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三百四十二章 玉门夫子

第三百四十二章 玉门夫子

  假婴!和前番勿乞凝结的丹田中的假丹一样,盗得经中蒙蔽他人、掩人耳目的偷天手段。

  以白云仙门归元秘功为基础,吸收巨量灵气,借昶武仙人的天道感悟填充金丹,以秘法凝成元婴。这元婴中包容了昶武仙人的全部天道感悟,天仙级的天道感悟。只要勿乞能将所有的天道感悟参悟透彻,他就能将借助这假婴,推动自身修为达到天仙境界。

  但是这假婴就是假婴,与其说是勿乞的元婴,还不如说就是一件形如元婴,功用也能元婴一般无二的奇异法宝。它拥有元婴的一切功能,但是控制它的,只是勿乞的一缕分神。哪怕某曰假婴被毁,勿乞也只是被毁掉一缕分神,于他本体没有丝毫伤害。

  巨量灵气还在不断涌入勿乞身体。勿乞盘膝而坐,天智果让他的智商和天道感悟能力都提升到了一个变态的地步。加上盗得经中描述的诸般玄妙,勿乞在短短几个时辰中,就将昶武仙人所有的天道铭文中,记载的天地妙理参悟到了相当于元婴巅峰的极限。

  勿乞体内的元婴也就急速生长变大,不断吸收外来的灵气,迅速提升到了元婴巅峰应有的水准。庞大的真元不断从银光灿灿的假婴中喷薄而出,顺着勿乞身体的主要经脉急速流转,勿乞微微凝神,周身就有无数锋利的银光若隐若现,切削得四周岩壁一阵土石飞溅。

  冷哼一声,勿乞用禁律神炎将昶武仙人的仙魂彻底炼化,将他的仙魂也炼制成了三百六十颗拳头大小呈紫青色的魂珠。他服下了一颗魂珠,一道精纯而强大的魂魄本源力量迅速涌入他识海,被他的元神一丝丝的消化吸收,让他的元神逐渐的生长壮大。

  “妙不可言!”

  轻笑一声,勿乞取出了清逸散人。一样将他炼化。

  血肉精气形成金色的血晶,仙魂化为紫青色的魂珠。清逸散人的修为比昶武仙人高了明显不止一等,他的血晶有四百多颗,而魂珠则是达到了五百七十粒。清逸散人主修青木功法,兼修青木衍生而出的清风法术,他仙魂中凝聚的,是一百二十三颗淡青色的天道铭文。

  勿乞的假婴依旧将这天道铭文吞噬,他的假婴迅速变成了半银半青的色泽。又是一阵疯狂的吞吐灵气,勿乞的假婴已经达到了他的先天元胎的极限,逐渐的压迫他的先天元胎发生奇异的变化。

  最后是炫阳仙人。三人之中,炫阳仙人修为最强。六百血晶,八百魂珠,这等收获让勿乞都为之愕然。尤其是炫阳仙人仙魂中的天道铭文足足有三百五十八道,对火焰的领悟已经到了极其精深的地步。甚至勿乞怀疑,炫阳仙人是不是已经快要突破三十六品天仙的境界。

  将炫阳仙人的天道铭文吞入假婴,银、青二色的假婴骤然又喷出了一片夺目的红光。银、青、红三色强光绕着假婴一阵盘旋不定,勿乞每一次呼吸,假婴也随之呼吸,勿乞每一次吐气,假婴也随之吐气。一呼一吸之间,精纯的三色真元就不断的从假婴体内涌出,充斥勿乞身体的主要经脉气穴。

  五颗后天灵珠飞出,围绕着假婴一阵飞舞。其中庚金、青木、丙火三颗后天灵珠发出熠熠毫光,和假婴腹中一团纠缠在一起的,呈青、银、红三色的符文遥相呼应。五颗灵珠每盘旋一次,就有一丝丝若有若无的天道妙理融入勿乞的元神,勿乞就觉得他和身周天地灵气的契合度又强上了一线。

  更让勿乞惊喜的就是,在炫阳仙人的精血之中,他分离出了一丝淡金色的血脉。

  细如发丝,数尺长,通体淡金色,不断喷出点点红光。这一丝血脉甚至连禁律神炎都无法将它炼化,分明是某种火属姓神兽的先天血脉。勿乞感应了一下血脉中透出的那种苍凉荒古的气息,初步判断,这可能是属于火属姓凤凰、鸾鸟一类神禽的血脉。

  难怪炫阳仙人那曰追杀勿乞,突然口吐鲜血,背后就有一对火翼生出。这家伙是禽妖修成的天仙,又有一丝神鸟的血脉在,用秘法逼出了血脉中的一丝先天神通,这才让他瞬间追上了驾着八骏辇逃走的勿乞。

  握着这一丝血脉,勿乞沉吟了片刻,将三位天仙留下的全部零碎都给处置好,将炫阳仙人的仙器火轮也让戊土龙鳞盾和十八具魔神傀儡吞噬掉后,这才施施然从育灵指环中将大赵的三位妖王供奉放了出来。

  趁着三位妖修供奉被醉龙香弄得昏迷不醒的当儿,勿乞破开他们的元神,在毫无反抗之力的三位妖修元神中留下了一丝元神禁制,牢牢的控制住了他们的生死存亡。小小的牵引禁制,确定自己已经完全掌控了他们的生死后,勿乞这才掏出解药,将三个妖修救醒。

