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三百六十四章 直面天鬼

第三百六十四章 直面天鬼

  勿乞一行人从蓟都挪移阵走出来时,玉门山附近,杀气冲天,鬼啸声震得蓟都城内大片大片的百姓纷纷栽倒在地。大燕燕云阁的供奉已经纷纷出动,开启了蓟都四处的城防禁制。经过白云仙门高手加固的城防禁制逐一升起,无形的鬼啸声撞在了城防禁制上,荡起了大片惨绿色的光晕,宛如有一团鬼火将蓟都城覆盖在内。

  望着天空的异象,勿乞不由得惊问道:“怎么了?”

  荀况眉头一皱,随手向天一指,一道金光直冲高空,在空中爆出了一团灿烂的光晕,形状就好似一本书卷的模样。很快两条青光就激射了过来,两个身穿黑色高冠、白色长袍、脚踏黑色长靴的士子落在众人面前,向虚空躬身一礼道:“夫子,鄣乐公主带人夷平玉门山,诛杀玉门学宫上下数万人,杀玉门学宫当代宗主玉文德。玉芊芊以秘符引来鬼界天鬼,如今玉门山正在大战!”

  鬼界?幽冥鬼界?天鬼?那种出身于鬼界的天鬼么?

  得到了玄金水母的记忆,勿乞对这个周天世界不再是一无所知。鬼界,原本也是盘古大陆的一部分,但是在某次量劫无数神圣仙魔的争斗中,面积极大的一块盘古大陆被打碎,碎片遁入茫茫星空,结果坠入了一团盘古大圣开辟天地时遗留下来的,先天阴秽鬼气中。

  这先天鬼气,是先天第一缕鬼气,和其他先天气息一样,拥有匪夷所思的神奇力量。

  那一块盘古大陆的碎片上,无数惨死的神圣仙佛都在死后数个量劫中纷纷苏醒。而醒来的他们,已经被转化为鬼体,而且他们的姓格也都受到先天鬼气影响,变得阴狠诡谲、凶残暴厉。

  这些天鬼和生人一样,拥有相互交媾繁衍后代的能力,结果那块盘古大陆碎片上的天鬼数量越来越大,终有一天,他们和其他的仙人、妖魔爆发了一场惊天大战。大战的结果就是,鬼界正式成为诸方势力承认的存在,但是鬼界也被大神通者联手封禁,非金仙实力以上的天鬼,无法自如的进出鬼界。

  金仙实力以上的天鬼,他们勉强能够控制内心中,那种吞噬生气血肉的本能,对其他生灵并无太大的威胁。而金仙实力以下的天鬼,他们更多的是按照本能行事,若是在鬼界,他们的本能就是尽情的繁衍后代;如果是在其他的星域、天境,他们的本能就是猎杀仙人、凡人,吞噬精气血肉。

  玉芊芊用秘符吸引来了鬼界的天鬼!

  听到这个消息,勿乞急得连连跺脚,大声问候着玉芊芊的祖宗十八代,双眼泛红的冲天而起,化为一道黑光直朝玉门山飞去。勿乞的眼力极好,周天神目发动,隔开百里距离,他清清楚楚的看到了玉门山附近发生的一切,他正好看到鄣乐公主手持一柄长有数十里的长剑,重重的一剑劈在了一头身高千丈生得狰狞丑恶的天鬼头顶。

  长剑突然炸开,无数宛如蛟龙一样的狂雷厉电在天鬼的身上暴裂开。小山一样大小的雷光电浆四处乱射,吓得附近围攻天鬼的众多大燕修士狼狈逃窜,结果还是有几个金丹级的修士倒霉的被电光劈中,惨嚎着带着浑身的黑烟坠落在地,浑身带着细碎的电火花急速抽搐。

  长剑炸开,鄣乐公主转身就走,她脚下有一团五彩祥云托着,云光的速度简直堪比勿乞施展后天地心元磁极光剑遁。勿乞惊愕的看了鄣乐公主一眼,随手就甩出了贪狼剑,带起十四颗水缸大小黑光缠绕的狼头,化为一条黑漆漆的流光直朝天鬼刺了过去。

  被雷光凝聚的长剑劈得浑身发麻的天鬼仰天怒啸了一声,它气急败坏的蹦跳着,一次跳跃就纵起十几里高,居高临下的挥出四支长长的爪子想要抓住鄣乐公主。

  斜刺里荆轲化为一道白虹激射而来,当啷一声撞在了天鬼的身上。天鬼墨绿色的皮肤坚硬无比,荆轲所化的白虹溅起了大片白光,只是在天鬼的小腹上撕开了一块丈许方圆的皮肤,让天鬼留出了几滴黑漆漆恶臭的血液,却没能真正伤到天鬼的身体。

  反而是化为白虹的荆轲骤然收起功法,双手捂着脑袋向后急退。他的脖子不正常的扭曲着,刚才那沉重的撞击,让荆轲的脖子脱臼了。气急败坏的荆轲低声问候着玉芊芊,狼狈的跑回了身后大群大燕修士之中,几个牛高马大的将领急忙迎了上去,抱着荆轲的脑袋就是一阵乱扳。

  贪狼剑带着一声凄厉的狼嚎刺在了天鬼的心口。‘咔嚓’一声脆响,贪狼将被弹回了十几丈远,天鬼的胸口被撕开了一条长有尺许,大概一寸深的伤口,又是几滴黑漆漆的恶臭的血液滴了出来,天鬼本体并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

  勿乞骇然叫道:“好硬的皮!这天鬼果然是名不虚传!”

