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三百七十五章 师门旧仇(今日第二更,求推荐月票!)

第三百七十五章 师门旧仇(今日第二更,求推荐月票!)

  “白雀儿!”江云老祖咬牙盯着那白发老道,头顶一道白色剑光已经化为一条十几丈长的光虹飞射而起。

  两人仙威相碰,实实在在的用本命修为硬抗。江云老祖原本就距离三十五品天仙只差了一步之遥,在万仙星得到了众多好处,又有仺奥仙府中仙气滋养,如今大半个身体都挤入了三十五品,修为增长了一大截。被他称为白雀儿的老道,却是扎扎实实的三十六品天仙,两人仙威相碰,自然是白雀儿吃了个大大的闷亏。

  江云老祖七窍中有血流出,但是血迹不多,只是滴滴答答的滴下了一些血珠。可是白雀老道就倒了大霉,他的七窍好像坏掉的水龙头,鲜血不断的淌了下来。尤其是他眼前金星乱闪,耳朵里嗡嗡作响,仙魂被震得七荤八素昏天黑地,差点没晕在地上。

  一击之下,白雀道人重伤,江云老祖只是轻微的受到了一些震荡,他不依不饶的祭起剑光,就要对白雀道人做倾力一击。墨鸾老道眼看江云老祖如此威势,如此的咄咄逼人,不由得怒喝道:“江云,你好大的胆子,在这里,你也敢出手伤人?”

  手一指,一条青光激射而出,墨鸾老道也祭出了剑光向江云老祖迎了上来。

  两人相距不过三十几丈远,剑光迅速,青白二色剑光迅速纠缠在一起。宛如两条发情的大蟒相互纠缠蠕动,两条十几丈长的剑光在空中‘铿锵’作响,强光刺得人双眼剧痛。不多时就听得一声哀鸣,墨鸾老道闷哼一声向后急退了十几步,脸色‘唰’的一下变得惨白一片。

  江云老祖冷哼一声,伸手朝空中剑光一招,一柄长不过六寸的白色仙剑落在手中。剑光上有点点宝珠形白色寒光闪烁,飞剑跳动飞腾宛如活物,端的是灵姓逼人。飞剑上下没有丝毫损伤,依旧是光芒熠熠。

  那条青色剑光却是重重的掉在了地上,那是一柄长九寸左右形如青色飞鸟,剑锋上有两条青色剑翅,造型优雅古朴的奇形飞剑。但是飞剑的剑锋上,密密麻麻的全部是锯齿一样的缺口,很显然这柄飞剑已经被损伤了本体,不堪大用了。

  勿乞低头冷笑,江云老祖的飞剑上,有一百二十颗先天一气太白破虚珠。虽然是没有真正成型的宝物,但是威力也非同寻常。有了这一百二十颗宝珠加持,江云老祖这柄仙剑的威力提升了极大,起码也达到了高品级仙器的水准。墨鸾老道的那柄飞剑虽然也不错,但是也是下品仙剑之属,哪里经得起先天庚金之气的近距离劈砍侵袭?

  江云老祖‘呵呵’长笑了一声,张口将自己的飞剑吞入,他向墨鸾老道稽首道:“师伯,多谢指点!”

  青杖仙翁‘嘿嘿’的笑了起来,他向面色难看的墨鸾老道颔首道:“师兄,你向一晚辈出剑,未免太过!嘿,嘿嘿,出剑也就罢了,居然还输给了江云,您最近是否收的侍妾太多,精力不济了呀?”

  墨鸾老道和青杖仙翁,都是元华门的长老,两人都是三十二品天仙的修为。但是两人向来不合,连带着两人的门人,平曰里也多有摩擦,只是限于元华门的门规,不敢真正爆发冲突而已。

  今曰一招失手,居然被江云老祖一个晚辈毁掉了自己的飞剑,墨鸾道人的脸色难看得好似刚刚死了全家一样,更是气得浑身都在微微颤抖。听了青杖仙翁又是调侃又是嘲讽的话,墨鸾道人更气得眼珠通红,他死死的盯了青杖仙翁一眼,冷声道:“好,很好!”

  大袖一挥,墨鸾道人一把抓起还神智昏迷不知身处何方的白雀道人,纵起一道青光带着身后的众多修士化虹远去。青杖仙翁‘哈哈’大笑一声,正要说话,勿乞早就一溜烟的窜了出去。

  一把抓起墨鸾道人丢在地上不要的青色鸟形飞剑,勿乞将飞剑往黑龙灵戒内一塞,向目瞪口呆的青杖仙翁笑道:“这剑就算坏了,还能回收点材料。弟子穷困得很,这柄残破飞剑,就便宜弟子好了!”

  不管是戊土龙鳞盾还是魔神傀儡,都是能吸收各种材料进行进化的。有了这柄下品仙器,勿乞有信心让身上的这些零碎东西再增强几分威能。哪怕他刚才的动作有点捡破烂的意思,但是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摇摇头,青杖仙翁笑道:“无妨,你墨鸾师伯祖大方得很哩,区区一柄飞剑,算不得什么!”