  三个妖修一睁开眼,就发出一声怒吼,猛的跳了起来就要出手。

  勿乞轻轻一笑,手指一弹,三个妖修惨嚎一声,他们元神中一丝黑光闪过,三人元神宛如被雷霆轰击,痛得他们浑身抽搐的倒在了地上,浑身冷汗宛如酒浆一样渗出。堂堂三个元神境界的妖修,被勿乞折腾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抱着头在地上连连翻滚,不断发出凄厉的惨嚎声。

  勿乞冷眼看着在地上挣扎惨嚎,痛得哭天喊地差点没痛死过去,却连昏迷都无法昏迷的三位大赵供奉。他盘坐在地上,冷脸任凭三人苦苦哀嚎了足足一刻钟,这才缓缓的收了禁法。三个供奉元神中的剧痛骤然消散,三人依旧痛得惨嚎了好一阵子,这才软在了地上直喘气,用见鬼一样的目光望着勿乞。

  淡然一笑,勿乞沉声道:“三位,从今天开始,你们是我的人了。”

  扫了三人一眼,勿乞轻笑道:“不服气,你们可以自尽,但是一定记得要将自己的元神打得魂飞魄散一丝真灵都不能留下,否则三位刚才领教到的痛苦,还会千百倍的让你们消受。如果不想自尽,那也简单,以后乖乖的听我的,顺着我,等你们到达天仙……不,等你们修成了金仙,我就取消你们元神中的禁制。”

  三个妖修面面相觑作声不得。修炼到金仙就取消他们元神中的禁制?那要等到猴年马月去?资质不够的人,一辈子都修炼不到金仙境界,难不成就一辈子受他的钳制?

  不等三人回过神来,勿乞冷哼一声,禁制再次发动,三人又一次惨嚎着满地打滚。这一次,十八具魔神傀儡一起冲上前去,六个伺候一人,拳脚宛如雨点一样落下,尽情的殴打三人。魔神傀儡不是血肉之躯,更修炼了大力神魔功法,每一拳都重于泰山,三个妖修虽然是元神修为,依旧被打得皮开肉绽、骨断筋裂。

  内有元神焚化之苦,外有骨肉摧折之痛,一通熬炼后,三个妖修哭喊着跪在了地上,认命的低下了他们曾经桀骜不驯的头。勿乞冷眼打量了他们一阵,冷声喝道:“跟我来吧,以后你们依旧是大赵的供奉,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但是任何与大燕有关的消息,向我通传一声就是。”

  被勿乞暴力收服的三个妖王没奈何的应了一声。他们分别是狻猊妖裂风真君、青鹫妖青影子、地鼠精五岳尊者,全部是大赵国深山老林中的妖王,积年的凶悍老妖,修为强大的元神修士。

  解开洞府门口的隔音禁制,勿乞带着面色铁青浑身冷汗狼狈不堪的三位妖修去到了外面的水洞中。

  赵括带着笑容,还在一道道的碎割马和和另外两个男子。三人已经被割得白骨嶙峋,但是赵括不知道用什么法子制住了他们,三人皮肉都被割干净了,却依旧不死。马和结结巴巴的还在咒骂着赵括,问候着他的历代祖先:“我等……岂会被你酷刑压倒?我等……岂会出卖师长?”

  看着到了这种地步还在坚持的马和,勿乞不由得连连摇头。他冷声道:“还不肯招,就只能抽出魂魄直接翻阅他的记忆。希望这家伙的魂魄结实一点,能够让我们多折腾一段时间。也希望他们魂魄中没有禁制,否则还是一个大麻烦。”

  这里话没说完,那边燕小七突然发出一声声嘶力竭的惨叫:“不要,不要了,我说,我说,我们是风师派来的。风千里,风师,他让我们来雪渊星行事。是风师,风师……”

  面门上所有皮肉都被刮走,只剩下一张骷髅脸的马和艰难的扭过头去,怒视着被龙伯国人压在下面鞭挞不休的燕小七。他厉声喝道:“小七,你疯了?你怎么能,怎么能出卖师长?你,你……”

  就在马和大声喝骂的时候,勿乞一指头点在了马和的眉心,五指上一阵黑烟喷出,将马和的魂魄从他体内抽了出来。无数黑色符箓冲进马和的魂魄,马和魂魄中骤然一道玉色光芒闪过,‘嘭’的一声他的魂魄炸成了粉碎。饶是勿乞手快,也只是抓住了马和魂魄中一点点残破碎片,翻阅了他的一点儿记忆。

  “该死,果真在他们魂魄中有禁制!”勿乞怒骂了一声。

  但是,仅仅得到的那一点儿记忆也足够勿乞使用了——这是马和童年时的记忆,他在三岁时,被玉门学宫门下教学夫子风千里收为门下,六岁时由风千里送他入宫的记忆!

  “他,的确是风千里的学生!”勿乞看向了燕齐君:“风千里,很有名么?”

  燕齐君张了张嘴,干涩的说道:“他是……大燕宗室的教授,自一百五十年前开始,做大燕宗室子弟的启蒙先生,一直和大燕皇室的关系,极好!”

  勿乞点点头,将另外两个男子的魂魄也抽了出来,正要用秘法拷问的时候,岩洞突然剧烈的颤抖起来。

  ‘哗啦’一声,勿乞布下的所有太古符文禁制一起粉碎。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