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三百九十章 确立地位(第一更哦!)

第三百九十章 确立地位(第一更哦!)

  胎昱仙人的目光迷蒙,所谓迷蒙的意思,就是那种刚刚睡醒,眼屎都还糊在眼睛上,昏天黑地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人的状态。他有气无力的看了勿乞一眼,冷冰冰的再一次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随手一指,一道仙光打在了白面道人的身上,道人被风火爆炸弄得稀烂的身体迅速愈合恢复,残破的骨肉经络都急速重生了出来。胎昱仙人的功法,注重阴阳调和,内养一缕绵绵生机,不善打斗厮杀,但是用来调养肉身、救病治人,却是一等一的法门。

  见自己这个徒孙伤得这么重,胎昱仙人干脆分出了自己一丝本命精气注入他体内,帮助他恢复。三十品天仙的一丝本命精气,几乎相当于这白面仙人全部的生气生力,他的伤势自然是迅速恢复,而且很快就达到了巅峰状态,甚至比刚才他没受伤前的状况还好了许多。

  白面道人伤势一痊愈,他立刻就跳了起来,一把抱住了胎昱仙人的大腿:“师祖为弟子做主啊!他们将弟子的两个徒儿给生吞了,吃了,一口就吞下去了!他们还打伤了弟子,正盘算着要把弟子也吃了呀!”

  胎昱仙人眯起了本来就不大还迷蒙模糊的双眼,原本的童颜鹤发也就带上了一分迷糊。他冷冷的哼了一声,但是他的冷哼声配上他朦朦胧胧的目光,实在是没有任何的威慑力。他扫了勿乞一眼,又望了一眼勿乞身后的鄣乐公主,冷声说道:“元华门禁止同门相残,这是门规第一重罪!”

  勿乞拉着薄荷的小手,让她上前了两步,旋过她的身体,让她伤痕累累的脊背暴露给胎昱仙人。他冷笑道:“太师叔祖请看,若是说同门相残,到底是谁先下的毒手?”

  惊骇的望了一眼薄荷血肉模糊的脊背,胎昱仙人狠狠的瞪了一眼白面道人,抖手就是一耳光抽了过去。‘啪嗒’一声,绵绵潜劲在白面道人的体内爆发,炸得他浑身骨肉碎裂鲜血四溅,刚刚他被伤成了什么样子,如今白面道人又变成了什么样子,而且伤势更重,更加凄惨了几分。

  轻叹了一声,胎昱仙人颔首道:“是胎昱教徒无方,让他们做出这种丑事。但是他们无辜责罚同门,自然有门规严惩。你们下手太狠,活活的两个门人,居然就被吞吃了,这也太胆大妄为了。”先自伤门人,表示自己处事公正果断,然后再追究勿乞下手过于狠辣的罪过,胎昱仙人的手段却也不凡。

  可惜,他碰到的人不是那些循规蹈矩的道德修士,而是勿乞!

  勿乞双眼一翻,他冷笑道:“这有何稀奇的?薄荷、当归的资质无比优秀,和她们姐妹两比起来,被吞吃的两个歪瓜烂枣就是猪狗不如的混账。两个优秀弟子被无辜鞭打,那两个混账自然就该偿命就是。玉器和瓦砾,是一个价码么?”

  ‘玉器和瓦砾,是一个价码么’?

  胎昱仙人呆了许久,这才往那白面道人一指,他冷声道:“那……”

  勿乞打断了胎昱仙人的话,他冷笑道:“这个货色,也不过是陶土水罐,岂能和明珠宝玉相比?”

  又呆了一阵,胎昱仙人才苦笑着摇了摇头,他指着怯生生的薄荷、当归苦笑道:“这两位资质虽然极佳,但是未来也不见得就一定修炼有成。反而是……”

  勿乞再一次粗暴的打断了胎昱仙人的话,他上前一步,随手从黑龙灵戒内掏出一柄折扇‘唰’的一下打开,重重的摇了几下。他冷声道:“胎昱太师叔祖,你族中可有优秀子弟?”

  胎昱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正要说话呢,勿乞却抢白道:“弟子斗胆,说你族中的优秀子弟都会夭折,就算不早死,未来也不会修炼有成,就算修炼出了几个元婴元神,也会被人斩杀,迟早不得好死。”冷傲一笑,勿乞微微一顿后,这才向面色难看的胎昱仙人冷笑道:“弟子这般说,您可否高兴?”

  胎昱仙人眯起的小眼睛睁开,眸子里迷蒙的色彩消失无踪,他缓缓挺起腰身,宛如一柄出鞘的利剑,骤然放出了令人不寒而栗的光芒。他冷漠的说道:“勿乞啊勿乞,你这话,说得过了!胎昱和你无冤无仇,何必如此诅咒胎昱的后生晚辈?”

  鄣乐公主拉着薄荷、当归上前一步冷笑道:“那太师叔祖又何必诅咒薄荷、当归这两位无辜幼女?莫非就太师叔祖的后生晚辈是人,薄荷、当归就该死不成?”

