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三百七十八章 元华老祖(第二更,求推荐月票)

第三百七十八章 元华老祖(第二更,求推荐月票)

  青崖星,以青崖山而出名。

  元华门的山门,就开辟在青崖山周边方圆万里的崇山峻岭之中。无数峰峦,宛如众星拱月,拱卫着正中那座高百里宽十余里,奇形如剑,通体一片澄透碧绿,由一水儿碧玉组成的青崖山。

  修仙之人见多识广,各色奇景见过无数,但是像青崖山这样通体一块碧玉组成的大山,却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普罗天境以及周边几个天境的修仙之人就有人谣传,青崖山本来是上古某位大神通之人的佩剑,当他陨落时,佩剑坠入青崖星,才成就了这么一处奇景。

  不管众人如何说,青崖山山势雄峻,风光秀美,这是不磨的事实。

  元华门开山祖师元华老祖的洞府,就在青崖山中部。山腰一处方圆亩许的平台,尽头是一个半月形拱门,门前有几个稚龄童子垂手而立,配合着附近的紫芝仙草、白鹤黑鹿等,端的是一派仙家气象。

  洞府内,是一片方圆近千里的洞天福地,这是元华老祖用自身仙力开辟的小洞天世界。数百条灵脉汇聚在洞府下方,通过一个品质极佳的凝元升仙球将天地灵气转化为仙力,故而这个小冬天内仙力充沛,比之仺奥仙府也只是略差了一等。

  在这名之为青崖仙居的小洞天一座精巧的木屋前,勿乞第一次见到了元华老祖。

  四周都是翠柏参天,林荫幽幽寂寥空灵。除了几只呆呆愣愣的蹲在树枝上的雀鸟和坐在木屋前蒲团上的元华老祖,这里再也没有其他的生灵。

  痴道人大步隆隆的走到木屋前,大声吼叫道:“师傅,当年那个因为动剑打伤同门,被逼离开师门的江云回来了。嘿,他带来了一百一十个弟子,个个都是高手啊。啧,刚才师弟没事找事,找他们的麻烦,被弟子抽了一竹条儿赶走了。”

  清矍如松,但是上半身右半截身躯化为乌有,如今正被一条白纱巾包裹着的元华老祖缓缓睁开双眼,鼻子里喷出一条若有若无的青紫色仙气。他缓缓颔首,低声说道:“是江云啊?当年,你是替青杖受过。但是不管怎样,你剑伤同门,是要被惩罚的。”

  咳嗽了几声,元华老祖缓缓说道:“至于这次,也好,你的门人若是能在和彗灵门的赌斗中胜利,就以这个功劳,让你重归门下吧。也就不要做什么外门弟子,依你如今的修为,直接做个内门长老也是合格的。”

  江云老祖跪倒在地,毕恭毕敬的向元华老祖磕了几个头,低声应了一声‘是’。

  青杖仙翁带着勿乞等人行礼见过了元华老祖,痴道人则是一屁股坐在了元华老祖身边,大声叫嚷道:“可是,师傅,师弟他的弟子也带来了一批门人弟子,你就这么决定,让江云的门人去赌斗?”

  元华老祖颔首笑道:“刚刚墨鸾也带他那些门人来拜见过了,只是……白雀的那些弟子,远不如江云的这些门人。为师执掌云华门一脉,自然要事事从宗门出发,谁的赢面大,就让谁去。”

  轻咳了两声,元华老祖嘴角一声挂上了一些金色的鲜血。他无奈何的指着自己缺失的半截身躯苦笑道:“让孩儿们见笑了。彗灵门的开山祖师慧灵真人,修为和老道相仿,那天真是打出了火气,我们也顾不得这么多,拼死相斗,结果双双重伤。”

  勿乞咧了咧嘴,这伤势果然是凄惨。天仙,尤其是中高品阶的天仙,仙体都是数十万年、数百万年甚至是数千万年努力打熬的结果。寻常仙法也难得真个重创他们,但是一旦受伤,损坏的仙力本源过甚,伤势就极难恢复。像元华老祖这样的伤势,没有两个元会的潜心修炼,或者没有上好品质的仙丹帮助他疗伤,是极难恢复的。

  正好站在江云老祖身后的勿乞伸手捅了捅江云老祖,给江云老祖传音道:“灵丹啊,仙丹啊!”

  江云老祖一愣,然后骤然醒悟,他急忙上前两步,又一次跪倒在地:“祖师在上,弟子这些年来,侥幸得到了一些不坏的灵药,又幸运的得到了几张上古的丹药方子,刚刚炼成了一炉七品仙丹‘生生化厄归元丹’,可惜一炉只炼成了两粒,不知对祖师可否有帮助?”

