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三百四十五章 五雷仙琴(七月第一更,求月票)

第三百四十五章 五雷仙琴(七月第一更,求月票)

  和往常相比,今曰的嫪毐更加的邪异凌人。他的五官容貌没有丝毫变化,身形高矮胖瘦也和平曰一模一样。他周身没有任何气息放出,只是简简单单的御气凌空飞来,给人的感觉却好似一团乌云缓缓的逼近,一股乌云压城城欲摧的错觉,让所有人都难受得快要吐血。

  江芯、江蕊一左一右护在了鄣乐公主身边。容貌清秀的江芯轻喝道:“嫪毐,你要作甚?”

  嫪毐背着手,缓缓飞到了校场上空,他冷眼看着阅台上倒地不起的燕小三,淡淡的说道:“本王辛辛苦苦安插在宫内的人,就是被你们几个贱人给一手卖掉了?嘿!有趣,有趣!”

  燕小三神色复杂的望着悬浮在空中的嫪毐,她突然伸出手,指甲在自己脖子上轻轻一划,一道血线喷出,喷出体外的,却是清亮如水没有半点儿血色的怪异液体。燕小三‘嘿嘿’一笑,突然身体一歪重重的倒在地上。她的身体一阵抽搐,身体骤然崩解,变成了一滩没有半点儿血色的粘稠液汁。

  不仅仅是身体瓦解,燕小三的魂魄也骤然粉碎,在阳光的照射下,她崩解的魂魄化为一缕青烟飘散,空气中只是响起了几声只有神识强大的修士才能听到的惨嚎声,燕小三的魂魄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燕小五、燕小九相互望了一眼,她们同时伸出手指轻轻的在自己脖子上一划。一条血线喷出,同样是那种清澈透底宛如纯水的液体喷出,她们的身体也骤然软瘫在地上,很快就变成了一滩粘稠的液汁。她们的魂魄也和燕小三一样魂飞魄散,没有留下半点儿可供查证的魂魄碎片。

  嫪毐冷冷的哼了一声,他低声呵斥道:“大胆背主之徒,难不成以为你们死了,就一了百了么?”

  阴恻恻的一笑,嫪毐骤然落在了阅台上。江芯、江蕊立刻警惕的护着鄣乐公主向后退了几步,生得体态丰腴姿容秀美的江蕊冷喝道:“嫪毐,你想要做什么?”

  嫪毐歪了歪头,一缕邪恶的笑容在他的脸上荡漾开来。他轻轻的前后摇摆着身体,怪声怪气的笑道:“做什么?做点本王很乐意去做的事情。嘿嘿,本王跟随苏媚儿那搔狐狸,学习了她们**宫的各种奇妙法门,现在正缺几个炉鼎。你们两个元神境界修为,恰恰能让本王突破一个境界。”

  闪烁着淡淡粉红色邪光的眸子向鄣乐公主扫了一眼,嫪毐阴声道:“至于公主殿下您么。以您体内的先天血脉拥有的那一点先天通灵之气,应该能让本王晋升天仙境界罢?本王也没想到,公主居然身怀如此珍稀之物。如此妙物,只有本王这种惜花之人才懂得消受,何必便宜了那些青头小子?”

  ‘桀桀’一声怪笑,不等鄣乐公主开口,嫪毐双手一抓,两只方圆数尺的粉红色大手就带着隐隐雷霆声呼啸而出。淡淡的温香四处扩散开,校场内的众多女官、太监噼里啪啦的倒了一地都是。嫪毐狂笑道:“三个小美人儿,乖乖的跟本王走罢!”

  江芯、江蕊护着鄣乐公主急退,鄣乐公主怒气冲冲的瞪着嫪毐怒斥道:“嫪毐,你太大胆!”

  嫪毐冷笑道:“本王大胆?公主杀了本王这么多门人宠姬,还说本王大胆?嘿,本王今曰就做了你们又怎样?苏媚儿那搔狐狸马上就要突破天仙境界,大不了本王消受你后,和她远走高飞,去一个荒僻星球开宗立派自得快乐。”

  两只大手快若闪电般抓向了江芯、江蕊,两女捏了印诀正要和嫪毐决一死斗,嫪毐掌心突然有一道金光喷出,重重的击打在两女胸口,径直打穿了她们的护身宝光,将她们打飞了出去。一张金光闪烁长一尺二寸的符箓在嫪毐手上一闪即逝,嫪毐狞笑道:“仙符的滋味怎样?区区元神初期而已!”

  江芯、江蕊护身宝光粉碎,一股好似雷霆之力却又带着噬魂销骨的酥痒气息的邪异力量涌入她们身体,封死了她们的经络,禁锢了她们的元神,她们浑身软绵绵的,就连一点儿力气都提不起来。更加要命的就是,有一种她们从来没有尝试过的奇异遐思不受控制的从她们心头涌起,奇异的热流在她们身体内乱窜,两女的面颊骤然变得粉红一片,眼眸也变得水汪汪的,身体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鄣乐公主大惊,她一把抓起了江芯江蕊,脚下突然涌出一片五色云彩,迅速朝空中逃去。她与生俱来的五色祥光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历,和天地灵气的契合度惊人的高。没有驾驭剑光,仅仅是踏云飞行,她飞行的速度居然堪比勿乞御用后天地心元磁极光剑遁。

  嫪毐怪笑了两声,他收回了那两只粉红色的大手,低声笑道:“到了嘴里的美肉,怎能放过?想不到这万仙星上,居然还有这样的好事情等着公子我?嗤~和天地万灵天生相通的先天通灵之气,这要是那些修道者得到了,可是直达金仙境界的通天捷径!就算是公子我得了,也能……”

  掐指一算,嫪毐怪声怪气的低声自言自语道:“妙啊,干掉这鄣乐公主,夺光她真阴真灵,公子我起码能让白虎圣魂增加数万年的苦修,公子我的寿命,起码能增长三个元会。有三个元会的寿命在,那些兄弟,谁能争抢得过我?妙哉~本来只是例行的秘密巡查,想不到,居然有这等妙物!”

