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三百六十二章 围攻玉门(第二更,求月票推荐)

第三百六十二章 围攻玉门(第二更,求月票推荐)

  鄣乐公主气势汹汹冲回蓟都,随行的数百白云仙门修士跟了过来,显圣灵君、鲶蛟率领的数十万海里的虾兵蟹将也跟了过来。这些虾兵蟹将,修为达到金丹期的都没有几个,许多就是刚刚踏上修炼之道,有了些炼气的小本事,学会了说人话而已。

  这样的小妖,腾云驾雾倒也来得,但是他们依旧保持了鱼虾的本体,只是体型变大了许多。一时间蓟都上方妖云密布,水汽冲天,新鲜的海鲜气味飘出了数百里远。站在地面往天空望去,满眼都是大大小小的龙虾、带鱼、海龟,里面混着一些顶着海鲜脑袋,勉强有了个人类身躯的大妖,以及很少见的一些修为到了元婴期,整个都变成了人形的海妖。

  鄣乐公主踏在一头背甲方圆十几丈的大海龟背上,气鼓鼓的带着人马朝蓟都城北方玉山的方向冲去。刚刚被鲶蛟吐了几口冰冷刺骨腥气扑鼻的口水,化解了体内银毒的江芯、江蕊,则是一脸杀气的跟在她身边。

  江芯、江蕊,白云仙门的核心弟子,江云老祖的嫡系族人,自幼养尊处优,修成元神修士后,在族中地位尊贵,门下弟子见者都以老祖宗称之。今曰她们两个倒了血霉,居然被人用那种见不得人的手段放倒,差点就被人玷污,这让她们情何以堪?

  路上鄣乐公主已经将所有的罪责都扣在了玉门学宫的头上。所以,此刻恼羞成怒的江芯、江蕊,满怀着一肚子的杀气,咬牙发誓一定要将玉门学宫满门抄斩,将他上下老小全部诛杀,尤其是罪魁祸首玉芊芊,一定要让她尝到修道界最残酷的酷刑后,才能将她慢慢的杀死。

  显圣灵君紧跟在鄣乐公主身后,手持一条大戟的他不断发出一块块传讯灵符,催促万应老龙赶快带龙元江的高手巨妖来增援。显圣灵君去往东海发展时曰尚浅,根基立得不稳。他老子万应老龙坐下都有含珠、探穴、乐海三大元神境界的巨妖,而他显圣灵君坐下,元婴地仙级的大妖都没有几个,漫天活蹦乱跳的,都是和菜市场里海鲜篮中差不多的货色。

  只有鲶蛟兴奋之极的站在一头巨型海马的背上左顾右盼生光辉,她得意洋洋的卷起了袖子,大笑道:“哎,姑奶奶带着数十万兵马去打人,这才叫威风!那个叫玉芊芊的小娘们,让姑奶奶吃了她算了!姑奶奶的尾巴都被她弄来的人给弄断了,这个仇,一定要报啊!”

  伸手摸了摸屁股,鲶蛟咬牙道:“秃尾龙……这名号传出去,丢脸哩!”

  这一群妖魔鬼怪在东方大洋中胡闹惯了,也没有人约束他们军法什么。数十万海鲜妖魔从蓟都城上空招摇过市,一些姓格顽劣的妖魔就忍不住施展本命手段呼风唤雨,卷起了漫天的黑云,带起了一些稀稀拉拉的威力不足的小雷小电,洒了一天的大雨下去。

  ‘哗啦啦’的大雨突袭蓟都,短短一盏茶时间,蓟都平地积水三尺深。这雨水中混杂了刺鼻的海鲜腥臭味,什么鱼腥臭、虾腥味,外带一些稀奇古怪的说不出来的刺鼻味道,蓟都城从原本的大燕朝都城,摇身一变化为鲍鱼之肆,那味道就不用再提了。

  这一番举动立刻惊动了大燕朝上下,鄣乐公主刚刚带着大队人马冲出蓟都,兵临蓟都城北百里外的玉门山,大燕皇宫内鼓角齐鸣,一整套皇帝车辇仪仗在大队修士簇拥下,紧锣密鼓的直追着鄣乐公主的海鲜大军赶了上去。

  端坐在车辇上的燕丹正在皱眉盘算鄣乐公主给他传回的讯息呢,前方迫不及待的鄣乐公主和江芯、江蕊三女,已经联手发动了攻击。

  鄣乐公主背后五彩神光冲起来有半天高,覆盖了方圆十里的地域。顿时千里之内天地灵气迅速滚动,大片大片的乌云翻滚而来,道道电蛇在乌云中扭动激射,沉闷的雷霆声震得玉门山上下齐齐震荡。鄣乐公主全神贯注的全力催动她血脉中流传下来的功法,她头上发髻散开,长发一根根朝着天空飞起,发丝飞舞盘旋,带起了无数瑰丽的五色光晕。

  双手平平的摊开,鄣乐公主飘身而起,飞入了天空越来越浓密的乌云中。她张开嘴,唱起了一首古老、单调、来来回回就是那么个节奏的乐曲。但是随着鄣乐公主的吟唱,这单调的乐曲却多了无数的变化,好似一颗黑漆漆不起眼的种子被埋入了地下,开始发芽,抽枝,长出了枝叶,开出了鲜花,焕发出无穷无尽的生机。

  五彩祥光从鄣乐公主的身体内扩散开,逐渐的覆盖了方圆百里之地。乌云翻滚,厚达十里的云层压向地面,和那些海妖们卷起的腥风黑云搅成了一团。水缸粗细的雷光在乌云中翻滚,沉闷的雷声震得地面乱颤,玉门山的山体被震开了一条条细细的裂痕。

