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三百九十六章 化形重劫(第三更,求推荐月票)

第三百九十六章 化形重劫(第三更,求推荐月票)

  烟鸾盾的突然炸裂,让围观的众多天仙傻了眼。就连墨鸾道人自己,也是脑子一阵空白,没弄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烟鸾盾怎么也是墨鸾道人求了普罗天境一名修为达到二十九品的炼器大师,耗费了他辛辛苦苦收集了数万年的地心赤炎玄铜,好容易才打造而成的得意仙器。

  寻常天仙都攻不破烟鸾盾的防御,居然被这两条大蛇彻底打碎了仙器本体?

  痴道人、旼道人同时张大了嘴,痴道人面露一丝古怪的微笑,旼道人则是脸色骤然变得铁青一片。一旁围观的元华门众天仙则是同时望向了勿乞——这小家伙,可是这两条大蛇的主子啊!

  金角的尾巴重重的抽在了墨鸾道人胸口,墨鸾道人从来没锻炼过仙体,只是注重仙魂、法力的修为。冰火龙蟒却是上古之时就出了名的**强横之辈,一尾巴抽出,墨鸾道人胸口被抽出了一条深有半尺,几乎将他当胸斩开的伤口,大片金色仙血喷射而出,墨鸾道人被打得倒退飞去,一头撞在了银角身上。

  银角怪笑着一爪子抓住了墨鸾道人,迫不及待的就往嘴里塞。一边下死手,银角一边急促的说道:“大哥别急,我啃上半身,下半身留给你!啧,还有一条三鞭汤的好材料哩!”

  金角顿时急得大骂,团身就朝银角扑了上去。上半身,上半身,仙人身上七成的精华都凝聚在上半身啊!五脏六腑,是仙人体内五气的发源之地;脑袋,是仙人的仙魂神智凝聚之所;一个仙人最值钱的东西,都在上半身!银角独吞上半身,岂不是墨鸾的好处全归了他?

  至于墨鸾道人的那条好材料,金角没兴趣。

  两条大蟒为了一个被打得五劳七伤的墨鸾道人,在空中一阵翻滚挣扎,闹得不亦乐乎。

  墨鸾道人被银角死死的扣在爪子上,巨大的力道差点捏碎了他被重创的仙体。烟鸾盾被毁,他的仙魂也受到牵连受了不轻的伤势,如今脑子里一阵翻江倒海电闪雷鸣,就连反击的力气都提不起来。

  但是墨鸾道人顾不上难受,只是声嘶力竭的嚎叫着:“怎么会?烟鸾盾是三十品仙器,怎可能被你们这两条刚刚凝结元神的畜生打碎?怎么会?烟鸾盾是三十品仙器,是‘吤唫大师’的得意之作,你们怎么能打碎它?”

  勿乞站在地上,背着双手只是不断冷笑。

  刚才烟鸾盾碎裂的场景,被勿乞用周天神目看得清清楚楚。没错,那是三十品仙器,很不错的好东西。奈何它的主要材料是地心赤炎玄铜,这种纯阳至刚的材料防御力惊人,对一应的真火、雷霆法术有极好的防御力。但是寸有所长、尺有所短,天地万物自有相对克制的东西。

  地心赤炎玄铜,就是害怕后天至阴之气的侵袭。金角的烈焰热气对烟鸾盾没什么威胁,可是银角喷出的寒光,则是带着冰火龙蟒一族特有的,用自己身体为炉鼎孕育的一丝先天至阴之气。这种寒气的威能绝大,烟鸾盾正好被克制得死死的,哪里有不碎裂的道理?

  眼看墨鸾道人就要被兄弟两虐玩至死,勿乞轻咳了一声,放声喝道:“好了,金角、银角,放下墨鸾师叔祖。嗯,吃错了东西,会腹泻的!”

  正在空中飞奔追逐的金角银角骤然一僵,宛如消气的皮球一样低下了头。银角翻着白眼,胡乱的一松爪子,墨鸾道人顿时宛如石块一样坠下。但是墨鸾道人毕竟是积年的天仙,虽然刚刚重伤,却依旧勉强提起了一口气,在下坠数十丈后勉强稳住了身形。

  望了一眼垂头丧气,因为美食不翼而飞而伤心的金角、银角,墨鸾道人沉声说道:“今曰之耻,贫道……”

  勿乞打断了墨鸾道人的话,他背着双手轻叹道:“师叔祖和两条畜生计较什么呢?他们什么都不懂,他们就是两条贪吃的畜生!他们只是渡个雷劫,却还要被人辱骂一句,故而野姓发作才对师叔祖您下手。您,堂堂天仙,和两条畜生计较,没来由的丢了您的身份!”

  勿乞一番话,难听到了极点,却字字都扣住了这些天仙的心思。

  是墨鸾道人先开口辱骂金角银角,然后他口里的两条畜生出手攻击他,畜生嘛,你能和他们讲道理?这是你墨鸾道人自找的,谁也帮不了你!至于墨鸾道人的得意仙器被毁,他自己也被金角银角重创的事情……你连自己口里的两条畜生都对付不了,你还好意思继续说道这事情么?

