狂奔,正在全速远离这一片死地。平整的雪原上,因为巨大的冲击力,大块大块的玄冰裂开,露出了长长的、深深的、下方黑漆漆一片的裂痕。又有一些玄冰突出了冰原,宛如刀剑一样锋利的棱角暴露在阳光下,反射出冷冰冰的寒光。

  又是一道电光呼啸轰下,这一次,电光轰在了一片已经支离破碎的玄冰层上。惊天动地的炸鸣声响起,大片玄冰裂开,方圆百里的玄冰突然塌陷,无数道锋利如刀的寒气冲天而起,在天地之间架起了大片大片白茫茫的帷幕。冰层的破碎引发了连锁反应,逐渐塌陷的冰层向远处蔓延开,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林秋罗下方的冰原崩塌出了一个直径超过三百里,深有百里的大坑。

  雪渊星厚达百里的冰层下,绝大部分面积都是深深的海洋。这一片冰层坍塌后,恒古不见阳光的海面暴露了出来。黑漆漆的海面上,大大小小的白色冰块有气无力的飘荡着,隐隐可见一些巨大的黑影在海面下急速的掠过,若有若无的庞大妖气直冲天空。

  林秋罗惊讶的看着下方突然出现的海面。作为雪渊星的土著,也极少有人知道这厚达百里的冰原下到底是什么东西。猛不丁的看到这么大一片海水,林秋罗顿时生出了无限的好奇心。尤其是那些若有若无的妖气,其中一些妖气居然让林秋罗都隐隐产生了一丝生物本能的畏惧,浑身毛孔都炸了开来。

  倒抽了一口凉气,林秋罗收起了手上的梭子形攻击仙器。她也不知道这下方的海域到底有多宽广,若是再轰击下去,引发了不可收拾的连锁反应,让整个冰岩都塌陷下去的话,这个后果是她也无法承受的。

  冷眼扫过四周白茫茫的冰原,林秋罗咬牙切齿的诅咒道:“三个混账,落到姑奶奶手中,一定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还有那个混账东西,那么点灵石的报酬,就让姑奶奶招惹了这么棘手的敌人,惹出了这么天大的祸事,不让你百倍的出血,姑奶奶怎么对飘雪城三大家族交代?”

  林秋罗正在发狠,下方海域中突然一条巨大的黑影急速冲向海面。伴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长啸声,一条巨大无比的恐怖海兽冲出了睡眠。这兽形如鮟鱇,但是身躯长达百里,方圆十里有余的大嘴附近生了数百条奇长无比的粗大触手,每一条触手的顶端都生了一颗直径数丈的巨大宝珠,正散发出让人心智动摇的诡异妖光。

  这海兽巨大狼闶的身躯上,居然还生了两对宛如飞鱼一样半透明的巨大翅膀,他急速的拍动翅膀,呼啸着冲起来足足有百里高,眨眼间就扑到了林秋罗身体下方不到三里的高度。海兽张开了大嘴,一个黑漆漆方圆十几里的黑洞凭空出现,大嘴内密布着无数大大小小的三角利齿,一股可怕的吸力骤然传来,林秋罗和身边的十二名元神修士的身体一沉,不受控制的向下落去。

  林秋罗尖叫一声,忙不迭的再次祭起了梭子形仙器,瞬息间将所有的真元都注入了仙器内,逼出了十几道粗有里许的青色雷光劈头盖脸的朝这头巨大可怕的海兽劈了下去。巨响轰然爆发,一团团巨大的火云覆盖了海兽的半截身躯。海兽光滑无鳞的身上被青色雷光炸开了十几个深达内脏的大窟窿,大量鲜血喷洒出来,这头海兽发出尖锐难听的嚎叫声,狼狈的一头扎向了海水。

  在掉头逃窜之前,海兽大嘴附近的数百条触手同时对准了林秋罗和她身边的十二名元神境界的门人。每条触手顶端的宝珠同时爆发出夺目的强光,伴随着诡异的‘嗤嗤’声,数百道粗有数丈的灰不灰、白不白的强光从海兽的触手顶端喷出,重重的打在了林秋罗一干人身上。

  林秋罗仙甲骤然发出一片白光,牢牢的挡住了海兽退却前的全力一击。她身后的十二名元神境界的门人则是骤然惨嚎一声,五名修为最低的元神门人身上铠甲被那海兽一举击破,身体在那奇异的妖光轰击下宛如热火下的蜡烛一样融化,眨眼间就融成了带着一股子诱人肉食香气的液汁落向了海面。

  那海兽重重的落回了海水中,无比欢喜的张开大嘴,将五个元神修士融化而成的肉汁吞进腹中。

  五条光芒闪烁的元神冲天飞起,怒气冲天的嚎叫着冲上了半空。林秋罗望着五个门人丢下肉身逃出的元神,只觉嘴里一阵苦涩。失去了肉身,要么选择夺体,要么只能以纯元神的方式修炼。

  奈何大武宫一脉相传的功法,更注重对肉身的淬炼,七成的修为都在肉身上。失去了肉身,仅存的元神想要修炼到元神巅峰境界,进而渡过天劫晋升天仙,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想要夺体,也要那肉身能够承受元神庞大的力量才行,必须夺取起码是元婴巅峰修士的肉身才有一点儿指望。可是元婴巅峰修士,哪个愿意将肉身让出来?

