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三百七十三章 重创匼河(求月票推荐,第一更)

第三百七十三章 重创匼河(求月票推荐,第一更)

  剑光临头,寒气四shè。匼河仙人的飞剑是一柄品质不错的下品仙器,sè泽泛红,却是寒气隐隐,剑光中隐隐有一条尺许长的蛟龙扭动腾挪,剑中的器灵显然是一条蛟龙魂魄。

  勿乞毫不示弱的迎了上去,左手腕一抖,三片龙鳞金光激shè而出,当当当打在了匼河仙人的仙剑上。飞剑以锋利见长,并不以重量取胜,勿乞的龙鳞金光每一片都重有十万斤,更兼锋利绝伦,以地心元磁之力催动飞行,速度更是极快。

  三声巨响,龙鳞倒飞了回来,勿乞只觉一股巨大的反震之力用来,他心口一热,一口血喷出老远。

  匼河仙人却也是大惊失sè的狂啸一声,他身体连连颤抖了三下,剑光被沉重如山的龙鳞金光撞得摇摇摆摆的偏出去了老远,他鼻孔内一点血丝慢慢的滑下,却被他赶紧用袖子擦得干干净净。

  青杖仙翁乐得手舞足蹈哈哈大笑,他指着匼河仙人狂笑道:“匼河,匼河,你堂堂天仙,居然被我这个徒孙震偏了剑光居然被我这徒孙震得鼻头流血这要是传了出去,你是上吊还是抹脖子还是吃毒药还是跳河啊你不自尽的话,你彗灵门还有脸在普罗天境混么”

  匼河仙人呆呆的看了看勿乞,突然一口血狂喷了出来。

  被勿乞用戊土龙鳞盾打了个措手不及,做梦都没想到勿乞有这样异宝随身的匼河仙人实实在在的吃了点小亏。先天戊土jing气沉重无比,xing质最为凝炼不过,被勿乞催动着打在剑光上,飞剑内的器灵都受到了剧烈的震荡,故而匼河仙人不轻不重的受到了点影响,鼻子里滴了一丝血出来。

  这伤真不打紧,但是青杖仙翁的话字字诛心

  堂堂天仙,被一个元婴巅峰修为的小子打伤,更要命的是,这小子还是青杖仙翁的徒孙

  气急败坏的嚎叫了一声,被气得吐血的匼河仙人骤然上前一步,周身喷出大片淡红sè的寒气,带着森森邪光朝勿乞扑了上来。他怒吼道:“小子,我要将你挫骨扬灰,将你碎尸万段,收了你的魂魄,让你ri夜哀嚎不得超生。”

  青杖仙翁横移一步拦在了匼河仙人面前,他放声笑道:“想要动老子徒孙老子还没死哩”

  手中木杖青光大盛,青杖仙翁随手一丢,木杖骤然化为一条青虹直飞起来,眨眼间一株枝繁叶茂高有百丈数人合抱的大树浮现在空中。随着青杖翁轻声念咒,这株大树的枝桠一阵摇动,骤然间无数锋利如刀的叶片纷纷旋转着从枝条上飞下,沉甸甸的向着匼河仙人绞杀了过去。

  木叶如刀,刀风撕裂空气,带起嗤嗤脆响。每一片青sè的木叶上,都有一道符文闪烁,勿乞眼力好看得清楚,这符文恰恰是仙文中的锋芒符印,有了这符印加持,木叶虽然是由青木灵气凝聚幻化而成,但是木叶的锋利程度足以和一般的利器相比。

  望着满天飞落的木叶,匼河仙人顾不得动手,他怒嚎一声,飞剑再次飞起,化为一条长虹向满天木叶圈了过去。

  勿乞在一旁连连摇头,匼河仙人和青杖仙翁的高低上下一眼就能看了出来。青杖仙翁聚灵幻形,这是仙家法术的大手段,匼河仙人就依靠一条剑光迎敌,看他御剑的水平,就是元婴地仙的水准,虽然匼河仙人是天仙的修为,但是他在术法神通上的造诣,实在是差得很了。

  果不其然,剑光只是挡住了大半的木叶,青叶和剑光相撞,发出暴风骤雨一样的爆鸣声,剑光颤抖,满天都是木叶粉碎后变成的青sè光点飘散。而其他小半木叶则是滴溜溜的打着旋儿,带着森森寒气直扑匼河仙人。

  匼河仙人昂起头,咬牙道:“青木头,你也就只有这点手段了”

  冷哼一声,匼河仙人双眼中红光闪烁,一条水光灿烂绣了八卦纹路的手帕从他头顶冒出,放出大片云光裹住了他全身。道道云光宛如流水一样清澈,内有无数霞气升腾,木叶落在云光上,往往只是深入云光两三寸,就被流动的云光霞气搅成了稀烂。

  得意的大笑了一声,匼河仙人狂妄的说道:“这是本仙上个月刚刚得到的护身仙宝八卦云光帕。青木头,以前本仙还畏惧你三分,但是有了这护身仙宝,我看你耐本仙何”

  勿乞望着嚣张得意的匼河仙人,偷偷摸摸的掏出了一张白sè的仙符。

  仙符还没出手,一旁的江云老祖已经透偷摸摸的给勿乞塞过一张白sè符箓:“你那张威力不够,为师这张是今年动用了许多珍贵材料jing心制造的上品仙符,是为师和你两位师娘联手制成的,威力比那张起码大了三倍。用这张,给他一个好看”

