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三百四十章 残酷手段(第二更,求推荐)

第三百四十章 残酷手段(第二更,求推荐)

  燕齐君正在愤怒大吼,扑上去一连狂抽了马和数十个耳光,想要逼问他其中端倪,猛不丁的水洞四周岩壁上,勿乞刚刚打入的那些太古符文同时爆出了细细的光芒。‘噼里啪啦’一阵细碎的响声中,这些符文从黑色的岩壁上显出了痕迹,细细的电光从符文中喷出,照得黑漆漆的水洞灯火通明。

  一道道强大的神识正不断扫过海底,疯狂的在四周一阵儿乱扫。神识扫过勿乞所在的这个珊瑚礁下面的水洞时,勿乞布置的太古符文自动的蒙蔽了神识的感应,但是强大的神识冲击,让这些符文一阵颤动,差点没有爆炸开来。勿乞的修为和天仙之间差距太大了!

  所有人都闭上了嘴,没人吭声。赵括的一张脸惨白惨白的,他盘坐在地上,双眼翻白的望着洞顶,嘴角一阵阵的抽搐。鹤千秋、熊万灵缓缓站起身来,摆出了搏命的姿势。如果勿乞的符文被破,众人的行迹暴露,在七位天仙的追杀下,勿乞他们哪里有半点儿生理?

  幸好用神识进行地毯式的搜索是一件极其耗费精力的事情,几道神识在附近海底盘旋了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就迅速远去。岩壁上的符文逐渐的暗淡下来,渐渐的隐没。四周的天地灵气缓缓的注入符文,为这些符文禁制恢复力量。

  勿乞深吸了一口气,他低声说道:“好了,他们走了……”

  沉默一会,勿乞小心的说道:“不要闹出太大的动静。七个天仙,还有一个肉身被毁的天仙元神。啧,雪渊星的四周虚空也都被他们联手封闭,就算虚空大挪移阵也无法进出雪渊星。我们动用星舟逃走的话,七个天仙联手,我们是逃不了的。”

  赵括沉沉的说道:“那,我们只能等了。”

  勿乞丢下手上拎着的马和,他冷飕飕的说道:“是啊,等。等这些天仙不耐烦,等他们露出破绽。或者,我们还能等大燕的援兵。不过,总是有点消遣的,干脆抽出他们的魂魄拷问吧。”

  右手一晃,勿乞逐渐运起了鄣乐公主传授的鬼神之术中,一门极其残酷的抽取生灵的秘法。他的右手五指上血肉逐渐干瘪,血肉逐渐变得透明,露出了五根白惨惨的指骨。蓦然间,勿乞的指骨变得漆黑一片,隐隐有黑气从他指尖透出,化为数十个狰狞的小小的鬼脸在他掌心跳跃不定。

  缓缓的将手掌贴近马和的脑门,勿乞伸手到他嘴里,将他嘴里的那颗毒牙也扯了下来。勿乞沉声道:“拷问生魂,很可能让魂魄破碎,不见得恰好能得知你脑海中我们想要的秘密。所以,为了不多受苦,你还是亲口告诉我们,是谁让你们谋害太子的罢?”

  马和死死的咬着牙齿,冷冷的看着勿乞。

  勿乞长叹了一声,他摇头道:“真的,拷问生魂,很容易让你三魂七魄魂飞魄散,魂魄一旦散去,你们想要投胎都不可得了。我也不是那么残忍的人,乖乖的吐出口供,对大家都好,你说呢?”

  随手解开了马和身上的禁法,勿乞的右掌手心距离马和的脑门只有不到一寸的距离。那些黑气凝聚成的小小鬼脸在马和的面皮上扭动跳跃,森森寒气直透马和大脑。隐隐可以看到,被那些鬼脸近身后,马和体内有一个和他生得一般无二,但是朦朦胧胧半透明的身影,正不安的在身体内扭动挣扎,却怎么都无法逃出身体的束缚。

  燕齐君厉声喝道:“这种背主之徒,还和他们说什么废话?抽出魂魄,直接拷问就是!”

  勿乞掌心向下一沉,马和却是傲然一笑,带着一种神圣的、近乎殉道者一样神圣肃穆、甚至有点庄严圣洁的笑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拷问魂魄么?任你如何折磨,我们也都是不会屈服的。”

  燕齐君愕然,勿乞看了燕齐君一眼,摇了摇头。

  燕齐君气得脸都发青了,他死死的盯着马和的下身,脸色青紫变幻不定。作为大燕太子,他王府中的主管太监居然没有净身,这传了出去,会让多少人嘲笑他?还不一定有什么流言蜚语传遍大燕,他还怎么在朝堂立足?甚至,他这么多的儿女子孙的血脉,也会受到人家的质疑!

  气急败坏的燕齐君骤然跳了起来,狠狠一脚跺在了马和的小腹上。这一脚燕齐君用了太大的力气,马和惨嚎一声,身体好似大虾一样跳了起来,血水不断从他嘴里喷出,润湿了他的全身。

  马和‘呵呵’怪笑着,双手捂着小腹,一边吐血一边看着燕齐君说道:“太子,您怎么折磨我们,我们也不会说出我们的主人是谁。嘿,哪怕是折磨我们的魂魄,我们,也坚信我们不会让你们知道任何有意义的东西。”

  勿乞皱起了眉头,马和这样的表现,和死士有什么区别?

