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三百四十六章 嫪毐之祸

第三百四十六章 嫪毐之祸

  鄣乐公主和‘嫪毐’在摘星城外海域上空厮杀时,白云星古泰皇朝邻国,天乐国的都城内,嫪毐正在天乐国皇宫内一处陈设华丽,但是色调基本以黑色、金色为主,低沉压抑的寝宫内奋勇搏杀。

  天乐国垂帘听政、掌握了天乐国实际朝政大权的当朝太后慈甤太后光溜溜的趴在床上,面颊通红的承受着嫪毐自身后一波又一波、绵绵不尽、沉重如山、快捷如电的冲击。‘啪啪’的撞击声在寝宫中回荡,慈甤太后的娇喘和呻吟声,更是远远的传出了寝宫。

  寝宫的大门外,血疯子四平八稳的坐在一张软榻上,几个不着一缕的秀丽宫女软绵绵的躺在地上,面颊潮红有气无力的看着血疯子。一个最多不过十四岁,生得格外秀美娇小的少女正双膝攀住了血疯子的腰肢,双手紧紧的搂住他的脖子,身体上上下下的在血疯子身上蠕动着。少女已经陷入了半昏迷状态,但是秀丽的脸蛋上尽是痴迷和狂热。她低声的呻吟着,身体不断的颤抖抽搐,皮肤也泛出了异样的粉红色斑。

  血疯子双手紧紧的抓住少女的细腰,默默的运行嫪毐传授的巨阳**,涸泽而渔的抽取少女体内的一丝真阴气息,不断壮大他自身的真元。在他丹田中,已经有一颗拳头大小粉光熠熠的气团凝结。他赫然已经冲破了先天巅峰境界,一步踏入了金丹人仙的层次。借助这些天来抽取的少女真阴之气的滋补,他的金丹已经很有了几分火候,眼看就能凝结为实体的金丹。

  正在他身上蠕动的少女突然发出一声悠长的呻吟声,她娇小的身体抽搐了几下,软塌塌的缠在了血疯子的身上,就好像一条被抽走了脊椎骨的大蟒,浑身突然涌出了大量的汗水。血疯子狂笑了一声,随手将这少女抱起来丢在了地上,然后昂扬兴奋的大叫道:“来人,伺候公主殿下沐浴更衣,请悠乐公主过来,和老子同参无上仙法!”

  几个生得牛高马大满脸横肉的太监谄媚的笑着,拎着一个比刚才那公主更稚气了几分,早就吓得面无人色的衣饰华丽的少女从一旁的屋子里奔了出来。血疯子‘嘎嘎’狂笑着,一把抓住了那不断挣扎悠乐公主,重重的将她按倒在软榻上。随着一声少女的痛呼声传来,血疯子哼哼喘息着,身体一上一下宛如打桩机一样运动了起来。

  寝宫内,慈甤太后发出一声有气无力的呼喊声,同样是浑身大汗淋漓的软在了床榻上。

  嫪毐温柔的将慈甤太后翻了个身,带着几丝温情款款的妩媚笑容,轻声说道:“安荣,可美么?”

  慈甤太后的名字就是安荣,她痴迷的望着嫪毐,双手有气无力的抚摸着自己雪白丰满的双胸,过了许久才轻叹道:“嫪毐哥哥,安荣可是白活了这么多年。苍天呢,世上还有这等美妙的事情?真真是安荣从没想到的!哎,先皇他和嫪毐哥哥比起来,简直是……”

  嫪毐得意的挺起胸膛,他温柔的笑道:“那个死皇帝,说他做什么?不要说他了,嫪毐不信天下还有其他的男人,能胜过嫪毐……”双手轻轻的在慈甤太后的身上游走抚摸着,嫪毐淡淡的说道:“那个碍事的宰相,昨晚上家里失火,已经满门被烧死了。现在,朝中还有人和安荣为难么?”

  慈甤太后妩媚的一笑,长长的双腿用力的夹住了嫪毐的腰身。她轻声笑道:“哪里还有人敢反驳哀家的旨意呢?从今天起,天乐国,就是哀家和嫪毐哥哥共享了。明儿个,哀家就颁布谕旨,就说嫪毐哥哥是哀家的本家堂兄,有经天纬地之才,是天乐国的‘擎天巨柱’,暂代天乐国摄政王之职罢!”

  嫪毐欣然点头道:“大善,以后安荣和某诞下孩儿,就世世代代是天乐国主!”

  挺起分身,嫪毐再一次挺入慈甤太后的身体,他低声笑道:“某这条擎天巨柱,要‘布种天下’,让天下诸国的皇帝,都变成某的儿孙!当年某没有成就的事情,如今一定要顺利实现。让千万国君都称呼某为父亲,何其快乐?”

  慈甤太后已经失去了最后一点理姓,她用力的搂住了嫪毐,再一次和他欢愉起来。

  ‘啪啪’的撞击声再次响起,没多时,慈甤太后就发出一声呻吟,翻着白眼晕了过去。

  嫪毐得意的站起身来,慢条斯理的用一条白绢擦干净了身体,在几个伺候在一旁的,面红耳赤的宫女伺候下,穿戴上了天乐国的亲王朝服。双手随意的在宫女的身上乱摸乱掐了一阵,嫪毐看着这几个青春靓丽的宫女,不由得一阵色心大动,正要将她们弄上床榻好生玩弄,院子里突然传来了一声轻呼:“教主,老祖宗,孩儿们有急事禀告!”

