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三百七十四章 普罗元华(1100月票加更,求推荐月票)

第三百七十四章 普罗元华(1100月票加更,求推荐月票)

  川仙人看看恭谨的站在一旁一言不发的青杖仙翁,又看看鼻青脸肿浑身是血在一旁咆哮怒吼的匼河仙人,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右手轻轻的按了按:“天庭的律条,诸位仙友都是清楚的。在各天境天庭治所之外,随便诸位打生打死,天庭也是不好插手的。”

  略微顿了顿,川仙人昂起头,低声叹道:“可是在天庭治所,在这天境本土上,谁若是敢主动挑衅挑起争斗,是要受到天庭律条严惩的,否则天庭颜面何存?诸位帝君的威严何存?”

  伸手指了指天空,川仙人一脸肃然的沉声道:“不仅仅是诸位帝君的威严和脸面,还有,那些位的颜面何存?”

  青杖仙翁毕恭毕敬的说道:“还请仙君明察,此事不是我元华门主动挑事。”

  匼河仙人则是跳着脚的吼叫起来:“难不成是我这个被重伤的人主动挑衅么?你们有两个天仙!”

  川仙人背起双手,若有所思的皱起了眉头,他看看青杖仙翁,又看看匼河仙人,却是一声不吭,双眸中神光闪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勿乞眯着眼睛看着川仙人,这人的神态表情,是那样的熟悉——当年乐小白给各国的关系户官员送贿赂时,他们都是这等神态啊!

  川仙人足足沉默了一刻钟,勿乞突然走了出去,向川仙人毕恭毕敬的行了一礼:“仙君,晚辈斗胆,向仙君提供关于此事的证据。还有,请仙君询问在场的几位仙官,他们都能作证,是彗灵门的匼河仙人首先向我元华门弟子下毒手,才让我们师长不得已反击。”

  用袖子掩住了双手,勿乞将一个储物袋递给了川仙人。这个储物袋内有一间房大小的储物空间,里面有几口金属箱子,密密麻麻的填满了各色灵石。这几口箱子里的灵石数量,兑换成下品灵石,足足有两百万之巨。

  惊讶的看了勿乞一眼,川仙人微笑着向青杖仙翁点了点头:“青杖仙友,以后有空,多来普罗天境坐坐嘛!”

  不动声色的一卷袖子,勿乞手中的储物袋被川仙人卷入手中。他笑吟吟的对勿乞颔首道:“小家伙聪明伶俐,是个可造之材。唔,今曰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先出手攻击人的?你们一定要详详细细的说一个明白!”川仙人狠狠的朝站在一旁的几个元神境仙官瞪了一眼。

  几个元神修士哪里敢怠慢,急忙上前跪倒在地,将刚才的事情说了出来。

  只是,经过春秋笔法的润色,勿乞咒骂匼河仙人的话被改头换面,变得微不足道,而匼河仙人见面就飞出剑光要诛杀勿乞的事情,却被这几个仙官着重的点了出来。其中一面容俊秀的元神修士义正词严的说道:“仙君,这匼河仙人生姓暴虐,不守天庭律条,在此处公然杀人,这是重罪!”

  勿乞深深的向川仙人鞠躬行礼,轻声说道:“仙君明鉴,真相明白在这里了。”

  川仙人欣赏的看了勿乞一眼,他背起双手,冷笑道:“匼河,你还有什么话说?”

  不等目瞪口呆的匼河仙人开口分辨,川仙人冷笑道:“不教而诛是为虐,本君做不出那种事情。今曰你的惩罚,也要让你明明白白才是!你在普罗天境公然杀人,是对本君不满?对天庭律条不满?对诸位帝君不满?或者,你是对制定天庭律条的诸位不满?”

  川仙人语气极重,连续几个不满,让匼河仙人面色惨白犹如死灰,他踉跄着倒退了几步,浑身是汗不敢分辩。川仙人却哪里肯放过他,他手上突然有一条银色长鞭抽出,重重的一鞭将匼河仙人打翻在地。

  那银色长鞭上有一层薄薄的火焰缠绕,勿乞认得这火焰,分明是九天之上温度极高的‘白元镇玄天火’,是一种纯阳至刚,能够轻松溶解下品仙器的上品火焰。虽然是后天之属,但是威力绝大。这种天火,只有高阶天仙才能驾驭驱策,川仙人这条长鞭上居然有白元镇玄天火这样的厉害玩意,可见这件仙器应该是某位高阶天仙炼制后赐给川仙人的。

  从玄金水母的记忆中可知,每一个坐镇一方天境的仙君,都会得到天庭赏赐的一件厉害仙器作为镇压仙宝。川仙人的这件仙器,应该就是他从天庭得到的好处。散仙想要得到一件遂心应手的仙器,是极困难的,但是这些加入天庭效力的天仙,虽然被天庭律条束缚,但是好处却是实实在在的。

  一鞭打出,匼河仙人就是一声惨嚎,他身上突然喷出了大片白色天火,烧得他皮肉‘吱吱’作响,‘滴滴答答’的,十几颗血色晶珠从他体内喷出,天火煅烧他的身体,将他体内的精血烧得喷薄而出,化为血晶落在了地上。勿乞数了数,地上的晶珠足足有十六颗,一颗血晶大概是一个天仙百年的修为所聚,川仙人一鞭就打落了匼河仙人一千六百年苦修得到的法力精气。

