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三百七十九章 赌约加注(第三更,求推荐月票)

第三百七十九章 赌约加注(第三更,求推荐月票)

  青崖山上空,一个缺胳膊少腿的白发老道正满脸煞气的悬空而立。缺胳膊,这老道的左胳膊齐着肩膀被斩断;少腿,这老道的右边大腿被天雷炸飞了人头大小的一块肉,只有小半截腿骨勉强将小腿和他的身体连为一体。他胸口还有一个透明的窟窿,扁平而薄,显然是飞剑的刺伤。

  这样的伤势,比元华老祖只重不轻,没有几个元会的苦修,或者有强力仙丹疗伤,怕是这伤势不容易痊愈。只不过仙人的生命力极其强悍,越是高级的仙人,越是拥有极强的生机。传说中的一品天仙,只要仙魂未散,哪怕只剩下一颗头颅,也能活得好好的。所以这老道伤得这么重了,还能气焰嚣张的悬浮在青崖山上,厉声向元华门挑衅。

  “元华老儿,你罔顾川仙人的调解,居然派门人于路上伏击本真人的门人,简直是欺人太甚!”白发老道,彗灵门的开山祖师慧灵真人指着青崖山厉声喝道:“出来,你给本真人滚出来!今曰你我一定要见一个高低胜负,不死不休!”

  勿乞紧跟在元华老祖身后,架起一道剑光激射上了高空。

  彗灵门只来了慧灵真人一人,而元华门这边,左一拨右一拨的,已经有十几名天仙带着过百的元神修士,布下了一座暗合[***],内嵌南斗六星的杀阵,将慧灵真人围困在内。这座大阵的阵眼就是青崖山,如今三个天仙修为的元华门长老正盘坐在青崖山顶,护卫着六柄凌空飞旋的淡红色飞剑。

  慧灵真人被大阵所困,元华老祖也已经飞到了他面前,但是他却毫不畏惧,只是傲然背着双手,仰面看着天空。见得他这么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元华老祖不由得冷哼一声,大声呵斥道:“慧灵老杂毛,你无故上我元华门挑衅,所为何来?”

  慧灵真人怒视元华老祖一眼,他怒道:“我无故生事?你的门人青杖打伤我门人匼河,你要给我一个交代!”

  元华老祖双眼一翻,也不啰嗦废话,随手往天空一招,顿时四面八方远近万里内的流云突然发出‘簌簌’破空响声,迅速向元华老祖掌心汇聚而来。不过是眨眼的功夫,一团米斗大小的白色雷球就出现在元华老祖手中,他一声不吭的将雷球当面砸向了慧灵真人。

  慧灵真人也是冷哼一声,他双眼一瞪,面前突然有一汪清泉出现,一株莲花迅速从清泉中生出,眨眼的功夫就变得枝繁叶茂,三朵粉嫩嫩的莲花冉冉而生,丈许方圆的莲花轻盈的抖动,牢牢的挡住了当面袭来的雷球。一声闷响,四周空气一荡,雷球和莲花同时湮灭。

  两声剑鸣声响起,元华老祖头顶一道白色剑光冲出,急刺慧灵真人心口。慧灵真人身后同样飞出一道黄色剑光,化为一条有鳞有爪形如大蟒的寒光朝元华老祖的飞剑迎了上去。两条剑光宛如发狂的公牛一样顶在了一起,剑光相互绞、缠、刺、抹,在空中打得不亦乐乎,刺耳的摩擦声震得远处观战的勿乞等人双耳剧痛,不得不运功封住了耳膜。

  飞剑相持了足足一个时辰,终于是元华老祖的御剑诀窍高了一等,斜刺里分出一道细细的剑光,宛如电光一样当心刺向慧灵真人。而慧灵真人的那道黄色剑光已经被压制得光芒黯淡,再也没有初始的威势。

  眼看分化出的剑光就要射穿慧灵真人的身体,慧灵真人冷哼一声,双手结了一个手印,轻描淡写的喝了一声:“律令!退!”他面前空气一荡,一声雷鸣响起,元华老祖分化的剑光被震成粉碎,凌空化为无数流萤。

  ‘铿锵’一声巨响,慧灵真人震碎了元华老祖分化的剑光,但是他的飞剑也被元华老祖的白色剑光绞得失去了所有光焰,化为一柄暗黄色的奇形飞剑狼狈的摇摇摆摆的向后飞退。慧灵真人头顶一道暗淡的气流冲起,接住了自己的飞剑,将它藏入体内。元华老祖则是不依不饶的手一指,飞剑光芒骤然大盛,一道百丈长的白光激射向了慧灵真人。

  冷哼一声,慧灵真人伸手进嘴里,咬破了指尖后,用自己淡金色的仙血在空气中描绘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符文。勿乞认得这符文,正是上古仙文中的‘震慑’一词,拥有极其强大的力量。

  随着一声高亢入云的咒语,慧灵真人手腕一抖,金色符文凌空射出。一声巨响,符文炸开,巨大的震荡波集中轰在了元华老祖剑光上。白色的剑光骤然一暗,被符文打飞了十几里远,摇摇摆摆的好一阵子挣扎不起。元华老祖身体微微一颤,被一股无形暗劲逼得倒退了十几步。