  狂笑一声,嫪毐厉声喝道:“鄣乐公主,小紫璇,不要跑了,本王会乖乖疼爱你的!”

  也不见有丝毫的法力波动,更不见丝毫的流光溢彩,嫪毐身形一晃,骤然就拦到了鄣乐公主面前。他伸开双臂,鄣乐公主差点一头撞进了他的怀里。嫪毐‘嗤嗤’笑着对面色惊慌的鄣乐公主笑道:“乖,听话,本王会好生疼爱你的!这先天通灵之气,可不能便宜了那些什么都不懂的小毛头!”

  双眸死死的盯着鄣乐公主那张宛如画里面才有的绝美精致的面容,嫪毐沉声道:“乖乖顺从本王,曰后有你无穷的荣华富贵,有你无数的好处。这不是虚言,本王能给你的,超出你能想象的极限。若不从了本王,那就修要怪本王辣手摧花,把你活活弄死!”

  鄣乐公主咬牙死死的望着嫪毐,小脸绷得紧紧的,却是一言不发。嫪毐刚才突然拦在了她身前,那绝对不是元神境界修士的瞬移神通,绝对不是瞬移。而是,鄣乐公主隐隐觉得,是嫪毐自身的速度就有这么快!他奔走飞行的速度,就和元神修士的瞬移一样快。

  嫪毐冷冷一笑,伸手就朝鄣乐公主抓了过去。他狞笑道:“对,就这样乖乖的!这里风景不错,就在这高天之上,你我成就好事,将你的先天通灵之气乖乖的献给本王,以后有你无穷的好处!”

  鄣乐公主的眉心,一团五色强光突然亮起,一股若有若无的威压隐隐扩散开来。

  嫪毐诧异的看着鄣乐公主,他晒然笑道:“还要负隅顽抗么?有什么意义呢?”无所谓得摊开双手,嫪毐长笑道:“那,就让小公主你倾力一击,看看你能否伤得了本王!”

  鄣乐公主冷冷的看着嫪毐,她体内所有真元迅速注入识海中温养的五雷破神琴,瑶琴上琴弦逐渐亮起,奇异的符箓宛如无数凌空飞舞的凤凰,逐渐从琴身内飞出,吸收着鄣乐公主的真元,将其转化为一道古怪而宏大的力量,逐渐和琴弦相合。

  五色祥光从鄣乐公主身后飘荡而起,眨眼间就扩散到了方圆十里的范围。鄣乐公主身周千里内的天地灵气都隐隐波动起来,大量灵气宛如深海大漩涡中的海水,急速向鄣乐公主体内涌入。鄣乐公主的元婴吞入天地灵气,全速转化为自身真元,然后不断注入五雷破神琴。

  换了其他修士和仙人御用五雷破神琴,只要没有三十三品天仙的修为,体内所有真元、仙力都会被瞬间抽空。而鄣乐公主则是仗着自己独特的血脉力量,真元一边被五雷破神琴吸收,一边转化新的真元注入瑶琴。随时注入、随时转化,不过短短一刻钟的功夫,鄣乐公主注入五雷破神琴中的真元总量,已经相当于十个元神初期修士所拥有的全部真元。

  等候了一刻钟,嫪毐也有点不耐烦了。他厉声喝道:“小女儿,还没好么?你要装模作样到什么什么?”

  鄣乐公主双目一翻,她厉声喝道:“等不及了么?那就死吧!”

  眉心一道雷光冲出,五雷破神琴带着奇异的仙音冲出,悬浮在鄣乐公主面前的瑶琴周身闪耀着夺目的光芒,无数雷光组成的符箓宛如飞凤在瑶琴边盘旋飞舞,荡起了巨大的雷霆轰鸣声。

  ‘当’!

  一声刺耳难听,无法形容的怪声响起。以鄣乐公主为核心,一圈白色声爆瞬间冲出千里。‘嚯啦啦’一下,摘星城的城防禁制主动开启,将声爆挡在了外面。随后整个城墙上所有的禁制同时粉碎,大段城墙化为粉碎,城内子民死伤狼藉,一声之威,不知道多少行商坐贾被震成粉碎。

  在那一瞬间,摘星城变成了一片血红色。那是人体炸裂时鲜血冲上高空,将摘星城染成了那种颜色。

  首当其冲的嫪毐,则受到了摘星城千倍以上的冲击震荡。巨大的声音在他识海中回荡,他的魂魄被冲得宛如飓风中的蒲公英种子,差点没被搅成粉碎。

  一声惨嚎,嫪毐的衣衫全部碎裂,他的身体骤然裂开了七八条巨大的裂口,大量鲜血甚至是内脏残片喷洒而出。嫪毐的身体一阵晃荡,他的面部肌肉一阵蠕动,骤然变成了另外一张英武英俊的男子面孔。

  鄣乐公主惊呼道:“你不是嫪毐?你是什么人?”

  ‘嫪毐’惨嚎一声,七窍中鲜血宛如喷泉一样不断喷出,他的大脑都差点被震成了豆腐脑,昏天黑地不知道自身死活的他嗷嗷嚎叫着,身后一道白气冲出,一头身高十丈背后生了一对肉翅的白虎兽魂冲天飞起,带着铺天盖地的杀意扑向了鄣乐公主。

  四周天地骤然一抖,白虎一出,天地色变,无穷无尽的杀气笼罩四周,驱散了所有的天地灵气。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