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三百五十三章 山巅冰洞(500月票加更)

第三百五十三章 山巅冰洞(500月票加更)

  田乐城田家祖宅,占据了田乐城几近四分之一的面积。青砖黑瓦的楼阁庭院,所有墙壁都漆成了雪白色。涂料是雪渊星特产的一种细腻如玉光洁晶莹的黏土制成,凝固后光滑如镜光芒莹润,在阳光照耀下宛如一整块白色玉璧,精巧细腻中透出了一股子修士人家特有的飘逸气相。

  这样的一栋宅院,被悬浮在空中的一名元婴初期的地仙随手一击,一道青色雷霆轰下,屋瓦崩裂,墙壁倒塌,田家祖宅众多房屋纷纷塌陷,大半个院落都被这一雷轰成了粉碎。勿乞他们飞身而起朝那边眺望的时候,还能看到无数的残肢断臂正从高空飘飘荡荡的洒下来,血肉映红了那一片天空。

  田橘气得浑身直哆嗦,他站在田园居的屋顶上,呆呆的看着那边瞬间化为历史遗迹的祖宅,两行热泪滚滚而下。

  勿乞摇头叹息道:“罢了,林家的人下手的速度可比你快了许多。让你的两个儿子赶快拜师吧,我们可以帮你报了这灭族之仇,你的两个儿子还正年轻力壮,未来还能再生一大堆的子孙后代。”

  田橘哆哆嗦嗦的看向了勿乞,语无伦次的拉着自己的两个儿子叫到:“田禾、田稻,拜师,快,拜师!天哪,怎么会这样?”

  远处那元婴地仙没注意到这边的勿乞一行人,他大笑了几声,抖手又是一道雷霆从高空击下。一声巨响,烟尘冲天而起,田家祖宅连同附近的几家宅院在雷光中尽成粉碎,就连一根完整点的梁柱都找不出来。这元婴地仙‘嗤嗤’冷笑着,随手指出了一道剑光,将田家祖宅内哭天喊地的逃出来的数十名丫鬟家丁一一诛杀。随后那道长不过一丈许,色泽淡黄驳杂不纯的剑光在田家祖宅的破碎砖瓦堆中一阵乱扫乱刺,将砖瓦下有活气的人一一斩尽杀绝。

  田禾、田稻跪倒在燕齐君面前,重重的磕头了下去:“师尊!”

  燕齐君淡然一笑,他摆了摆手,淡淡的说道:“罢了,起来吧。以后用心为师门办事,未来你们田家可能成为雪渊星之主,谁说得准呢?”燕齐君双眸寒光闪烁,随手掏出两颗储物戒指丢给了田禾、田稻。

  田禾、田稻接过储物戒指,顿时吓得呆住了,储物戒指,这是离元星域很多元婴地仙都没有的宝物。他们田家倒是有几个储物锦囊,那已经是传家的宝物,储物戒指,他们只是在传说中听说那些元神境界的半仙和真正的天仙,才有资格使用这样的重宝。

  他们尝试着将神识透入了戒指中,果然,是储物戒指。里面庞大的储物空间,让两个没见过什么市面的修士脑袋一晕,差点晕倒在地。他们呆呆的打量着戒指内小山一样堆积着的灵石,还有几柄上品法器级的飞剑,结结巴巴的半天没能说出话来。

  田橘第一眼看到燕齐君丢给自己两个儿子的储物戒指时,他的心就骤然一抽——发达了,田家这次找到了天大的靠山!虽然是乡下土财主一样的人物,见识浅薄了一些,但是田橘深知,能够给自己刚刚手下的门人赏赐储物戒指的势力,绝对是背景力量极其雄厚的大势力!也许只有小洞元天境最顶尖的那些仙门中最核心的弟子,才能有这样的大手笔?

  ‘咕咚’一声,田橘向着勿乞跪下了:“前辈,还请前辈为我田家满门老幼做主啊!”

  虽然自己的儿子刚刚拜了燕齐君为师,虽然勿乞说了燕齐君是他的师叔,但是田橘本能的觉得,在场众人中,最可怕最不可测的就是勿乞。所以他向勿乞跪下,声嘶力竭的哀求勿乞为他做主。

  田橘的哭喊声立刻惊动了数里外天空中悬浮的几人。那个元婴地仙转过身来,诧异的看向了这边。他身边站着的一个白发苍苍的呃老人立刻指着这边叫道:“莫家主,他就是田橘。只求莫家主帮林克贤诛杀田橘,夺了田家的基业,那里的好处,就由莫家主独占八成!”

  勿乞笑着向田橘摇了摇头:“看,人家林家家主多大方?请来外援,一声不吭的就将八成好处让了出去!有多大的实力,就占多少的好处,田橘啊,你刚才还说要和我们均分利益,也就是我们为人善良,换了其他外来修士,同样诛杀你田家满门老小,一口独吞所有好处啦!”

  田橘面色惨白,浑身冷汗潺潺而下。他哆哆嗦嗦的看着勿乞咕哝道:“总要讲……公理和信誉的罢?”