  玄金水母的记忆中,除非是佛门专门的降鬼神通和道门极罕见的清净云光,否则极难杀死这些难缠的天鬼。一般而言,天鬼拥有越三级挑战的实力。也就是说,寻常修为境界不过是三十六品天仙水准的天鬼,依仗着一声粗皮糙肉,能够挑战三十三品修为的天仙。

  和天鬼作战,不能硬打硬碰,只能用敲击缠着他,借助人数优势,用水磨工夫慢慢的磨死他。

  勿乞大叫了起来,将他想到的如何应付天鬼的法子说了出来。远处坐在车辇上坐镇的燕丹一声令下,远近无数的大燕修士立刻变换阵型,循着勿乞的法子开始游击天鬼,再也不和他硬碰。

  鄣乐公主猛不丁的看到了勿乞,她顿时欢声大笑,轻盈的避开了天鬼大爪子的抓击,身形一旋就到了勿乞身边,一把抱住了他的胳膊。忙不迭的在勿乞的身上摸索了一阵,又仔细的看了看勿乞,鄣乐公主欢喜道:“没有缺胳膊少腿的,倒是好事。没有受伤吧?内伤有没有?”

  勿乞笑了笑,搂住了鄣乐公主的细腰,轻声笑道:“没事,连一根头发都没伤到呢。”勿乞只是干笑,何止伤到一根头发,在雪渊星好几次都差点没被人给弄死。尤其是被玄金水母那一通折腾,那几个响头磕得勿乞吐血呀!只是这些事情,怎能说给鄣乐公主听?

  听到勿乞说自己没受伤,鄣乐公主这才放心的吐了一口气。然后这时候她才想起燕齐君,追问道:“那父王呢?他没死吧?”

  鄣乐公主对勿乞和燕齐君的态度,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问勿乞就问他是否受伤,是否受了内伤。对于燕齐君,则一句‘没死吧’就打发了。给人的感觉就是,如果勿乞伤了一根手指都是了不得的事情,而燕齐君哪怕被人打成了残废,只要没死她也就放心了。

  跟在勿乞身后急匆匆赶来的燕齐君气得鼻子都歪了,这就是自己心疼的宝贝女儿啊!

  咬咬牙,燕齐君挤出一脸的笑容笑道:“紫璇,父王平安无事。这次,还多亏了勿乞相救,否则父王真的就要被人杀了!”冷眼看着已经彻底化为平地的玉门山,燕齐君咬牙道:“乖女儿果然乖巧,知道找玉门学宫算账!指使那些人刺杀父王的,就是玉门学宫的人!”

  鄣乐公主俏脸一寒,她急匆匆的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勿乞听得剑眉倒竖,心头一阵恶气直冲脑门。玉芊芊居然派人冒充嫪毐想要算计鄣乐公主?

  一把紧紧的搂着鄣乐公主,当着燕丹、燕齐君以及众多大燕修士的面,勿乞一口重重的吻在了鄣乐公主的红唇上。鄣乐公主有气无力的挣扎了一下,小手轻轻的在勿乞胸膛上砸了两下,干脆就伸出手搂住了勿乞的脖子。

  燕丹、燕齐君眼珠差点瞪了出来。尤其是燕齐君,他气得浑身直哆嗦——你们两个,还有没有把自己这个父王、岳父放在眼里?当着这么多人,你们也太大胆了吧?

  一个长长的深吻后,勿乞一把抓起鄣乐公主向后一丢,他长笑道:“紫璇乖乖在后面呆着,这些打打杀杀的事情,让我们男人来!哈,玉芊芊老处女,你勿乞大爷来了!”

  一声长啸,勿乞架起剑光,双手捏着两张江云老祖亲制的仙符,迅速的冲向了正在大燕修士群中发威的天鬼。这天鬼力大无穷、身体坚硬无比,虽然没有动用什么法术神通,但是仅仅是肉身的随意一拳,都能轻松打爆大燕修士的护身法宝,大燕朝众多修士虽然采用了游击战术,依旧被打得节节败退。

  玉芊芊就站在天鬼的头顶,正冷眼看着四周。

  听到勿乞的长笑声,玉芊芊的脸色骤然变得更加难看。她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沾染了很多血渍的裙衫,突然歇斯底里的指着勿乞狂叫道:“天鬼,杀,杀,杀,杀了他!”

  身形巨大,但是行动无比灵活的天鬼长啸一声,突然侧过头去,死死的盯住了勿乞。

  四周虚空骤然一暗,好似所有的天光都已经被天鬼吸入体内。方圆千里内的一切光线都消失不见,只有一尊高大的天鬼悬浮在空中,身体放出了淡淡的绿色光芒。庞大的诡异威压牢牢的压在每个人的心头,除了后方急速赶来的荀况和墨翟,在场众人没有一个还能动弹。

  天鬼慢慢的张开嘴,他嘴里有一团刺目的绿光正在缓缓旋转。

  骤然间,天鬼一声长啸,一道粗有数十丈的绿光带着无数鬼啸声向勿乞当面轰来。

  四周天地骤然一阵剧烈震荡,虚空裂开,无数鬼火凭空而生。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