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三百四十八章 神炎诛魂

第三百四十八章 神炎诛魂

  大燕东海之上,鄣乐公主拎着浑身瘫软面露潮红的江芯、江蕊,冷眼望着朝自己急冲而下的背生双翼的白虎兽魂。她深深的吸气,每一次吸气,下方大海中都有巨量水属姓灵气融入她身体,化为精纯强大的真元流转全身。

  一丝丝五彩光芒不断从鄣乐公主体内涌出,源源不绝的被吸入了光芒骤然黯淡了许多的五雷破神琴。其他不到三十三品天仙修为的修士和天仙,一旦运用五雷破神琴,就会被瑶琴吸干体内一切力量。但是鄣乐公主体质特异,真元随时消耗随时补充,体内真元几乎是源源不尽,故而刚才全力施展了一次五雷破神琴,依旧还有余力继续给瑶琴提供真元。

  琴弦渐渐亮起,大量符文从琴身中飘出,缓缓的围绕着琴弦飞舞。

  将江芯江蕊放在了云团上,鄣乐公主一手持琴,一手按在了琴弦上。她偷偷摸摸的取出了几颗白云仙门专门为核心弟子炼制的回复功力的灵丹吞入腹中,更多的真元迅速的生出,顺着她经脉涌入瑶琴。

  白虎兽魂发出震天嘶吼,带起一道白光冲向了鄣乐公主。

  鄣乐公主双眸中五彩神光闪烁,在那一瞬间,她又一次进入了玄妙不可测的悟道境界。虽然白虎来势汹汹速度极快,但是在鄣乐公主的双眼中,它的速度是那样的慢,那样的迟缓,简直是在一丝丝的向自己靠近。鄣乐公主隐隐看到了白虎身边,空间被白虎庞大的力量鼓荡而泛起的丝丝涟漪,看到了这头白虎兽魂体内无数玄奥的符文和光芒。

  这一瞬间极短,但是对鄣乐公主而言却是长到了极点。白虎的杀气逼退了四周空气中的一切天地灵气,可是下方大海汪洋无限,水属姓灵气无穷无尽,庞大的水属姓灵气不断遥空注入鄣乐公主体内,化为滚滚真元融入了五雷破神琴中。

  在悟道境界催动五雷破神琴,鄣乐公主的神识逐渐接触到了五雷破神琴内那一缕暴躁不安甚至带着一丝暴虐情绪的器灵。宛如当年荆轲刺秦皇,不成功则成仁,这瑶琴的器灵也充满了那种不管一切孤注一掷宁可同归于尽的暴虐气息。

  不知道炼制这瑶琴的天仙从哪里弄来了这么极品的器灵,鄣乐公主逐渐的和器灵加深接触,她的身上也逐渐的透出了那种宁可玉碎不可瓦全的亡命气息。双眸隐隐有血光透出,鄣乐公主手指缓缓扣紧琴弦,她缓缓的拉动琴弦,对准了急冲而来的白虎兽魂。

  冒充嫪毐的那男子正在数里之外的虚空中好似醉酒一样踉跄乱飞,五雷破神琴一击,不仅将他身体震出了可怕的伤口,更是重创了他的魂魄,连带着白虎兽魂都受到了极大损伤。更狼狈的,是他的耳膜被震破,耳道中的一些精细结构也被巨大的声浪震碎,这直接影响到了他的身体平衡。

  眼前一抹黑,神识无法起到作用,就连身体平衡都无法保持,肉身还受到了极大的创伤,又痛又是惊惶又是害怕的‘嫪毐’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他忘记了艹控自己的兽魂,完全让兽魂凭借自身本能向鄣乐公主扑了过去。但是兽武之道,兽魂必须和寄主的魂魄联手作战才能发挥出兽魂生前的庞大力量,在没有寄主的魂魄配合时,仅仅兽魂自身,能调动的能量不足生前的千分之一。

  面对前方越冲越近的白虎兽魂,鄣乐公主冷静的锁定了它,手指扣紧琴弦,锋利而有力的琴弦割伤了鄣乐公主的手指,点点鲜血顺着琴弦滴落在五雷破神琴上。瑶琴将所有血渍吸收,鄣乐公主逐渐和它有了一种血肉相连心神相通的感觉。

  在白虎兽魂距离自己还有不到百丈远时,鄣乐公主轻轻的松开了琴弦。

  ‘当’!

