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三百四十九章 破空鬼咒(300月票加更)

第三百四十九章 破空鬼咒(300月票加更)

  “天道?”对玉合天的叫嚷,鄣乐公主嗤之以鼻。

  银莲花上紫清神炎向内一合,白虎兽魂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化为无数纯白无瑕的白色萤光,飘飘荡荡的碎裂开来。鄣乐公主循着勿乞传授的秘法急忙对着那些白色萤光一招手,顿时一道白色飞瀑直涌向了她掌心,被她吸入识海之中,融入了元婴。

  这头白虎兽魂的魂魄本源极其强大,被禁律神炎炼化后分解出的魂魄本源微粒让鄣乐公主的魂魄急速增强,渐渐的她的元婴都快消受不起这种急速的增加,一种量变进而产生质变的奇异变化,在她的元婴中悄然出现。鄣乐公主的元婴轻轻一抖,一缕金亮亮如烟如雾的元神悄然从她元婴中涌出,化为一道朦胧身影悬浮在她识海内。

  不等鄣乐公主欣喜于自己得到的天大好处,鲶蛟嘴里喷出的一道玉色光芒中,那条拳影已经喷薄而出。

  拳风震荡,四周虚空为之一凝。一股刚硬方直,却又带着一股柔润之意,宛如极品宝玉的气息笼罩在鲶蛟身上,让她宛如被冰封的虫子,身体无法动弹丝毫。那朦朦胧胧的拳影眼看就要命中她的身体。

  说时迟,那时快,显圣灵君长嘶一声,骤然化为一条虬龙,狠狠的一尾巴抽了出去。‘咔嚓’一声,鲶蛟身体外方圆数丈内的空气宛如水晶一样炸裂,将那封锁了鲶蛟一切行动的气息轰成粉碎。鲶蛟激灵灵一个冷战回过神来,她二话不说,立刻恢复了本体,而且动用了全部的力量,将身体变得越来越大。

  骤然间鲶蛟就变成了一条身体长度超过十里的巨大鲶鱼。她浑身密布着黑漆漆的龙鳞,头顶两根龙角极其醒目,灰白色的肚皮下四条龙爪荡起了云烟雷电,周身水雾弥漫的她发出一声低沉的长啸,同样用巨大的鱼尾巴对着那拳影狠狠的一记抽了过去。

  一声巨响,拳影消散。鲶蛟长有里许的一段尾巴炸成粉碎,血肉骨头好似下了一场暴雨。大量血水从鲶蛟的尾巴断裂处涌出,坠入了下方海水中,将海水染成了一片通红。鲶蛟打了个饱嗝,然后才发出一声痛呼:“不就是吃了一个人么?干嘛打我一拳?姑奶奶我吃的人多了去了!”

  那道玉色光芒还悬浮在半空中,那个声音厉声喝道:“大……大胆!杀吾孩儿,还将他吞食,你等……胆大妄为,无法无天!你们一定要死,不管如何,你们今曰一定要死!哪怕你们身处天涯海角,身处周天星域的最偏僻的角落,今曰你们一定都要死!”

  玉色光芒骤然扩张开,隐隐可以看到两只巨大的手掌在光芒中闪烁。这两只大手抓住了虚空,用力的向两旁撕开。虚空震荡,空间居然有粉碎的征兆。但是那大手似乎力量不足以撕裂虚空,哪怕鄣乐公主他们都听到了那人咬牙切齿发狠用力的喘息声,但是虚空只是震荡不休,却没有真正碎裂的征兆。

  鄣乐公主收回银莲花,她一边默运玄功吸收白虎兽魂庞大的魂魄本源力量,一边指指点点的说道:“这人使用的,是寄灵之法。他在玉合天的魂魄中藏了一道拳劲和一丝灵念,玉合天一旦被杀,拳劲爆发,他就能感应到他的儿子出世了。他的实力不是很强嘛,想要撕开虚空直接突破到这里来,似乎还有点难度!”

  天仙以上修为的人物,如果使用寄灵之术在某人身上留下一丝灵念,当男人被杀后,他的一丝灵念就等于是一个坐标,能够让他运用某些神通法门。如果是三十三品天仙以上的修为,依靠这个空间坐标,他就能直接撕开虚空,或者亲身降临,或者直接攻击坐标附近的敌人。

  但是这撕开虚空亲身降临或者攻击敌人的手段,不仅仅是要三十三品天仙以上的修为才能做到,而且空间坐标和自身之间的距离,也很成问题。距离越远,撕开虚空所耗费的力量月强大。而这玉色光芒中的人物,似乎并没有足够的力量粉碎虚空直接降临到这里。

  从白云仙门的藏经阁中,鄣乐公主得到了许多关于天仙境界的尝试,这种寄灵之术她是知道的,撕裂虚空直接降临的手段她也是了解的。所以,看着玉色光芒中那对死命颤抖死命撕扯虚空的大手,鄣乐公主不由得‘嘻嘻’笑了起来:“他是白费劲呢,看样子,他的修为也不怎么强嘛,否则刚才那一拳,鲶蛟都被打死了!”

  鲶蛟摇头摆尾的收起了原形,重新恢复了人形化身。她咬牙咆哮道:“不管他是什么人,他真的来到了这里,就吃了,吃了!我的尾巴!这要花费我多少工夫慢慢的熬炼才能重新长出来?”

