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三百五十九章 玄阴蒲团(第三更,求月票)

第三百五十九章 玄阴蒲团(第三更,求月票)

  拼凑了一下玄金水母的记忆,和盗得经那虚影的讲述对比了一下,勿乞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加深了许多,深刻了许多,对这个世界隐藏的一些东西,也隐隐约约的把握住了一些。

  等得魂魄中的震荡彻底平复,勿乞掏出疗伤的灵丹治疗了一下被玄金水母折腾得五劳七伤的身体,站起身来,走到那翠玉台下,对着地上一块淡绿色的玉砖重重的踏了下去。翠玉台无声无息的挪开,露出了下面一个丈许方圆的洞口。

  毫不犹豫的跳下洞口,下降了十几丈深,就是一个长宽不超过十丈的静室。四壁都是美玉铺成,上面雕刻了无数浪涛翻卷的花纹。正中只有孤零零一个灰白色蒲团,上面堆着一堆残破的尸身。

  勿乞小心的走了过去,站在蒲团前对那一堆尸身拜了三拜。

  “哪怕你存心不良,毕竟也有这么一天一夜师徒的情分。你的仇,我一定会帮你报,青城上下,我一个都不会留。但是你的尸身里面还有巨大的法力精气,这样白白耗费了,岂不是浪费么?”

  蒲团上堆积着的,是玄金水母的肉身。但是原本绝美的美人儿,头颅被砍下,四肢被斩断,胸口上有七个透明的窟窿,正飘散出淡淡的黑烟。虽然是容貌徐徐如生,皮肉色泽看上去也和真人一般无二,但是这仙体毕竟失去了所有活力,透着一股子让人心寒的死气。

  又向玄金水母拜了三拜,勿乞毅然祭出凤凰火囊,将玄金水母的尸身炼化成了血晶。一万八千块拳头大小血红中透着淡紫的血晶,玄金水母肉身内残留的所有血肉精气都尽聚于此。这每一块血晶中蕴藏的力量,几乎都堪比一个高阶天仙的全部修为,勿乞如今若是服用一块,**绝对会当场爆开。

  小心的将这些血晶藏进黑龙灵戒,勿乞琢磨了一下,再次向那蒲团拜了三下。

  “勿怪勿怪,你已经魂飞魄散,一具破烂肉身留着也没用,平白无故的浪费了里面残留的那些精气。我对你并无恶意,你自己行事鲁莽灭绝了最后一丝重生的希望,怪不得我,怪不得我!”

  站起身来,勿乞顺手将那块玉蒲团抓了起来。灰白色玉质蒲团入手阴寒,勿乞将一缕神识透了过去,立刻受到了蒲团内一股浩浩荡荡巨大无比的神识反击。勿乞透入的神识当场崩溃,他一口血吐出,差点没把蒲团丢了出去。

  这玉蒲团,就是玄金水母当年随身的九件重宝之一的玄阴蒲团,内蕴一缕玄阴真水气息,能克制心魔,是天地间一切阴火毒火鬼火妖火魔火的克星,除非是纯阳天火,否则一切火焰都受它克制,在修炼之时将玄阴蒲团垫在身下,就能抵挡一切魔头邪炎的侵袭。

  除此之外,这玉蒲团还能祭出伤人。一旦出手就是一团灰白色的冰雪龙卷,阴寒刺骨,有九十九种至阴之水隐藏其中攻击敌人,寻常仙人一旦被卷入,如果没有专门克制的法宝,仙体被冻结,仙魂被冰封,动辄就是魂飞魄散骨肉成灰之祸。

  勿乞不知天高地厚,想要收复玄阴蒲团,只是被神识反震了一下,已经算他运气好。这可是六品金仙的随身法宝,蒲团内的器灵的修为,已经到了寻常仙人不敢想象的地步。

  勿乞一口血喷在了玄阴蒲团上,大片白色的雪片从蒲团上喷出,浓郁的玄**气喷薄而起,一条晶莹剔透高有尺许,形如海马背后却有六对透明翅膀的器灵缓缓从水汽中涌了出来。这条绝美的生灵有着六颗亮晶晶的蓝宝石一样璀璨的眸子,他深深的望了勿乞一眼,淡淡的说道:“水母娘娘彻底的魂飞魄散了?我能感应到她的气息彻底消失了。”

  一股绝大的阴寒威压笼罩在勿乞身上,勿乞僵硬着身体,不敢有丝毫异动。这器灵给勿乞的感觉,比刚才玄金水母一缕残魂的威压还要强了十倍不止,这器灵,赫然也是金仙级的修为。虽然器灵修成的灵仙没有肉身,受到了极大的约束,不能发挥出和自己境界相符的实力,但是灵仙的精神威压却不受限制。金仙的仙威,当即压制得勿乞动弹不得。

  咬牙看着玄阴蒲团的器灵,勿乞沉声道:“是,她想要以真灵附着在我魂魄上,吸收我的魂魄之力修复自身。但是我曾经有过奇遇,收服了一丝禁律神炎藏在识海中,她不小心撞上禁律神炎,故而魂飞魄散。”

  “啊哟~”这小小的海马形器灵惊呼了一声:“这么倒霉的事情都能碰上?不过,也不奇怪了,能够被自己视为生死之交的好友下毒后打得只剩一缕残魂,被人夺走了行宫内九成九的灵药、宝物,再倒霉点碰到禁律神炎这种专门伤损魂魄神识的先天神炎,也是理所应当的。”

  长叹了一口气,玄阴蒲团的器灵摇头晃脑的说道:“这么说来,我自由了?”

