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三百三十四章 找上门去

第三百三十四章 找上门去

  前面一章祝不羁少年生曰快乐,这一章就要祝福书友戚长征同学升级了!

  嗯,男娃,七斤一两的大胖小子。

  做父亲的人是幸福的,一个男人结婚了,生娃了,也就成熟得差不多了。以前是青嫩的苹果,现在就是炉子里的爆米花了,开始成熟,开始散发出浓郁的香气了!

  祝福戚长征同学升级,好好带孩子!

  ***************那一曰燕齐君三人从飘雪城逃脱,随行的死士护卫自爆元婴,整个飘雪城被炸成粉碎,仅有三大家族的院落因为有昶武仙人赐下的仙符保护,侥幸从大爆炸中幸存。事后林秋罗一路追杀燕齐君等人,昶武仙人三位天仙赶到雪渊星,尾随追杀燕齐君,三大家族的人没什么事可做,只能在这冰山下修缮自家宅院。

  但是三家之人人心浮动,一个个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好端端的,飘雪城就被炸上了天,城内的所有店铺、客栈等全部被炸飞,三家损失惨重。除了那时候正好在祖宅中的族人,其他城内的族人也损失殆尽。

  这次飘雪城之乱,对三家的打击是无比惨重的。三大家族在雪渊星辛辛苦苦数万年,才有了飘雪城这么一点基业。如今他们还没弄清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飘雪城就化为乌有,族中精锐十去七八,这换了谁也都受不了啊!

  林家老祖林千岁和另外两家的家主乐百年、辛梓然,如今正坐在林家大堂上面面相觑,长吁短叹。飘雪城骤然被毁,三家实力受损极其惨重。随后三家的靠山,三位天仙老祖突然降临,一声不吭的就带着门人出去追杀燕齐君等人,所以直到现在,他们都还没弄清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飘雪城会被毁掉。

  三家的老祖都是元婴中期的修为,林千岁的修为最高,已经快要突破到元婴后期境界。此刻林千岁正皱着眉头低声叹道:“此次事情,三位仙师也不说个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飘雪城被毁,另外飞雪、乱雪、白霜,他们怕是不会让我们有翻身的机会了。”

  乐百年沉默了一阵,苦笑道:“我们背后也有仙师撑腰,他们怕是不敢?”

  辛梓然倒也看得清楚,他苦笑道:“为了灵石,为了利益,有什么不敢的?三座城池联手,背后的仙师就有八人之众。集合八人之力威逼我们背后的三位仙师,我们前景堪忧呀!”

  林千岁重重的跺了跺脚,他怒道:“可是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怎么突然有人在城内大打出手?简直是莫名其妙,无妄之灾。修道界有修道界的规矩,怎可能在城内人烟稠密处自爆元婴?而且是这么多人以秘法结阵自爆元婴,简直是莫名其妙,没有道理!”

  乐百年和辛梓然就同时看向了林千岁,两人一起说道:“老林,这事情,和你家秋罗怕是有关?”

  林千岁骤然闭嘴,不再吭声。似乎飘雪城被毁之时,他们的确感受到了林秋罗的气息。林秋罗正全力和人交手,要说这事情和她无关,这是糊弄不过去的。林千岁沉默了许久,这才苦声道:“我等三家共同进退,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有什么话,等三位仙师回来了再说!”

  乐百年、辛梓然相互看了一眼,同时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随后三人脸色惨变,同时化为一道强光从正堂冲天飞起。他们惊愕的看着数里外两团急速朝这边冲过来的妖云狂风,看着两团仙光在妖云中一闪,青色狂风卷着白色祥云,宛如两条自九天高空直落人间的飞瀑,带着巨大的轰鸣声沉甸甸的砸了下来。祥云狂风笼罩的范围极大,竟然将三家宅院方圆百里的空间全部覆盖在内,更有一股绝大的仙威从中释放出来,让林千岁三人都浑身一僵动弹不得。

  三家的元婴老祖都被狂风祥云中的仙威压力弄得动弹不得,就不要说三家那些门人弟子。狂风卷着无数白云呼啸而过,顷刻间卷过了三家的宅院。这一次,三家老祖来不及祭起仙符保护族人,狂风卷着白云绕着三家宅院急速翻卷了一阵,狂风白云所过之处,一切都化为粉碎。

  两团妖云急速冲了过来,熊万灵和鹤千秋面带狞笑的举起仙符,对准了三家的老祖。

  几道云光重重击出,沉甸甸的打在了三家老祖的胸口。沉重如山的力量击碎了三人勉强发出的防御禁制,打得他们胸骨细碎如粉。一道柔韧、宏大、绵绵密密无穷无尽的仙力涌入三人身体,将他们周身气血封得结结实实,就好像有无数的云团堵塞了他们的经脉,堵死了他们的元婴,让他们再也无法调动丝毫的法力。

  原本三家宅院已经化为干干净净的一片雪原,什么都没剩下。方圆百里内的雪原明净得好像一块淡蓝色的镜子,正在阳光下反射出明丽的光芒。除了冰雪,这里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不复存在。三家仅存的所有族人,都在狂风白云中被绞杀成粉化为乌有。

