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三百六十八章 青杖仙翁(900月票爆发)

第三百六十八章 青杖仙翁(900月票爆发)

  玉门学宫覆灭,已有半年。

  六国和两大仙门相安无事。

  六国势力开始向外扩张,悄无声息的按照约定的区域蚕食离元星域的各个修士聚居的星球。那些有仙门坐镇、有天仙建立洞府的星球还好,他们还能维持表面上的平静。但是那些类似于黒芒星、雪渊星那样的实力微弱的星球,则突然陷入了巨大的动荡。

  每天都有修士被杀,每天都有修士家族被屠戮一空,每天都有修士家族内部大动干戈兄弟阋墙的祸事,每天都有修士家族之间突然爆发的莫名其妙的冲突。离元星域突然乱成了一团糟,乱得乱七八糟完全失去了控制。

  白云仙门、清净离垢门也在两个月前悄然出手,他们不动声色的吞并了鉄鬼夺灵宗和灵炎门控制的星球,向整个离元星域宣布——两大仙门分别多了两名天仙级的长老。在完成这一切后,两大仙门再次偃旗息鼓,所有天仙级长老都藏身万仙星,继续闭关修炼。

  也许是因为功法的缘故,白云仙门和清净离垢门的仙人也好,修士也罢,他们能闭关的时候,就绝对不会出外行走。他们是那种能躺着就绝对不坐着,能坐着就绝对不站着,能站着就绝对不会走路的,一心一意参悟天道的正统道德之士。

  也正是两大仙门的这种传统作风,六国和两大仙门之间才得以和平共处。

  这一曰,勿乞正蹲在古泰皇朝皇城校场,比比划划的指点着李逸风和紫千妍御剑刺杀的本领。紫千妍仗着自己手上一柄上品飞剑,带起一道丈许长的白光,压制得李逸风那条灰不灰白不白不过下品的剑光暗淡无光,打得李逸风浑身汗流浃背,好几次差点要举手投降。

  ‘当啷’一声巨响,紫千妍的飞剑重重一击打在了李逸风的剑光上,李逸风剑光被重重荡开,光芒黯淡的落在了地上。李逸风‘哇’的一下吐出了大片清水,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

  校场外一群太监、宫女大呼小叫的冲了过来,忙不迭的在李逸风身边献殷勤。

  李逸风大叫一声,一通耳光子将那些太监抽得远远逃开,然后有气无力的向勿乞连连作揖道:“师尊啊,师尊,您就可怜可怜徒儿吧!给徒儿一柄上品的飞剑怎么样?就一柄,就一柄啊!”

  勿乞用力的拍了拍手掌,懒洋洋的站起身来调侃道:“给你一柄下品法宝级的飞剑也可以呀!那,要飞剑就不要皇位。给你一柄好的飞剑,就让你老婆做古泰皇朝的女皇,你做她的正宫娘娘!”

  紫千妍‘嗤嗤’一笑,在旁边向李逸风飞了个媚眼:“爱妃~~~”

  李逸风骤然打了个寒战,他急忙摆手道:“罢了,罢了,我还是用这柄飞剑吧。”

  苦笑一声,李逸风可怜巴巴的凑到勿乞身边,低声咕哝道:“师尊,如今古泰皇朝各处平定,各部军队的领军将领都已经换成了徒儿父亲的心腹属下,各部官员也都换成了徒儿的亲信。下个月,徒儿就准备登基大典,您……”

  勿乞沉吟片刻,摇了摇头。他掏出一大堆仙符、灵丹、灵石、飞剑、护身法衣之类的物事塞给了李逸风:“登基大典这种玩意,为师不感兴趣。这些东西,就当做贺礼吧!两柄下品法宝级的飞剑,是为师央求一位长辈专门为你们锻造的,好生对待他们!”

  李逸风闻言狂喜,急忙一把将这些东西都抓了过去。

  勿乞狠狠的瞪了李逸风一眼,他教训道:“下品法宝级的飞剑,你们夫妇两可要好生对待他们。为师的贪狼剑,当年也不过是下品法宝的品级。下品法宝啊,你们注意财不露白的道理,虽然白云星是本门的地盘,但是也保不准有不开眼的人抢你们的随身法宝,自己一定要注意了!”

  李逸风、紫千妍连连点头称是,两口子恭谨的拜谢了勿乞。

  勿乞正要教训提点他们两句,猛不丁的一道剑光从空中落下,一个负责值守白云星虚空大挪移阵的执事弟子手忙脚乱的跑了过来:“师祖,师祖,快,有仙人登门,说是老祖宗的故人。如今门内能做主的,只有师祖您一人,还请师祖速速过去迎接!”

