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四百二十章 重伤遇僧(第四更!!!)

第四百二十章 重伤遇僧(第四更!!!)

  第四更,又是第四更,七月份连续第十九个第四更爆发!

  嘎嘎!猪头很得意!

  挥动着猪蹄欢呼,得意啊得意啊!

  嘎嘎,,和推荐票,求大家可以给的一切票!

  猪头继续码字,努力码字!

  ***********轻描淡写的一掌拍下,却无异于泰山压顶。

  戊土龙鳞盾全力激发,黑龙灵戒全力激发。龙鳞金光在勿乞体表构成了一道厚重的光幢,黑色龙鳞在勿乞身上连成了一套黑色铠甲,元华老祖赏赐的下品灵器级法衣随心而动,化为道道云烟升腾而起,组成了一座云台拦向了那枯瘦干瘪的手掌。

  手掌慢吞吞的按下,却连已经激发了八骏之一精魂的勿乞都无法避开。

  龙鳞金光四散崩解,黑色龙鳞化为一片黑烟飘散,戊土龙鳞盾和黑龙灵戒同时发出凄厉的惨嚎,两宝同时爆出了大片光霞,随后光芒骤然黯淡。下品灵器青衣道袍所化云台更是直接被化为乌有,勿乞身上的衣物裂成无数丝线四散,那手掌正正的拍在了勿乞后心。

  一掌按下,勿乞闷哼一声,双眼同时喷出一道血箭。他身形骤然模糊,化为一道夺目的长虹瞬息远去,就连远处正急速挪移而来的几位天仙,也没来得及挡住他的去路。只看到一道光虹横跨天空,顷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干瘪枯瘦的手掌缓缓收回,那苍老干涩的声音缓缓说道:“倒也有几件不错的东西护着,否则定然让你惨死当场。不过,挨了老夫一记‘阴神掌’,依你的修为,必死无疑。哼,杀你者,大虞中州左司天玉玅是也!”

  勿乞驾驭八骏之一的精魄狂冲出了数万里,然后立刻收敛全身精气神一头扎入地下。先天土灵遁法发动,他化身一团土气顺着几条地脉茫然的向前猛冲。他只顾捏着手印施展土遁,然后也懒得管自己前面到底是什么景象,一路胡乱的冲了出去。

  模模糊糊中,他听到了玉玅的声音。大虞中州左司天玉玅,毫无疑问,这是玉碂、玉埆的本家,而且是极其厉害的本家长老。他给勿乞的感觉,比玉埆给他的压力更强了数倍。

  那手掌上的力道并不强,大概也就是十几万斤的重量,勿乞的**绝对承受得起这么一击。但是那手掌上蕴藏的古怪邪力,却好比一片汪洋大海,骤然全轰入了勿乞的身体,那是足够将勿乞撑爆一百次的巨大邪力。阴森,阴邪,没有半点儿生气,带着和人类的血肉生机迥然对立的森森死气。

  这死气在疯狂的吞噬勿乞的真元,吞噬他的血肉,吞噬他的经络骨骼,吞噬他体内的一切。勿乞感觉他就好像一只小小的老鼠,却被人用暴力将一吨强酸注入了他的身体,随时都可能被融化为乌有。

  幸好这死气对勿乞体内的先天气息毫无办法,勿乞勉强将双臂经脉中的先天气息在体内构造成了一重重脆弱的堤坝,护住了自己几乎崩解的身体。饶是如此,在那庞大得令勿乞绝望的死气冲击下,在数量上几近微不足道的死气,依旧好几次差点冲破了先天气息的阻截,冲进勿乞的识海、双臂等真正致命的要害。

  勿乞咬牙疯狂的抽取先天元婴中的先天精气,化为先天气息流转全身,勉强维持着**的平衡。但是他心里清楚,只要他先天元婴内的精气耗光,他就是身死魂消的下场。

  死气,死气,这该死的死气,如此庞大的死气,和人类的生机完全对立的死气。

  绝望之际,勿乞突然怒喝道:“勿乞,你这头猪啊!这分明就是紫璇传授的阴鬼神通!”

  鄣乐公主从母亲血脉中继承的鬼神神通宛如一道清泉流过勿乞的心头,他变态的悟姓立刻开始分析剖析其中的精义,抓住了其中最紧要的一部分诀窍。他咬牙继续发动先天土灵遁法,咬牙切齿的调动最后一点自由的真元,化为一个灰蒙蒙诡异的符箓打入心口。

  一声低沉邪异的咒语声从勿乞口中传出,勿乞体内庞大的死气骤然一滞,宛如奔腾的大海突然冻结,勿乞快要被崩破的身体突然得到了少许喘息的机会。就是这一滞的功夫,那个灰蒙蒙的符箓卷走了死气中的一小部分,化为一道勿乞可以使用的真元,这一道真元,比刚才勿乞使用的那部分真元强大了三倍左右,勿乞急忙掐着印诀,打出了另外三道符文。

  奔涌泛滥的死气停滞住了,宛如粘稠的污垢一样,在勿乞的体内停滞淤塞。勿乞一次次的打出符文,将这些死气转化为自身的精气真元,宛如走钢丝一样,在生与死的边缘游荡。一旦转化的速率跟不上,一旦任何一个符印符法出错,勿乞都会立刻控制不住死气的爆发,被死气吞噬为乌有。