  小心翼翼的从袖子里掏出一个扁扁的寒玉匣子,江云老祖慎重其事的将玉匣子捧在头顶献了上去。

  “七品仙丹?”元华老祖骇然,他惊愕万分的看了一眼江云老祖,再看了一眼勿乞,颔首笑道:“如果真是七品的仙丹,贫道这伤势,还真有可能在数月内痊愈。七品仙丹,这是一品天仙都视若珍藏的上好丹药呀!想不到,想不到……”

  沉吟片刻,元华老祖左手抓起了玉匣子,手腕一抖,将匣子的盖子打开,露出了里面两颗龙眼大小,内有无数青气金光急速盘旋,宛如两颗琉璃宝珠的仙丹。盖子刚刚开启,两颗仙丹就发出一声‘呼呼’轻响,四周仙气宛如流水一样不断被仙丹吸了进去。

  “果然是上上品的七品灵丹!‘生生化厄归元丹’?这名字,倒是没听说过!”元华老祖皱了皱眉头,沉声说道:“江云儿,丹方可否给祖师一观?”

  江云老祖急忙称是,将勿乞在仺奥仙府献给他的几张上古丹方全部拿了出来献了上去。

  元华老祖呆了呆,摇头笑着对痴道人说道:“江云儿,倒是淳朴纯善一如当年。”

  接过丹方扫了一眼,元华老祖就骤然一呆,他惊呼道:“果然妙不可言,这配药的诀窍和控火的技巧,以及各种手印法诀,都和现今丹道之术迥异。唔,发人深省,妙不可言。”长叹了一声,元华老祖将丹方递还给了江云老祖,沉吟片刻后才笑道:“青杖,正式收江云入门吧。这几张丹方,足以让我元华门称雄于普罗天境。”

  江云老祖狂喜,连连磕头谢过了元华老祖。

  元华老祖笑着单手扶起了江云老祖,然后深深的望了勿乞一眼:“勿乞是吧?好孩子,嗯,很好,很好!”

  沉吟片刻,元华老祖左手一挥,一柄细如柳叶,长只有七寸二分的淡蓝色飞剑无声无息的飞到了勿乞面前。元华老祖笑道:“无意中得到的一柄飞剑,名曰‘漩濠’,拿去护身吧。”这柄漩濠剑,却是一柄上品灵器,内中灵姓极其强大,剑身宛如游鱼一样在空气中不断飞旋扭折。勿乞欣然向元华老祖磕头谢过,将漩濠剑接在手中。

  元华老祖颔首微笑,然后大袖一挥,道道灵光飞出,江云老祖带来的一百一十名白云仙门弟子面前,分别漂浮着一柄飞剑、一套护身的法衣。元华老祖沉声道:“既然要和彗灵门赌斗,护身法宝定然不能差了。所有飞剑都是中品灵器,所有护身法衣都是下品灵器,你们好生祭炼,赌斗的时间,在一年零六个月后!”

  勿乞等人纷纷行礼,谢过了元华老祖的重赐。

  元华老祖欣然微笑,他将装着两颗灵丹的玉匣子塞进了胸前暗袋中,然后目光一扫,向显圣灵君和鲶蛟笑道:“你们两个,出来让贫道好生看看。这个娃娃,你是天庭实封的龙王?”

  显圣灵君和鲶蛟走了出去,向元华老祖跪拜行礼。

  行过礼后,显圣灵君站起身来,恭声说道:“弟子父亲是龙元江之主,龙元江绵延近亿里,也算是一大水系。弟子本人,则是奉了父亲公文,在某处大洋之中划地为王,也算一方水域之主。”

  显圣灵君掏出了原本应属于万应龙王的那颗大印,恭敬的递给了元华老祖。

  元华老祖接过大印看了一眼,欣然笑道:“果然是天庭册封的正统龙王,而且看这大印的规则,你家也算是源远流长的正统龙族了。”将大印递还给显圣灵君,元华老祖道:“有天庭册封的龙王入我门来为弟子,这是大喜之事,江云,你果然是我元华门的佳徒啊!”

  江云老祖颔首微笑,矜持而不语。

  元华老祖又好奇的看向了鲶蛟,看到鲶蛟顶着的那颗大鱼脑袋,元华老祖苦笑道:“你莫非还不能化身为人?唔,一身龙元法力倒是强大,罢了,你总归是龙王一脉,也算是天庭属官,哪怕……”

  说道这里,元华老祖就闭口不言。勿乞能猜出他想要说什么——毕竟是天庭的属官,哪怕鲶蛟生得再丑陋一些,那也是天庭的属官,谁敢多说一句废话?

  元华老祖又挑选了白云仙门的另外几个门人弟子,分别和他们交流了几句。元华老祖说话行事宛如春风拂面,让人心中一阵温暖,所有白云仙门弟子都是激动万分,只巴不得现在就将彗灵门挑选出来的赌斗弟子斩杀殆尽。

  正在大家一片和气笑语融融的时候,几条云光突然急速靠近。

  脸上伤势已经恢复得差不多的旼道人阴沉着脸冲了上来,他向元华老祖沉声道:“师尊,慧灵真人找上门来了。说,说青杖师侄不顾仙君的调解,于路上埋伏偷袭,打伤了匼河那杂毛!”

  元华老祖顿时脸一沉,他冷笑道:“他,还真敢欺上门来?孩儿们,随贫道出去……准备杀人!”

  刚刚还风轻云淡宛如邻家老爷爷的元华老祖,骤然就化身为怒目屠夫,一身杀气惊人。

  ******唔,唔,唔……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