  又是那难听到了极点的一声巨响,一道白色的声爆呈圆锥状,从五雷破神琴上激射而出,恰恰将巨大的白虎兽魂覆盖在内。

  刚刚鄣乐公主倾力一击,五雷破神琴爆发的声爆冲击向四面八方所有角度同时冲出,强大的攻击力分散了许多,并没有对‘嫪毐’造成真正致命的打击。而这一次,鄣乐公主学会了如何集中五雷破神琴的声浪攻击,白色声爆压缩成了直朝正前方的一道粗有数十丈的声波柱子,准确的命中了白虎兽魂。

  威力的压缩,导致了鄣乐公主短短时间内注入的真元只有刚才一击的百分之一不到,但是因为声波集中在了一条线上击出,威力反而比刚才‘嫪毐’承受的打击强了数倍。

  一声兽咆冲天而起,五雷破神琴专门有攻击魂魄的神效,白虎兽魂被白色声爆一击,身形骤然模糊,差点就凌空崩解。白虎体内大量的符文、流光一阵闪烁不定,所有符文上面的淡淡幽光骤然一暗,差点就有几颗符文当场熄灭。白虎的身形一阵剧烈颤抖,背后一对肉翅炸裂了大半,白虎兽魂悲嘶一声,勉勉强强的稳固了形体,继续朝鄣乐公主杀来。

  就这时,‘嫪毐’也被声爆命中,他的一对儿小腿、一对儿胳膊,还有他胸膛上大片皮肉被急速波动震荡的声爆震碎,他惨嚎一声,厉声高呼道:“白虎,回来,护主!”

  眼看就要扑到鄣乐公主面前,巨爪距离鄣乐公主娇嫩的脖子只有不到三寸的白虎仰天长嘶一声,骤然化为一道白光激射而回,融入了‘嫪毐’的身体。‘嫪毐’仰天发出一声虎啸,他的身形骤然膨胀了数倍,变得足足有五丈高下,身上肌肉一块块膨胀开,皮肤下白光隐隐,透着一股子阴寒逼人的锋利气息,更有着一股让人不能正视的压力喷泄而出。

  刚刚在琴音中粉碎的双足双臂,伴随着一道突兀闪出的白光重生。‘嫪毐’挥动双臂,仰天发出悠长的狂啸声,结果一声长啸,他张口喷出了一道血泉,身体一抖差点没坠落大海。刚刚两次琴音攻击,他受到的创伤太重,此刻就算他借用兽魂之力重生了肢体,可是他的本命元气也损耗太大了。

  “小女人,你要死,我玉合天在此发誓,一定要虐……”

  玉合天咬牙切齿的赌咒声还没完结,一柄足足有小屋子大小的大铁锤呼啸着从他身后砸来,重重的砸在了玉合天的后脑勺上。这锤子也不知道用什么材料铸成,无比的坚硬。除了坚硬外,它还格外的沉重——看它小屋子大小的体积,就知道它的分量绝对轻不了。

  重重的一击打得措手不及的玉合天后脑勺塌陷,眼珠差点从眼眶里跳了出来。他的舌头从嘴里伸出来足足有三寸长短,大量口水血水喷出了数十丈远。刚刚被五雷破神琴这三十三品仙器重击两次,他的伤势已经格外严重,头昏目眩、双耳失聪的他根本没发现背后来了敌人,而且还是强力的敌人。

  被一锤子击飞,玉合天大口大口的吐着血,狼狈的转过头去。

  幻化身形,足足有十几丈高下,顶着一颗硕大的鲶鱼脑袋,浑身黑云翻滚的鲶蛟拎着那柄造型和铁匠铺的铁匠用的大锤子相当,足足小屋子大小的黑色铁锤,咧开大嘴朝玉合天直笑。她的嘴角有长长的涎水流下,语声含糊的说道:“紫璇是姑奶奶的好姐妹哩,你他娘的敢打她?姑奶奶的锤子好吃不?姑奶奶觉得,你的肉一定很好吃!啧啧,油光水嫩啊!”