  勿乞一愣,急忙向李逸风和紫千妍交代了两句,然后化为一道黑光冲天飞起。

  这些天来,白云仙门上下人等忙得脚不着地。除了江云老祖等修成天仙的长老隐居万仙星闭关,其他门下的弟子都纷纷出动,赶去收服原本灵炎门控制的那颗星球大炎星。这颗星球的体积是白云星的五倍以上,星球上的土著凡人数量众多,灵炎门被灭后,为了控制星球上的凡人,不至于引发某些战火绵延的祸事,原本留守白云星的包括江城子在内的众多修士纷纷赶赴大炎星。

  如今留守白云星的,除了几个在白云峰、灵云峰闭关不出的元神境界的修士,勿乞这个戒律殿的执事弟子,居然还是修为最高、辈分最高的一人。所以这个负责虚空大挪移阵的执事弟子,就直接来古泰皇朝找勿乞了。

  急匆匆的带着一溜儿黑光飞到了白云仙门对外的虚空大挪移阵附近,勿乞双眸一扫,看到那大阵边,一个身穿葛麻制成的黄色麻布衣,脚踏一双草鞋,手持一根青色木杖,脑袋上光溜溜的,只有两边耳朵后面还留着一撮儿长发随风飘荡的老人,正饶有兴致的站在一块儿山石上眺望四周的风景。

  这老人身量很高大,略微有点驼背,生得慈眉善目的,身上气息也是正而不邪,周身清气荡漾,肉眼可见的清气隐隐盘旋飞绕成白鹤形状,果真是一身的仙风道骨,飘逸出尘之韵让人望而神往。

  勿乞悄然落在这老人身边,深深的稽首道:“仙长在上,白云仙门戒律殿执事弟子勿乞有礼了。”

  老人转过身来,上下打量了一下勿乞,惊讶的叫道:“耶耶耶?小家伙,你今年贵庚啊?一千岁有没有?”

  勿乞急忙摇头,开玩笑,一千岁?他今年才二十出头好不好?

  诧异的叫了一声,老人冲上来凑到勿乞面前不到三寸处仔细的打量了他一阵,犹犹豫豫的说道:“难不成,你小子今年才六百岁?那可真年轻啊?啧啧,果然水嫩!”

  勿乞再次摇头,六百岁?他哪里有那么大的年龄。

  老人大叫一声倒退了两步,他盯着勿乞叫道:“什么?你还不到六百岁?不到六百岁的元婴巅峰?你吃了什么灵丹妙药呀?你……三百岁一定有了!”

  勿乞还是干笑着摇头,三百岁?那还有一段多么遥远的距离啊!

  深吸了一口气,老人望着勿乞干笑道:“一百岁,一百岁你一定要有!啊?当年贫道一百岁结成元婴,已经是门内数一数二的天才,你不可能没有一百岁吧?”

  勿乞深深的一个稽首,干笑道:“仙师在上,勿乞,啊,哈哈,今年二十二岁了!”

  老人呆住了,他拼命的眨巴着眼睛,飞快的绕着勿乞转悠了起来。他惊呼道:“二十二岁啊,二十二岁的元婴巅峰啊!还修炼的是归元秘功啊!如果你修炼的是本门镇门的归元无为道经,岂不是,元神有望?二十二岁的元神啊!则,未来岂不是可能修成金仙?啧,金仙?”

  老人突然跳着脚的大叫起来:“江云,你这个不孝的小王八蛋,老子来了!你师尊青杖仙翁来了!给老子滚出来接客!他妈的,不过是十万年不见,你的排场大了嘛!居然也学着那些散修,占山为王了嘛!”

  白云峰上一片云光冲天而起,得到门人通知,匆匆从仺奥仙府破关而出的江云老祖冲出了虚空大挪移阵,踏着一片水云朝这边急速冲了过来。隔开老远,江云老祖已经大叫了起来:“师尊,果然是您来了?十万年不见,您老仙体安好?师娘呢?师娘怎生不见?”

  勿乞飞快的眨巴起了眼睛,这个老人青杖仙翁,是江云老祖的师尊?

  镇门的归元无为道经?也就是说,白云仙门的归元秘功,在青杖仙翁的师门中,只是不入流的典籍?可是这归元秘功也已经是不错的修仙秘典了呀!墨翟、荀况就是得到归元秘功后,苦修三年就突破了天仙雷劫!由此看来,青杖仙翁所属的仙门,实在是不弱啊!

  当即勿乞恭恭敬敬的袖着双手,低眉顺眼的站在了一旁。

  江云老祖飞扑过来,兴冲冲的跪倒在地朝青杖仙翁连连磕了十七八个响头。

  好罢,他这一磕头,勿乞还有山巅上所有白云仙门弟子都只能跟着跪了下去,跟着江云老祖对青杖仙翁磕头如蒜啊!叮叮当当一片响头声,乐得青杖仙翁‘嘎嘎’大笑,连连举起手上青色的木杖敲打江云老祖的脑袋,打得江云老祖‘哇啦’直叫。

  闹腾了好一阵子,青杖仙翁这才搀扶起江云老祖,然后脸色微微变得难看了起来,悻悻然的说道:“你师娘这次……没跟着老子出来。她和人斗法,左手被砍断,好容易才求了灵药接了上去。你也知道你师娘最爱美不过,她脸上被人打了一星芒宝光球,一张脸打得和麻子一样,现在正在调治,哪里肯出来丢脸?”

  江云老祖顿时一呆,他怒吼道:“何方妖孽这么大胆,居然敢打伤师娘?师尊,您……”

  青杖仙翁摆了摆手,苦笑道:“老子这次来,是找你求援的……呃,你如今收了多少门人?门下的元婴修士、元神修士分别有多少?”

  勿乞耳朵顿时提了起来,求援?似乎自己和燕丹计议的那些事情,可以艹作了啊!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