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四百一十四章 顺势打劫(第二更送到)

第四百一十四章 顺势打劫(第二更送到)

  玉色光芒形如蝴蝶,带着一丝屠国焚城的风情,拉出了一丝弧线向勿乞的眉心轰来。

  勿乞怪笑,他随手举起了玉合狟,将他挡在了自己面前。他身体紧贴在玉合狟的身后,把他当成了人肉靶子。勿乞缩小了身形,玉合狟却是格外的雄壮,勿乞整个身子都被玉合狟遮挡得结结实实。

  玉色光芒骤然一旋,几乎是擦着玉合狟的面门绕了过去,带起一声刺耳的呼啸,轰向了勿乞的太阳穴。

  冷哼一声,勿乞身体一扭,身体骤然向后瞬移了一尺左右,很自然的,他手中的玉合狟也被他拉着向后瞬移了一尺。玉色光芒准确的打在了玉合狟的面颊上,从他的左脸穿入,从他的有脸破肉而出。一声惨叫从玉合胸膛中喷出,他鼻子上老大一个凹陷,脸蛋上一个对穿的血淋淋伤口,面骨的碎片和大牙随着玉色光芒从他右边脸颊喷出,乱杂杂的洒了一地。

  “大胆狂徒!”面色阴沉的玉碂骤然出现在场中。他头顶一片轻薄的云霞缠绕,一只巨大的玉蛱轻盈的拍动着翅膀,在云霞中若隐若现。玉碂双眼赤红的盯着勿乞,一个字一个字的从牙齿缝里挤出了一句话来:“放开吾儿!”

  勿乞大手牢牢的抓着玉合狟的脖子,中指关节顶着他的颈骨,只要略微一用力,就能碾碎玉合狟的骨头。包括飞豹军的那些甲士在内,玉合狟他们都不修元神,而是将魂魄和兽魂共生,借用兽魂的力量作战。故而一旦身体受到不可挽回的伤害,他们就姓命不保。和修仙之人哪怕**粉碎,也能重新夺体重生相比,玉合狟,乃至玉碂他们的生命都相对脆弱许多。

  掌握了玉合狟的小命,勿乞望着玉碂笑道:“要我放人?呵呵,第一个条件!”

  玉碂怒吼道:“你没资格和本侯谈条件!”

  玉碂的吼声还在广场上回荡,勿乞已经一把抓住了玉合狟的左臂,捏着他的手肘用力一扯,直接将玉合狟的手臂扯了下来。‘哗啦’一声骨肉碎裂声清晰入耳,断骨碎肉四处喷射,勿乞抓着玉合狟的断臂冷笑道:“第一个条件!”

  望着连连惨嚎的儿子,再看看勿乞手上抓着的那条断臂,玉碂死死的望了勿乞一样,记下了勿乞进行了微调的容貌和体型。咬牙怒咆一声,玉碂骤然冲入了广场边的一栋商铺。十几声惨嚎传来,玉碂顷刻间杀光了商铺内的所有人,然后带着浑身的鲜血冲突而出。周身散发出浓郁的煞气,玉碂指着勿乞冷笑道:“好,什么条件!”

  勿乞指着广场的所有挪移阵冷笑道:“除了通往盘古大陆的,破坏其他所有的挪移阵,所有挪移阵心仙石都给我拿来……唔,记录挪移阵使用情况的玉简,全部交给我!”

  玉碂一呆,顿时明白了勿乞的用意——勿乞是害怕自己循着他来时使用的那个挪移阵,找到他到底是从哪个地方来的。毕竟想要到达玉华天境,必须通过其他天庭治所架设的大型挪移阵进行传送,只要按照时间段略微一打听,就能大致锁定勿乞的来源根脚。

  但是毁掉了所有的挪移阵后,谁能知道勿乞是什么时候来的?

  玉碂眼珠一旋,正要找借口推辞,勿乞悍然丢下玉合狟的断臂,左手五指扣在了玉合狟的左眼上。勿乞狞笑道:“你还有几个儿子可以让我这样收拾?”

  玉碂心口一热,一口血差点没吐了出来。玉合狟,可是他如今仅剩的一个孩子,剩下几个女儿,却是不能继承他的家业,不能给他玉碂传宗接代的。人皇治下,各大家族最重家族的传承和血脉的延续,玉合狟若是再被人杀死,玉碂还要什么时候才能生下一个儿子?

  无力的挥挥手,玉碂低声喝道:“摧毁除了通往盘古大陆以外所有挪移阵,取下所有仙石,交给他……所有记录挪移阵使用记录的玉简,也交给他!”

  飞豹军甲士无声的将右拳往胸口一碰,就要依照命令破坏挪移阵。

  就这时,一道金光从玉华仙府内冲天而起,一名身穿鹤氅,周身青光流溢,生得尖嘴猴腮眼珠滴溜溜直转,从骨子里透着一股子精明劲儿的仙人施施然飞落在广场上。这仙人大咧咧的向勿乞稽首一礼,然后笑呵呵的对玉碂颔首示意道:“坚侯,这所有挪移阵都是天庭架设,耗费巨大,您说拆就拆……哈,坚侯家大业大,这点开销算不得什么的,是吧?还是儿子重要,是吧?”

  啧啧赞叹了几声,这仙人向勿乞笑道:“这位道友,贫道叁聿,哈哈哈,忝为玉华天境管事的头目!哎,道友听好了,这位坚侯大人膝下只有四子十九女,啊,哈哈,其他三个儿子年前被人宰了,你手上的这位,可是坚侯大人的独子!”

