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三百二十四章 穷途末路(第三更)

第三百二十四章 穷途末路(第三更)

  面对五条激射而来的气劲,体内真元匮竭的燕齐君长嘶一声,不惜一切的燃烧起自己刚刚凝聚的元婴。庞大而精纯的真元凭空而生,燕齐君周身涌出大片灰白二色相间的灵气,他厉声咒骂着恶毒的言辞,掏出了他身上最后一件保命的法宝‘生死佩’。

  一片灰白二色强光冲天飞起,化为一道盾牌状光幕牢牢的挡在了燕齐君身前。

  一声巨响,五条气劲重重的落在了生死佩所化的光幕上。灰白色强光一阵剧烈的动荡,两个弹指的相互摩擦消耗后,五条减弱了十倍不止的气劲轰在了燕齐君身上,从他前胸轰入,从他背后透出,将他的身体轰开了五条巴掌长短的透明伤口。

  大口大口的喷着血,燕齐君瞪大了通红的双眼,厉声吼道:“贱女人,本王不死,曰后灭你九族。”

  一把拎起昏迷不醒的熊万灵和鹤千秋,燕齐君近乎疯狂的燃烧元婴,身体化为一道刺目的强光朝前飞射。在那一瞬间,燕齐君居然发挥出了近乎于瞬移的可怕高速,数百里的距离一闪即逝,他一头撞入了数百里外的冰层,迅速没入了厚重的冰层中。

  紧随其后是数十道可怕的气劲铺天盖地的轰杀下来,将方圆里许的玄冰炸成了粉碎。

  可怖的气劲在身后急追不放,燕齐君被气浪狠狠的冲了一下,他七窍中同时炸开一团鲜血,几乎陷入昏迷的燕齐君咬着牙,带着一道穷途末路的孤狼才有的悍不畏死的气息,不顾一切的施展他此刻能施展出的全部法术,亡命的破开冰层朝前飞逃。

  时而向左,时而向右,时而用五行遁法破开玄冰飞遁,时而直接用身体撞碎冰层逃窜,时而借助冰层中天然的甬道狼狈逃窜。短短一盏茶时间,以几乎崩溃的肉身,燕齐君拖着身躯巨大的熊万灵和鹤千秋,居然奇迹一样的逃出了数百里外,无比狼狈的在玄冰下一个海水侵蚀出的洞穴中重重摔倒。

  昨曰刚刚凝结而成的元婴已经被燃烧得奄奄一息,体内真元再次匮竭,浑身经脉十条断了九条半,五脏六腑更是碎的碎、裂的裂。燕齐君自己都能感受到,他的心脏上被撕开了两条巨大的伤口,心脏差点就被切成了三片,如今大量鲜血正从伤口涌出,迅速的填满了他的胸腔。

  摸了摸手指上的储物戒指,燕齐君苦笑了起来,最后一点疗伤的灵丹都没有了。他和熊万灵、鹤千秋肩并肩的躺在地上,静静的等待死亡的降临。

  昨曰在飘雪城被林秋罗带人突袭,依托身边死士护卫的自爆,燕齐君等人侥幸逃出了飘雪城。但是逃出没多远,头部受到重创的鹤千秋就坠落地面,被林秋罗带人追上。心急诛杀燕齐君三人的林秋罗悍然动用仙器发动攻击,一道仙雷轰下,燕齐君被逼无奈,只能祭起了紫烟帐勉强抵挡。

  可是紫烟帐哪里能抵挡仙器的攻击?紫色云烟刚刚和仙雷接触就几乎粉碎。幸好熊万灵恢复了妖熊本体,用巨大的身躯挡住了仙雷的攻击,护住了燕齐君和鹤千秋。以熊万灵近万年的修为,以他化为原形后强大的肉身防御力量,那道仙雷差点没把熊万灵的后背炸碎。

  后背肌肉化为乌有,一条脊椎骨断成了七八节,五脏六腑都暴露在外的熊万灵更是连元神都被仙雷重创,差点被打得魂飞魄散。也幸好是他舍命的保护,勉强让燕齐君和鹤千秋活了下来,但是鹤千秋的两条腿也被仙雷轰碎,燕齐君更是受到仙雷震荡,好悬没被震死。

  幸好林秋罗一道仙雷轰下,雪原上被轰开了一条深有百里的深坑,勉强保持着一丝神智的燕齐君一把抓起了重创濒死的熊万灵和鹤千秋钻进了大坑,顺着地下一条裂开的甬道亡命逃窜,七拐八拐的,居然侥幸避开了林秋罗的追杀。

  更加玄妙的是,燕齐君被仙雷余劲重创,身体都差点被震碎的他,居然借着九死九生轮回**的奇妙效力,短短一刻钟后突破了困扰了他千多年的金丹巅峰的瓶颈,顺利的结成了元婴。而且结成元婴的速度极快,更没有雷劫降临,他很顺利的就达到了元婴初期的修为。

  修为暴涨,但是伤势依旧。燕齐君耗尽了三人随身携带的所有灵丹,只是勉强吊住了熊万灵和鹤千秋的一丝生气。而且这一丝生气眼看随时都可能消散,燕齐君被逼无奈,他只能按照记忆中的印象,顺着雪原的掩护,向飞雪城的方向逃窜,妄图经过飞雪城的虚空大挪移阵逃回万仙星。

  结果就是他再次被林秋罗发现,一路追杀,逼得他借助雪原藏身。他做梦都没想到,林秋罗居然会疯癫到那种程度,居然动用了仙器的本源力量,几乎等同于自爆仙器的发动了致命一击。千里方圆的雪原被毁,藏身地下的他也被逼了出来,救命的紫烟帐也被天雷彻底摧毁,他和熊万灵、鹤千秋更被天雷余波震荡,如今已经是离死不远。

  若非刚才燃烧元婴,怕是还逃不到这里吧?

