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三百七十六章 没事找事(正常第三更,求推荐月票!)

第三百七十六章 没事找事(正常第三更,求推荐月票!)

  普罗天境青崖星元华门,是元华老祖在两百七十元会前建立的宗门。经过这么些年发展,元华门将当时青崖星上的另外几家仙门铲除的铲除,吞并的吞并,最终一统青崖星。

  在吞并的过程中,元华老祖原本的七个亲传弟子陨落了五人,如今只有两个天仙三十品修为的亲传弟子,作为元华门的左右传宗长老。一个是左传宗长老痴道人,他也是青杖仙翁的亲传师尊。一个是右传宗长老旼道人,也就是墨鸾道人的亲传师尊,更是如今怒气冲冲赶来兴师问罪的中年秀士。

  旼道人手指青杖仙翁的鼻子,厉声呵斥道:“青杖,莫非你要翻天不成?元华门如今面临大敌,不思团结同门一力对敌,反而不顾大局对同门悍然出手重创同门,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双眸一瞪,眸子深处一抹蓝幽幽的光芒闪过,一道庞大的仙威当面扑了下来。

  青杖仙翁、江云老祖身上仙光闪烁,化为一道光幢将身后众多门人牢牢的护住。朦胧的光幢剧烈的颤抖着,光幢不断震荡,和地面相接处,地砖被震成了粉碎,光幢一寸寸的陷入了地下。青杖仙翁和江云老祖身体一阵颤抖,突然向后退了好几步。

  勿乞周天神目张开,对着旼道人扫了一眼。气势汹汹赶来兴师问罪的旼道人胸口、小腹、右边大腿根部,都有浓烈的仙力波动传出。他那里的肉身空荡荡的,虽然在袍服的掩盖下,勿乞依旧能察觉,他的胸口、小腹、右边大腿根部,都有碗口大小的贯通伤,而且伤势并没有痊愈。

  青杖仙翁所言,元华门的众多天仙同时受了重伤,看来此言果然不虚。

  刚才墨鸾道人和江云老祖比拼飞剑,勿乞就觉得墨鸾道人有点后力不足,才被江云老祖一举将他飞剑都伤损了。眼前的旼道人伤势更重,天仙的**受创,没有足够效力的灵药疗伤,仅仅依靠自身仙力缓慢的修复,没有万儿八千年休想将伤口调养好。如此重伤,旼道人不一心一意的闭关疗伤,反而冲出来找青杖仙翁的麻烦,显然对青杖仙翁也是恨得苦了。

  青杖仙翁的脸色铁青,他死死的抵挡着旼道人的仙威压力,咬牙道:“师叔,你怎可听信片面之言?”

  旼道人双眸中蓝光喷出数尺远,大片云光宛如洪潮一样从他体内涌出,眨眼间四周天地变得蔚蓝一片,众人好似身处海底,蓝光荡漾中,大片浅色云光急速飞旋,庞大的压力不断从四周压下。随着旼道人嘴里一声若有若无的长啸声起,一条长有十几丈水缸粗细的蓝色云龙凭空显出,张牙舞爪的朝众人冲了过来。

  云龙探爪,重重的一击拍在了青杖仙翁和江云老祖联手放出的光幢上。只听一声巨响,光幢粉碎,青杖仙翁狼狈的倒退了十几步,好悬没把几个白云仙门的弟子撞翻在地。而江云老祖则是痛呼一声,他面皮一阵赤红,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半天不能动弹。云龙巨大的冲击力震得江云老祖体内仙力一阵胡乱冲撞,差点没震碎了他体内经络。

  云龙不依不饶的向勿乞等人当头扑下,巨大的爪子摊开,重重的一爪抓了下来。

  云龙的大爪子覆盖面积足足有七八丈大小,勿乞、鄣乐公主、鲶蛟、显圣灵君连同另外几个白云仙门弟子都被覆盖在内。浓烈的水汽扑面而来,阴柔的水汽围绕着众人的身体,宛如绳索一样想要捆缚住勿乞等人。更有极细的,锋利如刀的水汽顺着毛孔想要钻进众人体内,扎得几个人皮肤剧痛,毛孔上露出了淡淡的血迹。

  “老不要脸的!”勿乞低声咒骂了一句,贪狼剑带起一声刺耳的狼啸声,一条黑光激射而出,虚空中响起了若有若无的‘嗡嗡’声,四周地气一阵波动,大量地下土气飞涌而出,化为地心元磁之力随着勿乞的心意笼罩在了云龙身上,然后轻描淡写的向旁边一拖。

  旼道人做梦都没想到勿乞居然精通地心元磁神通,地心元磁之力是纯粹的土气凝成,而后土克水,先天生克,正好将他由水汽凝结而成的云龙克制得死死的。偌大的云龙一个不防,就被一股绝大的地磁之力拖得歪向了一旁,重重的撞向了勿乞等人身后的内务殿。

  一声巨响,内务殿的正门连同半个殿堂都被那云龙一爪子捏碎,几个站在门口看着这边发呆的执事弟子也遭了鱼池之灾。云龙的爪子一把将他们的浑身骨骼抓成粉碎,后天水汽钻进他们的身体,宛如电钻磨刀一样撕扯他们的身体,痛得几个执事弟子嘶声惨叫,差点没哭了出来。

  旼道人的脸骤然涨得紫红一片,他气急败坏的跳着脚怒吼道:“是谁?是谁?老痴,是你暗地里出手不成?”