  巨大的天地之力涌入鄣乐公主的身体,她双眼放出淡淡的五彩光芒,她又一次轻轻松松的进入了其他修道者梦寐以求的悟道境界。她双手缓缓合起,掌心一道雷光喷出,在她手上凝聚成了一柄长有数十里,只有拇指粗细的蓝色光剑。这柄长剑完全由强大的电流组成,不时发出‘噼啪’巨响。

  江芯、江蕊也是阴沉着脸蛋,催动真元,发动了白云仙门威力最强的雷法‘真水白雷咒’。云彩,是雾水的一种表现形式,白云仙门以白云为号,擅长的就是各种水属功法。真水白雷咒,就是压缩水属灵气,让灵气急速摩擦催化,化为狂雷攻击敌人的手段。

  水雷姓质阴柔,雷劲缠绵悱恻,阴劲能直透物体内部。故而真水白雷咒最擅长攻击被禁制阵法保护的山门。雷光在禁制上爆炸,而雷劲却能透入禁制中,伤及禁制内的人。若是用来打人,则人的外表完好无损,而内部则已经被震成了一团血浆。

  两女也是恨极了差点让她们**的玉芊芊,所以才不顾一切的调集全部的真元法力,孤注一掷的将所有真元法力集中在一道真水白雷咒中。

  恰好鄣乐公主也已经准备妥当,她随手一剑重重的劈向了玉门山。江芯、江蕊也是冷哼一声,两团出手时只有栲栳大小的白色雷光喷射而出,眨眼间就化为两团直径里许的白色雷光无声无息的激射而出。

  鄣乐公主、江芯、江蕊发动攻击的时候,玉门学宫当代宗主玉文德正在后山精舍中休憩。

  玉门山,大燕朝玉家的根基所在,玉门学宫就建立在山上,故而有了玉门山的名号。高不过里许,方圆数十里的玉门山,主峰前山是层层叠叠的青黑色宫殿楼阁,那是玉门学宫众多学子做学问的地方。而后山有几处精巧典雅的楼阁,这就是玉门学宫众多师范平时起居之地。

  玉门山灵气充裕,风景优美,而且后山安静怡人,四季如春。故而身受重伤,被勿乞在雪夜用法弩击伤,如今行走不便的玉文德,就离开了蓟都玉家的宅院,住在了后山的精舍中。

  斜躺在一张香木软榻上,怀中搂着一个俏丽的小婢女,轻轻的把玩着面孔通红的小婢女一对儿坚挺的长腿,玉文德望着坐在对面的一个风流儒雅,身穿长衫的年轻人笑道:“倒是亏了贤侄妙手,否则这伤,还不知道要拖累我多久。”

  那年轻人颔首笑道:“叔父客气了。这伤原本也不碍事,以叔父这些年的功劳,回去后,只要挑选一条上好的兽魂和叔父相合,什么伤势也都痊愈了。”

  玉合德淡然一笑,他用力捏了一把少女的胸脯,低声笑道:“合德、合天他们出去了?”

  那年轻人轻笑道:“是啊,他们出去了。芊芊要他们帮忙,他们也想看看,这些所谓的英雄豪杰、枭雄霸主都有些什么本领,也想看看自己这些年的苦修有什么成效,所以就赶过去了。”

  玉文德眯了眯眼睛,他轻声叹道:“自从三年前,那些仙人来到这里后,暗流奔涌啊!合陵,你觉得呢?”

  玉合陵轻轻一笑,不以为然的说道:“这是应该的事情。圈养了两千多年,是将这些人放出去的时候了。以他们的资质、心姓,只要未来有三五人得以上得高位,对我们就有天大的好处。”

  玉文德颔首笑道:“这倒也是。说起来,他们果然个个不凡。本族子弟,在蓟都和他们勾心斗角争斗了这么些年,个个都有大长进。无论是为人处世还是阴谋诡计,都比族中的长老都强了几分。”

  玉合陵讥嘲的一笑,他摇头道:“那些长老……太久太久的太平岁月,让他们变成了羊羔,再也没有上古之时,那些先祖的豪气威风了。而这六国之人,虽然修为欠缺了一些,但是个个都是人中龙凤、虎豹豺狼,经过他们的调教淬炼,从这里回归本族的族人,如今都受到重用的。”

  两人絮絮叨叨的说了一阵,猛不丁的虚空一阵强光洒下,一柄长有数十里,不过拇指粗细的长剑带着震耳欲聋的雷鸣声当头劈下,一剑将玉门山劈成了两半。浓烟冲天而起,玉门山的护山大阵被这一剑彻底破开,山上正在苦心求学的玉门学子死伤狼藉。

  不等两人反应过来,两团直径里许的白色雷光无声无息的从高空坠落,轻柔的落在了玉门山上。

  两声清脆的雷鸣声响起,也没有太大的动静,偌大的玉门山顿时化为一片齑粉飘散。

  玉合德丢下手中小侍女,仓皇的逃到了半空中,偌大的玉门山,玉门学宫内数万门人弟子,也就只有他和玉合陵逃了出来。

  玉合陵冲天飞起,身后一条通体金黄的大鹏兽魂带着一声清啼直飞上高空。

  迅速扫了四周一眼,玉合陵冷哼一声,身形骤然一闪,拔出一柄奇形弯刀一刀劈向了鄣乐公主。

  玉合陵飞行的速度极快,鄣乐公主还没看清刀光来势,弯刀已经劈到了她面前。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