  哪怕是鲶蛟这样的妖龙,她毕竟也是女子,对自己的体型还是有着讲究的。猛不丁的变成了秃尾龙,这也太难看了。鲶蛟的一对眼珠子变得通红一片,牙齿咬得‘嘎嘣’山响。

  玉色光芒中的那人也气得咆哮出声,他怒吼道:“合天这废物,他跑去了哪里?怎么这么费力?他真的跑到了天涯海角不成?尔等一群孽障,你们的星球叫什么名字?”

  鲶蛟呆了呆,她摇了摇头,闭上了嘴巴。显圣灵君歪了歪嘴,冷冷一笑,看向了鄣乐公主。

  鄣乐公主背起了双手,眼珠轻轻一转,轻叹道:“你不知道你儿子死在了哪里?那太好了,我干嘛要告诉你我们这里是哪颗星球?让你找到这里来和我们算账么?当我们蠢的还是傻的?哎,自己蠢也不要紧,但是千万不要以为我们都和你们一样的蠢,好不好?”

  五色神光骤然荡起,鄣乐公主手一指,她身后五色神光骤然化为五条直冲云霄的剑气,带着刺耳的裂空声朝那条玉色光芒重重的扫了过去。只要碎裂了这条玉色光芒,那背后的人就失去了这个空间坐标,哪怕他请来再强大的人出手,也无法直接找到万仙星了。

  至于这件事情如何善后?鄣乐公主秀眉蹙成了一团,这事情还真难善后。这玉合天身后是什么人?人皇座下的坚侯?这是什么来历?肯定有人知晓玉合天来到这里,他的父亲那位坚侯很快就能得到消息。一旦他亲自到来,那事情可怎么收场呢?

  玉合天?鄣乐公主低声说道:“大燕朝,玉合天?玉芊芊你这个贱女人!”

  眼里凶光闪过,鄣乐公主厉声喝道:“一定要诛杀你满门!”

  大声呵斥着,五色剑光重重的扫过了那条玉色光芒,将它一举撕成了粉碎。无数玉色寒芒飘散,其中一点拇指大小的玉色精光略微闪了闪,却宛如活物一样想要逃窜。鄣乐公主冷哼一声,她掐了个古怪的印诀,眉心、嘴唇突然蒙上了一层浓浓的黑气,她低声念了几声古怪的,宛如厉鬼嘶吼的咒语,身边骤然就有几团鬼火冒了出来。

  伸手朝那些鬼火一抓,暗绿色的鬼火带着凄厉的鬼啸声汇聚在鄣乐公主磷光闪烁的五指上。手指轻轻一点,鬼火化为一枚红枣大小,扭曲跳动宛如鬼脸的诡异符文,被鄣乐公主指尖一点激射而出,恰恰击中了那一点玉色的精光。

  那一点玉色精光,就是玉合天的父亲坚侯留在他魂魄中的一丝灵念。鄣乐公主使出的鬼火符文,是她母亲血脉中流传下来的巫鬼诅咒之术,是一门来自上古之时,先民与阴鬼相斗时使用的,最为残酷凶厉最为狠毒无情的诅咒之术。鄣乐公主屡得奇遇,更被勿乞用先天之气洗练了肉身和血脉,身体隐隐也拥有了先天之意,所以她从血脉中得到的各种奇门秘法越来越多。

  符文融入了玉色光点,只听得一声凄厉的惨嚎从那玉色光点中传出,那坚侯声嘶力竭的嚎叫起来:“无知晚辈,居然用鬼咒之术算计本侯!大胆,大胆……啊,来人,去请大……”

  坚侯的话还没说完,玉色光点就‘啪’的一声炸成了粉碎,再也听不到那个坚侯的声音。

  鄣乐公主拍了拍手,从袖子里掏出了三枚大燕朝秘制的传讯玉简,急匆匆的将这里的事情一一述说之后,迅速将三块玉简同时捏碎。‘啪啪’一声炸鸣响起,三条极淡的烟火一闪即逝,迅速消失得无影无踪。

  鄣乐公主冷声道:“显圣灵君,还请你帮忙请老龙王带领麾下妖兵赶去蓟都,本宫要血洗玉门学宫上下!”

  轻轻的挑起下巴,鄣乐公主冷笑道:“不管这玉合天与玉芊芊有没有关系,她居然也好厚着脸皮要嫁给勿乞?就这个,本宫就要治她一个满门抄斩的大罪名!这玉合天一定是玉芊芊的同党,你们可要为本宫作证,他亲[***]代了他是玉芊芊的……远方堂兄!他居然敢谋算本宫,这是谋逆大罪!”

  鲶蛟呆呆的看着鄣乐公主,搞不懂她为什么这么确定玉合天就一定和玉芊芊有关系。

  显圣灵君则是淡淡一笑,点了点头:“我这就去请父亲出手,公主还请即刻赶赴蓟都就是。”

  鄣乐公主眯起了眼睛,轻轻的点了点头,她一把拎起了江芯江蕊,也不给她们解毒疗伤,径直化为一条五彩霞光冲进了摘星城,通过虚空挪移阵回到了蓟都。

  “玉芊芊,勿乞就算能有这么多妻妾,也绝对不能是你这个嫁不出去的老女人!”

  “哼,本宫今曰一定灭你玉门学宫上下!”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