  原本就身负重创,再被川仙人这一鞭重重的教训了一下,匼河仙人的元气受到了极大损伤。就算地上这十六颗血晶全部还给他,因为吸收血晶时的损耗,他大概也会损伤千年的修为。

  千年修为,匼河仙人浑身带着淡淡的火气在地上一阵挣扎抽搐,哭天喊地的不知道在嚷嚷些什么。他身后的彗灵门弟子要么掩面不敢看,要么目光怨毒的盯着勿乞,好似要将他的容貌记在自己的心底。

  勿乞向这些彗灵门弟子冷冷一笑,然后向川仙人稽首道:“仙君公正、严明、铁面无私,晚辈等无比敬佩!”

  川仙人抿着嘴微微一笑,淡淡的说道:“这是本君应有之理,作为负责管辖普罗天境的仙官,自然要维护普罗天境的公理正义……唔,青杖,你身边这些门人弟子,是你带回来参加赌斗的吧?都是好苗子,这小家伙最是不错。他叫什么名字?”

  勿乞笑着退后了一步,青杖仙翁稽首道:“正如仙君所见,这些弟子是青杖当年的关门小弟子在外开辟山门收下的门徒。这个小家伙叫做勿乞,最是聪明伶俐不过。”

  川仙人连连点头,他笑着望了勿乞一眼,颔首道:“好,好,好,这小家伙,本君很是看好,未来定然是你们元华门的栋梁之才。青杖,你们有事,就忙去吧……唔,彗灵门的人,你们也可以走了,下次再敢冒犯天庭律条,休怪本君无情。”挥了挥手,川仙人示意众人可以离开了。

  如丧考妣的彗灵门众人抱着奄奄一息的匼河仙人灰头灰脸的窜进了挪移阵,返回彗灵门的山门。

  勿乞等人也恭敬的向川仙人行了一礼,然后走入了另外一个挪移阵。

  挪移阵强光闪烁,一行人被迅速传送向了元华门的山门——青崖星。

  眼前一亮,身体一轻,青杖仙翁就一巴掌拍在了勿乞的后脑勺上,他低声笑道:“你这娃娃,倒也有几分眼力。川仙人最是喜好各色灵石珍宝,你刚才那储物袋里,送了他多少东西?”

  勿乞低声报出了储物袋内的灵石数字,然后他低声笑道:“这都是师尊来时吩咐的,让弟子随身携带,以便急需时打点所用。方才川仙人那等做派,弟子觉得,也许可以一试。”

  青杖仙翁欢喜的点了点头,他向面露微笑的江云老祖笑道:“你倒是有这个闲心。啧,两百万下品灵石,难怪匼河仙人挨了那一鞭,倒也不冤了。唔,你这小家伙眼力极好,也拉得下脸当面贿赂川仙人,这事情,老道我是做不来的。”

  笑说了一阵,青杖仙翁带着众人走出了挪移阵。

  挪移阵位于一座山谷之中,四周都是宛如屏风一样的青色高山,圆形的山谷直径在百里左右,除了十几座大大小小的挪移阵,附近是奇花异草无数,山脚下都是各色宫殿楼阁小溪流水,景色极其的优美。看到青杖仙翁走了出来,挪移阵附近的执事弟子纷纷稽首行礼,有叫‘师叔’的,也有叫‘师伯’的,其他的‘师叔祖、太师叔祖、太上师叔’之类的也不知道有多少。

  仅听这个称呼,就知道元华门的门下弟子数量不在少数,这辈分就明摆在这里了。

  青杖仙翁笑呵呵的向那些执事弟子点头示意,带着一行人就往山谷东侧的一座高楼行去。

  一路走了二十几里地,青杖仙翁向勿乞等人介绍这里就是元华门专门的对外传送点,附近的宫殿楼阁,有些是元华门执事弟子的居所,有些是客栈、商铺甚至包括了酒肆、青楼这样的所在。而他们要去的,就是元华门在这里的‘内务殿’,勿乞他们要在内务殿登记了身份,领取了身份腰牌,才能进入元华门腹地。

  勿乞等人连连点头称是,一路跟着青杖仙翁走了过去。

  但是刚到内务殿门前的小广场上,一个面色如墨、生了一部长长的胡须,身穿墨色盘龙道袍,头戴墨玉高冠,背后背剑的老道带着百多人正好走了出来。青杖仙翁和这墨袍老道一碰面,脸色就有点不对了。

  那老道猛不丁的看到青杖仙翁,突然冷笑了出来:“青杖,你身边这群闲杂人等,是做什么的?”

  青杖仙翁冷声喝道:“墨鸾,你还能管到我头上不成?”

  “嗯?”墨鸾道人身边一个白发苍苍的老道双目一瞪,上前一步,一股仙威就重重的压制了过来。

  江云老祖冷笑一声,不甘示弱的迎了上去,一道仙威宛如天河倒卷迎了上去。

  两人仙威一撞,顿时齐齐闷哼一声,七窍中都喷出血来。

  江云老祖和那白发老道,居然是毫不留手的正面硬碰了一记。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