  两位祖师相互看了一眼,同时冷笑一声,突然诸般仙家妙法层出不穷,各色飞剑法宝符箓雷法同时打了出去。一时间虚空中只有无数光芒乱闪,各种雷暴声震得人摇摇欲坠,根本看不清两位祖师的身形到底在哪里。

  到了元华老祖和慧灵真人这样的层次,他们每一次攻击的力量都极其的凝聚,力量凝而不散,不会有太多的力量散发出去。故而他们虽然打得热闹,却对勿乞等人没有造成任何的影响,最多只是有一阵阵狂风当面吹过,没能造成任何实质的伤害。

  两人‘噼里啪啦’的打了一通,最终都是累得气喘吁吁浑身大汗,几乎是同时收手罢战。隔开数里地的距离,两人大眼瞪小眼的相互瞪了一阵子,慧灵真人也没有抽身逃窜的意思,元华老祖也没有下令发动大阵,依仗主场的优势将慧灵真人留在这里。

  喘息了好一阵,两人同时剧烈的咳嗽起来。都是重伤未愈,现在又骤然下了大力气打斗了一场,两人体内仙力已经消耗一空,还牵扯了原本的老伤,更是伤上加伤亏损了大量的精血元气。

  等得喘息定了,元华老祖才哆哆嗦嗦的指着慧灵真人冷笑道:“慧灵,嘴皮上,争不出个黑白好歹。要说道理,一年半后,仙君主持的赌斗上,我们见个分明。匼河的为人秉姓,哼!”冷哼一声,元华老祖扭过头去,似乎是懒得就匼河仙人被打伤一事继续纠缠,因为他根本看不起匼河仙人的人品。

  慧灵真人咬牙道:“元华门的青杖,难道就是谦恭君子?能够夺了自己师叔的双修伴侣,哈哈哈,开天辟地一来,这等事情,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慧灵真人一句话,气得旼道人眼珠发绿,张牙舞爪的几乎想要冲上去和慧灵真人拼命。墨鸾道人,还有他身边的另外几个天仙境界的长老则是目光不善的朝勿乞这边看了过来,炯炯目光死死的盯住了青杖仙翁。

  痴道人大眼一瞪,胸膛一挺,瓮声瓮气的吼道:“你们这帮小子,想要干什么?打架么?”

  旼道人喘了几口气,咬牙压下了心中的怒火和怨气,耷拉下了眼皮,朝墨鸾道人一行人摆了摆手。墨鸾道人他们这才缓缓低下头,不再说一个字。

  青杖仙翁歪着眼斜睨了墨鸾道人几人一样,压低了声音吩咐道:“看清那几个人,墨鸾、青鹏、玉鹤、伯劳,他们是旼师叔的四大门人,他们的门下,都以灵禽为号,以后见了他们,你们得避开点走。同理也是,若是看到他们门下修为不如你们的,尽管下手欺负,有太师祖和师祖我为你们撑腰!”

  听了青杖仙翁的话,勿乞不由得一咧嘴,这元华门内部泾渭分明的这么闹腾,就不怕门人弟子真个冲突起来造成门户分裂么?元华老祖放任这样的事情置之不理,难不成还有什么讲究?

  远处元华老祖突然放声大笑:“好你一个慧灵老杂毛,你有意挑拨我门人关系,果然你彗灵门上下,都是一般货色,都是靠两片嘴唇一条舌头混饭吃!嘿,你今曰打上门来,要为你的门人出气,若是你带了人来,我是有心将他们都宰了的!但是你一人打上门来,我真拉不下脸围攻你孤身一人!”

  沉吟片刻,元华老祖冷笑道:“一年半后,等我们的门人分出了胜负,你我单打独斗一场,就用你我的山门为赌注,如何?若是我输了,青崖星归你彗灵门所有;如果你输了,你煌硗星也得给我元华门!”

  慧灵真人双眼一翻,他冷笑道:“元华,你真以为你能胜过我?”

  元华老祖不以为然的说道:“能否胜过你,我们到时手上见分明,何必现在浪费唇舌呢?”

  慧灵真人双眼一翻,他冷笑道:“好,还请川仙人做个见证,签署一个正式的公文,用山门做赌注,本真人也正有此意。”

  一道金光从高空落下,身穿紫袍的川仙人笑呵呵的单手举着一个小巧的卷轴落了下来,他笑道:“两位仙友都有这等心思,那是最好不过了。用自家的山门做赌注,这等豪赌,实在是,啧啧……”

  元华老祖顿时微微一愣,他望着慧灵真人笑道:“感情你这老杂毛是有为而来?”

  川仙人点头笑道:“元华老祖,本君在上方已经等候了大半曰了。呵呵,还真是慧灵真人提前请本君来做个赌约的见证!”

  元华老祖和慧灵真人相互望了一眼,同时‘呵呵’大笑起来,只是笑声中再无半点热量。

  在川仙人的作证下,元华老祖和慧灵真人同时签署了赌约加注的文书。

  一年半后,两门弟子赌斗决定那颗灵石矿脉星球的归属。

  一年半后,两门祖师单打独斗,决定双方山门的归顺。

  赌约在有心人的推动下,立刻传遍了普罗天境。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