  而且,大武宫功法特异,需要的肉身灵根禀赋也和寻常修道人不同,这合适的肉身更加难找!

  或者,转世重修?那这数千年的苦功就这么白白丢弃?

  林秋罗被这突发事故弄得差点没崩溃了!大武宫一脉,昶武仙人座下,元神修士只有三十出头,这一下就损失了两成,饶是她是昶武仙人最宠爱的道侣,这个责任也是她难以承受的。这些弟子跟随昶武仙人已经有数千年,师徒情谊深厚无比,她林秋罗成为昶武仙人的道侣,才不到千年呢。

  “你们,你们!”望着五个门人茫然不知所措飞出体外的元神,林秋罗突然歇斯底里的大骂起来:“你们这五个蠢货,废物,你们怎么让一头海兽给毁掉了肉身?你们简直,丢尽了大武宫的脸!”

  林秋罗突然的发作,让她身边的门徒无不愕然。五个肉身被毁的门人心头一阵恶气冲了起来,另外七名元神修士也是脸上一阵神情变幻,在其中三名元神巅峰修士的带领下,他们骤然退离了林秋罗身边,结阵护住了自己五个同门的元神,而放弃了对林秋罗的保护。

  领队的那位手持大圆盾的元神修士冷眼看着林秋罗,冷声说道:“师娘,这妖兽修为惊人,五位师弟也是为了师娘的‘私事’才损伤了肉身。师娘这般说,未免让人心寒!”

  随意拱了拱手,这元神修士摇了摇头:“师娘慢慢追杀那三人罢,总之他们不可能逃离雪渊星。弟子要护送五位师弟去稳固元神。五位师弟还没达到元神可以随意脱体而出的境界,必须借助各种灵草稳固元神,未来才有一丝继续修炼的希望。师娘是否和我们一起离开?”

  林秋罗呆住了,大武宫的门人,居然敢这样的对自己?她死死的盯着这些元神修士,厉声吼道:“你们这群混账东西,你们想要造反么?我是你们师娘,你们敢对我不敬?”

  手持圆盾的元神修士厌恶的望了林秋罗一眼,他看了看五个师弟的元神,冷酷的说道:“大武宫的师娘足足有十多个,林秋罗,你真把自己当成大武宫的女主人了?若非你是九阴玄脉,师尊哪里看得上你这个虚荣、浅薄、骄横、不知轻重的蠢货?”

  指着林秋罗劈头盖脸的呵斥了一顿,十二名大武宫的元神修士懒得再理会林秋罗,转身架起遁光就朝乱雪城的方向飞了过去。同时那手持圆盾的修士,更是用大武宫的秘法,向自己的师尊传递了这里的情况。

  望着那些门人远离的方向,林秋罗呆住了。

  “你们,真敢丢下我一人在此?你们,你们,真的想要造反?”

  林秋罗呆滞的看着那些迅速远去的遁光,突然歇斯底里的嚎叫起来:“我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一定会受到严惩!你们的门人,你们的族人,你们的子孙后代,我一个都不会放过!你们是什么东西?我是大武宫的女主人,你们,你们……”

  下方的海兽看到那些元神修士远离,空中只留下了林秋罗一人,顿时贪心大盛。仰天长咆了一声,这海兽扭动着巨大的身躯冲天飞起,一口朝林秋罗吞了下去。

  林秋罗尖叫起来,她宛如疯狂一样,随手在那梭子形仙器上画了一道灵诀,也不怕损伤仙器的本源,用透支仙器内灵仙器灵本源力量的方式,催发了仙器爆发出一团紫金色的强烈光芒。

  骤然间林秋罗手上出现了一团方圆百丈的梭子形紫金色雷光,跳动的雷光没有发出半点儿声音,反而犹如粘稠的融化的水晶一样,无声无息的绕着林秋罗的身体旋转着。面容扭曲,双眼发直的林秋罗举起那团雷光,重重的朝那冲天飞起的海兽丢了过去。

  “去死吧,去死吧……死女人,飘雪城被毁了,你不给我一亿上品灵石,我就灭你满门!”

  雷光轰入了海兽的嘴里,恐怖的威力爆发出来。海兽发出绝望的吼叫声,他猛的掉头想要冲回海水中,但是哪里还来得及逃走?紫金色的雷光无声无息的从他体内爆发,将他巨大的身体烧成了一缕青烟飘散。紫金色的雷光静静地扩散开,覆盖了方圆千里的冰层。

  千里内的玄冰无声无息的消失,随后紫金色的雷光这才缓缓飘散。

  光芒黯淡的梭子形仙器飞回了林秋罗的手中,但是原本灵气十足散发出淡淡仙威的仙器,已经变得斑斑驳驳,好似生锈了的青铜器,再也不复方才的威势。林秋罗透支了仙器的本源力量,差点就让这件难得的仙器内的一缕器灵飘散,好悬让这仙器化为废铁。

  玄冰消失,远处一条淡紫色的烟云突显,只是一闪的功夫,淡紫色的烟云粉碎,露出了三条狼狈的人影。

  林秋罗盯着那三条人影,声嘶力竭的嚎叫道:“就是你们三个孽障!死来!”

  随手一挥,五条锐利如刀的气劲凌空射出数百里,朝那三条人影急扫了过去。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