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三百五十章 两败俱伤

第三百五十章 两败俱伤

  南方大泽,嫪毐所发粉色神光和玉合德所化的雷光碰在了一起。嫪毐的神光绵绵密密阴柔缠绵,宛如多情女子的泪水,带着浓烈的**蚀骨的奇异力量,一丝丝一寸寸的纠缠而上,宛如加了蜜糖的王水,慢慢的侵蚀消融雷光的力量。

  玉合德所化雷光则是凶猛暴虐、刚硬刚强,他的雷光每一次跳动,都好似有无数炸弹要爆开,但是被那粉色神光包裹住后,玉合德在短短十万分之一次弹指间,连续三十次催发雷光想要让雷光爆开,却每每在雷光的力量达到爆发的临界点之前,雷光的力量就被粉色神光抽走,每次都功亏一篑无法爆发。

  雷光、粉光在虚空中冲撞纠缠,沉闷的轰鸣声不断响起。宝相庄严的嫪毐盘坐在粉色莲台上,双手极快的变换各色佛门法印,一边放出绵绵不绝的粉色神光和玉合德纠缠争斗,一边对面色难看的玉芊芊笑道:“玉家大小姐,你从哪里找到了这么个野男人?就这么自信一定能降服了嫪毐?啧,果然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不知道这世上的事情,往往不如意者十有**呢!”

  不容玉芊芊回话,嫪毐抖手轰出三条粉色雷光,他又轻笑道:“这野男人倒也高大威武,只可惜中看不中用,他能让玉大小姐满意么?听说玉大小姐曾经主动向勿乞献身,人家却拒而不纳,这又是何必呢?我嫪毐生熟不忌,哪怕是你这种嫁不出去的狠毒老处女,嫪毐也有兴趣和你尽一宿之欢。”

  三条雷光重重的落在玉合德所化的雷电上,粉色雷光轻柔的炸开,每一次爆炸发出的声音,都好似倾城的红颜在轻柔的声音,那荡人心魂**蚀骨的婉转悱恻,实在是让人心头发软、五脏发痒、浑身的经络骨骼都好像遇到了大火烈阳的雪狮子,忍不住的就软了下去,再也没有了丝毫的力气。

  化身雷光死命冲撞轰击的玉合德身体一僵,在刚猛纯阳的雷霆保护下,他居然也受到了呻吟声的影响,让他的锐气骤然降了一大截。玉合德怒声道:“什么邪门法术?怎么这样无耻?”

  那边玉芊芊听到了嫪毐的调戏之言,不由得也怒声呵斥道:“嫪毐,你好生无耻!”

  嫪毐笑吟吟的,根本没把玉芊芊的话放在心上,他轻声笑道:“无耻?以后还要让玉大小姐下流呢!这男欢女爱的勾当,本来就是天地间至高无上的天道妙理。玉大小姐还没试过那样的滋味吧?哎呀,这不对呀,玉大小姐都年满三十了吧?这样的老女人,居然还是处子之身,这是嫪毐的罪过!”

  诡笑着望着气得脸色发紫的玉芊芊,嫪毐摇头晃脑的笑道:“玉大小姐这种没有男人要的老处女,年满三十居然还是处子之身,这是嫪毐的罪过,这是嫪毐的错失!我嫪毐最是怜花惜花之人,就应该成全了玉大小姐,今曰就让你享受那至高无上的极乐妙境罢!”

  玉合德也被嫪毐无耻到极点的话语气得三尸神乱跳,他怒声咆哮道:“无耻之徒,受死!”

  玉合德双手一挥,虚空中大片乌云席卷而来,乌云中道道雷霆翻滚卷荡,带起了沉闷的雷声向嫪毐当头压了下来。乌云距离嫪毐头顶还有里许高度,水缸粗细的银色电光已经接二连三的不断落下,径直劈向了嫪毐的头顶。

  讥嘲的一笑,嫪毐随手指天,大欢喜宝轮上数十名不着寸缕的飞天女挥动着琵琶飘然而起,从芝麻粒大小的人儿骤然化为常人一般。她们在嫪毐头顶载歌载舞,轻盈飞舞,身上不断有粉红色半透明的天花坠落,氤氲之气直冲高空,所有轰下的雷霆都被氤氲之气挡住。任凭雷电如何乱劈乱砸,氤氲之气最多是翻滚一阵,却没有真个被雷电劈开。

  大欢喜宝轮隐隐震鸣,里面传出了无数男女欢好的娇喘轻吟。嫪毐身体也一阵阵的颤抖着,细细的雷光从他毛孔内喷出,却是头顶的雷电砸在了氤氲之气上,依旧有一些雷霆余劲透过虚空轰入了嫪毐的身体。嫪毐诧异的对玉合德点了点头:“倒还有几分本事,不是靠面皮吃饭的小白脸,居然能……”

  刚刚说到这里,嫪毐的身上突然有几条拇指粗细的电光冲出,血水随着电光一起喷了出来。嫪毐嘴角也流出了丝丝血迹,他强行运劲吞咽,才将一口冲到了喉咙的血水吞进了肚子里。那雷劲,居然在不知不觉中,伤害到了嫪毐的五脏六腑,嫪毐却还没弄清,这雷劲到底是怎么进入他身体的。

  气急败坏的嫪毐怒吼一声,他双眼一翻,身后大欢喜宝轮骤然放出无量粉色神光,将方圆百里之地全部包裹在内。平地里鲜花绿草凭空生出,清澈见底的水池中,无数粉色莲花婀娜多姿带着浓浓的风情冒了出来。四处都有高大挺拔的菩提林生出,每一片菩提树叶上,都有一个飞天美女轻盈的舞动着。

  奇异的馨香四处飘荡,骤然被卷入这片奇异空间,猛不丁吸了一口香气的玉芊芊身体一哆嗦,突然间变得面红耳赤,浑身都有淡淡的粉红色带着奇异香味的汗水流了下来。玉芊芊吓得魂飞天外,她嘶声叫道:“合德,救我!这是……”不等玉芊芊的话说完,她已经彻底失去了神智,她干净利落的扯下了身上的衣衫,嘴里发出轻轻的呻吟声,宛如行尸走肉一样,带着妩媚的笑容向嫪毐走去。

  嫪毐得意的望着化身雷光在虚空中不断往来冲刺的玉合德,他伸出左手,朝玉芊芊轻轻招手道:“来,来,来,今曰就让你享受那无边极乐!所谓极乐世界,就是这样的世界啊!”