  江云老祖带着一丝邪恶的笑容转过头去,勿乞怪笑着接过仙符,缓缓上前了两步。

  长笑一声,勿乞厉声喝道:“匼河仙人,你不就是仗着一件仙宝护身么不许要我师祖亲自动手,就是你家勿乞大爷我,也能拾掇了你嘿,看你家大爷仙符”

  手一荡,一道真元输入仙符中,勿乞全力催发了仙符的所有力量。

  江云老祖和青霞仙人、白雾仙人联手制造的仙符骤然化为一团水缸大小的仙光,无数发丝细小的云光从仙光中激shè而出,化为一团铺天盖地的云光急冲了出去。哧啦一声巨响,无数云光和匼河仙人护身的云光帕撞在一起,云光帕当即就荡起了大片涟漪,显然收到了极大的冲击。

  匼河仙人气得乱骂起来,他怒吼道:“你们都是死人么人家打架有弟子相助,你们呢”

  跟在匼河仙人身后的数十名元神境界、元婴境界的修士恍然大悟般想要出手,可是江云老祖默不作声的往前一站,一道仙威放出,顿时匼河仙人身后数十修士全僵硬在了原地,再也没一个能动弹的。

  天仙之间交手,哪一方多出了一个天仙,就占据了绝对的战略优势,江云老祖今ri就是如此。

  鄣乐公主轻轻一笑,她双掌之间青sè祥光轻轻旋舞,方圆千里内的青木灵气骤然剧烈波动起来。随着鄣乐公主的心意,巨量的青木灵气不断注入青杖仙翁悬浮在头顶的那株大树。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青sè大树就变成了千丈高下十几人合抱的参天巨木,威能何止增强了十倍

  青杖仙翁一愣,随后狂喜大叫道:“匼河,今ri你活该倒霉”

  匼河仙人则是大声骂道:“见鬼,你的修为怎么突然增加了这么多没道理,没道理啊”

  话音未落,那株青sè大树重重一抖,无数青叶飞旋而下,在空中汇聚成了一片巴掌大小的木叶,轻盈的打着旋儿从空中轻轻飘落。木叶的轨迹极其玄妙,匼河仙人的飞剑连续飞旋三十九斩,居然没能碰到木叶的一丝半点边儿。

  木叶轻轻的落在了匼河仙人的身上,已经被勿乞的仙符削弱了大半防御防御力量的八卦云光帕被木叶一击打穿,木叶带着可怖的撕裂声掠过匼河仙人的左肩,将他的半边肩膀连同一条手臂重重的劈了下来。

  金sè的仙血飞溅,匼河仙人痛得惨嚎一声,狼狈的向后窜了几步。

  勿乞手上的仙符威能还没吐尽,大片云光宛如洪cháo一样喷shè而出,重重的砸在了匼河仙人的身上。匼河仙人的身体被急速流动的云光所袭,骤然裂开了无数密密麻麻的血痕,金sè鲜血飞洒而出,溅了他身后的众多修士一脸。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匼河仙人已经被云光打得不chéngrén形,正面的肌肉几乎被云光粉碎。眼看匼河仙人就要被仙符的力量摧毁仙体,匼河仙人哀嚎了一声,他腰间一块玉佩骤然裂开,一条光幢牢牢的裹住了他。这玉佩中的防御禁制威力很强,任凭云光如何冲撞,也只是荡起几个涟漪,并没能破开光幢的防护。

  仙符的力量终于慢慢消散,勿乞抖了抖光芒全无的仙符,施施然向后倒退了几步。

  青杖仙翁放声狂笑,他上前两步,指着浑身血肉模糊被彻底毁容的匼河仙人怒吼道:“匼河,你今ri还有什么话说你被老子门下一个弟子打成这样,你还有脸活下去么”

  匼河仙人怨毒的嚎叫起来:“青木头,你违背仙君调节的谕令,在这里袭杀本仙,这个官司,你吃定了”

  眼看仇敌重伤,只觉得无比快意的青杖仙翁一愣,他指着匼河仙人怒道:“我袭杀你”

  勿乞在一旁冷笑道:“果然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匼河老鬼,分明是你主动袭击你家大爷,结果被我师祖一招打成重伤。这种颠倒黑白的本领,你果然厉害啊,啧,你这一辈的修行都修到舌头上去了,难怪看你得神通法术,啧啧,不入流呀”

  鲶蛟在一旁低声咕哝道:“修为全部在舌头上想必,这条舌头很有嚼头”

  勿乞的话气得匼河仙人一阵乱跳乱叫,骤然间,一股庞大的仙威突然从高空落下。

  一个身穿紫sè仙袍,周身明光四shè,腰间挂着一块青sè玉牌,上面雕了三朵青sè莲花的老人,慢吞吞的从空中飘落。

  青杖仙翁急忙收起木杖,向那老人稽首一礼:“青杖见过川仙君。”

  一旁的匼河仙人已经嘶声力竭的大叫起来:“仙君做主啊,元华门违背您的调解,出手杀人啊”

  川仙人轻咳了一声,轻轻的点了点头。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