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三百八十一章 强逼口供(第二更)

第三百八十一章 强逼口供(第二更)

  距离振羽阁三条大街,一间门面有近百丈宽,上下九层,每一层楼都高有九丈的楼阁前,鲶蛟和显圣灵君正被人群团团围住。无数围观者指指点点叽叽喳喳,低声的向后面赶来的人描述,鲶蛟是如何张开嘴‘啊呜’一口,就将奇澐门坐镇青崖星的云乌麒给生吞了。

  堂堂元婴初期的云乌麒,居然没有丝毫反抗之力,就被鲶蛟一口生吞,在围观者看来,鲶蛟简直是凶悍绝伦的一代大妖巨擘,是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兴风作浪的妖孽。

  偏偏这妖孽的腰带上,还挂着云华门弟子的腰牌,这就让在场的人甚是诧异了。

  勿乞和鄣乐公主赶到的时候,近百名修为从元神初期到先天巅峰不等的修士正剑拔弩张的围着显圣灵君和鲶蛟。仅有的那名元神初期的修士正咬牙切齿双眼通红的怒吼道:“不管你们是什么来头,你们杀了云大公子,你们,死罪啊!万死不足以抵消你们的大罪!”

  显圣灵君阴沉着脸蛋不吭声,他伸开双手,护着身后瑟瑟发抖的一对儿身材娇小的少女。

  鲶蛟则是摇晃着大脑袋,向那个奇澐门的元神初期弟子‘咯咯’笑道:“不是杀了,是吃了!杀人要见血,吃人么,姑奶奶吃人没见血,所以不是杀了,是吃了!”

  张开嘴,嘴角边几条龙须晃荡,鲶蛟背着手说道:“你们那个公子不是好人,人家来寄售灵药,他私吞人家小姑娘的灵药不提,还要抓人家去做什么炉鼎!哎,别以为姑奶奶傻,让小女孩子做炉鼎,那还有个好么?还不是折腾几天就被弄成干尸了?这是不成的!”

  大手轻轻的拍了拍两个哆哆嗦嗦的躲在显圣灵君身后的少女,鲶蛟笑道:“你们看看,这么好的小姑娘,怎么能被你们的那个混账公子祸害了?”

  勿乞暴力分开人群,正好听到鲶蛟的话。那些围观看热闹的人猛不丁的被勿乞分开,几个气不忿的金丹修士张口就骂道:“哪里来的浑厮鸟,挤你大爷做什么呢?”

  这几个金丹人仙骂得难听,勿乞双眼一瞪还没发话呢,鄣乐公主已经拎起一个大汉,噼里啪啦的就是一通耳光抽了过去。一顿耳光打得那大汉昏天黑地不知道身处何方,然后鄣乐公主随手一丢,使了一个传承自她母亲血脉中的大力神魔禁法,一把将他甩出去了十几里远。

  轻轻的拍了拍双手,鄣乐公主双眼一翻,冷哼道:“谁还不服的?本宫可以让他心服口服!”

  五彩祥光在双眸中隐隐盘旋,巨大的精神压力让四周的围观者纷纷低下头,不敢再吭声。

  勿乞朝鄣乐公主挑出了一根大拇指,赞叹道:“干得漂亮!”

  鄣乐公主嫣然一笑,她掏出一条白丝手绢擦了擦手,然后将手绢丢在地上,这才跟着勿乞走进了人圈,站在了鲶蛟的身边。勿乞望了一眼四周剑拔弩张的奇澐门弟子,冷声说道:“怎么回事?你们奇澐门,唔,罗灵阁,想要干什么?想要对我元华门弟子下毒手么?”

  奇澐门的那个元神初期的修士厉声喝道:“小辈,你元华门弟子杀了云公子,你们……”

  勿乞身形一闪,他身后一条幻影冲出,一头魔神傀儡飞射而起,狠狠一耳光抽在了那元神初期修士的脸上。‘啪’的一声脆响,那修士半边脸都被抽烂了,惨嚎着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元神傀儡本来就是上古大神通者制造的镇守山门的重宝,经过勿乞的费心调教,这些元神傀儡如今也将大力神魔斗天诀修炼到了元婴巅峰境界,和勿乞的假婴境界恰恰相当。他们又得了先天戊土精气的滋养,更是在大燕朝秘库中吞噬了无数的奇珍金属材料,身体比勿乞经过玄阴真水强化的肉身还要坚固百倍,何况是这普通元神初期修士?

  这一耳光,就好比是用铁榔头砸豆腐,铁榔头自然是平安无事,而豆腐自然是碎成了豆腐渣。

  半边脸都被抽得支离破碎的元神修士惨嚎着指向了勿乞,他哆哆嗦嗦的叫道:“你,你大胆!”

  勿乞冷眼看着那元神修士,心念一抖,魔神傀儡突然冲出一把抓住了那元神修士的脖子,‘咔嚓’一声拧成了麻花状。一条血淋淋的元神带着惨嚎声冲天飞起,结果斜刺里一条大舌头卷了过来,鲶蛟伸出舌头将那修士的元神卷入嘴里,咕咚一声又吞进了肚子。

  拍了拍肚皮,鲶蛟憨声道:“还不错,味道可以,比刚才那个淘空了身子的云乌麒味道要好。”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纵容鲶蛟吞吃了奇澐门的元神修士,勿乞这才挤出了一条笑容,背着手笑吟吟的看向了那些目瞪口呆吓得浑身直哆嗦的奇澐门修士:“其实,我想说,这是一个误会!”