  高傲的昂起头,鄣乐公主冷声道:“紫璇和勿乞行事,只求一个公平。若是太师叔祖能做到公平待人,紫璇、勿乞无不依从。若是做不到,休要怪弟子们不给太师叔祖脸面。”

  鄣乐公主一番话抢白得胎昱仙人作声不得。过了足足一刻钟,脸色难看的胎昱仙人才苦笑道:“你们这些后生晚辈,实在是……嘿嘿,你们就不怕贫道以力压人?勿乞、紫璇、显圣、泗鲶,你们联手,也经不住贫道轻轻一击,若是贫道以欺师灭祖、叛门犯上的罪名击杀你们……”

  勿乞毫不示弱的上前一步,厉声道:“此处是元华门的山门,怕是太师叔祖还做不到一手遮天吧?更何况他,太师叔祖虽然是三十品天仙的境界,但是身负重创,如今也不过是三十五品天仙的实力,弟子斗胆……这等修为的天仙,还没放在弟子眼里!”

  勿乞这话听得胎昱仙人一对寿眉一阵乱颤,他突然放声大笑道:“妙哉,妙哉,今曰胎昱居然被你教训了!”狂笑声中,胎昱仙人突然竖起右掌,一掌朝勿乞重重的拍下。没有罡风,没有雷霆,胎昱仙人没有动用任何神通法力,只是单纯依靠肉身力量一掌拍向了勿乞。

  一声狂啸,勿乞皮肤上突然有金色龙鳞状纹路闪现,他浑身骨节宛如雷霆般闷响,他身高骤然拔高了一尺有余,浑身肌肉骤然膨胀了倍许。他运起蛟龙变第三变的心法,神力宛如雷霆在体内滚动,他低声长啸,一拳朝胎昱仙人的手掌迎了上去。

  ‘嘭’的一声,没有丝毫气劲外泄,勿乞和胎昱仙人硬碰硬、实打实的硬对了一记。双方都没有使用任何的神通法力,完全是**蛮力的对碰。勿乞的身体一颤,身上道袍骤然化为一片灰尘飘散,胎昱仙人则是一张白脸涨得赤红如血,他身体一摇,然后不受控制的向后倒退了一步、两步、三步。

  胎昱仙人原本白皙如玉的掌心,一个赤红色拳印深陷他掌心足足半寸有余,几乎就洞穿了他的掌心。

  深吸一口气,胎昱仙人惊骇道:“龙族的体修功法?勿乞,你居然是姓命双修?而且,你这肉身的强度,居然可比贫道数百万年苦修得来的仙体?哪怕贫道只修元神,不重肉身修炼,但是这么多年的仙力淬炼,贫道这肉身之力,也足以担山倒海,你的肉身居然可比天仙?”

  勿乞淡淡一笑,没做解释。他修炼龙变经已经完成了蛟龙三变的功法,肉身比专门体修的元神巅峰修士还强了数倍,就能和专门修炼体修功法的三十六品天仙正面抗衡。胎昱仙人注重的是仙魂的淬炼、注重的是道法神通的修炼,他的仙体虽然强悍,却哪里比得过如今的勿乞?

  吸收了这么多天仙的血晶,勿乞如今的**强度,实在是不能以常理计算。

  更何况勿乞修炼的是先天功法,体内真元都是先天之气组成。先天之气最能滋养根基稳固本源,先天戊土之气能强化肉身,先天青木灵气能壮大生机,先天癸水之气能让**柔韧异常,先天丙火之气能增加肉身的爆发力,先天庚金之气能增强**的杀伤力。勿乞身怀先天五行气息,虽然还是修士肉身,却足以和天仙的仙体相抗。

  一拳震退了胎昱仙人,勿乞伸手拍了拍黑龙灵戒,黑龙魂魄骤然飞出,张开大嘴朝胎昱仙人怒吼了一声。勿乞淡然道:“小子侥幸,这枚戒指内有天龙魂魄一条,小子修炼的,正是龙族龙变经!”

  听说勿乞修炼的是以肉身强横闻名周天世界的龙族的秘传功法龙变经,胎昱仙人顿时摇头苦笑道:“罢了,贫道今曰是被几个不成器的弟子害苦了,嘿嘿,丢人现眼,没有比这更丢脸的了!”

  右手重重一挥,地上白面道人的元婴轰然粉碎,胎昱仙人一把抓起白面道人随手一丢,就将他丢出了数千里外,一直丢出了元华门的山门。随后胎昱仙人厉声喝道:“元馀,你教徒无方,任其横行门内欺压新晋同门,罚你后山洗心池面壁三年以作惩戒!”

  微微一顿,胎昱仙人冷声道:“旼师兄,白雀不适合灵药殿主一职,胎昱管教不起,还请他另谋高就罢!”

  大袖一甩,胎昱仙人脚下一片云霞涌出,他施施然架着云头,笔直的飞向了属于痴道人的‘大拙峰’!

  这是一种表态,胎昱仙人几乎是丝毫不给旼道人半点儿脸面,他倒向了痴道人,他甚至趁热打铁的去大拙峰登门拜访,这是一种**裸的示好和表态。惩戒自家门人,拜访痴道人,这证明胎昱仙人选择了和痴道人一脉亲近,而放弃了旼道人那一脉门人。

  勿乞吐出一口粗气,浑身骨节一阵巨响,这才收起了龙变经神通。

  四周数十道神识宛如游鱼一样轻盈退却,只有一道属于元华老祖的神识突然向四面八方扩张开,然后元华门下所有门人都同时听到了元华老祖的声音。

  “青木峰一脉弟子勿乞、紫璇、显圣、泗鲶,从今曰起,同为元华门第五代首座弟子,对同门有监察大权。元华门一应弟子,不得有违!”

  勿乞右臂骨节一阵‘咔咔’作响,他慢慢的舒展开了肿胀酸痛的手掌。

  适当的显示实力,他做对了!从今开始,勿乞就是元华门天仙以下第一人!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