  得到白虎兽魂的元气滋养,玉合天的皮肤的确是滑嫩细腻宛如最好的羊脂玉。对于吃人极有心得的鲶蛟一眼看出,这是一个滋味很不错的好人,是人肉中的上品之选,故而她的口水都流出来了。

  被打得严重脑震荡,弄不清今天是什么时候,也弄不清自己到底是谁的玉合天摇摇脑袋,哆哆嗦嗦的指着鲶蛟怒骂道:“妖孽,你,你敢打伤公子我?你,你死……”

  还是没等玉合天的话说完,下方海水中突然一道粗有十几里的水柱冲天而起,重重的砸在了玉合天身上。玉合天惨嚎一声,被水柱冲得飞起来百多里高,随后就看到鲜血四溅,他屁股正中插着一柄三齿鱼叉,‘咝咝’惨嚎着从空中翻翻滚滚的直落了下来。

  水柱轰然崩解,方圆百里内的海面上顿时下了一场大雨。

  水柱中,显圣灵君赫然现身,他左手握着一根一丈八尺长的三齿鱼叉,指着从空中落下的玉合天厉声呵斥道:“大胆狂徒,焉敢在本君的地盘上动本君弟妹的主意?你今曰,必死无疑!本君要将你一片片切碎了,分给麾下儿郎!”

  刚刚这道水柱就是闻讯赶来的显圣灵君弄出的玄虚,他藏身在水柱中,随手一鱼叉捅进了玉合天的下身。长一丈八尺的三齿鱼叉如今只有不到三尺露在外面,可见鱼叉捅进玉合天的身体有多深。

  嘶声惨嚎的玉合天反手抓住后庭上插着的鱼叉,嘶声惨嚎道:“无……无耻……下流……卑鄙……龌龊……你们这群……妖孽啊……”

  被人捅伤了那么尴尬的地方,玉合天羞惭得差点想要自杀。这要是传了出去,他以后就不用做人了!

  显圣灵君怪笑一声,他摇头道:“卑鄙?下流?无耻?哎,鱼叉上有倒刺,千万别拔,倒刺上有剧毒,千万……”

  话音未落,玉合天已经用力将鱼叉扯了出来。结果又是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嚎,玉合天用力的一扯,鱼叉干脆带着累赘的一大条肠子从他下身扯了出来,这些肠子都已经发黑、发绿、发蓝、发紫,果然上面有倒刺、有剧毒,而且还不是一种毒素!

  玉合天痛得快要死去,他再也无法和他的白虎兽魂融为一体,两者魂魄骤然分开,白虎兽魂再次出现在他身后。骤然间一朵银色莲花激射而来,一道三丈高,水缸粗的紫青二色的禁律神炎裹着白虎兽魂就是一通乱烧。

  鄣乐公主掐指控制着银莲花困住了白虎兽魂,不断张嘴喷出一道道五色祥云,让禁律神炎变得越发旺盛。

  玉合天痛得嘶声惨嚎,他浑身抽搐的倒在了地上,嘶声大叫起来:“你们不能杀我,我是人皇座下坚侯之子!你们不能杀我,杀我,就是违逆了天道!”

  话音未落,鲶蛟已经冲了上去,一把拎起了玉合天,也不洗刷一下,就囫囵个儿吞了下去。

  ‘咕咚’一声,鲶蛟赞叹道:“好味道!”

  一道玉光突然从鲶蛟嘴里喷出,一个声音在玉光中厉声呵斥道:“谁敢杀我爱子?”

  一条朦胧拳影从玉光中激射而出,直往鲶蛟胸口打去。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