  一条又一条鬼神神通秘法从心头流过,勿乞急速分析这些鬼神秘法的玄妙所在,从中找出新的符文加入一组组的符箓之中打入体内,控制更多的死气。逐渐的,单独的符文变成了成套的符文,然后组成了完整的符箓,变成了小规模的符阵,最后变成了威力强大的符咒,乃至最终变成了立体的符阵禁制。

  他向前不眠不休的一路逃窜半个月,以他遁法的速度,已经逃出了不知多少千万里路,最终他身体一震,恢复了神智。

  体内三成的死气已经被化解,另外七成死气也失去了那疯狂的侵蚀吞噬的动力,变成了粘稠如胶的怪异半实体能量堆积在他体内。因为这些堆积的死气的关系,勿乞经络几乎被堵死,原本奔涌不休的真元再也无法动弹丝毫,而且还不断的被死气同化。

  无奈何,勿乞只能用刚刚领悟的鬼神之法,在体内凝聚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复杂符阵。

  鬼神神通,不修金丹元婴元神,仅仅是一种控制运用的法门。掌握的符文越多,构成的符箓就越强;掌握的符箓越多,构成的符阵就越强;掌握的符阵越多,构成的符阵禁制就越强。

  灰蒙蒙散发出淡淡白光的符阵漂浮在勿乞眉心,不断抽取丝丝死气融入符阵。如今勿乞的修为,除开他强悍的肉身,他的法力修为也不过是金丹初期的水准,其他假婴和先天元婴虽然还能运用,但是体内经脉全部堵塞,施展一个普通的烈火符咒都要耗费绝大的力气,勿乞也懒得亏损元气去调动他们。

  在参悟透所有鄣乐公主传授给他的鬼神之道,将体内所有的死气吸收转化之前,怕是他只能维持这样的状态。

  悻悻然吐了几口血,勿乞有气无力的冲出了地面,灰头灰脸的从一条小溪边冒了出来,踉跄着栽倒在地。

  消除了最大的爆体危机,勿乞这才发现自己的肉身已经损伤到了什么程度,大概和刚才被雷劫重击两次的玉埆也相差仿佛了。后心附近的脊骨有四五根碎裂,胸前肋骨也被震裂了十几根,五脏六腑受到死气侵袭吞噬,体积都缩小了一圈,如今内脏正火辣辣的剧痛。

  其他经络、神经、血管都受到了极大的损害,更有巨量死气堆积在体内,虽然不再作乱,可是他也好像被数百头大象践踏过的海龟,就连手指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

  趴在地上哼哼了几声,勿乞有一口没一口的从嘴里小口小口的吐着淤血。这是刚才内脏被死气侵袭,血肉化成的血浆。勿乞欲哭无泪的叹了一口气,修仙界凶险无比,此言不虚。大虞中州左司天玉玅,勿乞暗自咬牙,死死的记住了这个名字。

  “老家伙,等着瞧,等我养好伤,干不掉你,也要扒光你全家所有身家!”

  勿乞咬牙切齿的发着狠,突然他眼前多了两只穿着草鞋的脚。勿乞骇然一惊,急忙艰难的抬起头顺着那两只脚掌望了一眼。草鞋,赤脚,光腿,灰色粗麻布短僧袍,上半身袒露,肩头挂着一件斜搭肩的僧衣,背上背着一个大箩筐,里面飘出浓烈的草药味,箩筐上面横放着一箩筐柴薪,看样子足足有百斤上下。

  这是一个看起来也就二十岁出头,生得面容丑陋,脑袋上坑坑洼洼全是脓疮痊愈后的伤疤,就连戒疤都被挡住的青年和尚。

  这和尚双手合十,向勿乞鞠躬行礼道:“我佛慈悲,善哉善哉。施主落难于此,小僧怎能不加理会?所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小僧这几月已经建造了二十一级浮屠,未来定能得证罗汉业果,善哉,善哉!”

  不等勿乞开口,和尚一把抓起勿乞,将他横抱在了胸前,脚下一团淡淡的祥云涌出,抱着勿乞顺着小溪朝前方山谷里飞了过去。一边飞行,和尚一边好奇的问道:“施主,你是被劫财还是劫色呢?为啥你身上一丝不挂?奇怪也哉,你是男子,莫非也有人劫色?”

  勿乞茫然,他艰难的低头看了一眼自己一丝不挂的身体,差点没晕了过去。

  古河上人的声音突然在勿乞耳朵边响起,他似乎还在那里阴魂不散的嘀咕着:

  “小道友,你和我佛门有缘呀!”

  勿乞差点撕心裂肺的嚎叫起来:“我他妈的和你佛门没有缘分啊!”

  远处静僻的青山绿谷之中,一座小巧的禅院露出了一角飞檐。

  铜钟声悠然响起,木鱼声声,檀香味扑面而来,和尚们牙疼一样的念经声悄然在耳。

  和尚抱着勿乞,径直飞入了这座前进三进,占地大概有两亩左右的小巧禅院。

  勿乞进门时飞快的瞥了一眼,禅院的门上挂着一块杂木牌匾,上面雕刻了‘藏心院’三字。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