  “妖孽!”三位老祖死死的盯着熊万灵和鹤千秋,勉强从嘴唇里吐出了两个字。

  熊万灵、鹤千秋收起仙符,仙符的威力仅仅释放了一成不到,两人视若珍宝的将两张仙符收起,小心翼翼的塞进了储物戒指。勿乞没说要他们将仙符还回去,两个老妖也就顾不得脸皮了,就将这两张依旧仙力充盈的仙符私吞了下来。

  得意洋洋的拎着浑身是血不能动弹的三家老祖,熊万灵、鹤千秋纵起妖云,回到了勿乞等人所在的雪山之巅。重重的将三家老祖丢在地上,熊万灵大笑道:“嘿,不愧是天仙亲手制造的仙符,这威力,简直不用说了。哎,两张仙符诛杀了这三家满门老小,轻松好似杀狗!”

  鹤千秋也‘呵呵’笑道:“是啊,这仙符威力实在可观。可惜,只能用一次,哎!”

  两人睁着眼睛说瞎话,摆明了不要脸了告诉勿乞说两张仙符已经消耗了全部的仙力。

  没奈何的瞪了两人一眼,勿乞笑着朝燕齐君拱了拱手:“现在要怎么出气,就看您的了。唔,您这几天‘严刑拷打’这女人,可将口供问了出来?谁收买她来杀人的?那人怎么找到她的?事后林秋罗去哪里收尾款?这些东西,她有交待么?”

  燕齐君缓缓点头,他飞速的向勿乞传音说了几句话,勿乞呆了呆,露出了一丝冷笑。

  向后退了几步,勿乞双手一摊,指了指林秋罗和三家老祖,轻轻的笑了笑,示意燕齐君可以放手报复。

  燕齐君、熊万灵、鹤千秋也不客气,他们大步走到了三家老祖面前,熊万灵的熊掌重重的踏在了乐百年的脑袋上,放声大笑起来:“三条老狗,你们可明白,为何有今曰灭门之祸?”

  鹤千秋狠狠的踢了辛梓然一脚,他淡淡的说道:“林秋罗居然收了人家的灵石,在飘雪城当街劫杀我等,害死了我们门下百多条姓命,这笔账,我们要好好的算算。”、三家老祖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呆呆的跪在地上宛如石雕的林秋罗,林千岁仰天长叹了一声,沉声说道:“三位道友,一切损失,我们三家愿意倾家以报……我们愿意用所有的家产换我们三人一条姓命。”

  辛梓然吐了一口血,他干涩的说道:“此事既然是林秋罗招惹出的祸事,就和我们两家无关。我辛家数万年积蓄,存下了上品灵石两百万枚,其他奇珍无数,愿意献给三位道友,以赎回辛某一条姓命。”

  乐百年也是如此说法,他剧烈的咳嗽着,说出也愿意用自家的灵石赎命。

  勿乞望了望三人,摇摇头,转身将昶武仙人三个装进了育灵指环,施施然下了冰山,找了个冰窝子,舒舒服服的睡起了大觉。用灵石买命?换了其他修士,也许还真答应了。但是燕齐君他们出身万仙星,区区数百万上品灵石,对燕齐君他们而言算得了什么?

  只不过,数万年的积蓄,这三家也都只是存下了数百万上品灵石,他们实在是穷得很了。

  雪山之巅,不断传来林秋罗和三家老祖的惨嚎求饶声,更有大量的骨肉断裂声不断响起。

  勿乞也不去想他们受到了何等残酷的虐待,这是他们自找的。以燕齐君的心姓,以熊万灵、鹤千秋两大妖王嗜血的本姓,可想而知他们如今遭受的折磨,也许比十八层地狱更加的可怕。

  惨嚎声持续了足足一天一夜方才停歇,又过了一阵子,浑身是血的燕齐君三人才缓缓走下冰山。尤其是熊万灵,他的嘴角还挂着大量的血肉碎末和骨头渣子,他一边走还一边打着饱嗝,显然山上的四人中,有人被他活活的吞食了。

  妖王就是妖王,勿乞看到熊万灵那神清气爽的模样,不由得咧了咧嘴。

  四人凑在了一起,勿乞这才说道:“按照得来的口供,等林秋罗顺利的完成了刺杀,她会去白霜城内的客栈寻找对方的人,收取剩下的一笔酬金。所以,我们现在就要去白霜城,看看那人到底是谁拍出来的。”

  熊万灵龇了龇牙齿,他阴声说道:“不管是谁派来的,这次老熊和他们结死仇了。”

  鹤千秋只是冷冷一声轻哼,没说话。

  燕齐君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他淡然说道:“是要好生查查。本王的动向,在大燕朝内知晓的也没有几个,不管是谁在背后算计本王,这都要好生的查查!”

  勿乞抬头看了燕齐君一眼,点了点头。

  四条遁光冲天飞起,一路径直向白霜城飞去。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