  一个奇澐门元婴修士猛的跳了起来,他怒吼道:“不是误会!”

  ‘噗嗤’一声,勿乞身后又是一条魔神傀儡窜出,宛如闪电般冲到了那元婴修士的面前,一拳轰穿了他的心脏,顺便一爪掏出了他的元婴。鲶蛟倒也不客气,又是一口将那元婴也吞进了肚子里。

  勿乞含笑点头道:“我说了,这他妈的是一个误会!”

  双眸一寒,勿乞寒声说道:“大爷我说了这是误会,谁有别的意见?”

  手指一动,一百头金丹级的龙伯国人怒吼着从育灵指环中冲出,大步奔向了四周的街市,将这一块儿街坊彻底封锁。勿乞身后幻影接连闪出,其他的魔神傀儡也纷纷走出来,化为容貌各异的道人形状,驾云在高空巡弋。勿乞的神识扩散开,瞬间笼罩了这附近的街坊,将所有人的一举一动都掌握在心。

  鄣乐公主更是双眸内神光闪烁,她轻声念诵咒语,森森黑气从地下升腾而起,无数若有若无的鬼影带着凄厉的啸声冲天飞起,将附近的街坊彻底包围了起来。

  奇澐门罗灵阁的人全部傻眼了,他们惊恐的望着将街坊封锁起来的勿乞,厉声喝道:“你,你想要做什么?这里是青崖仙坊,你,你想要做什么?这里还有这么多的道友,他们不会,不会放过你们的!”

  勿乞冷哼一声,他无奈的摇头叹息道:“天下总是有这么些混账东西,他们做些混账事情,结果被人杀了,还要招惹出更多的混账人物!我的朋友吃了你们的云公子,奇澐门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我还能怎么办呢?奇澐门,现在我真没力量对抗他们呀!”

  四周围观的修士心头涌起了一片寒气,他们突然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跑这么快来看热闹。勿乞封锁了街坊,他想要做什么?杀人灭口么?可是这里是青崖仙坊,他不可能杀死所有的目击者,除非他血洗青崖仙坊,将所有人都斩尽杀绝,否则他势必逃不出奇澐门的报复。

  勿乞低头沉吟了片刻,他从黑龙灵戒中掏出了大量的笔墨纸砚文房四宝。他沉声说道:“不想死的人,将云乌麒欺男霸女欺行霸市的行径,以及鲶蛟打抱不平保护苦主,却被云乌麒步步紧逼,被逼无奈出手自卫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写出来。我口述,你们写,错了一字,杀!”

  围观的修士同时翻起了白眼,你口述,我们写,岂不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一个罗灵阁的奇澐门弟子突然大叫起来:“大家分头逃……”

  话音未落,勿乞心念一动,地心元磁巨力从地下呼啸冲出,重重的困住了那人的身体。上千倍的巨大压力作用在他身上,这金丹初品修士只是一声惨嚎,身体骤然塌陷下去,变成了一块儿平摊在地上的肉饼。鲜血四溅,他的金丹都被巨大的元磁压力碾成了一片薄饼。

  勿乞温和的看向了奇澐门的这些弟子,他笑道:“你们的云大公子强夺灵草,强掠民女,你们也是为虎作伥的混账东西,我杀了就杀了,一点愧疚都没有。要么好生按照我的说法写下事情的详细经过,要么,你们都死在这里。”

  罗灵阁的众多修士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正在发愣的时候,勿乞指尖一动,又是一道剑光激射而出,三名先天巅峰的修士被斩下了头颅,颈子里的血冲起来老高。

  再也没有人敢吭声,近千名修士整齐划一的趴在地上,手持笔墨,按照勿乞的口述,一笔一划的写下了事情的详细经过。在勿乞的描述中,云乌麒强夺灵草,强抢民女,实在是罪不可赦的天字一号恶人,他被铲除,所有围观人众都是鼓掌欢呼大声称快。

  尤其是罗灵阁的那些奇澐门弟子,在勿乞的强迫下,他们将云乌麒以前做出的一些类似的龌龊勾当都写了出来,一件件、一桩桩,无比的详细。

  鄣乐公主则是在一旁拉着两个大概十岁出头的双胞胎少女好言宽慰,她掏出手绢擦干净了两个少女的面颊,却是一对儿生得玉露明珠一般,秀美可爱灵气逼人的好人儿。她们只有极其粗浅的修为,大概就是炼气入门的水准,小手上斑斑点点的尽是茧子和伤口,分明是在山林中抓着山藤野草攀爬悬崖留下的痕迹。

  勿乞看着两个惊吓过度,一左一右拉着鄣乐公主的小手不敢动弹的少女,仰天怒吼道:“云乌麒,你他妈的简直不是人啊!这样的小姑娘,你也下得了手害人家?这等丧心病狂的败类,早就该死了!”

  勿乞的吼声那叫做一个义薄云天、义正词严,一旁趴在地上写口供的那些修士,却是差点没哭了出来——这份口供一旦被勿乞拿去当证据,在上面打了血手印的他们,可就彻底得罪了奇澐门啦!

  就在这些修士欲哭无泪恨不得自尽的时候,远处数百道剑光急速射了过来。

  白雀道人的声音远远响起:“谁敢在青崖仙坊捣乱?”

  几声闷哼响起,勿乞派在外面的龙伯国人,被剑气逼了回来,带头的龙元更是被剑气打得浑身是血。

  勿乞的脸色一寒,手一抓,地上的千多份口供同时落在了他手中。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