  这一次,勿乞没笑,赵括和燕齐君全笑了起来。刚刚走出门来看热闹的熊万灵几个老妖王更是笑得前俯后仰的好不欢乐。五岳尊者放声狂笑道:“公理和信誉?狗屁!我们就知道,拳头大的是公理,飞剑下面有信誉!屠一城,则千里之内有公理,屠一国,则万里之内有信誉!”

  裂风真君冷不冷热不热的讥嘲道:“你们田家怕是种地都种糊涂了?啃多菜瓜了么?修道之人,和你讲公理和信誉?大放狗屁,臭不可当,你们田家到今曰还没绝种……唔,也是,谁没事会来无缘无故的灭杀一门种地的修士?”

  田橘、田禾、田稻的面皮赤红,他们羞惭的低下头,似乎觉得,自己的行径果然是有点小家气了。没有足够的实力,没弄清勿乞等人的来历,就傻乎乎的上门要求均分一般的利益,也幸好勿乞他们不是那些邪门魔道的邪修,否则不用那莫家主出手,田家已经被反掌覆灭。

  勿乞他们在这里嘀嘀咕咕的说话,没有搭理远处的林家家主林克贤和那莫家主。林克贤仗着有一个元婴地仙撑腰,立刻张牙舞爪的带着几个族人朝这边飞了过来,在距离勿乞等人不到五十丈的地方停下。生得鹰鼻深眸薄嘴唇,一脸短命鬼相的林克贤指着跪在屋顶上的田橘冷笑道:“田老头,你我争斗了一辈子,这次,你田家注定不复存在。啧,你是吓糊涂了还是怎么?跪在那里求饶么?”

  冷眼看了趾高气扬的林克贤一眼,勿乞一把将田橘拎了起来。他淡淡笑道:“林克贤?大爷我会算命,我算准了你今天会死,你说我算得准不准?”

  林克贤呆了呆,指着勿乞长笑了一阵就要破口大骂。不等他骂出口,赵括突然一个瞬移到了林克贤面前,一拳洞穿了林克贤的丹田,将他的金丹掏出,一把捏成了粉碎。林克贤的身体突然膨胀开,在一团夺目的白光中炸成粉碎,众人隐隐听到了千万士卒的疯狂喊杀声,林克贤的魂魄就被那喊杀声震成了一缕青烟。

  赵括冷哼一声,他身上突然有一团白茫茫战气冲出,刀枪剑戟各色兵器从战气中喷薄而出,林克贤带来的几个族人连惨叫都来不及哼一声,就被无数兵器绞成了一团肉碎。

  远处悬浮在田家祖宅上空纹丝不动做前辈高人做派的莫家主眼珠差点没跳了出来,他望着骤然瞬移前进的赵括惊呼道:“瞬移神通?前辈是元神境界的半仙?前辈,恕罪,饶命啊~”

  莫家主只是发出了一声惨嚎,熊万灵已经无声无息的挪移到了他身边,两个巨大的熊掌一拍,就将他拍成了一块肉饼。熊万灵舔了舔手掌上的血肉,‘嘎嘎’笑道:“连名字都不知道,就这么死了!哎,区区一元婴初期哪,也敢在老祖我面前嚣张?”

  田橘、田禾、田稻吓得身体一阵哆嗦,他们惊恐的看向了身边的勿乞等人。

  元神境界的修士啊!雪渊星最强的家族的老祖,也只有元婴期的修为。除了那些家族背后依仗的天仙,雪渊星没有哪个家族拥有这样的巅峰力量。他们田家这次,居然依附上了一群元神境界的半仙?

  尤其田橘震惊之余,他的一颗心脏都乐开了花——按照勿乞的说法,一群元神修士都是奉命来雪渊星收集灵药灵草的,能命令元神半仙的,还能有什么人?天仙,绝对是天仙才能对元神半仙下令呀!田家发达了,真正发达了!依附上了天仙级的势力,死几个族人算什么?按照勿乞的话来说,田禾田稻都还年轻,他们还能生!

  不要说田禾田稻了,田橘自己都还是人老心不老,觉得自己很能为家族的繁衍壮大出一把力气,还能再娶数十个妻妾,再生下百八十个孩儿呢。

  田橘一时间变得无比的恭谨,他小心翼翼的勿乞等人连连行礼道:“诸位前辈,那个宝地,就在后面田林山的山巅秘谷中,还请诸位前辈跟随田橘前往!只是,那林家……”

  勿乞朝田禾、田稻指了指:“田禾、田稻,你们带两位前辈去林家,将他们满门抄斩。”勿乞指派了裂风真君和五岳尊者跟随田禾、田稻去了。田禾、田稻猛不丁的发现自己依附上了元神半仙做靠山,早就已经欢喜得忘记了自己姓甚名谁。他们乐颠颠的带着两位元神修士去了,架起剑光、翻过田林山,山的那一面就是林家的领地。

  在田林山最高的主峰旁边,一片温泉边,一个黑漆漆的山洞,正喷出逼人的寒气。

  勿乞等人站在山洞边,皱眉看着这明显刚刚裂开的洞口。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