  用秘法拷问魂魄,虽然得来的口供便利,但是一般而言,压榨魂魄得来的信息都是残缺不全的。如果对方也在魂魄中有某些禁制,那么更可能得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看马和的这种表现,他是真的不顾一切了。而他刚才那个近乎于殉道者一样高尚肃穆的笑容,让勿乞觉得,他幕后的主子不简单啊!

  沉吟片刻,勿乞收起了抽魂秘法。他默不作声的将另外四个男女嘴里的毒牙拔了下来,将他们身上的禁法也一一解除。他沉声喝道:“给你们一个机会,让你们说出是谁指使你们的。我可以留给你们一条残魂转世。否则,不要怪我辣手!”

  任凭勿乞好说歹说,燕小七和马和却死活不肯吭声。

  无奈的摇了摇头,勿乞向赵括说了一句话。赵括呆了呆,他骂了一句娘,皱着眉头站起身来走到了燕小七身边。他三下五除二的扒掉了燕小七的下衣和亵裤,低头折腾了一下,抬起头来冷哼道:“唔,果然不是处子之身了。大哥,按照兄弟我这两千多年来出入花丛的经验,此女起码在数年前就已经破身!”

  燕齐君呆了呆,他皱眉道:“不可能!这些女官都是大燕禁宫调教的精英,未来分配给宗室府中应用的。她们自幼生长在禁宫中,怎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赵括瞪了燕齐君一眼,指着马和冷笑道:“大燕朝的太监都能有这玩意,大燕朝禁宫中秘密训练的女官,怎么就不能被人破身?哎,今天括倒是长见识了,大燕朝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都有啊!”

  “呃?”燕齐君和勿乞同时愣了愣,两人同时大叫起来:“他娘的,嫪毐!”

  燕齐君气得直跺脚,他怒吼道:“嫪毐,小人,他居然,居然,混账东西!”

  勿乞则是阴着脸看着马和和燕小七。他冷声道:“马和,你是为了断阳重生,所以进了巨阳神教罢?至于燕小七,你一个禁宫中生长的女子,若是有男子能够和你……”

  勿乞剩下的话没有说完。一个禁宫之中的怀春女子,以嫪毐那妖人的手段,想要控制这样的女子,实在是太简单不过了。燕小七,甚至很可能是嫪毐亲自出手收服的。秘密训练这些女官的禁宫防范并不森严,以嫪毐的实力想要进出其中,实在是没有什么难度。

  说着说着,勿乞苦笑起来:“太监能断阳重生,宫女、女官能够被他用风流手段收服。这大燕朝各个王爷、宗室的府中,也不知道有多少太监宫女和女官,嫪毐他究竟在大燕朝有多少门人弟子!”

  燕齐君的脸都发绿了,他气得浑身直哆嗦,突然怒吼着冲过去,一脚重重的踹飞了马和。

  马和身上传来密集的骨骼断裂声,他被一脚踹在了岩壁上,‘啪’的一声脆响,他的身体好多处皮肉炸开,大片鲜血溅得岩壁上到处都是。

  燕小七听了勿乞的话,突然冷声说道:“知道是教主指派我们做的这些事情,你们还敢杀我们么?”

  勿乞愕然,他皱着眉头盯着燕小七看了许久,突然抖手将金角、银角从育灵指环中放了出来。金角、银角兴奋的在狭小的岩洞中一阵急转,兄弟两瞪着地上躺着的燕小七等六个男女大叫道:“有人吃么?哎哟,还是男人女人都有啊!男人有嚼头,女人细嫩,都好吃哪!”

  大片涎水从嘴角滴下,湿漉漉的滴了燕小七一身。

  勿乞蹲下身子,拍开了金角、银角不断靠近燕小七身体的大脑袋。他沉声说道:“现在我变了主意了,你们只是巨阳神教的门人,但是……你们不是嫪毐指派来的罢?嫪毐没这么傻,他如果让你们出面,岂不是不打自招么?只要太子没有被人杀死,我们很可能追查到你们的身上,以你们身上的异样,很容易就能追查到嫪毐身上。”

  燕齐君、赵括齐齐皱起了眉头。

  赵括思忖了一阵,这才颔首道:“嫪毐那厮虽然不堪,却也没这么蠢。就算要安排人手,他也绝对不会用自己的门人。这几个人身上的破绽,实在是太明显了。断阳重生的太监,几年前就被破身的女官,只要是人都能想到嫪毐的头上去……”

  勿乞冷笑道:“再配合上他们一旦被抓就立刻服毒自尽,只留下尸体。”

  燕齐君厉声喝道:“他们魂魄中再被预先下了禁制,一旦用搜魂索魄的功法拷问魂魄,就立刻魂飞魄散。”

  熊万灵呆呆的问道:“那么,岂不是就只能认为是嫪毐干的这事?这没办法查下去了!”

  勿乞慢慢的拔出了一柄小匕首,他沉声道:“谁说没办法查下去了?世上还有一种手段,叫做酷刑呢!”

  育灵指环白光一闪,十几个牛高马大的龙伯国人从白光中走了出来,顿时这狭小的水洞被塞得满满的。

  勿乞指着燕小七等三个女人冷声道:“轮暴她们,拷问口供,用最残酷的手段对付她们……我不管其他,只要口供。”

  摇摇头,勿乞祭出贪狼剑,开始切割岩壁,扩张这个岩洞。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