  话音未落,勿乞的贪狼剑已经当面刺向了旼道人。旼道人怒吼一声,大袖一拍就要将贪狼剑震飞出去。他甚至正眼都没看勿乞一眼,他根本不相信,是勿乞这个小小的元婴修士使出的地心元磁之力拉偏了自己的云龙。自己可是堂堂三十品天仙,怎可能被一个连蝼蚁都不如的元婴修士戏弄了?

  ‘当啷’巨响,贪狼剑被旼道人一袖子抽飞老远,剑光甚至连他袍袖的一根丝线都没有划断。

  勿乞的心一沉,自己的修为和天仙果然是相差太远,贪狼剑的品级,还是太差了一些啊!

  四周庞大的压力倾泻而下,连续十八条云龙向勿乞等人扑了上来。这一次,旼道人的心神都集中在了这十八条云龙上,每一条云龙的威势都被刚才被勿乞带偏的那一条强了百倍不止。勿乞咬牙发动地心元磁**想要偏移这些云龙的来势,但是真个犹如螳臂当车,他哪里胜得过认真起来的旼道人?

  认真起来的旼道人也终于注意到了勿乞,发现那源源不绝涌出的地心元磁之力是从勿乞的身上发出。旼道人厉声笑道:“原来,果然是你?好大的胆子,不敬师长,悖逆师长向本门长老出手,你这等妄为犯上的忤逆之徒,严惩,一定要严惩!”

  周身都有蓝色仙力涌出,十八条云龙骤然膨胀到百倍大小。庞大的压力让鄣乐公主、鲶蛟、显圣灵君等众多白云仙门的弟子再也立足不稳,被强逼着跪倒在地。面对三十品天仙全力放出的仙威,除了跪下,根本没有别的法子可想。

  勿乞回头看了一眼,鄣乐公主、显圣灵君、鲶蛟都是浑身颤抖,想要站起,却怎么都站不起来。鄣乐公主一张俏脸憋得通红,屈辱的瞪大了双眼,死死的盯着前方的旼道人。

  勿乞也是浑身宛如被大山压迫,双膝发痛,被逼着向地面缓缓跪下。

  无力反抗,无能反抗,自己的生死都由不得自己做主!鄣乐公主屈辱的表情让勿乞骤然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在某个山腹的秘洞之中,自己和吴望、乐小白,生死都艹纵于人手中,生死不得自主的绝境。

  此情此景,和当时的那般景象是如此的相似!

  不甘心啊!自己的女人,鄣乐公主,居然被这个老不死的东西被逼着向他跪下?凭什么?

  跪天跪地跪祖宗跪师尊跪长辈,但是旼道人这种仙人,我勿乞,还有我身边的人,凭什么向你跪下?因为你实力足够强,因为你足够强悍么?

  黑龙灵戒一抖,藏在黑龙灵戒中的大量的血晶、魂晶纷纷吐出,直接融入了勿乞的指头,顺着指头上的经脉流转勿乞双臂的七玄盗天脉。十颗金丹爆发出夺目的强光,天仙巨大的精血精华瞬间的冲入,让勿乞的十颗金丹瞬息间膨胀到了当今的极限。

  “七玄筑灵,三魂七魄,裂!”

  随着勿乞低声的咒语声,勿乞完整的三魂七魄突然裂开,化为十道强光一一冲进了他的十颗金丹。十颗金丹骤然充满了灵姓,三魂七魄融入金丹,让金丹内部隐隐显露出了盘膝而坐,模样和勿乞一般无二的金丹灵胎。原本差点将勿乞身体撑爆的庞大天仙精血精气,在金丹灵胎成型后,骤然被十颗金丹灵胎吸纳一空,而且勿乞隐隐察觉到,金丹灵胎有一种没吃饱的感觉。

  黑龙灵戒细微的蠕动着,它通过自己和勿乞的直接连接,将血晶、魂晶流水一样注入勿乞的身体。

  奇异的先天能量在勿乞体内流转,庞大的精血精气不断融入金丹灵胎。在金丹灵胎成型后,勿乞吞吐天地灵气、转化为先天真元的速度,起码增加了十倍。

  一部分精血精气通过勿乞的身体反馈了回去,涌入了戊土龙鳞盾、禁灵索、冷电镜、贪狼剑等几件随身的法器中。庞大的先天能量和天仙精血精气,促进这几件法器发生了奇异的变化。戊土龙鳞盾骤然将那曰在寒冰甬道中吞噬的紫色仙剑的力量消化了三成。

  “地心元磁,起!”勿乞周身黑光大盛,宛如电流的黑色地心元磁之力‘嗡嗡’作响的冲出,四周的重力骤然乱成了一团糟。鄣乐公主等白云仙门的弟子身体骤然一轻,纷纷挺身站起。

  一声怒啸传来,鲶蛟大声咒骂着,挥动她那柄小屋子大小的黑色铁锤,当面一锤向旼道人砸了过去。

  旼道人气得眼角直跳,他厉声喝道:“尔等斗胆,居然敢犯上悖逆!通通驱逐出去!”

  眼看勿乞居然能突破自己认真施展的云龙秘法的压制,旼道人气得心血都在燃烧。今天他的脸,可丢大了。舍弃了戏谑玩闹的心思,旼道人也顾不得好歹,就要认真出手,将勿乞等人抹杀。

  罪名已经扣下,以他传宗长老的身份,诛杀几个大胆犯上的外门弟子,简直是轻松之极。

  手一翻,正要使出杀招,斜刺里一根青色竹条快若闪电般探了过来。

  ‘啪’的一下,青色竹条重重的抽在了旼道人的脸上,打得他惨嚎一声,翻滚着飞出去了十几丈远。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