  只是一招手的功夫,玉芊芊的身形骤然模糊,然后就出现在嫪毐的身边,嫪毐一把抓住了玉芊芊,将她的双腿盘在了自己腰部,伸手就去解自己的裤带。

  玉合德大惊,他厉声吼道:“嫪毐,你敢动她一根头发,今曰我一定打得你魂飞魄散!”

  嫪毐左手牢牢的握住了玉芊芊的左胸,他狞笑道:“我何止动她一根头发?今曰我要动她全身!”一声裂帛声响起,嫪毐已经将自己的腰带扯碎,连同整个裤子一起扯了下来。

  玉合德骤然一惊,他怒号一声,从那紫蓝色的电光中现出身形,夔牛兽魂悬浮在黑云中,正在他头顶载波载浮的仰天怒啸。玉合德双手朝身后一抓,一柄紫蓝色长戟带着强光浮现,他头顶的夔牛兽魂带着巨大的雷鸣声,在乌云中化为一道绝大的雷光融入了长戟。玉合德冷哼一声,死死的盯着坐在粉色莲花台上的嫪毐,双手紧握长戟,凌空朝嫪毐刺了过去。

  长戟裂空,带起了无数条长达百里的雷光四处喷射,玉合德全身都笼罩在了浓烈的雷光中,宛如一团正在放出无数光和热的小太阳。他身形一闪就到了嫪毐身前,长戟狠狠的刺向了嫪毐心口。

  “死!”玉合德轻喝了一声。

  嫪毐心口裂开,身体前后洞穿了一个人头大小的窟窿,大片鲜血洒在了赤身露体的玉芊芊身上,将她的身体染得一片猩红。嫪毐惨嚎一声,他抓起玉芊芊的脖子,胡乱的就往玉合德的身上一丢。

  玉合德一愣,他本能的松开双手,抱住了被嫪毐丢出的玉芊芊。

  哪知道玉芊芊一进手里,立刻变成了一个通体粉光熠熠的骷髅架子。这红粉骷髅发出一声凄厉的怪啸,双手双臂重重的往玉合德身上一插,‘噗嗤’四声传来,玉合德的身体被洞穿了四个血水直喷的窟窿,伤势比嫪毐更重了几分。红粉骷髅的骨架突然崩解,所有骨节都顺着四个窟窿钻进了玉合德的身体,一一对应的附着在了玉合德的骨骼上。

  这么一副骨架在自己的血肉中穿行,玉合德痛得嘶声惨嚎,但是无论他如何的挣扎嚎叫,他的身体却丝毫不能动弹。

  大欢喜宝轮缓缓扩张开,嫪毐的身形和坐下的粉色莲花台也急速变大。眨眼间嫪毐就变成了一尊高有万丈的巨大宝相,他伸出双手结成了莲花印,身受重创的玉合德,就正好在他的掌心嘶吼挣扎,一如艹场上的一支蚂蚁,轻轻一掌就能碾死。

  “死吧!”嫪毐冷眼看着挣扎怒吼的玉合德,双掌轻轻一合,大片粉色强光急喷而出,将玉合德碾成了粉碎。与此同时,玉合德刚刚丢下的长戟突然飞起,化为一道电光刺穿了嫪毐的软肋,从他左肩喷射了出来。一击洞穿嫪毐的身体,嫪毐惨呼一声,七窍中喷出了大片鲜血。

  再也无法保持这奇异的妙境,嫪毐收起了大欢喜宝轮,身体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血疯子大步冲了过去,一把扶起了嫪毐,嫪毐吐了一口血,正要说话,刚刚肉身、魂魄粉碎的玉合德所在方位,一道玉光激射了出来,一条拳影猛射而出。一个男子的声音响彻云霄:“混账!合德、合天,你们去了什么地方?今曰吾痛失两个孩儿,一定要将你们碎尸万段!”

  拳影轰出,嫪毐根本来不及抵挡,被玉色拳影命中右胸,身体被一击洞穿。

  惨呼一声,嫪毐双眸中一道粉光射出,将那玉光打得粉碎。

  随后他飞扑到了躺在地上的玉芊芊身上,他厉声喝道:“徒儿,为为师护法,为师必须借她真阴疗伤!”

  一声惨嚎,玉芊芊突然惊醒,随后痛呼声、咒骂声、呻吟声,不断传来。

  一刻钟后,一道金光突兀的冲天飞起,金光中隐隐可见一个身形窈窕的女子身影。

  玉芊芊无比怨毒的声音响彻天地:“嫪毐,我……誓杀你!”

  嫪毐愤怒的咆哮声紧随着响了起来:“贱货,你居然,还有仙符护体?可惜了那一半真阴!”

  金光迅速,带着长长的光焰,迅速朝蓟都方向飞去。

  这时,鄣乐公主也恰好赶回了蓟都,正调兵遣将,准备围攻玉门学宫。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