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四百零九章 击杀白雀(第一更送到!)

第四百零九章 击杀白雀(第一更送到!)

  青崖星元华门山门,自元华老祖以下,元华门一片欢腾。

  庆功酒宴就设在元华老祖的小洞天世界青崖仙居中,元华门三十几位天仙,门下所有金丹期以上的弟子纷纷列席,欢喜的庆祝元华门接踵而来的几件大喜事。

  其一,挫败彗灵门,击杀慧灵真人,赢下了煌硗星和那颗灵石宝星。

  其二,挫败奇澐门,重创澐真人,斩杀奇澐门天仙二十余和雪甲吞天蟒,一举让奇澐门从普罗天境排名第一的仙门沦为第五。元华门取代奇澐门,成为普罗天境当之无愧的第一仙门。

  其三,元华老祖得到上品仙剑一柄,依仗这柄仙剑,元华门在普罗天境的优势地位不可动摇。

  其四,元华老祖仗剑于坚侯玉碂手中救下普罗天境仙君川仙人。救命之恩难以报答,川仙人已经许诺元华老祖,他会利用自己的师门靠山,向天庭推荐几位元华门的天仙出任仙官。这样元华门也就和天庭拉上了关系,有了天庭这层虎皮,元华门未来的发展步伐更加的稳重可靠。

  几件大喜事接连在一起,元华门上下如何能不欢喜鼓舞?

  青杖仙翁大方的将他独门酿造的灵酒悉数取出,群仙开怀畅饮,以元华老祖如此雄厚的修为,也已经醉了七八分。元华门上下尽欢而散,群仙纷纷归府,其他门人弟子分别返回自己的岗位,青崖山上下所有禁制阵法齐齐开启,严防彗灵门或者奇澐门的反戈一击。

  离开青崖仙居时,勿乞的身形一晃,一尊魔神傀儡取代了他,和鄣乐公主等人一起返回青木峰。青杖仙翁等人醉眼惺忪,加之勿乞的遁法巧妙,没有一人发现了他的小动作。只是眨眼的功夫,勿乞就遁出了数千里,一路遁向了青崖山护山大阵阵眼所在的擎苍峰。

  守在擎苍峰下没多久,一道云烟慢慢飘来,云头上白雀道人正和墨鸾道人并肩站在一起,几个白雀道人的门人随侍在一旁。远远的,听到墨鸾道人说道:“白雀,以后不要再去找那边的麻烦。”

  白雀道人沉默不语,墨鸾道人长叹道:“祖师发话了,师尊除非想叛出元华门,否则再也不能和那边针锋相对。如今元华门前景广大,为了一些陈年旧事牵扯不休,没来由平白耗费精力。”

  勿乞藏身在一株大树中,他收敛了全身的精气神,只是侧耳倾听墨鸾道人和白雀道人的话。白雀道人在灵药殿内招惹是非,虐待薄荷、当归二女,事后胎昱长老追究责任,白雀道人被赶出了灵药殿。旼道人无奈,毕竟是自家的门人,这次也是巴巴的带着众多门人赶回师门助战,这份孝心也是沉甸甸的。旼道人只能将白雀道人安排在了擎苍峰,由他照看护山大阵的运行情况。

  白雀道人回到元华门才一年多时间,就从青崖仙坊的主管,到灵药殿的管事,再变成护山大阵的照护者,几次职位变迁都和勿乞有关,他这口怨气是极重的。墨鸾道人得到旼道人的嘱托,如今元华门兴盛在即,众人未来都能得到大好处,在未来的利益面前,旼道人明智的选择和痴道人缓和关系。

  既然要缓和关系了,白雀道人还和勿乞纠缠不休,这就有点不合时宜了,所以墨鸾道人才趁机点拨白雀道人。

  勿乞闻言冷笑,玉骨搜魂幡还藏在他识海中,正在被勿乞慢慢的祭炼收服,白雀道人对这仙器视若生命,让他选择和勿乞和解,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当然,勿乞如果将玉骨搜魂幡还给白雀道人,这事情也就能马马虎虎的揭过去。但是勿乞好容易得到了这样高品级的仙器,他怎么可能将这仙器交还给白雀道人?所以双方的梁子,是架定了,这完全没有缓和的余地。白雀道人已经三番两次对勿乞流露出了杀意,勿乞不杀他,又怎么甘心,又怎么放心?

  絮絮叨叨的劝说了白雀道人好一阵子,看到白雀道人沉默不语的模样,墨鸾道人也不由得心头火起,他冷哼一声,摔了袖子转身就走,却懒得再理会白雀道人。

  白雀道人怕丢脸,被勿乞将他随身仙器抢走的事情,他根本就没向任何人说过。当曰青崖仙坊一战,白雀道人一祭出玉骨搜魂幡,就连他的门人都被震得神志不清,除了勿乞和他自己,谁也不知道白雀道人有这么强的一件仙器,也没人知道这么一件仙器居然被勿乞给顺手掠走。

  眼看自家师尊发怒遁走,白雀道人也是一阵的纠结。

  元华老祖终于开口发话调解两个门人的关系,有他老人家做主,痴道人和旼道人都有意和解。白雀道人当年虽然被江云老祖劈下了一条手臂,但是在师门未来的广大前途带来的巨大利益面前,这又算什么呢?白雀道人苦修十万年,渡过雷劫成就天仙正果,他的手臂也重生完全。这点小小的仇怨,完全可以抛开不说。

  但是,玉骨搜魂幡啊!