  玉碂脸色大变,他正要开口打断叁聿天君的话,叁聿天君突然发难,随手一指点向了玉碂,仙术‘禁言咒’发动,玉碂喉咙骤然一僵,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叁聿天君急声叫道:“大虞人皇谕旨,凡膝下无子之臣,百年削一等爵位!道友,不能贱卖了呀!”

  勿乞眉头一挑,顿时对叁聿天君大有好感!

  人皇谕旨,如果是朝臣膝下没有男丁,就每隔百年削去一等爵位?天道有定,实力越强的生灵越难诞生后代,玉碂相当于天仙二十品的修为,想要诞下孩儿,那不仅要辛勤的艹劳,还要机缘凑巧,碰到一个恰恰能承受他元阳之气孕化孩儿的女子才行。这搞不好,就是数千年无后呢?

  数千年啊,坚侯玉碂在大虞的爵位再高,也被削成平民百姓了吧?

  勿乞笑了,他忙不迭的掏出一罐金疮药,胡乱的洒在了玉合狟的断臂和脸上的伤口上。勿乞自己调配的金疮药,一如他以前调配的外伤膏药,姓子极其猛烈。药粉洒在玉合狟身上,就好像一瓶强硝酸喷在了他心肝肺子上,痛得玉合狟嘶声惨嚎,浑身都有淡红色的冷汗喷了出来。剧痛让玉合狟心跳骤然加速,他皮下的毛细血管全炸开了。

  恰恰叁聿天君的禁言咒被玉碂破开,目睹这一切的玉碂怒道:“泼道斗胆!”

  勿乞干脆的拔出了一柄匕首,按在了玉合狟的下身上。他望着叁聿天君笑道:“人皇可否有规定,若是说某位坚侯的儿子是阉人,会怎样?”

  叁聿天君双手揣在袖子里,眯着眼睛笑呵呵的答道:“阉人?那也算儿子?”

  勿乞‘桀桀’怪笑了几声个,冲着玉碂挑了挑下巴说道:“仙石一百块,这是第二个条件!”

  叁聿天君眼睛眯成了一条线,他大叫道:“还有,若是一定要拆除挪移阵,一定要赔偿挪移阵的成本费用和人工费,还有玉华天境和其他大小天境失去联系,那些下属仙君的封口费,这也得不少仙石呀!”

  玉碂身体一晃,好悬没摔倒在地,他望着叁聿天君怒吼道:“叁聿,不要太过分!我人族要仙石作甚?那东西与我人族的修炼没有任何干系!”

  叁聿天君冷笑反驳道:“你敢说你库房里没有仙石?人族战士不需要仙石辅助修炼?你真敢胡说八道!”

  勿乞冷笑一声,手中匕首悄然向下一挥。玉合狟的一片裤子被切开,匕首陷入了他的要害部分,割开了他的皮肉,有一丝极细的血迹顺着他的身体流了下来,滴滴答答的滴在了地上。玉合狟怪叫一声,大量液体倾泻而下,他被吓得尿裤子了。

  厌恶的收回左手,勿乞冷笑道:“还不快点下手?”

  玉碂身体一哆嗦,他怒吼道:“拆掉那些挪移阵,把材料都交给这泼道!混账东西,你们死了不成?”

  大片仙光从玉华仙府中冲天飞起,三十几名天仙面带微笑的驾云落在了广场上,笑呵呵的一字儿排开站在了叁聿天君身后。叁聿天君伸出右手,拇指和食指中指熟练的搓了几下,轻声笑道:“坚侯大人,您还没和本君达成赔偿协议呢!这里除了通往盘古大陆的十八座巨型挪移阵,还有其他通往各大天境的挪移阵八十一座。啧,都要拆掉,这笔建造费用、人工费用以及封口费,啊!”

  玉碂的眼圈都红了,他咬牙切齿的说道:“叁聿,我给!你,不要添乱!”

  叁聿天君淡然一笑,他向后倒退了几步,微笑着说道:“肯赔钱,那就一切好说……对了,坚侯大人,以后没事千万不要到处乱跑,打伤了天庭的属官,本君很难向上面交代的!”

  勿乞心里雪亮的,叁聿天君出面敲诈玉碂,固然是想要过手一笔意外之财,怕是为川仙人等出气的意思更大了一些。玉碂无缘无故跑去普罗天境大打出手,差点没把川仙人给宰了,叁聿天君作为普罗天境的直管上司一旦有了机会,还有不趁机发难的?

  短短一刻钟功夫,八十一座通往各处天境的挪移阵被拆得稀烂,八十一块作为挪移阵核心动力的仙石,以及其他架构挪移阵的材料,只要勿乞看得上眼的,都被他塞进了他挂在腰间的一个大容量储物袋。出门在外,财不可露白,黑龙灵戒的形象太刺眼,勿乞将黑龙灵戒和育灵指环都挂在了胸前,没有戴在手指上。

  紧接着,玉碂的一个属下送来了一百块拳头大小的下品仙石,浓郁的仙气飘逸而出,叁聿天君的眼珠都快瞪了出来,一对眼珠子直愣愣的盯着那仙石都不会动了。

  勿乞甚至怀疑,若非自己掌握了玉合狟的生死,叁聿天君不好真个下手以误了玉合狟的姓命外,他是否会动手打劫自己。一百块仙石啊,这实实在在的财帛动人心,勿乞都忍不住深吸了几口气。

  忙不迭的将这些宝贝都塞进了储物袋,勿乞冷笑道:“第三个条件,玉合狟随我去盘古大陆。等到了安全地点,我自然会放他离去!”

  要玉合狟随着勿乞去盘古大陆?

  玉碂骤然双臂一动,他怒吼道:“这绝对不行!”

  骤然间,一柄利剑从勿乞身后探出,无声无息的刺向了勿乞后脑。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