  地洞里有奇异的磷光闪烁,淡淡的蓝色光晕照得四周通明。一些身形透明的水母自如的在比钢铁还要坚固数倍的玄冰中游走,朦胧的身影宛如幽灵,这些蓝光就是这些水母散发出来的。燕齐君诧异的看着这些水母,不知道它们为什么能够在冰块中游走。

  身体的伤势正在恶化,死亡一寸寸的侵袭着燕齐君的身体和魂魄。身边躺着的熊万灵和鹤千秋的呼吸也越来越微弱,两人的身体也一寸寸的冷了下去。燕齐君绝望的看着那些灵动的水母,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不亏,这辈子,不亏了!”

  燕齐君幽幽的自嘲道:“身为大燕太子,自出生就锦衣玉食、高高在上,从没受过任何的挫折和苦难。别的宗室族人在为了权位和修为历经严酷的考验时,作为大燕的太子,我这两千年来,无忧无虑,只是逍遥享受。”

  “不亏,这辈子真不亏!”

  苦笑一声,嘴角有大量黑色的鲜血涌出。燕齐君低声咕哝道:“只是,真不甘心啊!这辈子,两千多年,没做什么事情呢?甚至,除了那次去墨城抵抗天仙,我这还是第一次出蓟都。两千多年,我第一次真正的离开蓟都!两千多年的囚笼啊,我……真不甘心啊!”

  七窍中同时有黑色的血涌了出来,燕齐君艰难的扭头看了看离死只有一丝的熊万灵和鹤千秋。“还拖累了两位国师。尤其是熊国师,若是不出意外,他是很快就能突破到元神后期,天仙可期啊!”

  “哎~~~”燕齐君抬眼看着那些在玄冰中自由穿梭的水母,眼前无数张面孔晃了过去。

  最后,在他面前突然凝固了一张俏丽的面容。燕齐君呆了呆,突然笑了起来:“唉,怎么会是你呢?你虽然是紫璇的生母,紫璇是我最疼爱的女儿,但是你……我都忘了你长什么模样,怎么还能看清你的脸?”

  那张面容逐渐模糊,冷不丁的勿乞的面孔跳了出来。

  燕齐君剧烈的咳嗽了起来,他咬牙怒道:“让本王死得安心一点罢!为什么死前还要想到他?这该死的小子,花言巧语蒙骗了紫璇不算,居然还胆大妄为到将天仙引入万仙星!这混帐小子,他……他……”

  远处突然传来了巨大的震荡,刺耳的轰鸣声传来,在洞穴中反复的回荡,震得燕齐君嘴角出血,耳膜都差点被震裂了。燕齐君惊骇的大叫了一声:“那死婆娘,追上来了?不要让本王活下来,否则,满门抄斩,本王要用最残酷的手段报复啊!”

  不知道从哪里突然生出了一股奇异的力量,燕齐君‘桀桀’怪笑着挺腰站了起来。虽然他的脊椎骨都断成了三节,但是他硬是挺直了腰身站了起来。一把拎起了熊万灵和鹤千秋,燕齐君大声笑道:“两位国师,要死,我们也去找个清静的地方死掉。死之前若是还要被女子折辱一番,岂不是太狼狈了么?”

  ‘嘎嘎’狂笑着,燕齐君步履沉重的拖着熊万灵和鹤千秋的身体顺着洞穴里崎岖的水蚀甬道朝前踉跄着行进。后方巨大的轰鸣声越来越近,隐隐有气爆从身后用了过来。

  骤然间,头顶一亮,厚重的冰层被巨大的力量粉碎,身穿白色仙甲,身边有一条白色长鞭宛如飞龙一样盘旋飞舞的林秋罗悬浮在燕齐君头顶,发出了森森的冷笑声。

  “燕齐君……好,好得很!你毁了飘雪城,害得大武宫五位弟子丢失了肉身。好,很好,非常好!我该怎样感谢你?飘雪城数十万子民毁于一旦!大武宫五位元神境界的弟子丢失了肉身!哪怕是千刀万剐,都无法消去姑奶奶心头之恨啊!”

  林秋罗气得面容扭曲,浑身都在哆嗦。

  长鞭一挥,一道白光射出,从后心穿透了燕齐君的身体,随后重重一甩,在燕齐君身上撕开了一条狰狞的伤口。从心口到右肩,燕齐君的半边身体被撕开,大量黑血不断涌了出来。

  燕齐君艰难的抬起头,望着林秋罗怪笑了起来:“那么,女人,乖乖做本王的玩物,让本王帮你好好的出出火气如何?”

  死到临头,燕齐君也懒得理会什么礼仪之道,干脆就学那市井之徒,口花花的讨起了便宜。

  林秋罗身体一僵,气得张牙舞爪的她尖叫着,随手朝身边长鞭一指,一声龙吟响起,长鞭带起一道水桶粗细的白光重重抽下,直朝燕齐君的天灵刚拍了下去。

  燕齐君闭目等死,感受着头顶一道厉风压下,燕齐君低声叹道:“早知道……”

  长鞭呼啸着落下。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