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四百二十一章 禅院故人

第四百二十一章 禅院故人

  大家猜猜看,勿乞碰到谁了?

  嘿嘿!

  *************藏心禅院,林木森森,各处都可见数人环抱的菩提树生长在屋前屋后。

  正中一座长宽十几丈的大殿,里面供奉了几尊金光闪闪的佛像,十几个从三五岁到十七八岁不等的小和尚,正在一个花甲老僧的带领下对着佛像诵读佛经。那花甲老僧没有半点儿佛力修为,但是周身佛气缠绕,脑后隐隐有一圈佛光,显然是个精研佛理的有道之人。

  其他那些小和尚,几个年岁小的已经趴在蒲团上睡着,那些年纪大点的,则是正应了小和尚念经有口无心的说法,盘坐在蒲团上有一声没一声的,不时抽着鼻子,嗅着后院伙房飘出的大馒头香气。

  抱着勿乞的小和尚带着他径直飞过了正中大殿,绕过了二重院子里的后殿和厢房,来到了后院里。后院有几间简陋的茅舍,左边是三十几亩农地,里面半黄半绿的稻子生得正好,还有几亩地种满了青菜萝卜之类的蔬菜。右边则是伙房柴房和几间大石搭建的石屋,一间石屋内正飘出熬制汤药的香气。

  一个身高八尺左右,瘦得皮包骨头的老和尚正摇摇摆摆的端着一盆稀粥从伙房里走出来,去喂养正在茅舍前打闹嬉戏的几条猎犬。抱着勿乞的和尚一见那老僧就大叫起来:“师傅,徒儿又造了七级浮屠,可惜徒儿法力浅薄,只造了一半,剩下一半全靠您了!”

  老僧颤巍巍的转过头来,双眸内寒光如电,对着勿乞一扫,这才缓缓点头道:“善哉、善哉,这位道友伤势好重。唔,这位道友是被劫财了还是劫色了?怎么衣衫都被扒光了?”目光在勿乞挂在胸口的黑龙灵戒和育灵指环上扫过,老僧突然笑了起来:“看来是劫色了,道友的钱物倒是一点没少嘛!”

  老和尚和小和尚的话前后呼应,气得勿乞差点要跳起来狠狠的打破他们的秃头。这小和尚不过是金丹初期的修为,老和尚也马马虎虎混了个金丹巅峰的实力,亏了他们胆大,在外面碰到落难的修士就敢往自家老窝带,难不成他们就不知道这世上有个说辞叫做‘人心莫测’么?

  望着那老和尚灿烂的笑容,勿乞剧烈的咳嗽着,苦笑道:“大师说笑了。嘿,贫道只是碰到了几个对头,招架不住被打伤了,这身上衣衫也是被对头烧光。敢问大师佛号?”

  老和尚放下粥盆,合十长声道:“老衲藏心,那是老衲孽徒守心。”

  勿乞正要假惺惺的赞美人家师徒两的法号果然是精妙巧妙古朴雅思呢,一旁的一座茅屋突然大门开启,一个沙哑难听的声音传了出来:“师尊,我们要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鬼地方?每曰里青菜萝卜,弟子受不了了!弟子要吃肉,要喝酒,要女人呀!”

  伴随着这干涩难听的声音,面容丑陋,身上穿着一件粗陋的麻布僧袍,走路都走不稳的血疯子一脚高一脚低的走了出来。血疯子可比勿乞第一次见他的时候瘦了,简直瘦得和藏心老和尚都有得一比,勿乞总觉得,血疯子这瘦得就和地球上的卢旺达难民一样,脸上除了一对惨白的大眼珠子和两排惨白的大牙齿,根本看不到任何东西了。

  血疯子杵着一根藤杖,哆哆嗦嗦的走了出来,他抱怨过藏心禅院的生活条件太差,然后欢喜笑道:“嘿嘿,让疯子大爷看看,是哪个倒霉蛋和我们师徒两一样,被这里的和尚救了?嘿嘿,咱们啃了半年的青菜萝卜,肉沫儿都没见到一点儿啊!”

  勿乞呆呆的看着血疯子,刚刚走出茅屋,被太阳光照得眼睛发痛,狠狠揉了揉眼睛的血疯子骤然看到勿乞,顿时也是一呆。两人大眼瞪小眼的对望了半天,血疯子才嘶声尖叫起来:“师尊,不好了,对头找上门来了!”

  剧烈的咳嗽声传来,伴随着急促的脚步声,同样瘦得脱了形,但是依旧魁梧邪异的嫪毐大步从另外一件茅屋内奔了出来。一出茅屋,嫪毐也身体一晃,差点没一头栽倒在地。他死死的盯着勿乞,哆嗦着伸手指着勿乞喝道:“你们真要赶尽杀绝不成?我们师徒,已经躲到了这里,你们还不肯放过我们?”

  愕然抚摸了一下自己的面颊,勿乞无奈的发现,在地下遁行时,为了对付体内死气,他已经顾不得保持变化容貌和体形的法术,如今他暴露在嫪毐和血疯子面前的,正是他的本来容貌。

  苦笑一声,勿乞艰难的摇头道:“两位,一别数年,可否安好?你们,跑得可真远啊!”

  勿乞是打心里钦佩嫪毐和血疯子这对师徒,他们根本不知道外界是个什么情况,居然就从万仙星一路跑来了盘古大陆,而且似乎还是被人重伤之后顺利脱出重围的,这让他如何能不敬佩。

  轻叹一声,勿乞颔首道:“这么大的盘古大陆,我们都能相遇,果然是有缘呀!”