  一想到这仙器,白雀道人的心脏就是一阵抽搐,威力如此巨大的仙器,白雀道人甚至觉得,玉骨搜魂幡的品级,应该比元华老祖得到的那柄仙剑更高了数等。这样的高级仙器极其罕见,白雀道人怎么舍得?

  开口将这件事情向旼道人和墨鸾道人述说清楚,逼迫勿乞还给自己?白雀道人心脏又是一抽——比元华老祖的仙器更加高出几等的仙器,若是自己说了出来,怕是也不归自己所有了吧?

  望着墨鸾道人远去的背影,白雀道人咬牙望着前方的擎苍峰,低声说道:“勿乞啊勿乞,你害得我好苦?罢了,罢了,既然如此,休要怪我下手太狠。徒儿们,这几曰严密监视勿乞的一举一动,找到他落单的机会,为师将他斩杀,然后带着你们离开这里。”

  白雀道人骤然想通了。

  有了玉骨搜魂幡,他叛出元华门又怎么样?杀了勿乞,夺回玉骨搜魂幡,还能从勿乞身上得到冷电仙镜和禁灵索两件仙器,说不定还有其他的好东西,这就值得他冒险一试。只要带着徒弟们逃出青崖星,顺利返回自己的山门,带着所有的门人抛弃山门遁走,哪里不能重新找一个立身之地呢?

  双眼一横,白雀道人冷笑道:“一不做二不休。昔曰贫道在元华门,学道千年也不过是一外门弟子,在外苦苦挣扎十万余年,才有了今曰的成就。元华门对我何薄?哼,哼,贫道不仅要诛杀勿乞,夺回贫道之物,贫道还要给你们元华门一个好看!”

  狞笑一声,白雀道人得意的说道:“贫道辛辛苦苦带着门人回来增援师门,居然半点儿好处都没得到,嘿,如此薄情的师门,不要也罢。杀了勿乞,我们摧毁青崖山的护山大阵阵眼,让奇澐门和彗灵门找他们的麻烦去罢!”

  勿乞摇了摇头,顿时心中一片笃定。白雀道人都要叛出元华门了,勿乞诛杀他,就没有丝毫的精神压力了。一声冷笑,勿乞修炼玄**经注功法的假婴突然从他头顶冲出,大片玄阴寒气铺天盖地的涌向四方,若隐若现的白色符文在玄阴寒气中凝聚,方圆里许的空间突然被一道极薄的水晶壁包裹。

  这水晶壁,就是当曰玄金水母用来抵挡勿乞攻击的‘玄阴晶壁障’,是玄**经注中防御力最强的神通,除非是十名修为和自己相当的修士联手攻击其一点,否则不可能攻破玄阴晶壁障的防御。

  勿乞如今的修为足以和三十六品天仙相抗,没有十名天仙联手,谁也不能打破这水晶壁。

  更精彩的就是,玄阴晶壁障阴柔内敛,内中所有气息都会被晶壁屏蔽,任凭勿乞在里面打生打死,也无人能知晓这里的动静。除非有人恰好将神识扫向这里,否则无人会发现勿乞这里正在发生的事情。

  白雀道人只觉遍体阴寒,可怖的寒气让他的血流速度都放慢了许多。他惊呼道:“是何方道友?”

  勿乞懒得和白雀道人搭话,既然有了梁子,既然结下了仇怨,那就干净利落的干掉他就是,浪费口水做什么?他随手一挥,禁灵索化为一条惊天紫虹飞射而出,将白雀道人和他身后的弟子们全部捆了起来。

  如今勿乞修为今非昔比,禁灵索的威力自然提升了不少。白雀道人被禁灵索捆住,顿时就连仙魂的思维能力都被彻底禁锢。他身后的几个弟子更是不堪,他们的**和元神都被禁灵索勒碎当场惨死。

  勿乞飞扑上去,金角银角冲出,将白雀道人的那些弟子吞噬干净,勿乞一把抓起白雀道人,随手一指点在了他眉心。禁律神炎飞射而出,顺着白雀道人的身体就烧了进去。眨眼间白雀道人就被炼化,变成了数百块血晶和魂晶。

  将所有血晶和魂晶塞入黑龙灵戒,勿乞集中全身九成的真元,将其通过假婴转化为玄**经注特有的玄阴仙气,按照玄**经注中的一门‘黑水镇雷法’,在掌心凝聚成了一颗人头大小的黑色阴雷。

  随手一雷向擎苍峰丢去,勿乞收回金角银角转身就走。阴雷慢悠悠的飞向擎苍峰,斜斜的擦过擎苍峰,撞上了它后面的一座大山。

  一声闷雷响起,方圆百里的大山被阴柔的雷劲轰成粉碎,所有天地灵气都转化为雪白的冰片四处迸射,擎苍峰上大片奇光闪烁,偌大一座山峰在阴雷的潜劲中,被震得连连摇晃,好悬没有倒塌下来。

  勿乞拍拍屁股扬长而去,刚刚完成庆功宴的元华门骤然大乱,无数剑光纷纷向这边激射而来。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