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三百七十七章 旼道人退(第一更)

第三百七十七章 旼道人退(第一更)

  青翠欲滴的一条竹枝儿,长一丈左右,上下一共三十六节,每一节上都附着着一条细细的青金色符箓。最粗不过拇指粗细,最细处细如绿豆的竹枝儿被符箓催动,重量也不小于一座大山。被这么一条竹枝儿抽在脸上,没什么防范的旼道人顿时吃了天大的亏。

  被一竹条儿抽飞了老远,鲶蛟的一锤子也落了空,鲶蛟正要继续追打旼道人,却被显圣灵君一把拖了回去。

  从左耳下沿到左嘴角,一条黑色的纹路是那样刺目,而且这纹路还在不断的肿起来,渐渐的变得粉金红色半透明,里面充满了淡金色的血液。旼道人被一竹条抽得昏天黑地不知道生死,他捂着脸哼哼了许久,这才咬牙切齿的爬了起来。

  说是咬牙切齿倒也不对,旼道人的半边大牙都被抽得松动了,他刚一咬牙,钻心的剧痛就让他差点没嚎叫了一声。他只能歪着嘴,吐着粗气,狼狈无比的大叫道:“老痴,你对我出手?”

  一个身高超过一丈,生得熊腰虎背,面容粗犷带着几分痴呆气息的道人拎着一个箩筐,手里握着那条青翠欲滴的竹枝儿,大步往这边走了过来。他看了旼道人一眼,瓮声瓮气的说道:“师弟,你欺负我门人,我就教训你!你再敢出手,我就翻脸!师尊闭关疗伤,我打死你也没人管!”

  勿乞的眼睛亮了,这位就是痴道人吧?青杖仙翁的师尊?这脾姓,他喜欢啊!看上去,这痴道人属于那种天生缺一根筋的货色,这种人,勿乞喜欢呀!

  不等青杖仙翁和江云老祖开口,勿乞已经扯着嗓子嚎叫起来:“太师祖在上,太师祖为我们做主啊!我们不远万里,不惧艰险,赶来青崖星为师门效力,却受到如此待遇,实在是让我们众多外门弟子心寒呀!白雀道人见面放仙威挑衅,墨鸾师祖放剑光杀人,旼太师叔祖包庇门人,护短强出手冤屈我等!我等一番热诚,难道就是受到如此报答么?”

  ‘嗷嗷’两声,勿乞的眼泪水哗啦啦的喷了下来。他习得了玄金水母的玄**经注,能自如掌控身周水汽,对体内的体液水分自然是如臂使指艹控自如。心念一动,泪如泉涌,眼圈也一阵阵的发红,勿乞那模样,就好似受到了天大的委屈。

  痴道人双眼一瞪,望着面色铁青的旼道人冷笑道:“师弟,你欺辱我门人!不就是青杖当年抢了你看上的双修道侣么?青杖和青蓏是两情相悦,自愿结成道侣,你在里面插一手算什么?你年龄大,修为高,你看上了谁,就一定要嫁给你不成?没这个道理!”

  冷哼一声,痴道人叽叽咕咕的念叨道:“要是按照这个道理,我年纪比你大,修为比你强一等,那我看上了你门下的女弟子,我强要了过来许配给我的那些徒子徒孙,你岂不是也要答应?”

  勿乞的眼珠一亮,难怪青杖仙翁和旼道人这一脉如此不对路,简直有如生死仇敌一般。感情,是这个缘故?青杖仙翁厉害啊,人家旼道人看上的双修对象,居然被他给抢到了手?这是狠狠的抽旼道人的脸啊,有了这事,旼道人这辈子都别想抬起头来了!

  白云仙门的众多弟子也都眼睁睁的看着青杖仙翁,他们都在心里惊叹,自己的这位师祖果然是厉害,居然将自己师叔看上的女子给抢到了手中?唔,旼道人是仗势欺人,强夺民女的那种恶人;而青杖仙翁,自然是那种路见不平、救人于危难之中的英雄豪杰!

  白云仙门众人对旼道人的印象,顿时变得更加恶劣。如此没有品行的师长,亏他怎么在云华门立足的?

  猛不丁的当着这么多的后生晚辈,被人揭开了这辈子最惨痛的伤疤,旼道人气得三尸神暴跳,头顶一根根长发都笔直的竖起。他厉声吼道:“老痴,你……你想要和我决一死战么?”

  痴道人若无其事的摇了摇头:“打架,你不是我的对手,师尊制定的门规说了,门下弟子敢伤及同门的,全部废除修为赶出师门。唉,师弟,你看,内务殿的这些弟子也没得罪你,你无缘无故打伤他们做什么?不要说这不是你的‘海龙云天咒’打伤的!”

  挥了挥手,痴道人指着那几个收了鱼池之灾,被云龙捏得浑身骨头碎裂的内务殿执事弟子说道:“都发什么呆?送去丹医殿救治啊?莫非白白看着他们死不成?唉,青杖,还有,唔,是江云你小子啊,都不要发呆了,随我去拜见祖师,他老人家正犯愁和彗灵门的赌斗呢。”

  “慢着!”被痴道人弄得下不得台的旼道人厉声喝道:“师兄,此事不妥!”