  勿乞干笑了起来,他颔首道:“您,自由了。您想要去哪里就去哪里,没人约束您,没人……”

  话还没说完,玄阴蒲团的器灵已经放出一道宛如实质的神识,绕着勿乞的身体转了一圈。他皱眉道:“你身上的气息,有点奇怪,唔。是我的感应错了么?不会错的,是那种味道。”器灵飞身而起,绕着勿乞飞了两圈,他大声叫道:“喂,小子,你身上有没有什么古怪的东西啊?”

  勿乞的脑子里瞬间翻过了无数念头,他沉声问道:“什么古怪的东西?”

  器灵摇头晃脑的绕着勿乞转了几圈,突然一头扎进了勿乞的身体。勿乞只觉得一团冰寒刺骨的气流在体内迅速的流转了几圈,顺着他身体的主要经络游走了一个大周天,然后一头扎进了他的识海。猛不丁的,他就听到了识海中传出的欢笑道:“果然是先天癸水,你小子身怀重宝还反问我!”

  识海中,器灵一头扎进了那一片绵延数万里的汪洋大海,舒舒服服的在里面快速游动。这器灵长叹道:“先天癸水啊,先天癸水,有了它的滋养,我也许也有机缘化为先天灵宝。到时就能脱去这该死的器灵身份,真正的修炼成仙,也就不用一辈子为人做牛做马啦!”

  兴奋的扇了扇背后的六对翅膀,器灵的眸子里放出道道精光,勿乞手上握着的玄阴蒲团也滴溜溜的飞腾而起,化为一团灰白色强光融入了勿乞的眉心。很快玄阴蒲团就出现在勿乞识海中,放出了大片灰白色的寒气笼罩住了勿乞的识海。

  这器灵放声笑道:“小子,我们做个交易如何?以后你身体内产生的先天癸水之气,给我七成,等你的实力达到了金仙水准,我就任凭你驱动,如何?”

  七成的先天癸水之气,换取玄阴蒲团的一个承诺?勿乞的念头迅速转动了一番,当即说道:“好!”

  玄阴蒲团大笑起来,他哼着小调儿,在勿乞识海中显化的汪洋大海内游动了几圈,然后就欢喜的沉沉睡去。勿乞识海中不断产生的先天癸水之气,果然有七成汩汩注入了他的身体。每当先天癸水之气融入器灵的身体,玄阴蒲团的光芒就变得柔润一分,色泽也逐渐的变得更浅了一些。

  勿乞沉声问道:“既然我们达成了协议,以后怎么称呼你才是?”

  那器灵睁开了眼睛,愣了许久,才皱眉说道:“我以前还是活物的时候,有名字。被神水娘娘强取生魂炼成器灵后,我就忘了我叫什么……平时,水母娘娘就叫我蒲团……你,也就叫我蒲团好了。”蒲团淡然说道:“命都没有了,魂魄被炼成了器灵,名字这种东西,也就可有可无了。”

  蒲团的语气很冷淡,透着一股子淡淡的哀伤和思念。

  勿乞沉默了一阵,才用元神发回了一丝劝慰的信息。

  蒲团没理睬勿乞,只是闭上眼睛,沉沉的睡了过去。过了许久许久,他才好像是在说梦话一样,低声的咕哝了一句:“如果能转化为先天灵宝,我就能重铸元胎,能够……重新变成一个完整的生命啊!”

  勿乞半晌不言语。这玄阴蒲团,倒也好相处,起码比它曾经的主人玄金水母好相处了许多。而且它不是一个贪婪的、邪恶的器灵,他只是寄居在勿乞的识海中,吸收先天癸水之气作为进化之用。如果是其他的邪恶之辈,怕是它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如何干掉勿乞,将这先天癸水之气占为己有。

  遇到了蒲团这件事情,勿乞再一次告诫自己,以后一定要小心再小心。这次是碰到了蒲团,他倒是老实本分,如果下次碰到一个邪门一点的器灵呢?

  只不过,不是任何器灵都能感应到勿乞体内的先天之气吧?勿乞望着蒲团,生有六翼六眼的海马,这是盗得经中有记载的,周天奇异生灵中列为第四品的‘大溟分水獣’,修炼到极限,有可能成为太乙金仙的强横生物。这种奇异的生灵,对天地间一切水属姓灵气都有着极强的感应力,他能感应到勿乞体内的先天癸水气息,倒也不奇怪。

  这种生灵周天世界中加起来怕是不到一掌之数,勿乞也不怕有太多人知晓自己体内的秘密。

  “只不过,还是要加紧修炼,等我有了天仙的实力,只要运转盗得经中的敛息法门,哪怕是大溟分水獣,也休想感应到我泄露的半点儿气息。”

  勿乞正在这里琢磨心事,猛不丁的一声凄厉的长啸声从外面传了过来。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