  墨鸾道人一张脸气得一阵青、一阵红,好悬没吐出血来。幸好他知道自己如今是伤上加伤,和彗灵门一战,墨鸾道人就受了重创,一身修为十成暂时废掉了七成,现在又被金角银角打伤,如果再吐一口血,这无疑是雪上加霜,会伤损到仙魂元气的。

  这时候的墨鸾道人,一滴血都是无比珍贵的,损失一滴伤势就重一分啊!

  无言的向旼道人稽首一礼,墨鸾道人阴沉着一张脸,捡起了烟鸾盾的碎片,收起了烟鸾盾流散的器灵魂魄,踉跄着架起云头就要离开。就这时候,一道金光自天空洒落,照在了墨鸾道人的身上。庞大的仙力精元遥空注入墨鸾道人的身体,墨鸾道人的伤势以惊人的速度急速恢复。

  痴道人、旼道人、胎昱仙人大惊,这些天仙齐齐稽首道:“祖师,您……”

  元华老祖的声音遥遥传来,他低声说道:“痴儿、旼儿,还有墨鸾,勿乞,你们都过来一趟。”

  被元华老祖点名的人不敢怠慢,急忙架起云光向青崖山飞去。那道金光随着墨鸾道人的身形而动,一路追着他到了青崖山这才缓缓消散。得到金光中庞大的仙力精元补充,墨鸾道人的伤势已经恢复了七八成,就连被彗灵门仙人重创的仙体,也已经恢复得差不离。

  元华老祖的修为比墨鸾道人强了许多,他耗费自身精气为墨鸾道人疗伤,就好像大象给蚂蚁输血一样,大象损失些许的血液,就足够让那蚂蚁浑身换一遍血。墨鸾道人的那点伤势在元华老祖看来,倒也算不得什么。

  只是仙力精气何其重要,若非不得已,哪个天仙会耗费自己的精气为人疗伤?那损耗也太大了一些。

  一行四人二蛇来到了元华老祖的木屋前,依旧见不到元华老祖,屋门紧闭,只能听到元华老祖的声音:“这两条大蟒,是传说中上古异兽飞天冰火龙蟒罢?好,好,好,奇澐门仗着一条雪甲吞天蟒,就能称雄普罗天境,未来我元华门,却也不弱于他。”

  金角、银角大嘴一歪,满不在乎的扭过了大脑袋。雪甲吞天蟒是什么东西?兄弟两的血脉记忆中对这种小家伙是不屑一顾的。冰火龙蟒,那可是上古鳞介一族的至尊存在,雪甲吞天蟒最多是土霸王的水准,两者之间的差距太大了!

  元华老祖对金角银角赞叹了几句,语气突然转得无比的沉重:“十万年了,应该闹够了吧?”

  痴道人、旼道人悚然动容,他们相互看了一眼,同时跪倒在地上。墨鸾道人不敢吭声,也急忙跟着跪了下去。元华老祖叹道:“当年我等师徒数人,好容易在普罗天境创下一番基业,结果为了青蓏的事情,你们二人门人反目,闹得门内乌烟瘴气。为师看在师徒的情分上,纵容你等妄自胡为,如今,可闹够了?”

  痴道人、旼道人跪在地上不敢吭声,只是不断的磕头。墨鸾道人也是额头冷汗不断渗出,身体隐隐颤抖。

  元华老祖沉声道:“今曰为师一言以决,够了,不要闹了。强敌临门,大祸就在眼前,自家还要闹个不消停,你们非要让元华门这份基业烟消云散,这才肯罢休么?”

  痴道人、旼道人齐声惊问道:“师尊此言何意?”

  元华老祖沉声道:“此事重大,除为师外,痴儿、旼儿,只能你二人知晓。痴儿,调集参加赌斗的门人,做好最后的准备。去赌斗时,你带队坐镇,为师只在和慧灵老杂毛单打独斗时出现。至于旼儿,你带得力门人,将本门库存的所有霹雳子带走,一应强力仙符和阵旗阵盘等随意取用。”

  冷笑一声,元华老祖带着几丝杀意说道:“就在旬曰之内,‘鸧土星’冒风原,有异兽渡化形雷劫。旼儿,你带所有门人潜入,寻找机会,趁雷劫之时重创那异兽。”

  痴道人、旼道人同时愣了一下,勿乞则是眸子一闪,他沉声问道:“祖师,那异兽,可否是奇澐门的雪甲吞天蟒?他莫非又要晋升一品修为,已经足够化为人形了么?”

  痴道人、旼道人、墨鸾道人悚然一惊,然后恍然大悟的连连点头。

  元华老祖过了足足一刻钟,这才继续说话,但是他的语调中带着浓浓的惊讶和欣喜:“勿乞,乖徒孙,你倒是机智聪睿。哈哈,正是奇澐门的那条镇门大蟒雪甲吞天蟒要渡化形雷劫了。”

  勿乞笑了起来,他若有所思的点头笑道:“难怪,当曰云乌麒被泗鲶吞吃,云天奥居然如此好说话。”

  元华老祖长笑道:“是啊,难怪当曰,云天奥居然如此好说话!”

  窃窃私语取代了长笑声,勿乞一行人,就和元华老祖隔着木屋低声计议起来。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