  嫪毐微微一愣,他挥了挥手,将几个宫女赶去了一旁,大步走出了寝宫。

  正在寝宫门口将悠乐公主弄得直翻白眼的血疯子也匆匆的站起身来,赤身露体的站在寝宫门前,冷眼看着几个身穿太监服饰,面白无须的男子。这几个男子刚刚在几个巨阳神教门人的带领下来到寝宫,血疯子本来还没注意他们,没想到他们居然开口呼喊嫪毐了,这就由不得血疯子不停止手上的妙事,起来听嫪毐的吩咐。

  走出寝宫的嫪毐朝瘫痪在软榻上动弹不得的悠乐公主看了一眼,点头向血疯子赞道:“徒儿好眼力,此女先天真阴充沛,和她交合,可以节省你三十年苦修之功。唔,徒儿这几天倒也勤勉,几曰的功夫,就踏入了金丹境界,不错,很不错!”

  血疯子恭敬的俯下身体向嫪毐行礼,他感激的说道:“这都是师尊教授有方,更是师尊**神妙呢。辛苦,倒是不辛苦!这几天徒儿宠信了天乐国三十七位公主,是无上妙事,哪里辛苦?”

  嫪毐得意的笑了起来,他得意洋洋的点头道:“这话,为师爱听!这天下神功妙法,再也没有比我们师徒进展更快的了!只要有资质好的女子做炉鼎,这修为是一曰千里,其他人是绝对比不上的!”

  拍了一下血疯子的肩膀,嫪毐冷眼望着寝宫前院子里恭敬站着的几个太监冷哼道:“什么事?你们不是在蓟都盯着那里的动静么?怎么擅离职守来这里?嗯?”

  几个大燕皇宫内的太监,巨阳神教的秘密门人闻言恭敬的跪在了地上,向嫪毐磕了几个头:“教主老祖宗,孩儿们有惊天的消息要报告给教主老祖宗。这消息太重要,孩儿们不敢有丝毫怠慢,故而赶来这里向老祖宗您回报。”

  嫪毐点了点头,他沉声道:“是什么惊天的消息,站起来说话!”

  几个太监又磕了几个头,纷纷站起身来,带队的那个太监小心翼翼的掏出一块玉简,走上前来递给了嫪毐。这玉简造型古朴,雕成了一只奇形小鸟的模样,刀法古拙、线条简陋,却自有一股不凡的气息蕴藏在内。

  嫪毐神念透入玉简,顿时被玉简内的信息给吸引住了。骤然间他面色变得一阵通红,嫪毐狂喜道:“妙啊,你们这次可立下了大功!唔,人人都有重赏!快,快,随我去那个地方一探。”

  玉简中的信息很简单——这是万仙星上,一处秘密仙府的地图和出入禁法的详解图录。

  按照那几个太监的说法,这块玉简是大燕巡风司的密探花费了巨大的代价从大赵昭武殿密探手中夺来,然后立刻用机密渠道送回大燕,但是半路上就被巨阳神教在皇宫内的门人给截取,所有相关人等都被灭口,而这玉简就被这些巨阳神教的太监亲自送来了嫪毐手中。

  一个完整的,从来没有人发现过的,上古秘密仙府的地图和破禁图录啊!里面不用说,肯定有很多好东西。心急如焚的嫪毐懒得理会天乐国的一应事务,他随意丢下了几个门人掌控这里的大局,就匆匆的带着血疯子和几个太监,通过一个虚空大挪移阵返回了万仙星。

  循着玉简上的地图记载,嫪毐带着近百门人,一路偷偷摸摸的来到了大燕朝最南方的沼泽地带。他毫不犹豫的循着地图的指引深入沼泽地带,一直深入大泽三万六千里,来到了大泽深处一片绵延数万里的山脉之中。

  这里的山势险峻,到处都是穷山恶水剧毒蛇虫,更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古怪玩意存在。大燕朝的南方沼泽区,是大燕朝东南西北四方中最让人畏惧的地方。东方大洋浩淼无边,有无数强力水族居住;北方雪原天寒地冻,自然环境极其恶劣;西方蒙山妖族无数,蛮人无数,凶险蛮荒;而南方大泽,就是神秘,无边的神秘,无比的神秘和恐怖,整个大燕朝都无人知道大泽的范围到底有多大,里面到底有些什么东西。

  按照地图指引,嫪毐带着近百门人在这片山脉中寻找了数曰,终于找到了一座被九条蜿蜒宛如游龙、山势陡峭宛如屏风的小山脉环绕其中的大山。这座大山光溜溜的寸草不生,方圆百里内一丝天地灵气都没有,只有一股令人心寒的凛冽气息隐隐留存。

  望着这座神秘中透着一丝诡异的大山,嫪毐谨慎的望了望四周,不能下决心是否入山一探。

  但是有人帮他做了决定。

  他身后的两个太监掏出一张金色符箓迎风一晃,一团金色云光裹住了嫪毐和他身边的数十个门人,包括血疯子在内,一行人被金色云光牢牢裹住,金光一闪,他们就被送到了大山脚下。

  光溜溜宛如一座馒头寸草不生的大山骤然一亮,大片符文从山体中凸显出来。

  庞大的压力骤然压下,嫪毐双膝一软,被这股压力牢牢的按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他身边的门人纷纷惨嚎,身体被突如其来的压力碾成了粉碎。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