  痴道人呆呆愣愣的看着旼道人说道:“不妥?有什么不妥?哎,你说,什么不妥?”

  旼道人冷笑一声,突然指着显圣灵君和鲶蛟说道:“我不知道江云这些年做了些什么,但是身为元华门弟子,居然勾结妖修,门下的门人居然有妖修存在,这丢尽了我元华门的脸面。如此德行,怎能代替我元华门去和彗灵门赌斗?妖修,我元华门下居然有妖修弟子!这不是让普罗天境众多仙友消化么?”

  痴道人呆住了,他发了一阵傻,这才看向了显圣灵君。

  大步走到显圣灵君身边,痴道人绕了几圈弯儿,皱眉道:“看上去还是一个人嘛,没什么碍眼的地方。用些遮盖气息的灵符,也能混过去,谁能知道你是什么人呢?”

  然后,痴道人看向了顶着一颗大鲶鱼脑袋的鲶蛟。他皱着眉头走到鲶蛟身边,苦笑着上下打量着鲶蛟,无奈的摇头道:“江云,你小子给我说罢,干嘛弄一条大黑鱼做门人呢?这个,人、妖有别,你也是知晓的,这妖修的身份,不能用呀!”

  旼道人摸着脸上那一条刺目的血痕,狞声道:“老痴,刚才的事情就当没发生过。但是你的门人居然招收妖修为徒,显然已经是妖孽一流的人物。严惩,壁许严惩!江云和他带来的所有妖孽门人,都要废掉修为,赶出青崖星!你若是不下手,休怪我去师尊那里告你一状!”

  痴道人阴沉着脸不吭声,青杖仙翁小心翼翼的说道:“师尊,他们二人,都是江云的外门弟子。”

  痴道人低声咕哝道:“哪怕是外门弟子也不成啊。妖修,唉,还是这种都不能显化人身的妖修。”

  旼道人得意的冷笑道:“青杖,你好生糊涂,你的门人收了妖修为徒,岂不是说我云华门也是妖孽一路的人物?这对我云华门的声威,是极大的打击!若是让彗灵门得知此事,我云华门那里还有脸和他们赌斗?”

  青杖仙翁低声咕哝道:“已经知道了,路上我们碰到彗灵门的人了!”

  痴道人还没开口,旼道人就立刻大叫起来:“你听,你听,已经被彗灵门的人看在眼里了!这种有损我云华门体面的事情,怎能置之不理?快快江云等人废除修为,赶出青崖星!”

  眼看旼道人揪着这个话题不放,勿乞眉头一皱,冷声说道:“这位旼前辈,您口口声声说我的这两位兄弟姐妹是妖孽?你简直是大胆犯上,不尊天庭诏令,你……好大的胆子啊!”

  勿乞反咬一口,旼道人顿时愣住了。他哆哆嗦嗦的看着勿乞,厉声喝道:“放肆,我怎么不尊天庭诏令了?”天庭,名义上统治了盘古大陆和周天诸多天境的政斧机构,拥有极大的声威和声望,拥有极其强大的势力。不尊天庭诏令这种大帽子,不是随随便便一个人能承受的。

  起码也要金仙以上级别的存在,才有资格偶尔抗拒天庭诏令,云华门这样的仙门,哪里敢抗拒天庭?

  冷笑一声,勿乞朝显圣灵君说道:“大哥,您祖上,可是得到了天庭封诰的龙王一脉啊!”

  勿乞眯着眼睛不断阴笑,他突然想起,万应龙王,他们祖上还真是得到了正式封诰的龙王。虽然是那种地位等同于生产小组小组长,在天庭的公务员体系中,属于最基层最基层的芝麻绿豆大小的龙王封诰,但是他们祖上,实实在在得到过天庭的封诰,奉命管理龙元江水系的啊!

  天龙一族,世世代代都和天庭关系交好,天下水系,都是天龙一脉的后人管辖。任何一个有龙王封号的蛟龙一脉的龙王,都是得到过天庭封诰的!

  显圣灵君骤然醒悟,他从储物戒指内掏摸了一阵,摸出了一枚水蓝色精光四射的大印,大印上是鱼虾戏波的图案,水波中隐隐有一条龙形翻滚。大印底部,正好是‘天庭钦封龙元江主’八个古老的虫鸟篆文。这还是显圣灵君小时候拿来当玩具的龙元江龙王凭证,一直都藏在他身上。

  勿乞轻声说道:“说天庭钦封的龙王是妖孽?唉,好大的胆子!”

  旼道人呆住了,痴道人呆了呆,突然大笑了起来。

  勿乞向痴道人稽首行了一礼,同样大笑道:“太师祖,弟子师尊能将天庭钦封的一条水域的龙王收为外门弟子,这恰恰证明了我元华门威名远播,故而各路仙家望风而投,这是天大的吉兆啊!”

  痴道人不断的大笑,他连连笑道:“有理,有理,来,速速随我去见祖师!”

  旼道人则是气得仰天怒啸一声,身体骤然化为一片云光冲天而起,眨眼不知去向。

  勿乞轻吐了一口气,他的敌人,又多了一个。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