  冷笑一声,青杖仙翁抬头看了看天,低声说道:“江云,稍后将一些事情给这些孩儿们都说清楚,不要在自己山门内受了人家算计,这就太没了面皮了。”

  江云老祖擦干净脸上的鲜血,恭敬的应了一声,然后很是欣慰的向勿乞点了点头。墨鸾道人的这柄青色飞剑,真要耗费点材料和功夫,还是可以修复的。但是被勿乞这么抢到了手中,墨鸾道人脸皮再厚也不可能向勿乞开口讨要。能够毁掉一件墨鸾道人的随身仙器,江云老祖老怀甚慰啊!

  骤然间变得红光满面精气神都提升了一大截的青杖仙翁昂着头,带着勿乞一行人走进了内务殿。

  几个身穿白色丝质道袍的青年道人忙不迭的迎了上来,对着青杖仙翁连连叩拜:“太师叔祖,有失远迎,还请恕罪。不知太师叔祖大驾光临,有何指点之处?”

  青杖仙翁冷哼一声,瞪着这些内务殿的执事弟子冷哼道:“刚才墨鸾来做什么?”

  一个青年道人急忙回禀道:“墨鸾太师叔祖将十万年前出师的白雀师叔祖带回山门,还带来了白雀师叔祖一百多名门人弟子,说是要代表本门参加这次和彗灵门的赌斗。”

  青杖仙翁冷笑了一声,看向了江云老祖:“江云,看来我们的孩儿们,有竞争对手了!”

  江云老祖晒然一笑,自信满满的说道:“这个机会,不会让他们夺走的。”江云老祖的底气十分充足——你白雀道人,难道还能找到一颗两个量劫之前就封闭了的宝星么?能有这么多上好的灵丹、法器赏赐给门人弟子么?一颗万仙星,这就是江云老祖的底气。

  勿乞的耳朵里,突然响起了江云老祖细微的传音声:“徒儿们都记住,墨鸾,是你们师祖的对头。白雀,是为师的生死对头。当年为师离开元华门,就是因为白雀的关系!当年为师一剑砍下了他的手臂,这个仇结得很大。你们行事,一定要小心,若是和他的门人冲突,一定不能留情!”

  勿乞向江云老祖点了点头,然后向鄣乐公主望了一眼。

  结果,鄣乐公主和鲶蛟根本没把江云老祖的话当做一回事。鄣乐公主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内务殿内庄严肃穆,和大燕朝的禁宫风格迥然不同的装饰。而鲶蛟呢,她死死的盯着那几个白袍的青年道人,嘴角已经有口水渗了出来。

  勿乞一行人,在那几个白衣道人的带领下,缓步来到了内务殿深处一间殿堂内。

  在这里,每个人都登记了自己的名字、修为,然后各自领取了几套云华门制式的道袍,以及一水儿白玉制成的腰牌。仙家手段,和凡人又是不同。内务殿的几个执事手掌拂过这些腰牌,上面就出现了勿乞等人的姓名,以及他们在云华门内的身份地位——青木峰一脉,外门再传弟子某某某!

  而江云老祖的腰牌上,则标注了——青木峰一脉,外门弟子江云!腰牌的背面,则是用醒目的金色字迹额外标注——三十六品天仙,行外门长老之职!

  忙完了这一切,内务殿的执事弟子们又送上了一百一十一块拇指大小的暗黑色玉简。这就是仙门中人最经常使用的‘寄魂简’,将一丝神念打入玉简中,若是受创,则玉简清鸣;一旦生死,则玉简裂开;如果被打得魂飞魄散,则玉简粉碎,这是仙门用来掌握门人弟子情况,以防万一之时好派人救援或者循迹报复的最终手段。

  白云仙门实力不强,在离元星域也是土霸王一样的存在,寄魂简这种东西就没有准备。而元华门实力强大,又是在普罗天境这种仙门林立强者辈出的地方,寄魂简是一定要准备妥当的。否则门人弟子在外大量被杀,而师门还没有得到半点儿风声,这对一个仙门的根基和传承是极大的威胁。

  勿乞也是第一次见到寄魂简,制作这种玉简需要一种比较罕见的‘地心水渊寄魂黑玉’,这种玉石除了制作寄魂简,还是制作一些鬼道奇门法宝的上好材料,盗得经中将其列为第八品的天才地宝之列。

  将一缕神识打入寄魂简,内务殿的执事弟子迅速在寄魂简上雕刻出勿乞的名号和出身来历,然后就有人将寄魂简送回山门内部,储存在专门的寄魂殿中。

  忙完了这一切,青杖仙翁这才带着勿乞等人离开内务殿,他笑着说道:“走,先去青木峰休息休息,老道这些年来,很是炼制了数千缸青箩酒,有几缸已经储存了万把年了,今天正好挖出来喝个痛快!”

  万年的灵酒?勿乞眼睛亮了,修仙之人炼制的酒水,向来都有增进功力提升法力的妙用。而万年的灵酒,不用多问,那效力是绝对非同小可的。

  一行人兴冲冲的走出内务殿,还没来得及腾云飞起,一道白光已经落在了众人面前。

  一个秀士打扮的中年男子阴沉着脸出现在众人面前,见面就是一通呵斥。

  “青杖,是你无缘无故打伤了你白雀师侄?以大欺小,你好生厉害啊!”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