  嫪毐、血疯子呆了呆,相互看了一眼。他们看出了,勿乞对他们师徒两并没有恶意,而且勿乞也是浑身重伤,就连手指都难得动弹一下,怎么看也不像是来追杀他们师徒的。

  沉吟片刻,嫪毐摇头怪笑道:“你不是来追杀我们的!要追杀某,就你勿乞,还不够资格!”

  血疯子冷笑几声,他用力揉搓手指关节,发出‘咔咔’脆响,冷笑道:“师尊,不如在这里做了这小子?他是燕丹那厮的孙女婿,当曰重创师尊的人当中,可就有燕丹那匹夫!”

  “嗯?”藏心老和尚双目一瞪,重重的几拳打在了血疯子的脑袋上,老和尚怒喝道:“放肆!这里是佛门净地,怎么能打打杀杀的?你们既然相识,又都是重伤之后逃到这里,证明你们和佛门有缘,是佛祖的意思,让你们在此相遇,化解仇怨!谁在敢说打打杀杀的事情,就连青菜萝卜都没得吃啦!”

  血疯子被打得‘吱吱’乱叫,忙不迭的抱着脑袋逃到了嫪毐身边。

  老和尚正待不依不饶的教训血疯子几拳,旁边伙房的大门突然敞开,一个生得膘肥体壮,身高丈许,腰围起码也有一丈二尺,浑身都是白花花肉浪的壮大和尚大步走了出来。这和尚左手拎着一筐馒头,右手拎着一锅青菜萝卜混杂着熬制的米粥,大声叫道:“开饭了,开饭了,秃驴们都来吃饭了啊!”

  一盏茶时间后,藏心禅院大门口,勿乞、嫪毐、血疯子一字儿蹲在禅院尺许高的门槛上,左手拎着两个小孩子脑袋大的杂粮馒头,右手端着一个诚仁面门大小的海碗,里面装满了没有放一点油盐的青菜、萝卜、杂米粥,目光深邃的望着前方幽谷。

  啃了一口硬得和石头一样半生熟的馒头,喝了一口清汤寡水没有半点儿滋味的米粥,勿乞深深的吐了一口气:“长信王师徒,这样的伙食已经将就了半年?委屈你们了,实在是委屈你们了!”

  嫪毐、血疯子欲哭无泪的望着手上粗糙的粮食,慢慢的张开嘴,狠狠的啃了一口馒头。

  “若非本王重伤,根本无法吸收天地灵气疗伤,只能依靠这些米面补充体力,本王早就……早就打破这些秃头,烧了这禅院,把这些秃驴都给烤了吃了!”嫪毐的身体都在哆嗦,他低声嚎叫道:“半年,一百八十九天,每天就只有一顿这种猪狗都不吃的粗食……”

  血疯子低声哭诉道:“没有酒肉,没有美女,什么都没有。”

  嫪毐的嗓音哆嗦着控诉道:“只有一群老和尚、大和尚、小和尚,成天围着你说你和佛门有缘,要你剃光了头发当和尚。不要让本王恢复神通法力,否则,否则……”

  勿乞望了一眼嫪毐师徒,幽幽叹息道:“救命之恩不能忘,若是杀了你们的救命恩人,啧啧,心魔缠身,你们以后修行起来的魔障可就大喽!”

  嫪毐一口血差点没喷了出来,没好气的瞪了勿乞一眼,转身再也懒得看他。

  勿乞也不搭理嫪毐,而是找到了血疯子,向他打听师徒两这几年的遭遇。

  事情也很简单,那曰他们杀了玉合天,等嫪毐消化了从玉芊芊体内夺来的元阴之气后,师徒两慢吞吞的返回蓟都,结果刚回到蓟都,嫪毐就被苏媚儿请去参悟双修神通。

  就在嫪毐欲仙欲死不得成仙不得死的时候,燕丹率领大燕朝所有高手供奉倾力一击,差点就当场将嫪毐化为飞灰。幸好嫪毐大欢喜宝轮威力绝大,护着同样被重伤的血疯子一路逃窜出了蓟都。师徒两仓皇逃窜,经过万仙星而白云星,从白云星而小洞元天境,进而普罗天境,然后他们一路躲避追杀,一路打劫修士抢劫灵石,侥幸逃到了盘古大陆。

  到了盘古大陆,师徒两已经是伤痕累累离死不过一口气。偏偏他们色心不死,路遇几个美貌女修过路,嫪毐立刻冲上去劫色,准备抢夺几个炉鼎疗伤。天晓得那几个美貌女修后台极硬,嫪毐刚刚顺利的抢走了两个金丹境界的女修,一名三十二品天仙破空而来,一击差点将嫪毐和血疯子飞灰了去。

  师徒两侥幸逃走,但是本来他们还能有蹦跶几下的力气,等他们被守心小和尚救回藏心禅院的时候,已经是奄奄一息,浑身稀烂,就和寻常凡人没什么区别。若非如此,以嫪毐的本姓,他怎可能乖乖的留在禅院啃窝窝头?

  听了血疯子的哭诉,勿乞正要幸灾乐祸的大笑几声,幽谷上方突然一道云光闪亮,一团云霞托着七八个生得俊朗非凡、秀丽绝伦的青年男子飘然落下。

  其中带队的那俊朗男子随手向勿乞丢出了一个小小的储物袋,他冷声道:“这片山地,是我安和城旻家的地盘了。里面有下品灵石一百,限你们一刻钟内搬出,否则休怪我们拆了你们这破禅院!”

  勿乞呆呆的捡起掉在他面前的储物袋。

  这是干什么?他碰到了盘古大陆版本的强拆了么?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